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木马】惊变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14:59
大约过了能有二十天左右,我一铁姐妹来找我玩,闲谈中我把这件事说出来给她听,并拿出手机给她看,她说,哪有你这样的人,还做好事,用不上给我吧,正好我的手机待机时间太短。我说拿去,她就在那摆弄起手机,忽然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哎呀,我认识她,金辉的,我同学的妹妹!奥,原来是富人区的阔太太,怪不得不要了,来拿还费事,还得表示感谢,不如人家重新买一块呢!姐妹说,不是这么回事,她家里很困难的,她老公三年前被一个醉酒驾驶的大货车司机撞成了高位截瘫,她过得应该不是很好吧?我心里突然明白了,我的猜想应该是对的了。我说,你带走吧,给你同学让他捎给他妹妹。   本以为这件好事就算功德圆满了,在我将要淡忘之时的一天,中午时分,一位女子来我店里,浅浅的笑,却透出淡淡的愁,你好姐!呀,原来是她,好一个温婉的女子!你好,快坐!她放下手中的水果,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应该早点过来感谢,可最近家里出了点事,不好意思!哪里,真的不必!我们一来二去的寒暄着,居然没有生疏的感觉,谈了近一个小时,得知她叫清,今年三十八岁,有一个女儿,十一岁,老公确实高位截瘫,她在市政上班。走时互留了电话,我下意识的说有什么烦心事,給姐打电话,说出来或许心里会好些!好,那我走了,电话联系!此后,清偶尔会发来短信,也会偶尔来店里坐坐,就这样,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但我们从来没提起那个男人。   清的家世很好,父母都在事业单位退休,家里两兄妹,很和谐的一家,当年,清的追求者那是一个排,两个连,可清偏偏相中了在私企上班的文,且文的家是农村的,父母以种地为生,家境自是贫寒,父母那是极力反对,可清还是嫁给了文,虽然日子过得平淡,可文真的是个好丈夫,对清呵护有加,家务活抢着干,清怕冷,文冬天从不许清洗衣洗碗,对丈母娘更是言听计从,每逢到丈母娘家,厨房就是他的阵地,文的厨艺堪称一流,把老丈人彻底俘虏了!结婚三年后,清和文结束了租房的境地,在父母的帮助下,在金晖买了一套三居室,文也因业绩优异,晋升为部门经理,清感觉日子那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女儿燕子乖巧可人,丈夫知冷知热,加之自己工作又清闲自在,清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人!可世事难料,不幸降临了,2009年那个灰色的午后,像恶魔,夺走了清的幸福,丈夫因车祸高位截瘫,天瞬间塌了,丈夫几次寻死,都被清挽救回来,她怎舍?这个陪伴了她八年的爱人。八年来,有太多的感动,太多的美好,在文的怀抱,清感觉自己是个公主,女人最美的一面都被文读懂了,女儿常常吃醋,说爸爸偏心。可如今,叹如今,又能怎样?清的脸上从此没有了笑容,在丈夫面前,她尽量故作坚强,在女儿面前,她故作强大,这片天从此就得她撑起!日子一天天还得过。文变得越来越敏感,经常无端发脾气,清知道他心里的苦,从不计较,默默地忍受着一天又一天,曾经的温存,浪漫,那些花前月下,永远不负再来,清像一朵青莲,感觉自己就要凋谢!终一日,清因疲劳过度加心力憔悴,昏厥过去,住进医院,父母心疼落泪又如何,也不能埋怨女儿的选择,这都是命!婆婆把文接回了乡下老家照顾,妈妈把清接回娘家修养,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就这样散了,哎,纵使不舍,又能如何?   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清康复了,妈妈不让燕子回家了,留下来帮忙照顾,接送上学,可怜天下父母心,清的日子虽清闲了,可那些寂寞像虫,时时咬着清的心,每个周,清最少有两天都会回婆家看文,要把文杰回家,可文始终不肯,婆婆也说,算了吧,你还得上班,别再累坏了!在家里,什么都方便!清总感觉对不起婆婆,总是大包小包往家带东西,以表示对老人的感激之情!一日入夜,月出奇的圆,透过窗棂,洒在文的脸上,清就这样默默的躺在文身边,摸着他的胡须,他的耳朵,他的鼻梁,一份骚动在身体内游走,曾经的缠绵在脑里挥之不去,泪湿了枕畔,文幽幽地说,离婚吧,两年了,我过够了这样的日子,我不能误你一生!清吻住了文的唇,泪湿了文的脸。文抱着清,心碎了,那种欲罢不能的苦楚日夜侵蚀着他的心,男人的尊严,荡然无存!就这样,一个个漫长的夜在无奈中流淌,日子,在浑浑噩噩中一天又一天!   一日,清打来电话,姐,出来一下吧,我在茶麻古道等你。茶麻古道是个茶馆,就在我家附近,我隐约感觉清肯定出什么事了,声音里满是疲惫,结束工作后即刻过去了。