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八一】童年的小油灯(散文·家园)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6:13:17

上周末回家,恰遇小镇部分街道检修停电,我家深受其害,只好去楼下买回蜡烛,点亮二十来平米客厅的黑暗。我岳父平时爱看新闻,便在烛光中和他聊了会天南地北的新鲜事。或许是等电的时间有点长,八十四岁高龄的岳父只好放弃每晚看电视新闻到九点的习惯,提前回寝室睡觉。妻子见岳父一睡,也赶忙躺在沙发床上,和我说着说着话,慢慢地入眠梦乡。

喜欢熬夜的我,没有一丝睡意,只好从带回的包里拿出一本刚出刊的文学期刊翻着,来消磨来电前的漫长时光。看着看着模糊的文字,感觉到蜡烛散发出的微弱光亮不够用,下意识抬头望着头顶上的灯具,默念着供电部门快点修好送电。光亮的微弱,看书字迹的模糊,我只好借着微弱的亮光静坐,思绪却不禁往岁月的深处游走,一盏如豆的灯火萦绕着我的脑海,那就是我童年的小油灯。

小时侯,我家的那盏小油灯,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小灯具,是父亲亲手做的煤油灯。这样的油灯在我们老家几乎是家家都有,只是形状不同,用途是一个。说起小油灯的样子,那装油的器皿有墨水瓶、有药瓶、有铁盒子的、还有玻璃的,有大的、有小的,那穿灯芯用的芯柱子有短的,有长的,还有的干脆把芯子直接穿在铁皮盖上。我记忆犹新,家里用的小油灯是一个玻璃瓶,是父亲从赤脚医生处买的感冒药用后的瓶子,并亲手改做成了煤油灯。

那时候,煤油灯在我们乡村被誉为“香饽饽”。当山村的夜如静止了一般时,错落简陋的屋子里,闪烁着一朵一朵亮闪亮闪萤火虫一样的小油灯。这时候,只有小油灯每晚抖动着的小火苗,才让家家户户看似寂静的生活鲜活起来。

童年,我居住的三合院老家在半山腰的林子里,每当太阳落下对面的山尖,天色就暗下来,劳累一天的父母进屋的第一件事,就是划燃一根火柴,点燃细小的灯芯,小油灯立刻发出昏黄的光,窄小的屋子便清晰可见,充满着生机。油灯下,母亲一边忙着家里的活计,一边对我和妹妹说:“你们快去写作业,等写完了作业,妈妈给你们一人一个煎鸡蛋吃。”母亲的话就是一道兴奋剂,让我和妹妹迅速地拿来书包,把小油灯端到桌子中央,我们俩趴在桌上认真写着老师布置的作业。那缺油的年代,我和妹妹写作业都是挤在一块,在一盏油灯下做着不同的作业,从没有发生过拥挤和争夺文具之类的事件,都是当哥哥的我让着小妹,每晚一起小心翼翼地翻书写字,也从不敢喘一口粗气,怕一不留神就把小油灯给吹灭了、掀翻了,那样屋子就会一片漆黑。

昏黄的小油灯下,母亲总有操持不完的家务。一年365天的夜晚,每当我一觉醒来解手,总见到堂屋昏黄的小油灯亮着,母亲的影像在昏黄的土墙上播放:缝衣钉扣,飞针走线扎鞋底。母亲扎鞋底十分用心,每扎一针她都要埋一下头看针脚的细密,再用食指和拇指用力拔出负荷沉重的针,伸展右臂拉出麻绳,然后将麻绳往右手掌绕上几圈,用力拉牢实。那年月,母亲为了节约开支,日复一日地重复着相同的故事,一直不知道疲倦和劳累。那童年,每当我和妹妹穿着新布鞋上学,招来同学们羡慕的眼光,只觉得冬天的脚很暖和,不知道母亲操劳的辛苦。

