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祭灶记忆(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08:51

腊月二十三,是中国人传统的小年,也是几千年来的祭灶之日。这天晚上,也是我家祭灶的时候,不变的年俗,不变的记忆,虽然我在城里,可我的心早已回到了我的故乡——白鹿原上。

在我的故乡,人们都是在祭灶前就把房前屋后、屋里屋外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就连那土墙也要用白土刷上几遍,窗子、木门、家具自然也少不了擦洗。祭灶是故乡人心中最重要的事情,也是心底里最真诚、最虔诚的事。

腊月二十二是前卫集,父亲总是少不了在集上采购一些年货,这当中,祭灶用的东西自然是少不了的。父亲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把灶王爷像贴在灶台的上面,他一边贴,一边让母亲给他看着,生怕把灶王爷像给贴偏了,以表达对灶王爷的一片赤诚之心。在父母亲的心里,渴望来年粮食丰收才是心里最大的愿望了。

我家祭灶的方式是按故乡的风俗来进行的。按老家人的风俗,腊月二十三日晚上,不是蒸油塔馍,就是烙灶爷坨,这两种祭灶的方式都是故乡人对灶王爷心里最虔诚的表示。油塔馍和灶爷坨都是灶爷的干粮,那可是没有多余的。父亲念过不少古书,古老的习俗肯定在他心里扎了根,父亲每年都要数灶爷干粮的数目,要是是偶数,父亲自然心里欢喜;要是奇数,父亲心里难免有些不悦,他年年是这样,我一家人都习惯了。到了我姊妹几个谈婚论嫁的时候了,父亲嘴里更是说得起劲,“今年灶爷干粮刚好是四十二个,明年咱家要添一口人了。”父亲的话当然是说哥哥要订媳妇了。

我家祭灶虽然简单些,可祭灶的事情却让我念念不忘。母亲祭灶蒸油塔馍的时候多,她在前天晚上就起了面,到了二十三傍晚时分,她一个人揉面,一个人做馍,两镜壁油塔馍已搭到大铁锅里了。我们几个孩子则是坐在火炕上,看着母亲忙碌着,跟母亲说着话,母亲也总是笑着说着,她右手拉着风箱,左手往锅洞里添麦草的样子,至今还浮现在我的眼前。不管是油塔馍还是灶爷坨,端出来先给灶王爷献上,这个时候,往往是母亲跪在灶王爷像面前,父亲嘴里念叨着,以表示他们对灶王爷的真诚。记得有一年,乡间盛传毛主席显灵了,连我这个小孩子都相信了,祭完灶的这天晚上,父亲在灶台上洒了一薄层面粉,他右手拿着一苗针,也算作笔吧,针尖就放在面粉上,父亲还点了三根香烟,说是给毛主席、周总理、朱德三人抽的;母亲则跪在灶王爷面前,给三位领袖跪着。父亲问毛主席:“我家几个孩子以后是啥职业?”父亲手中的针就停在了那层面粉上,“农民、工人、工人、工人”,这些字就写在了那层面粉上。那时候,父母还真相信,我想我的父母咋能不想我姊妹几个到城里工作呢。当然了,我后来也知道是父母亲的一种期盼,那根本就是不可信的事。

家庭成员总是要变化的,每天祭灶母亲都会留下灶爷干粮给没在家的孩子。姐姐虽然出嫁了,母亲祭灶的晚上总是念叨着姐姐,吃不到她亲手做的灶爷干粮。不过,母亲总是给姐姐留着,到过年初三姐姐来给二老拜年时就拿出来,有时候,灶爷干粮都放干了,姐姐吃不吃已不重要了,那可是父母的一片心。姐姐和姐夫在福建那几年间,尽管母亲知道回不来,可她还是给姐姐留着、留着,第二年、第三年、第四年每年祭灶还给姐姐留着。我有时候不回家,母亲也会给我、妻子和孩子留着,我心里总是感激母亲,她老人家对我的一片真心。

如今母亲离开了我,祭灶的事情就由父亲来担当了。父亲不是蒸着油塔馍,就是烙着灶爷坨,祭灶的事情是不会停下来的。我要说的是,不变的是年俗,不变的是回忆和思念,不变的是我对父母的一片真情!

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治癫痫较好山东可以治疗癫痫病吗江苏癫痫病哪治的好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