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流年】站着睡觉的马(散文外两章)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20:03

【牛】

最早家里有三头牛,两牛黄牛和一头黑牛,那是分生产队时分到我家的。黑牛是一头公牛,双角弯弯,异常凶猛。而那两头母牛却温顺得多,目光柔柔的,任你抚摸它们光滑的皮毛。

后来,两头母牛各下了一个小牛犊,家里立刻热闹起来。两个小家伙精神抖擞,走路也一窜一跳的。直到长得很大了,母牛还用舌头舔它们的毛。家里有一辆板车,那时养牛养马的人家都要承包几户人家的田地,从耕种到收割拉运,那些牛马付出的劳动最多了。

论干活公牛是最厉害的了,通常要用两头牛拉的车,它自己就能拉动,拉得身上出一层细密的汗,那皮毛就越发的黑亮。我看过黑牛和别的公牛打架,那气势很是雄伟,两牛对峙良久,然后一起前冲,尾巴夹紧,头低着,四只牛角纠缠在一起,碰得叮当作响。黑牛一般都是胜利者,战胜对手,它便仰天长叫,家里的两头母牛也摇相呼应,两头小牛更是颠颠跑来,围着它身前身后地转着,颇为自豪的神情。

那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干了一天活儿的黑牛吃过料便卧在牛棚里休息。当时我们都在院子里纳凉,忽然,黑牛像惊醒了般,猛地窜起来,拼命地甩头,几下便挣断了缰绳。在我们惊愕的目光中,它跑进了南园,对着那棵粗粗的杏树猛撞,声音大得骇人。父亲大声地呦喝,却又不敢上前去拉它。终于,黑牛的一只角撞断了,飞出去老远,落在了地上。然后,黑牛不动了,仰头看那树冠,长鸣了一声,轰然倒地。它再也没有站起来,它用这种方式结束了自己劳累的一生。

后来,听爷爷说,那棵树下曾埋过一头牛,是好多年前的事了。或许,那是黑牛的亲属吧!

三个月后,已是秋天,家里的一头母牛被卖掉了,卖给了村里的张三瘸子。他是个杀牛的老手,那些年靠卖牛肉挣了不少钱。所以那头母牛的命运就是被杀死。我是曾看过他杀牛的。之前把牛拴在树上或者门柱上,给它端来一簸箕黄豆,此时牛已知道将死,便仰头长叫,全村的牛便都跟着叫。它叫完之后,大大的眼睛里便有清亮的泪水淌下来。然后低头去吃黄豆。吃过黄豆,当它再抬起头时,眼里已没有泪水,目光恢复了往日的柔和,神情无比的安祥。张三瘸子手持一个小铁锤早早地守候在那里,此时便出其不意地照准牛头就是一锤,牛于是轰然扑倒,挣扎了也不挣扎一下。接下来便放血、剥皮一类的活儿了。

杀牛的场景我只看过一次,便不忍再看。那天的傍晚,听说就要杀我家的那头母牛了,我坐在院子里,想起杀牛的情景,心中便充满了恐惧。忽然,远远传来一声牛的长鸣,听到这叫声,我家院子里的三头牛便一起叫起来,紧接着全村的几十头牛都叫。听那叫声,心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撕扯着。过了一会儿,周围又寂寞下来,我想,那母牛该流泪了。我看见家里的三头牛也都哭了,泪水滑过牛脸,在夕阳中像两条亮亮的溪流。巨大的心痛使我也流下泪来。那一锤该已经落下了吧?那一夜,母牛的点点滴滴都在脑海中涌现着,我第一次失眠了。

少了两头牛,院子里仿佛一下子清静起来。那两头小牛也一下子长大了许多,它们是公牛,等待着它们的,依然是它的世代祖先们重复了无数次的命运。它们没有选择。这两头牛都是黄色的,所以看起来没有当初黑牛那么威武。放牛的时候它们很让我放心,从不去田地里践踏庄稼,只在河边慢慢地啃草,或者在树荫下静静地卧着,使得我可以从容地坐在岸上钓鱼。而别的孩子却没这么幸运,那些牛瞅他们不注意便会窜进庄稼地里,赶它们的时候,它们捉迷藏一样地和孩子们兜圈子。

