【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升子筒罐(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22:02

在我的家乡升子筒罐是一种计量的容器,竹制,约六寸来高,三寸来宽,可盛二斤左右的米。记得在幼年时,有时奶奶招呼我煮饭,就说煮一升半米。有了这声招呼,我的心中就有了杆秤,煮三斤的米做饭。那时的村人们家家户户都有,楠竹做的筒身,刻着各式的花纹,被几代人用得泛成了紫红色,瞧那模样,简直比古董还要古董。

升子筒罐是用来量米的,在我的朱公塘院子里有一个人的名字偏偏也叫升子筒罐。当然,这是绰号。我们家乡有个习俗,谁的名字里只要有一个字与某物件或者是某生物的名称,同音谐音亦或近音,保准这个物件或生物的名称,就是他的绰号。

升子筒罐要比我少上几岁,但辈分却要高出一辈。像他这般年岁这般辈分的人,在我们银星村不足为奇。

升子筒罐长得瘦高,有一米七几的样子。在这一点上,与他的父母极不配套。上世纪七十年代,升子筒罐的父亲在生产队做会计,做出纳的是本家一位侄子。那时一个生产队的家底就那么百十来元钱,不成想某一日居然被人偷了。那个出纳侄子平日里好吹牛,还爱干点投机倒把的营生,自然成了监守自盗贼喊捉贼的头号嫌犯。好在那个年代对这类盗窃集体财产的案件十分重视,区法庭的法官亲自来生产队里审案。邹法官将会计出纳俩人一并叫到屋子里,掏出驳壳枪往桌子上一拍,升子筒罐的父亲就开始打摆子似的浑身筛糠。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升子筒罐还只有十五六岁年纪,他的父亲就去世了。除了一个大他二三岁的姐姐外,他还有二个弟妹。他的母亲要操持这样一个家自然有点力不从心。突然有一天,人们看到他母亲头上开始油光水亮地抹猪油,于是很快就有一个既长得魁梧又名叫“魁梧”的男人被招了进来。这是一个鳏夫,自己“嫁”进彭家,却将升子筒罐的姐姐娶回了伍家做儿媳。如此一来,两父子配了两母女,也算是亲上加亲吧。伍魁梧是名石匠,初来彭家不久就拉开了施主,我的堂兄高生就是那时候跟他学会石匠手艺的。

然而正当日子渐渐好起来时,升子筒罐的母亲带着一对弟妹跟着继父魁梧返回了伍家,于是就剩下升子筒罐一人独守着四间旧土砖瓦房过日子。

其时农村刚刚实行生产承包责任制,他也分得了七八分水田,一亩多黄花菜土。为了多打粮食多摘黄花菜,施上了成倍于别人的碳铵、尿素,出乎意外的是结果事与愿违,水稻和黄花被“烧”死了大半。其时的升子筒罐已经吃惯了别人难得一吃的猪肉,喝惯了别人难得一喝的“瓶子酒”,更是抽惯了别人难得一抽的“湘衡”、“祁东”牌香烟,手中的钱不到一年时间就花了个一干二净,再后来就无法开锅了,要么是没米下锅,要么是没柴烧锅。没米下锅就去借。

危机之中幸好有他本家的一个草台班子,专门承包乡村里的房屋建筑,因为都是兄弟叔侄关系,所以就叫他入伙。其时升子筒罐已有二十岁,人长得高又有力气,更擅长抛砖,所以班主很喜欢。那年头正是农村建房高峰期,四乡八里的房子一年到头都有得砌。乡下班子没有任何机器设备,施工的红砖都是肩担手提上去的。升子筒罐想出了一个办法,他将一块米二三的栓皮削成炒菜的平铲状,再放砖在上面,轻松一抛,砖就成抛物线飞到架上接砖人手里。他比别人抛得要高,最高可达到三丈;抛得更准,恰好落在接砖人的手边;抛得更快,别人一次抛一块砖,他抛二个。但是,他同样的事往往做到三天就会厌倦了,在建筑班里抛砖就总是三天打鱼二天晒网,要待到刚挣来的工钱花光了才会回来再抛砖,为此惹得班主很不高兴。久而久之,班主也就不再喊他一起出去砌房了,而他又是个死要面子的人,班主不喊他就不去,一年半载后就彻底脱离了建筑队。

升子筒罐的姐夫也做过石匠,见大舅子如此这般光景,心里急得不行,某天特地赶过来为他谋划。匠人当然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姐夫就要教大舅子做石匠功夫。那天两个人正喝着酒,话一投机,于是放下酒杯说干就干。姐夫说:“我先教你如何砌石头。”便让升子筒罐从院子里找来一根钢钎,来到厨房后面的天井里,将窗户下的阶矶边一米来高的砌石掀掉好几块。他们的本意是先破后立,无奈那些石头有些巨大,个个都在一二百斤上下,加之石头下面是水沟,淤泥盈膝,墨黑而腥臭,虽然姐夫想示范,大舅子想传承,但是俩人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得双双打了退堂鼓,留下一处小小的半拉子工程。此后,姐夫再也不提教大舅子做石匠的事了。

如此一来,升子筒罐的日子更加难过起来。有本家嫂子便张罗着为他找“婆家”,希望将他“嫁”出去,让女人来管,这事还真的办成了。在二里外有一户没有儿子的人家,一个独女带点残疾,早就想找个倒插门女婿传宗接代,因为家里和女儿的条件都不太好,所以这事一直没有办成。现在听媒人一说,又见升子筒罐长得高高大大,相貌也不错,于是满口答应,并且很快就成了好事。

真是天意弄人。升子筒罐在“婆家”虽说本性不改,但都能被容忍,唯一容忍不了的是二年时间都不能使女人开花结果。既然在身子与做事上都是一个无用之人,“婆家”就再也无法容忍了,于是将升子筒罐做“退货”处理,发配回到原籍。

升子筒罐从“婆家”打个圈又回到了四间破土房,自是更加心灰意冷,什么事都懒得做,用光了“婆家”赔的二千来块“退货款”,就揭不开锅了。无奈之下,村里给了一些救济粮款,几位本家兄弟也给了一些。这时再也没有钱买肉打酒,口味变得极差,饭也吃得比先前少多了。有时尽管肚子饿得慌,也懒得煮,实在抵不住时便架锅炒一把米吃,然后就关门闭户躺在床上。

记得那时的升子筒罐有一个显著的标识,就是一支三节电池的长电筒。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农村家庭的照明电灯多十五瓦的那种小灯泡,昏暗得如煤油灯无异。每当夜幕浓厚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突然间一道雪白的光柱或直刺或横扫过来,便听得有村人在说:“升子筒罐又来了。”升子筒罐的电筒是独一无二的,那般的雪亮。村人说:“升子筒罐,你把买电池的钱省下来买油盐呷,要不要得?”升子筒罐只笑不答,每晚照样斜挎着长电筒上朱公塘下朱公塘地逡巡。

时间到了二十一世纪初,我已到衡阳打工,很少回家。有一次回来,院子里的人告诉我升子筒罐死了,掉在水塘里淹死的。

我吓了一跳!

升子筒罐是用来盛米的,而米是用来呷的,所以乡下就有了一句非常贴切的关于升子筒罐与人生的俚语:呷完了那升米。意思是,人生于世都有自己赖以生存的一升米,不管怎么去呷,呷完了也就死了。

升子筒罐终于呷完了自己的那升米……

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应该怎样选择癫痫病人口吐白沫的原因哈尔滨市比较好的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