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流年·降临】我们甚至遗失了暮色(征文·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02:31

一、青庐

青庐,是一间酒吧的名字。

是在某日黄昏,我走向它,推开一扇半掩的木门,檐下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那时,酒吧里客人稀少。微弱的光,从墙壁为中心向四周散射。一个沙哑的男声,正忧伤地读着聂鲁达的诗:

我们甚至遗失了暮色

今晚没人看见我们手拉手

当蓝色的夜在世上跌落

我从窗口看见

远处山巅日落的祭典

有时候一抹夕阳落日

像一枚硬币在我手中燃烧

……

聂鲁达的诗句,于我而言是药石。在他的诗歌里,渺小的心境变得开阔,悲伤的情绪会被诗歌慢慢修复。是在深夜,将窗帘闭合,当光线暗沉下来,读聂鲁达的诗,便会看到星空,星辰一颗颗落下来,最后落入你的眼里,会有一种声音,如悠扬的小提琴曲,慢慢地回旋,风烟俱净。

乔雅和我一样,极爱聂鲁达的诗。青庐墙壁的搁板上,是聂鲁达的一套诗集。那是青庐开业时,我送上的贺礼。乔雅将这些诗集包上书皮,供客人翻阅。

青庐与乔雅的结缘,纯属意外。三年前五月的某个下午,她拿到确诊为乳腺癌的病理报告,晚上回家后还未曾来得及和丈夫诉说,那个男人便坦白自己爱上了别的女人,提出离婚。骄傲的她,不哭不闹,就这么看着和自己生活了将近二十年的男人,离开了家。二十年的婚姻草草落幕,平静得如同一潭死水,没有可分割的财产,没有可争夺的孩子,末了,连争吵和挽留都没有。最后,留下她一人在生活的沼泽里挣扎。

十年前,也是五月,乔雅的父母在一场车祸中双双离世。那时,她的哥哥远在非洲打工,连父母的丧事都未曾赶上。我们几个同学轮流陪着她,就怕她想不开轻易地了结自己。遭遇婚变和疾病的乔雅,辞去了公职。她的辞职,让我惊讶,却也在意料之中。我们同窗四载,已熟知彼此性情中的倔强和决绝。

几天后,乔雅盘下了安福路上的这间小酒吧。2016年11月,我们的同学依云因乳腺癌而离去。此后,我便成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知道她病了的人。我们凭吊完依云的那个黄昏,我和乔雅坐到了青庐酒吧临窗的桌前,乔雅伤感地说,想不到依云先走了。有一天,我也会和依云一样离开,你要替我俩好好活着……

人的一生中有太多不可预知的意外,这些意外,有时候会是一种造就,有时候也会将人的意志磨蚀了。

青庐造就了乔雅。

而青岩,是她生命里的另一个意外。青岩,拯救了乔雅。

直到青岩带着乔雅去了家乡弥渡,我才开始自责对乔雅的关心少之又少。我们虽然在同一个城市,也无法常常见面。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各自有各自的忙碌。

暮春时节的一个黄昏,乔雅邀我前去青庐相叙。

安福路转角栅栏里的花都开好了。青庐门檐下的风铃还在叮叮当当地响着。酒吧里的老式唱机飘来小野丽莎的《最后的华尔兹》,青庐的调酒师为我们调了一杯蓝色玛格丽特。晚上九点钟的时候,是酒吧驻唱歌手的演唱时间。青岩抱着一把吉他,深情地唱着《南山南》:

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

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

时光苟延残喘无可奈何

如果所有土地连在一起

走上一生只为拥抱你

喝醉了他的梦,晚安

……

青岩唱着的时候,视线始终落在乔雅身上。乔雅看他的时候,黯淡的眼神里尽是温柔。

你也喜欢这首民谣吧?我记得你说过。珏,你有没有觉得他长得很像张磊?他叫青岩,在青庐唱了快两年了。

是,有点像。都是那种看上去就很温暖的男人。

珏,我们在一起了。乔雅说这句话的时候,笑了。微笑时的乔雅脸上有酒窝,很美好的样子。

青庐。青岩。好有缘。我说。

我现在想好好活着,为了青岩。半个月后,青庐就交给别人经营了。我租出去一年。一年之后,要是我还活着,我就回来。

什么?你要去哪里?我问乔雅。

去青岩的老家,云南弥渡。他说,弥渡很安静,去了那里,我的病就会好了。

我看到乔雅的眼神里有一种叫做“坚定”的东西。以至于本来想说的那几句“这个男人值得你这样吗?他靠得住吗?万一你到了那里才发现他骗了你怎么办?万一他的父母不愿接受你,怎么办”之类俗气的问题,始终没有说出口。

我相信青岩,相信爱。乔雅像是察觉出我的担心,用更为坚定的语调告诉我她对青岩的信任。

有些事情,从开始就是注定好了的。比如青岩从千里之外的云南小城弥渡来到上海,走了那么长的路,青岩的歌声充满魅力,当他看到挂在酒吧木门上乔雅写下的字,便推门而入,随后成了酒吧的驻唱歌手。他们可能一见钟情也可能日久生情,青岩很是内敛,一张酷似张磊的脸,有不为人知的笃定和从容。

送别他们的那个黄昏,他说,我要带着乔雅去弥渡了。你放心把乔雅交给我,弥渡是一个很美的地方,适合乔雅休身养心。一年之后,我再带着她回来见你。

前几天,看到乔雅发在朋友圈里的照片,遥远的弥渡有温暖的阳光,乔雅拿着一枚叶子仰头微笑,那是恒久且安静的笑。她的身后,是一片野地,花香草长。她在消息栏里写下:一束阳光洒在地上,长成了一棵树,这是一棵阳光的树。生了很多叶子,就是一片一片的阳光,然后幸福的人看到可以摘一片下来,夹在书里当书签,那样得到叶子的人,得到阳光,就会幸福。

在这个尘世颠沛流离了许多年,于乔雅而言,最后遇见了青岩,不管时日还有多久,幸福却不偏不倚降临在身边。

二、梵锦

梵锦是一个品牌女装的名字,也是一个女人的梦。

林凡在决定去大连的前一天,拨通了霂白的电话。

那时,霂白正在大连付家庄临海的一家餐厅里和朋友吃饭。带着咸味的风吹来海的气息,霂白在电话里对着林凡喊:小凡小凡,几点的飞机到大连,等我去接你!

当林凡从机场安检口出来的时候,霂白已经在机场外的广场上等了她一个多小时了。他不知道,这一天,林凡是怎样辗转于高铁站,南北两个城市的机场之间,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终于站到了他的面前。

相见的那一刻,霂白接过林凡手里的箱子,放进出租车的后备箱里,随后和林凡坐到了车内。霂白抓住了林凡的手,吻着林凡的额头。林凡没有挣脱,第一次那么顺从地应承了霂白的这两个举动。

这是他们相识五年来,第一次见面。

霂白追了林凡五年。这五年,像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长跑,霂白不知,何时才能追上林凡。他似乎不知疲惫,他爱林凡的清澈与清傲。确实,孤傲且冷漠的林凡,令多少男人想爱却不敢靠近。

大连星海广场的黄昏,梵锦女装新品发布会正在上演。这次秀场发布会的主持人是霂白。梵锦新品秀的最后一幕,霂白现场演唱了一曲《你最珍贵》,台下掌声如雷,霂白在寻找林凡的身影——那个长裙飘飘的女人,又在哪里呢?