让我看到这两头牛的另一面是在一个秋天的凌晨,我和老叔赶着它俩去村南的大甸子上拉草。前一天车已放在那里了,那时爸爸整天在甸子上打草。我们赶着牛进入甸子的时候,天刚开始放亮。忽然,两头牛停了下来,抬高头警觉地四处望着。我和老叔正惊异间,忽然传来一声长长的狼嗥。那时甸子里常有狼出没。我和老叔迅速地向旁边的高坡上跑,两头牛还站在原地。跑上高坡向下看时,有两只狼出现了,在牛前后各有一只。以前听村里人说过牛和狼的遭遇,牛的弱点在臂部,狼便专门攻击它后面。狼用尖利的前爪伸进牛的肛门里,把牛肠子都掏出来,牛便必死无疑。

此时我们非常担心那两头牛。两只狼越靠越近,在牛的前后约五米处停下了,作势待扑。就在这个时候,一头牛迅速地转过身,身子靠在另一头牛身上,它们把头压得很低,尖尖的牛角伸向前方,嘴里发出很低很沉的吼声。我忽然明白了,它们这样站是为了保护对方的臂部不受狼的攻击。一见到这个姿势,两只狼没敢贸然发动进攻。对峙了好长时间,远处传来了马车声,两只狼飞快地钻进草丛不见了。我和老叔早已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而两头牛身上也是湿漉漉一片。

三年之后,我家搬进了城里,三头牛都卖了。这么多年过去了,真不知它们是否还活着,可是,剥皮卖肉的命运总会等着它们!一想到这些,心中便会沉重起来。

听说农村越来越富了,有拖拉机的人家也越来越多,很少有人再用牛来干活了。养牛的极少,即使养了也是为了卖肉,于是心里便会稍稍宽慰起来,这样一来,牛的命运也许会好些吧!

【瘸狗】

那么一个晚上,我家里的黑狗就发生了意外。当时爷爷正在用铡刀铡草,黑狗本来就蹲在一旁看着,可能是它发现草里有什么,就伸出前爪去抓,结果被铡刀一下就将前爪切下。黑狗似乎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惊天动地地叫起来。爷爷忙让我们摁住它,给它包扎处理。

那是一条刚刚长起来的狗,却很不幸地从此残疾了。起初的几天,它都卧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几乎是彻夜哀嚎。许多天后,伤口长愈,它才安静下来,可以一瘸一拐地慢慢走动了,却是再也没有了以前的欢快和威风。而作为凶手的爷爷,待黑狗伤愈之后,便不再像原来那样照顾,常见他提着一根木棍追打黑狗,黑狗踉踉跄跄地跑着,常常是因为跑得急而翻滚在地,爷爷就提棍猛打,它便挣扎起来再跑,直到跑出棍棒的范围之外,方才卧地张大嘴喘气。

我那时十岁,大院里住着叔叔伯伯几家人,我们这些小孩便常学爷爷的样子,一窝蜂般各持武器扑向黑狗,使它每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疲于奔命。以前我们很喜欢黑狗,可自从它失去一只前蹄后,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许多次都是想把它打得不敢再回来,可它总是能找回家。于是我们便又有了许多新奇的方法去折磨它,比如一拥而上将它摁倒在地,用绳子把它的腿连结在一起,使它不能跑,只能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前挪,然后再拿东西打它,看它能挪得有多快。更有一次,我们突发奇想,准备给它安上一小截假腿,于是便找了一根极短的木棍,绑在黑狗断了蹄的那条前腿上,使之与别的腿一般长。然后再打它,它竟真的跑得平稳了许多,这使我们大为兴奋。

别看我们变着花样地折磨黑狗,可它却从来不咬我们,甚至不曾对我们大声叫过。其实,黑狗着实是很凶猛的,在全村的狗中数一数二,特别是残了一条腿后,那凶性越发强烈,使得许多人都不敢轻易靠近我们的家门。黑狗带着它的半截木头腿跑了好几天,终于被爷爷发现,爷爷顿时眼睛发亮,由此受到了启发,决定给黑狗做一个更适合的假蹄。鼓捣了一整天,爷爷终于成功,那个用黑胶皮棒等做成的假腿便安在了黑狗身上,由于是中空套进去的,所以更牢固不易脱落。更奇特的是,蹄的部位竟也刻出了形状,还很相似。从此,黑狗的那条前腿就像穿了只靴子,不过却跑得更稳了,虽然还是有些僵硬,却是远胜从前。

