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荷塘】满天星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6:52:37
四十三岁的吴满星,大家都叫他满天星。他今天真是高兴,鸟枪换炮了,过去开着一辆八万多元钱的货车给人送货,车子开了十来年,进入了老年期,拉着货经常在路上出事,不是熄火就是爆胎。今天,他终于买来了一辆全驱东风牌EQ2220GD5D型载货越野汽车,花了三十二万元,现钞提货,没走车贷路线,银行卡上反正还有百数万,他不心痛这几个车钱。老话说得好,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不买辆好车就对不住他日益看好的货运业务。
   开着新车走在路上,满脸高兴劲的吴满星随手打开了唱片,歌手吕继宏唱的《咱老百姓》就飘了出来:“都说咱老百姓是那满天星,群星簇拥才有那月光明,都说咱老百姓是那黄土地,大地浑厚托起那个太阳红,都说咱老百姓是那原上草,芳草连天才有春意浓;都说咱老百姓是那无边的海,大浪淘沙托起巨轮行,天大的英雄也来自咱老百姓,树高千尺也要扎根泥土中……”
   听着这歌就是舒服,家道盼富裕,国运盼昌盛,谁不想家道富裕啊?谁不想国家昌盛啊?
   吴满星也算是赶上了好时代,正是南方涌春潮的日子,稚气的吴满星随着打工大潮来到了珠三角,在最初的三年时间里,他辗转在深圳和东莞两地十几个镇子,进过几十家工厂,换了几十种工作,到第一次回家过年时,兜里的钱除了买一张车票外,就所剩无几了。
   他不认为自己失败了,虽说是没赚着钱,但是闯荡了社会长了见识,接触到了社会上各色人物,最重要的是,他在第三年里还学到了一项谋生本领,学会了开车,而且学的是开货车。
   吴满星的老家属于沙河镇,那时候,大约有两三千沙河镇人闯到了东莞市做化工生意。最先来到这里的沙河人大多是沙河最穷读书最少的,他们在老家已经过不下去了,耕种一亩三分地只能糊住嘴巴,永远无法致富,永远无法改变命运。就抱着闯一闯、鱼死网破的决心,他哈尔滨哪里有靠谱的癫痫医院?们带着家人带着锅盆瓢碗来到了这个满地黄金的地方,等着天上的馅饼掉到自己嘴巴里。
   最先带动沙河人去东莞做化工生意的是几个复转军人,他们那里有一句流行话叫做“复转军人不怕牛斗”。第一年,他们每人赚了几万元钱,过年的时候回到老家一显摆就传开了,开春再去东莞的时候,就有沙河人跟着去了,他们一般在亲戚家在熟人朋友家借了凑了十来万元钱就动身去挖金矿了。
   连初中化学都没学过或者即使学过也没学好的人,叫他们做化工生意岂不是天方夜谭?可这里还真发生了天方夜谭的故事!这群半文盲稍微了解一些常识后就开始工作了,一头找化工货源,一头找受货工厂,东莞遍地都是工厂,绝大多数工厂都会用到化工产品的,即使是家具厂,也会用到化工产品,比如粘合剂。沙河人从化工厂找来货源,然后给产品掺水,一桶变成两桶,或者变成三桶四桶也是常事,再送去那些需要的厂家。
   做化工生意需要运输,吴满星就是看中了这点才学会开货车的,他回到家里就向父亲说了自己的打算,叫父亲给他借了三万元钱买个拉货的三轮车。
   父亲疑惑地问:“你能确定在那里能赚到钱吗?”
   吴满星信心满满地说:“一定能,我们沙河镇已经有很多人在那里做生意了,他们需要运输,我去提供运输,只要有运输就能赚钱!”
   “他们不知道自己能运输呀,把钱给你赚呀?”
   “老爸这你就不知道啦,用一个新词这叫集约化经营,他们自己买车运输划不来的,没多少效益的!”
   “这借钱是要付利息的,你知道吗?”父亲松了一点口。
   “这我知道呀,不过是一分或者一分五的月息,我到下一次回家过年保证本利一起还给你!”
   “那好吧,你自己去借吧!”
   “老爸呀,我自己怎么借得到,你看,我嘴巴上还没长出胡子,我身上还有奶花香,别人怎么会相信我?”
   父亲看了儿子一眼就出去了,他在外面呆了三天才回家,果然借回了三万元钱,他拿着沉甸甸的三万元钱交给儿子叮嘱道:“满星哪,你爸爸的命就交给你啦!我这辈子还没见过三万元钱,更没拿过三万元钱,你要是亏了,我就只能去死了!”
   那是一大包钱,百元钞,五十元钞,十元的,几角的都有,吴满星接过这包钱掂了掂说:“老爸,你借了多少户人家啊?”
