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春秋】碧血盈盈杏树沟(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22:22

清明时节,我与妻子到岳父母和常家祖上的坟前祭祀后,漫步走到附近的杏树沟。沟内的杏花开得格外繁盛,白洁而又带着隐隐红色的花瓣儿,纷纷扬扬地在林间飘舞。信步间,崖根处树木掩映之下的土窑洞赫然在目,让我心头一紧,这儿就是日本侵华期间制造的“西马村惨案”中的一个现场!岳父母在世时向我讲述过的悲惨故事涌上了我的心头。

1

1939年2日28日,正是农历正月天,太平年间红红火火喜庆元宵的日子。可自打日本人打进来后,便没有一日安宁。这不,年前日本人就来扫荡过一次,点了房子,抓了人,闹得人心慌慌,提心吊胆的。那年我岳母王氏24岁,嫁到西马村常家几年了。严格说,那时还不能称为岳母,因为我和妻子都还没出生呢。就先称常家媳妇吧。这天早上正在家中做饭,突然听见外面有人喊:“敌人来了,快跑呀!”常家媳妇赶忙把柴火推进灶膛里,急急慌慌跑出来,碰上本家大伯子常二。常二说:“咱们分开跑,目标小些。”说罢,往村东树林跑去。媳妇慌不择路顺着村边小路向西南方向逃去。尽管年轻,但那年代是小时缠了脚的,被荒唐地赞为“三寸金莲”的小脚,这阵可是遭了殃!歪歪扭扭,东倒西跌,连滚带爬,刚刚翻过-个小土梁,钻进田边一个低矮的土窑洞,就传来“叭!叭!叭!”的枪声。媳妇吓得浑身打哆嗦,心都快掉出来了!没吃一口东西,又没带-点吃的东西。时间长了,饿得心慌,又不敢出来看看,就那样哆哆嗦嗦地蜷曲在窑洞的一个角落里。到了夜晚才慑手慑脚爬出洞外,村子方向映着火光,隐隐传来叽里咕噜的嘈杂声。知道敌人没有走,家是不能回了!肚子饿得慌,那儿找吃的呢?荒郊野外能找到什么吃的呢?跌到生命的冰窟窿里了,也顾不得夜黑、孤独、坟呀鬼呀的。深一脚浅一脚摸到背阴处,抓起落满尘土的积雪,往嘴里塞。天寒地冻,雪碴儿入肚,冷得浑身抖动,牙磕得“的的”响!然后摸回窑洞角落里蜷曲着。白天根本不敢出窑洞一步。饿极了竟掰了崖壁上的土圪垃嚼着吃,就这样在寒冷、饥饿与恐惧中煎熬着,-天、两天、三天……到第五天头上,家人几经周折找到她时,已是面无人色,游丝一线了。

2

敌人烧杀抢掠折腾了四天才撤回据点。媳妇被家人搀扶回家,缓过神来,村里发生的事又把她吓傻了!同她一起跑出来的本家大伯子常二刚跑到村口,就被敌人追上了,身上挨了18枪,成了副“血筛子”!她家爷爷常宝江老汉(我妻的曾祖父)82岁了,因为年老腿脚不便,耳朵又不好使,被日伪军堵在屋里。警备队的汉奸狗子把他拖到院子里。曾祖鹤发童颜长须飘然,虽非大户太爷,但为人正直,心地善良,受村人敬重。见汉奸拖他,斥道:“那儿的野小子,这样不懂礼数!”“礼数?”汉奸狞笑着拿枪托朝老汉胸口猛戳了几下,“这就是老子礼数!”“你给谁当老子?你是日本人的一条狗,不,连狗都不如!”汉奸给一个日本鬼子耳语几句,鬼子怪叫了一声,警备队的狗子们一拥而上,把老汉揪起来扔进院中的一个菜窖圪洞里,把柴草扔进去点着,大火燃烧起来,曾祖惨叫着怒骂着挣扎着,被活活烧死在菜窖里!这些都是在场的警备队员后来交待的情形。当家人从灰烬中找到他时,只剩下一副烧焦了的骨架,焦黑的骨殖在洇着油渍!还有在野外躲藏的常宝三、常宝通、常福谦、任文会、任爱江等多名村人被日伪军搜出后枪杀,家人号淘痛哭,全村人号淘痛哭!