我们对黑狗的假腿很是关注了一阵,后来也就渐渐失去了兴趣,加之黑狗慢慢地适应了假腿,奔跑行走也正常起来,我们便不再去理会它,而是满院子去寻别的乐趣。黑狗似乎回归了从前的生活,只是有时候卧在墙根下,会用舌头去舔那只假脚,像是极爱惜的样子。

一年后的一天,正是秋季,家家户户收回来的粮食都囤积在自家仓房里。这个时候,每一条狗都是最勤于职守警惕万分的状态,因为此时常会有一些盗贼夜间出动,或偷那些已经长成的鸭鹅,或偷贵重的粮食。我家黑狗的勇猛再次显露无疑,许多个夜里,它曾赶跑过好些窥伺院子的可疑之人。就在这天夜里,家里人都被黑狗的狂吠声惊醒,它以前很少叫得如此厉害,于是大人们都操着家伙,从各个房门冲出,此时,黑狗的叫声停止。在院墙外转了几圈,只隐约看见一些人影已跑出村外。大家打着手电四处查看,并未发现丢失什么东西,好一会儿才想起黑狗来,便四下里寻找,在靠近仓房外墙处发现了它。它已经死在那里,嘴里还叼着一块看样子是从谁的裤腿上撕下来的布条,上面有血迹,不知是狗血还是人血。

第二天早晨,我们才发现,仓房靠近道路的外墙上,土坯有被撬动的痕迹。我们对于黑狗的死无比难过,虽然曾讨厌过它欺负过它,可它不在,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连院子都显得冷清起来。爷爷告诉我们,当初他拿着木棍追着黑狗打,是想锻炼它跑的能力。想起我们的打,大家都觉得满心的羞愧。

爷爷把黑狗埋在了园子里,埋的时候,并没有将那条假腿卸下。

【站着睡觉的马】

爷爷当年是赶着马车来闯关东的,那两匹马和爷爷的感情极深。我没有见过那两匹马,只是听爷爷的描述中知道了它们的样子。记事起看到的家里的两匹马已不知是最初那两匹马的多少代子孙了。

那是一匹白马和一匹红马,真真正正的为我家立下了汗马功劳。儿时我曾仔细地观察过它俩,大大眼睛,长长的鬃毛,长得甚是威武。那时从没见过它们卧倒过,爷爷说马就是站着睡觉的,要是倒下了,就再也站不起来了。听这话时,我幼小的心中忽然涌起一种莫名的悲哀。现在想来,也不明白马到底是肩负着什么样的使命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我常见爷爷骑着那匹红马出去,红马跑起来四蹄生风,大有天地任驰骋的气势。而白马则要安静得多,除了干活,就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曾问过爷爷为什么不骑白马,爷爷说:“它倔,不喜欢人骑它!”正因为如此,白马干活要比红马多。可是我却喜欢白马,都说它性子烈,所以一开始我也不敢接近它。可渐渐地我敢走到它面前给它添草料了,它就那样抬头看着我,眼睛深不见底。后来我敢伸手去摸它的脸了,它也不恼,有时还会用舌头舔我的手。于是我胆子越来越大,敢摸它的肚子,拽它的尾巴。有一次我竟爬上了它的背,它一开始还不动,后来我学爷爷骑红马时那样呦喝了一声,它就猛地一颠,我便摔了下来。可是我依然喜欢它,说不清为什么。

