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荷塘】警校记事(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8:51:11

离开警校已经24年了,但在警校求学的经历却历历在目,仿若昨日……

(一)可敬的学长

认识学长是在27年前,那时我们一块在省公专求学,我一年级,他三年级。

开学报到那天,身背行囊,颠倒了几回车,七拐八绕地赶到位于郊区学校时,天色已晚。当忐忐忑忑、摸摸索索地找到自己宿舍时,学长已带了几位老乡恭候多时,一开口便是乡音,溢满温情:“喏,床铺已铺好,饭盒已买好,你先歇一下,等会带你到食堂吃饭哦!”陌生、惶恐已去了一半。

初来乍到,紧张学习训练空隙,想家的念头时时袭上心头,挥也挥不去,赶也赶不走。学长是过来人,心里很清楚,每逢星期天,便带我们新生走出校门,感受六朝古都的人文美景、中山陵园的肃穆雄伟、秦淮河上的桨声灯影、栖霞古刹的千佛雕像、乌衣巷口的旧时堂燕、颐和路上的民国建筑……俊彦人物,秀美山川,流连其间,一解思乡之愁。

周末或节假日,学长也会组织老乡会,我们县很小,在公专求学的人也少,那时三届加起来才9人。大家用各自饭盒到食堂打了菜,买点饮料,将宿舍桌子一并,便是饭桌,十几个菜一摆,便是佳肴。大家像一家子围坐在一块,痛痛快快地说着家乡话,入桌话题没有主题,家长里短,同学趣闻,想到哪扯到哪,你刚起个头,就有人接尾,笑声朗朗,其乐融融。

学长毕业分配在偏远的农村派出所干内勤,暑假无事,便与另一同学相约去看他。进门见他忙着整理内务,便一同整理,三人正埋头做事时,就听门外有人喊:“抓逃犯!”我们三人循声而出,朝逃犯逃跑方向狂奔猛追。追了几百米,逃犯走投无路,跳下经年淤积的河中,越陷越深,待到河水浸过脖颈,逃犯终于服软,一声嗥叫:“救命!”学长笑笑,伸出一根粗棍,逃犯顺势抓棍被牵了上来。

两年后,我也毕业回到家乡工作。大家都各自在岗位上忙碌着,偶有小聚,大多谈论求学期间的那些趣闻轶事。工作八九年后,学长做办公室主任时,我也在办公室“爬格子”。那时,办公室人少事多,这个材料刚弄好,那个材料又来,有时一天有三四个材料要赶。学长很仁厚,总是问我:“你写哪个?”我当然拣简单的不太动脑筋的材料写,学长莞尔一笑,拿着一本稿纸伏案就写,白天写不完,晚上接着写。有一年夏天,县局所在区域供电线路改造,经常停电,学长就穿背心短裤,点支蜡烛加班。一尺长的大格纸,一格一格地写,写满一张,又是一张,最后是厚厚的一沓,写完,长吁一声:“走,到大排挡喝酒去!”格子爬完了,人也轻松了许多,压在心里的石头,终于卸下了。

2002年冬,学长到交警大队任大队长,当时正是全县机动车快速发展时期,车辆骤增,行车文明程度不高,胡闯乱行者众,大队警力少,管理难度大。学长一上任就进行大刀阔斧改革,实行定人定岗定路段,并要求大队领导带头上路执勤。每次上下班途中,总能看见学长在西岗亭执勤,虽然穿着厚厚的冬长服,脸仍冻得乌紫,我就调侃道:“大队长亲自上路执勤,要不要写篇文章报道一下?”他笑:“你要写就写一线交警的辛苦吧。”

可我忙于办公室琐碎事务,一篇报道也没有写过。时光荏苒,年岁渐长,对许多事都逐渐淡忘了,但学长的情谊恰如一坛陈年老酒,恒久弥香。现在拾掇这篇稿件,权作对过去允诺的补偿,但更多的是勾起我与学长一同求学、工作的美好回忆……

(二)南京的麻团

喜欢吃南京的麻团,用南京话说:“喜欢得一塌糊涂,啊晓得?”