   “十五户啊,有两户是孤老人家,他们各两千元,积攒了一辈子,是用来养老的!”
   吴满星用手拍了拍爸爸的胸口说:“老爸你放心,你儿子不是孬种,我说到做到,我要让你好好安享晚年,过几年我盖幢别墅让你老人家住住!”
   吴满星带着钱走了,他还真是顺风顺水,第一年就还清了债务还余了三万元钱,第二年一过就换了一台四吨载重货车。再后来,结婚生子,生了一儿一女,龙凤呈祥。别墅虽说是没盖成,新屋倒是盖了一幢,也花了五六十万元。今天又把越野货车买回来了,他能不高兴么?
   吴满星有二三十个固定货主,他们遍布于黄江、樟木头、常平、黄牛埔、大朗等地,一听说他买来了新货车,就有人开始要搞他的路子闹他的场伙了。
   刺婆打来了电话说:“满天星伢子,你好神气啊,开上越野大货车啦,是不是要开到市里去转三圈呀?”
   “你发神经啊,让交警捉到了,还不把我送到疯人院去?”
   “是不是要我约几个人来给你热闹热闹?”
   “那是当然,不热闹一下怎么对得住我这大型越野,怎么对得住我这智多星大脑,怎么对得住我吴家屋里的财神爷?”
   “约多少人,一桌,两桌还是三桌?什么标准,是大排档还是星级饭店?是吃烤牛排还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你就看着办吧,看你的人缘!”
   那天晚饭,吴满星他们既没去大排档,也没去星级酒店,而是去了一个中档酒店,那里的特点是吃了饭还可以去K歌。刺婆约来的不是一桌人,也不是三桌人,而是两桌人。
   两张桌子摆在一个大包厢里,一十八个男子再加上吴满星的老婆李珏和刺婆的老婆于兔。
   说笑完了,吴满星问大家怎么个吃法?
   刺婆说:“问什么问,老样子,农民吃法,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一脚盆红烧肉,一脸盆红烧鱼,四碟蔬菜,一个人一瓶五粮液!”
   段干木说:“我们就是农民,而且是沙河镇的农民,我们要把沙河镇农民的吃法带到这里来,叫他们粤菜让路,叫他们粤菜见鬼去吧,让我们湖南的红烧肉红透天吧!”
   大家都赞成,于是,菜谱就这样敲定了。
   这家酒店叫融汇湘天,原本是沙河镇人在这里开的,要做出他们想要吃的菜,还不是拿手的好戏。
   于兔说:“一群农民,狗到天边也改不了吃屎的习惯,你们赚再多的钱,也就只知道吃肥肉吃红烧肉啊!”
   张家林做了个鬼脸说:“就吃肥肉,就吃红烧肉,气死你!”
   于兔又要拿坤包去砸他,张家林笑着躲开了。
   赚钱最多的段干木笑着说:“我给吴满星测个字,你们愿意听吗?”
   大家一听段干木说要给吴满星测字,就都停止了口里的话头。
   陈奕说:“你要测他的那个字啊?”
   大家最后统一为测那个“星”字。
   段干木说:“好,我就来测测,你们仔细听好了!‘星’者,万物之精,上为列星。天穹间可以发光或者反射光的物体,可以表天文、戥秤的标志点、夜晚、等级、星相术、小份物质和姓,还可以表星宿,拆看来看呢,一个‘日’,一个‘生’,最古老的‘星’字,上面有三个‘日’字,它是个象形字,‘日’形‘生’声,这就是说,‘星’由‘日’‘生’。”
   兰豆说:“段干木呀,你在这里咬文嚼字有意思吗?”
   段干木说:“我已经测了字啊,一‘日’一‘生’,‘星’由‘日’‘生’。”
   “那是好还是不好呢?”
   “怎么不好呢,你看他的名字啊,‘吴满星’,一个‘吴’字,一‘口’一‘天’,合起来解释,那就是满天星。‘口’呢,有‘人’的意思,进而解释为他一人想要满天的星星,换个说法,他就是想要把天下的钱都装进自己的荷包里!”
   段干木的一番话就把大家都给逗笑了。
   满天星红着脸说:“段干木你就是书读多了,我哪里会有那大的野心啊,别说把天下的钱都装进自己的荷包里,哪怕是把你家里一半的钱撞进我的荷包里,我也心满意足了啊!”
   陈奕说:“我看满天星不是那样的人!”
   兰豆说:“就是,就是,段干木太夸张了!”