白马有一个好处,除了骑它,让它干什么都可以,所以村里人常来借它去帮忙。而红马却恰恰相反,只喜欢别人骑着它四处奔跑,一套上车它就立刻蔫了,也不用力拉车。有一次村里的黄叔来借白马,说他家的牛病了,而他要去后山拉石头。爷爷犹豫了一下,还是让他把白马牵走了。可是一直到天快黑了,也没见黄叔把马送回来。爷爷急了,带着我去后山找,在村口遇见了黄叔牵着白马。黄叔对爷爷说:“拉石头时装车,山上滚下一块石头砸在马背上了,我带它去镇上兽医那儿看了,说没什么大事!”爷爷接过缰绳说:“没事就好!”我看见白马的背上破了一大块皮,很心疼,便用手摸了一下,白马的皮飞快地抽搐了一下,我忙把手缩回来。

那天夜里,一家人睡得正香,忽然被院子里很响的声音惊醒。我们来到院子里,没发现什么异常。我飞快地跑向马棚,只看见红马站在那儿。白马呢?我向地上看,白马已经侧躺在了地上。我忽然想起爷爷说过的话,便带着哭腔喊爷爷,爷爷跑过来,当他看见躺在地上的白马时,忽然脚步变得缓慢而沉重起来。爷爷蹲在白马旁,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它,我看见爷爷眼泪掉了下来。我知道白马死了,于是大哭起来。一般人家的马死了都会剥皮卖肉,而爷爷却不让,坚持把白马埋在了我家的南园子里。好长的一段日子,爷爷总是站在南园里默默地抽烟。妈妈说,家里的每一匹马死后爷爷都要老上几岁。

那年秋天,红马下了一个小驹,也是白色的,酷似死去的白马。我们都很喜欢它,它很是活泼可爱,不像死去的白马那样沉静。我几乎总是和它在一起,当它长到半大时,我就开始骑着它满村子跑了。小白马很通人性,似乎能听懂人说的话,我不高兴时它就用头在我身上蹭来蹭去的,还伸舌头舔我的脸,那样的时刻我能感觉到它的呼吸,有一种青草的味道。第二年冬天时,小白马已长得和红马差不多一般高大了。没事时我常骑着它去村前的甸子上溜上一大圈。有一次刚下过雪,我骑着小白马在甸子上奔跑,跑着跑着,小白马来了兴致,速度忽然快了起来,我只觉得雪花扑打在脸上麻麻的疼。忽然它一转弯又猛地一减速,我便从马背上向前射了出去。由于雪厚,下面又有一层干草,我并没有摔坏,刚想爬起来,看见小白马没有收住脚依然向我冲过来。我慌了,秋天时它刚钉上马掌钉,要是踩在我身上后果不堪设想。我吓得闭上眼,只觉脸上凉风一闪,睁开眼,它已从我身上跃过去,站在那儿看着我。我爬起来抖去身上的雪,此时小白马矮下了身子让我上去。回去的时候它只是轻跑着,像怕再把我摔着一样。

那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吃过饭后一家人正坐在院子里纳凉聊天。忽然看见红马在马棚里猛烈地拉抻着拴在木栏上的缰绳,像疯了一样。爷爷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过去给它解开缰绳,打开了马棚的木门,红马走出来,直奔南园而去。爷爷把园门打开,它进了园子,站在曾经埋葬白马的地方,用前蹄不停地刨着土。过了一会儿,它仰起头长鸣了一声,便又走回了马棚,静静地站在了那里。爷爷一声不响地回屋了,我看见他的烟袋锅又在黑暗中一明一灭闪起来。

那天夜里,小白马的嘶声惊醒了我。我来到院子里,看见爷爷正站在马棚那儿。过去一看,红马已躺在了地上。那以后,南园里便又埋进了一匹马,爷爷又苍老了许多。

后来,爷爷去世了,无声无息的,也是在一个夜里。想起爷爷操劳了一生,从没有真正地休息过,好好享几天福。就像他亲手埋葬的那些马一样,休息的时候生命便也到了尽头。

再后来,我家搬进了城里,小白马也卖了。那一天我哭了很久,也看见了小白马的眼泪。如今已十年过去了,不知小白马还在不在,也不知有没有人含泪将它埋葬。一切都不得而知了,只是在寂静的夜里,记忆中的马蹄声会敲碎我一枕的旧梦。让我在醒来时的清晨里,心中充满了怀念与感伤。

福建最专业癫痫医院怎么找南昌癫痫病专科医院怎么样怎样治疗癫痫效果才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