3

惨状远不止这些!日伪军在扫荡西马村一带之前,先袭击了空王佛山下的马鞍山庄,抓住了当时驻扎在该山庄上的18名抗日军政大学学员,将他们捆绑着押到西马村,关在一座民房里,由日本兵日夜看守着。次日上午,日军将18名学员的上衣剥掉,反绑着双手,用一条绳子把18人的脖子套着串起来,押解到村子背后的杏树沟。日本鬼子要杀害这些抗日志士,还要变着法儿发泄他们野兽般的杀人欲!他们将学员们按在地堰上,学员们叫骂着挣扎着反抗着,鬼子将刺刀捅进学员的脖子,左右绞动,学员脖子上嘴里鲜血咕嘟咕嘟地涌出来。然后鬼子将几个没死去的学员揪起来,一字排开。轮流挥舞着军刀挨个儿朝学员的脖子砍去!脑袋一个个滚落下来,一腔腔的鲜血从颈口喷射出来,无头尸体轰然间重重地倒在地上!剩下最后一个学员挣脱双臂撞倒两个敌人,拨脚就跑。身后的敌人朝他开了枪,却不将他打死,鬼子的指挥官让伪军从附近弄来一部木扇车和几梱柴火,把受伤的学员栓在扇车上将柴火点燃,看着学员在烈火中痛苦地扭动着惨叫着慢慢死去,哈--哈--哈--哈!魔鬼们快意的狂笑在山谷间回荡……

4

在西马村与我的老家顶村之间的一个山沟窑洞里,日伪军搜出了躲藏在那儿的27名妇女与幼童,敌人扑上去疯狂地剥掉了妇女的衣裤,将这些妇女轮奸,然后又将27人统统用刺刀穿死,就连妇女怀中几个月的婴儿也不放过!日本侵略者惨绝人寰的暴行在中外历史上罕见!还有那些为侵略者刺探情况、捉人劫财、为虎作伥的汉奸也创下世界无耻之最!这些妇幼悲惨蒙难的山沟,后人叫“逝人沟”(死人沟)。

敌人撤离村子后,人们在极度悲痛中救护伤者,埋葬死者,多少人家都在办丧事,飘落的纸钱花片像寒冬里纷纷扬扬的雪花。岳丈那年23岁,爷爷的灵柩还停丧在地,他招呼了十几个年轻人到抗大学员遇难的杏树沟,在一处向阳的山崖下,挖了一个长长的大大的土坑。把散乱在沟中的18具尸体一一抬过来,把断落的躯体拣拾回来。因为互不相识,头颅与身体只能按体形搭配起来。平躺着一排排过去,头面部蒙了块白布,集体就地掩埋了。土崖下隆起一个大大的坟堆。岳丈点燃了香火插在坟头上,领着村人恭恭敬敬地磕了十八个响头。合掌祈道:“好兄弟,你们就安息吧,!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名字,来自什么地方。但你们都是国难当头时为救国救民奔赴前线来的热血男儿,牺牲在西马村这片土地上,好兄弟,这儿就是你们的家!”

5

许多年过去了,岳父岳母都成了耄耋老人。岁月的记忆深深刻印在他们满脸沧桑的皱纹里。岳父像老爷爷一样鹤发童颜长髯飘胸。他没有多少文化,却非常睿智。他给我叙说当年的苦难,他与我议论当年那场战争。“你说,当时为什么几个十几个日本人能赶着一村人跑?要杀便杀,要砍便砍,要奸便奸,奸了又杀?”“就是因为人心散!”他并不待我回答,自问自答地发挥着自己的感慨:“我佩服毛泽东,他指挥八路军插到敌人后方来,把老百姓组织起来打游击,情况就一点点地扭转过来。四四年榆社就解放了,那时苏联还没有出兵。”“还有一大害就是汉奸,好多事情坏在汉奸手里!只为一点私心私利,出卖国家残害乡亲。明朝有吴三桂,民国有汪精卫,这号人不绝,后患无穷……”哎呀,我的天!我一个读书人,一个拿俸的公家人却没想过这么多。

杏树沟的花雨纷纷扬扬地飘,像人们思念的泪滴。我携妻子按家乡祀礼朝烈土殉国的地方郑重地磕了三个头,缓缓地走出来。崖畔新建的太长高速公路上不尽的车流驰向远方,耳畔似有当年的惨烈声在飘荡……

北京哪个医院能确诊小孩子的癫痫呢北京市癫痫病的医院哪里最好西安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是哪里

相关美文阅读: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