南京的小吃很多,鸭血粉丝、小笼汤包、豆腐脑、盐水鸭……但我偏爱南京的麻团。南京的麻团,一如南京人的性格,外表崩脆,内里柔情。

南京的麻团,是用纯糯米做的,做法简单,先将糯米兑水润湿,加入红糖等佐料,捏成粉团,在芝麻堆里一滚,放入油锅里一炸,外表脆黄内里酥绵的麻团就好了。

最初吃到南京的麻团,是在公专求学时,公专的早餐是比较丰盛的,有包子、油条、蒸饺、馒头、扬州炒饭,可谓琳琅满目。可能是水土不服、胃口不好,我对其它的美食不感兴趣,单对这麻团“情有独钟”。每天早上出操前,先将碗勺放在路边的台阶上,跑完操回来,拾起碗勺三步并着一步冲到饭堂卖麻团的窗口,叫道:“师傅,四个麻团一碗粥!”还没找到座位,一个麻团便已下肚,找到饭桌坐下后,另一个麻团也在嘴里劲道地咀嚼着。待到其他同学不紧不慢买好饭菜后,我已结束了“战斗”,咂一下嘴吧,打一个饱嗝,心满意足地回教室看书了。四个麻团垫底,一碗米粥灌缝,胃舒神安,一上午都精神抖擞的。

南京的冬天出奇地冷,难得一个休息的星期天,舍友们都蜷在温暖的被窝里,懒得没一个愿意抬起头来,终于有人肚子饿得撑不住了,窸窸窣窣地起床穿衣,其他人就探出头来:“请给我带一份早饭,随便。”去得迟了,食堂其他饭都凉了,只有麻团还是热的,拾了一提袋,打了两瓶水回来,一宿舍人就倚在床头把麻团“一扫而光”。大冬天的,也不能老叫一个人顶着刺骨的寒风去买早餐,大家就排了个值班表,一人一星期轮流着来,而早餐多是简单方便的麻团。漫长寒冷的冬日,有温热绵甜的麻团相伴,大家都对这麻团产生了依依惜惜的感情。

毕业后回到家乡,再没有机会吃到南京的麻团了,心里总感到空落落的,早餐也是潦草对付着,全为了果腹。有一次执勤,在背街里巷里遇到一家卖麻团的摊点,欣喜若狂,迫不及待地买了几个来尝,一咬,石疙瘩一般,一点口感也没有,剩下的就悻悻地提在手里,再也没有心情去理会了。站在瑟瑟寒风中,回想着学校那个堆成小山似的黄灿灿麻团的窗口,竟有些许泪珠儿在眼眶里直打转……

每次与留在南京工作的舍友聊天,临了总不忘问一句:“还吃南京的麻团吗?”舍友咯咯地笑道:“嘴馋了吧?”我酸酸地说:“你可真有福气啊!”他说:“要不寄一包给你?”还真的邮寄一包过来,邮寄过来的麻团,虽不及现炸现吃的好,但总算一解我的馋欲。有一次到南京出差,晚上住在舍友家里,第二天竟然像在家里一样,赖在床上不起,舍友一脸诡笑,“我有法子保准你起来!”说完蹭蹭跑下楼,不一会儿,就提着一袋南京麻团上来,边脱鞋子边喊道:“看,南京麻团来啦!”我一听,就一骨碌从床上蹦起来,脸没洗,牙没刷,抓起一个就往嘴里送,直噎得眼泪都流下来了,舍友急道:“慢点,慢点,麻团多的是,保你吃个够!”

嘴里不停嚼着这绵软香甜的麻团,脑子里全想着在南京求学生活时的情景,就像老电影回放一样,一幕一幕地在眼前浮现……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哈尔滨的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武汉专业的癫痫治疗医院要怎么找?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