一个年轻的女孩跑到霂白身前,说,霂白,霂白,你好有才华。你把我唱哭了。

霂白的脸上毫无表情,冷冷地说,哪里有什么才华,不过全是挚爱。

有些情感,在心里藏得太久了,当试图将它们说出来的时候,总是词不达意。

林凡在大连的最后一个黄昏,霂白将她带到了付家庄。

他们在海边走,一身白裙的林凡看上去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霂白弯腰,动作轻柔,脱去林凡的高跟鞋。他说,付家庄沙滩的沙子很软,脱了鞋走,你就会感觉不到累。

林凡再一次顺从了霂白,乖乖地将脚放在了沙滩上。

连绵起伏的海,像是被这个深情体贴的男人所感动,海浪一拨拨地涌到他们的脚边,又一拨拨地褪去。夕阳的余晖照在海面上,那时的海,有着说不出的宁静和孤单。

霂白选了海边的一家小餐馆,点了海鲜,要了一瓶红酒。很快,餐馆的老板娘便将蒸好的海鲜端了上来。霂白说,小凡,这里的海鲜可好吃了,你在南方是吃不到的,你看,这是皮皮虾,这是蛤蜊,这是海螺,对了,这个你应该认识,是横着爬的螃蟹。

霂白说完,猛不丁遇上了林凡的笑容,于是,这个高大坚毅的北方汉子,瞬间便融化在了林凡的酒窝里。

林凡看着对面的海发呆,她惊讶于天空在缤纷的落日红霞之后,折射在海面上的一缕清明的光。霂白低着头剥着皮皮虾,他先将皮皮虾的头部去掉,然后捏住皮皮虾的身子,将尾部的两个爪去掉,再把虾腹部两排的小腿摘掉,最后把虾的尾部和虾壳去掉,把虾腹部的壳慢慢掀开。霂白将剥好的虾放在林凡的碗里。林凡发呆的那会,他已经剥好了三只。

林凡看到碗里的虾,默默地吃完。霂白笑了,笑容里是满足,是幸福。

小凡,这虾好吃不?

好吃。

是不是我剥的,就更好吃了。

林凡不语。

霂白又开始剥虾。一盘虾全部剥完,虾肉整整齐齐地排在餐盘中,林凡明亮的双眸有水汽漾开。

林凡离开大连的那个早晨,霂白还在酣睡中。付家庄海边的客栈,客栈里的某个房间,一推窗便能看到大海,能嗅见海的味道。林凡在掩上房门的那一刻又转身,来到床边,俯身吻了吻霂白,几滴冰冷的带点咸味的东西落在霂白的脸上。

许是那几滴泪,惊醒了霂白。他追上去将林凡紧紧地拥在怀里,不愿放手。

霂白喃喃地说,不要回到那个拥挤的城市,不要梵锦,我们在这里过完后半生好不好?

林凡还是要走的。回到她原来的城市,回到她原来的位置。几天后,霂白收到林凡的邮件,在付家庄的海边,他读到林凡写给他的信:

……

世间凉薄,没有永恒的爱,没有不被辜负的情,有时候,我会发现自己的心早已在三十多年前被掏空了,之后的这些年里,仅剩一副躯壳游荡在尘世。而你,却温暖了我的时光。

有很多的细节,在这段日子里散发出温润的美好。当你在想着我的时候其实我也是想着你的,也许会在一个相同的时间点,思念在心中悄悄滋生。有很多的场景,被你描绘。是的,霂白,我必须向你承认,我喜欢这种温润美好的感觉,喜欢在一种虚幻的梦境中慢慢飘向你,不知不觉中,发现心被一个名字填满……

霂白站在海边,对着翻涌的海浪,大声喊着:小凡,小凡……

【后记】

青庐中的乔雅和青岩,梵锦里的林凡与霂白,他们都是出发的人。从某一地出发,想去到远一点的地方,在这个不断变幻的世界里,记忆着某一段时光。

聂鲁达说:我们甚至遗失了暮色,今晚没人看见我们手拉手,当蓝色的夜在世上跌落……是的,岁月已然搁浅,我们遗失的又岂止是暮色,那些熟知的悲伤,遗落在谁的往事里?

一辈子那么长,可是一恍惚,就已是半生。

愿所有羞怯的人,都可以迈出勇敢的一步,去拥抱爱情,成全彼此,一双两好。

武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比较好癫痫怎么治疗方法陕西西安癫痫病医院哈尔滨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