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流年·如梦令】老屋(征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14:21

我一直很讨厌我家老屋的,它低、矮、破、旧,还蕴藏着许多伤痛的回忆,但是它承载了我的整个童年,也见证了我的成长。

老屋是老奶奶留下来的房子,三间据说只有一间半是属于我家的,那一间半是属于我二爷爷的,这是我偷听来的,没经查证。这个老奶奶并不是我父亲的亲奶奶,她一生没有孩子,据说父亲小时候生了疥疮差点死掉,是老奶奶把他捡回来养大的,父亲说起这段往事是笑着的,可我明白他心底的痛,父亲小时候奶奶早逝、爷爷再婚,父亲成了没人要的野孩子,当他长大后,却还要跟我爷爷见面,还要跟爷爷的那些孩子称兄道弟,他心底能没有恨吗?

因为父亲的经历,我对我这个老奶奶充满了好奇,我一直想去了解她的一生,可是父亲不愿提起,我也不想揭他的伤疤。记忆里,我对这个老奶奶是有印象的,她就坐在院子东南角的大槐树底下,我冲她哭,我想我娘了,她就把我抱进怀里,抚摸我的头说,在奶奶怀里睡吧,睡着了就能看见你娘了,而我真的就看见我娘了,她在一座桥上走着,穿着那件红色大衣,人来人往,我一眼就看见了。

关于这个记忆我也说不清到底是事实还是做梦了,后来我跟母亲提起过这件事,母亲说准是我胡思乱想的,因为我三岁时候老奶奶就去世了,三岁之前怎么可能会有记忆,不过母亲有件红色大衣这是真的,母亲穿上很漂亮。

我家很穷,所以只能住在老屋里。母亲来自遥远的四川,我们家却是河北人,我的姥爷在他们那里是个官,有严重的重男轻女倾向,母亲是他最小的女儿,这决定了母亲好强又天真的性格,好强让她十几岁就辍学离开了家乡来到了这里,因为母亲听说这里离北京很近,我常常幻想母亲那时候该是怀着怎样的憧憬来的我们这里,就在她19岁那年她嫁给我的父亲时,她还是对未来充满着憧憬的,母亲说当初是因为看父亲是个孤儿,她认为男儿该当自强,那个时候的父亲一无所有,母亲却义无反顾地嫁了。

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所以我的童年充斥着的是父母的争吵和盆碗破碎的声音。婚后的生活并不像母亲想象得那般,父亲年轻顽劣,这个家也是一贫如洗,她也曾想过靠自己努力能够过好日子,她一个南方人学种北方的地,学做北方的饭……可是父亲的心却完全不在跟她过日子上,打麻将、打台球成天不着家,许多许多的不如意伤透了母亲的心,那个阶段老屋前后都盖起了大房,那种红砖的,漂亮极了,老屋还是青砖瓦房,好强的母亲无法忍受,只能把一腔怨气都发泄到了父亲的身上,争吵也成了家常便饭。

那时候,母亲还在我身上寄予了厚望,她对我要求很严格,考试成绩不能低于90分,低于90分就会挨打,还要罚跪,还要刷锅洗碗,我小学时候学习成绩还不错,这种惩罚很少遭遇,但我也遭遇过一两次,以至于有次考了89分,还自己仿了母亲的签名,还好那次躲过了老师的法眼,对我来说那些都是痛苦的回忆,母亲常常拿我跟左邻右舍的孩子做比较,稍差一点,就会遭受母亲的呵斥,虽然知道那只是母亲恨铁不成钢,但是那一句句的嘲讽就像是刀子在一刀一刀割我身上的肉。所以我讨厌贫穷,讨厌屋前屋后的红砖大房,讨厌左邻右舍幸福的嘴脸……讨厌那样的环境,我一直认为是那些环境导致了母亲对我的严厉。

因为这许多许多的经历,导致我很讨厌老屋,它带给我太多伤痛的记忆,它连最起码的庇佑都不能给我,曾经有一次我和妹妹被街里的孩子逼进了老屋,他们隔着窗户朝我们扔石子。

也就是在我14岁之前的两年,父亲浪子回头,他开始注重我们这个家,开始明白了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他在外承包工程,组建了一支小小的建筑队,挣了一些钱,在村口买了一块地,盖了一栋新房,那种红砖大房,是母亲梦想中的房子。

我们家是在我14岁那年搬离老屋的,我的内心是欢呼雀跃的,终于摆脱了老屋,摆脱了贫穷,摆脱了那些黑暗的日子,包括那些不愉快的回忆。但是我忘记了,忘记了老屋也曾经保护过我,温暖过我,照亮过我,老屋被我抛在了脑后,完完全全遗弃了。

记不清是几岁的时候了,我们一群野孩子去人家田地里捣乱,被那家主人逮了个正着。我拉着妹妹逃跑,因为跑得慢,被那家主人盯上了,他追着我们跑,我拉着妹妹狂奔,第一个念头就是跑回家,跑回老屋,我把妹妹锁进了柜子里,然后锁上老屋大门,跑出去找爸爸,后来妹妹告诉我,那家主人真找到我家了,还砸了半天门,砸不开门,后来就走了。

后来大一点后,有段时间我爱上了绘画,老屋里柜子的玻璃上也贴着我画的梅花,母亲对我的画盛赞有加,这让我体会到了母爱的温暖,我不停地画,后来还有一幅画获得了学校组织的绘画比赛一等奖,至今这幅画还贴在学校的陈列室里,年前回家去学校转了一圈,无意间看到了。可就在我学画画兴致正高的时候,母亲说,农民的孩子画画好没用,我便放弃了,不过老屋里柜子上的梅花留下来了,每次看到那些梅花我的心里就暖暖的,因为它记录着母亲对我的温柔。

小学五年级,我换了一个班主任,是个年轻的男老师,很帅。那是个金色的日子,家里刚收完玉米不久,所有的玉米都被吊到房顶上晾晒,房顶上铺了一层金灿灿的玉米,火辣辣的阳光铺上来,很香甜的味道,小小的我坐在玉米堆上,我正专心致志地捉一条虫子。忽然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我跑到边上一看,是老师来家访了。我慌慌张张从房顶顺着梯子下来,站在老师面前,仰头看他,他冲我笑了,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后来我做了什么都忘记了,老师说了什么也忘记了,只记得老师的笑容照亮了老屋,也照亮了我。后来老师很关照我,我的学习成绩也越来越好,毕业时候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升初中的智力测验,还拿了400块奖学金。后来我猜想,老师可能是以为我在干农活,加上老屋的破旧,所以他很关心我,想来是有些惭愧的,那个时候母亲为了让我学习好以后不种地从不让我干农活。

或许还有很多老屋带给我的美好回忆,只可惜我记不清了,如今只能用这些短短的几行文字记录老屋,记录老屋带给我的疼痛和欢乐。

清明节在外打工的父亲回老家祭祖扫墓,我恳求父亲给我拍几张老屋的照片,今天在看到老屋照片的那一刻,记忆的闸门被打开,于是敲下了这些文字。

老屋还是原来的样子,还是厚重的木门,木质的窗户棱,窗户上没有玻璃,糊一层塑料布,屋前立着那棵枣树,院子东南角那棵老槐树还在,院墙还是那么低矮,站在那一垫脚就能看到院里。

老屋却不再是记忆里的老屋了,大概是因为没有人居住,它愈发显得孤寂和苍老,闭上眼睛似乎能听见它沉重的咳嗽声。

老屋真的老了。

秦皇岛哪里有专治癫痫的医院癫痫病治疗有偏方吗石家庄效果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在哪?郑州专业治疗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