除了在昏黄的灯光下扎鞋底,缝衣服,母亲还在油灯下给我们做些好吃的。有平时的煎鸡蛋、蛋炒饭,有过年的炒花生、炒南瓜子、荷包蛋、炖猪蹄……特别是每一年的端午节,是我们这些大山里的孩子最幸福的日子,那天谁家只要是先炸面坨坨,满院子的大人细娃都能闻到面坨坨的香气,凑上门的我们这群后生还能够吃到一两个面坨坨。尽管吃了婶婶们炸的面坨坨,我总认为没有自己母亲炸的香。炸面坨坨是母亲的一门绝活,我毫不骄傲地说。

记得只要每年的端午节到来的前一天,母亲就开始张罗着炸面坨坨的前期准备。我和妹妹每逢这时,就如同过年要穿新衣服一样欢呼雀跃,激动不已,盼望着母亲能及时发酵和面,等到端午节头天晚上母亲按时炸面坨坨,吃它个肚子鼓圆,饱嗝不断。炸面坨坨最关键的环节是发面,要在端午节的头天前的晚上发面,这是母亲总结出的经验,这样炸出的面坨坨个大,吃起松软脆香。

炸面坨坨的那天晚上,母亲端出发酵后的面筋,又再添加些面粉、鸡蛋和鲜茴香叶,一阵搅拌均匀后,用锅盖盖住瓷盆口,让和好的面继续发酵。随后,母亲把油灯端到灶台上,挽起袖子洗净锅,点燃柴火将锅烧干,倒进自家产的菜籽油,等油烧出香味来,便用一双筷子熟练地在和好的发面里打个滚,筷子上缠着一个不规则的小面团,迅速放进油锅里,顿时面团在油锅中沸腾,不断地发出“吱吱”的声响。母亲又用预备好的另一双筷子轻轻地翻动,那经过发酵后的细小面团随着母亲筷子的来回翻动迅速膨胀,约三四分钟后,焦黄的面坨坨被母亲用筷子沥干起锅,夹往筲箕里。我和妹妹一直守在锅边,看着面团不停入锅,看着面团四周翻滚着油花,黄橙橙的面坨坨漂浮在油上面,让我们不流口水才怪呢。母亲炸出来的面坨坨,黄里透亮,薄处焦脆,厚处绵香,咬一口顺嘴流油,又香又脆,那真是合我和妹妹的胃口。

只要母亲从锅里把面坨坨一个一个捞起来放在筲箕里,我是第一个抢先伸手抓一个放到嘴边,边吹边塞进嘴里美滋滋的吃起来。而妹妹总是让母亲开了口,才用筷子夹住一个,一边看面坨坨的“坨”型,一边慢条斯理小口吃着!往往这时候,我看见昏黄的灯光下,母亲的脸上和嘴边都在笑。特别见我狼吞虎咽的样子,母亲便取来一个小碗,装上满满的面坨坨让我吃个饱。

那些年,在每次炸面坨坨时,母亲总是炸满满的一大筲箕,第二天端午节的中午端给院子里的小伙伴们吃。叽叽喳喳的小伙伴们围着母亲,你一个,他一个,拿到手里就美美的吃,一张张红扑扑的小脸上绽放出春天般的花朵,心里盛满了收获的期待,荡漾着节日的欢乐。安静而悠闲的三合院随之热闹起来,香甜的面坨坨里蕴藏着浓浓的节日欢庆。今天一想起,舌尖上又溢出母亲做出的饭香。

油灯下,少言寡语的父亲当完了母亲的下手,时不时陪坐在我和妹妹的身边,一边看着我和妹妹写字,一边为我们摇着扇子驱赶着蚊虫,重复讲着《三国》《水浒传》里的故事……童年那些年的时光,有父母的照应,有小油灯的陪伴,我感到特别的温馨与惬意。现在回想起来,那时我的童年是衣食无忧,又快乐如鱼,乡村时光虽然简朴,但油灯下的日子却充满着无穷的欢乐。

如今,时代的步伐正向着小康迈进,目不暇接的新事物、新成果走进了我们的生活。崭新的日子里,我常转身回到悠远的岁月中,打捞那些难忘的生活片段,重温宝贵的记忆。那盏童年的小油灯,曾给了夜幕中的小村庄和童年的我难以抹去的温暖和幸福。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挂号北京那家治疗癫痫好北京哪家的癫痫病医院好哈尔滨看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更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