清的眼睛肿肿的,倦意写在脸上,看到我进来,扑在我怀里哽咽着。我抚摸着她的头,没说一句话。好了,够了,坐姐!清收回情绪,姐,我该怎么办?告诉我!真的是那个男人,他闯进了清的生活,扰了清的心,姐,我是个坏女人么?不是,不是你的错!”“我对不起文,我感觉自己很脏!”原来,文觉查了清的微妙,又一次提出了离婚!清不肯,文打了清一耳光。我能说什么?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孰是孰非,爱恨交错,不身临其境,怎知期间的苦!清的那个他是烟台人,事业有成,是一家合资企业的老总,叫强,今年四十八岁,老婆是教育部门的领导,女儿在美国读书,家庭自是幸福美满!他们是网友,清总爱看他的文章,强在空间人气极高,他的文章和他的职业大相庭径,文笔细腻,情思缜密,清感觉强是个儒雅之人,他的每一篇文章清都必读,感受着强的喜怒哀乐,在强的娓娓道来中和强在网上度过了五年的时光,但他们从来没私聊过,清是个有分寸,自重的女子,之所以关注强,完全是因为喜欢强的文章,清也很喜欢文字,在诗韵词律间总能找到自己的归属。自从文出事后,空间那个幸福安逸的小女人,没有了,清不自主的就把一些落寞变成文字宣泄出去,她写了一篇日志《道是红颜多薄命,我非红颜命亦薄》,引起了强的注意,一日午夜,清还在网上打发无聊,强发过一个电话号码,再无之言。清鬼使神差的打了过去,仿佛心有灵犀一般,仿佛早已约定一般,两个人居然聊到深夜两点,从此,清的生活不再无聊,等强的电话,成了清每天的期待。   那天,清在单位开会,一条信息发进来,明天周末,一起去看红叶?清的心突突跳了起来,怎么回答,去还是不去?清纠结着,心里又激动又忐忑,但是有一个声音忽然不知从哪飘来,不能去!清无措了!下班后,心神不宁的回自己家了,瘫倒在沙发上,   女儿打来电话,妈妈,明天回家吧,我想爸爸了!清居然说,奥,不行,下周吧,妈妈明天要出差!清居然撒谎了,她明明决定不赴约的,可为何撒谎了?那夜,强没打电话,清的心里空落落的,夜静的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强也没上网,清的心理很是失落,甚至还有一丝埋怨,为何强不再约自己,如果打个电话,清或许会突破防线。清也下了线,给文打去电话,照例是吃了么?睡了么?淸忽然感到很生疏,曾经两个人有说不完的话题,因了一句笑话,清能笑得岔了气,文谈天说地的,每每都能聊到深夜,可现在,他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挂了吧,明天不用回来了,挺远的,照顾好燕子!我没事!文挂断电话,清不知因何,眼泪掉了下来,又给文打了过去,我回去,给你包韭菜饺子,妈忙没时间,你好久没吃了!那好吧,多给燕子穿件衣服,我也想燕子了!妈也想你了!再次挂断电话,清的心理好受了许多,每次文都说是妈想自己,真的么?就这样,脑子乱哄哄的,清连衣服都没脱,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着了!梦里,又回到了和文谈恋爱的那段美好时光,那是个春花烂漫的季节,文背着个大包,带着清爱吃的零食,到西山踏春,清笑着,跑着,蝴蝶都跟不上她的脚步,那笑声无忧无虑,就连小虫都停止了呼吸,静静的听着清的笑声,真的是好美!文体贴的送水,擦汗,宝贝,慢点跑,别摔着!就在那天,就在那时,清决定要嫁给这个男人。记不清有多久,文再也没叫自己宝贝,再也没有了曾经的温存!   第二天,清被电话惊醒,迷迷糊糊的拿起电话,喂,谁啊?准备好了么?我过去接你,还是你自己坐车过来?清瞬间睡意全无,蓦地坐起,语无伦次,我,你、、、、心好像要跳出来,不知所措!我过去接你吧,你们那我熟,你到车站等我,黑色越野车,车牌号尾数三个一!又是不容清回答,强就挂掉了电话!清很懊恼,这是个什么人,怎么这么狂妄自大,你说怎样就怎样,我成了什么?嘴里说着,就不去,让你白跑一趟!可手里却拿起电话,给文打过去,文,今天临时有点事,这周就不回去了,对不起。文的声音里充满了沮丧,没事,好好照顾自己,告诉燕子,爸爸想她!清又哭了,心情很复杂,是激动?还是愧疚?却不由自主走向衣柜,怎么感觉没有一件衣服称心,都后悔昨天没去商场买一件新衣服。挑来选去,清只好将就了一件,那是文出事前一个月给自己买的生日礼物,一件淡紫色小洋装,配一件青妮子齐膝短裙,清就这样在不安与矛盾中,打扮着自己。明知吃塘容易坏牙齿,可还是把糖送进嘴里!我到了,你在哪里?刚七点多一点,强就到了,从烟台到招远,最快也应一个半小时,也就是说,强放下电话就从烟台出发了,这个自大的男人,清嘴里嘟嘟着,却以飞快的速度登上一双长靴飞奔而去。   吃药治疗癫痫病行吗武汉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武汉癫痫病的发作西安市哪家癫痫医院治疗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