   山图说:“这个世道呀,真的不好说,你要说读书好,我们这里的人段干木就读了很多书,他却是赚钱最少的人。我呢,读书最少,赚钱应该算是最多的人吧!做我们这项生意的人,不要多少知识,只要有狠心,只要下得去手,只要有黑心肠就够了!读书的人因为读了书懂得道理,他下不去手,也黑不了心肠!想当年,我们最早来这里做生意的时候,装个半桶滚给对方厂里的仓管员,只要你给了他回扣,他眼睛一闭就认数了。后来,我们胆子大起来,把他们的仓管员弄到外面去花天酒地,找个小姐去陪他,就是滚个空桶去,他也给我们计数,银子就是这样哗哗地流进了我们的荷包!吴满星呢,他做不了这样的生意,只能在我们的下巴底下接点饭吃,哈哈!”
   满天星连连点头湖北治癫痫正规的医院称是,“山哥说得对,我是个没本事的人。我呢,只有一条,就是闷着头做事,老老实实做事,你们谁叫我寅时送货,我绝不会拖到卯时去送;你们叫我送三桶,我绝不会送两桶;你们叫我搬上搬下,我扛到肩上就跑。大钱你们赚,小钱我来赚,就靠着你们这些雇主,我不也活得滋滋润润吗?小车一台,货车两台;婆娘一个,儿女一双!”
   满天星老婆李珏听男人说这样一席话,眼里噙着泪水,她心里明白,别看老公现在也人模狗样的,他其实活得也够艰辛的了。
   张家林说:“山哥的话有点不斗胡琴,既然你说读书无用,那你为什么要把孙子都送进贵族学校去读书?你骨子里还是说要读书啊,段干木你说说是不是?”
   山图说:“我且说,你且听。沙河镇的化工大军如同潮水样滚滚而来,现在我们沙河镇人不要说有癫痫病治疗哪个医院最好一万人在东莞做这样的生意,起码也有六七千人了吧?和尚多了,炉锅里的粥还是那些粥,过去分给三武汉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个和尚吃,现在分给八个和尚吃,份额就减少了。我的意思是说,靠坑蒙拐骗终究不是发财的办法,现在的世界要想发财,要想让财生财,就得有知识,段干木你说说,是不是这个理?”
   段干木说:“现在,我们沙河有一批新人他们干的是开票的生意,熊家有两兄弟,他们都只有二十来岁,初中没毕业就来到了东莞,做化工生意没做开,这几年找到了一条黑洞,就是专门为企业开票,让企业逃税,他们拿点子钱,现在别人不叫他们兄弟名字了,而是叫他们大千万小千万,有人说,他们一年就要赚一千多万!”
   “你不知道他们这是犯法呀,你没看见现在满世界捉人呀!我也知道我们沙河人很多在干开票的勾当,我也去做了几单生意,我害怕呀,我怕坐黑牢呀,人心似铁官法如炉,所以我后来不做了,我把自己的欲望控制起来,不能让这匹野马四处狂奔啊!”
   “山哥你这是五十步笑百步啊,你们当初做化工生意就不是犯法呀?就不是黑心肠呀?”
   “我们做那些事情的时候已经有二十几年了,超过了法律追诉期。我是说的现在,现在我觉醒了,开票的事情,即使一天赚一百万我也不去做!我现在想的事情就是把我孙子送到哈佛去念书,让他将来挺进硅谷去赚钱!”
   包厢里的人全笑起来,都在笑山图不知天高地厚,笑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说话间,菜上来了,满天星开始开酒瓶,山图说:“我看今天要改改规矩,别一人喝一瓶了,改做二人喝一瓶,谁带的老婆就夫妻共喝一瓶,老婆不能喝的老公代替!”
   张家林站起来说:“今天喝酒还要立个规矩,不管谁敬谁的酒,都是自己喝自己的那一份,这叫控制总量、灵活敬酒!”
   满天星和刺婆暗暗着急,只有他们二人带了老婆,这意味着他们两个男人注定要多喝酒了。
   两脚盆红烧肉、两脸盆红烧鱼都端上了桌,室内热气腾腾的,两台空调把冷气吹进屋子里,两股气流在桌子上空碰撞混合着,再钻进每个人的鼻子,大家嗅着扑鼻的香气,脸上洋溢着开心的微笑。
   满天星站起来说:“感谢大家的抬爱,我买了一辆越野大货车,这对于你们不算一回事,对我来说就是件大事!我今后要为你们多拉快跑准时送货,我也希望今后大家都能赚到更多的钱!”
   接着他端起酒杯站了起来说:“我一口喝了,第一杯酒大家都一口清!”
   刺婆拦住他说:“你第一次要连喝三杯,我们随意!”
   虎哥说:“还是别这样,满天星说得很诚恳,我们这些人之所以作他的老主顾,就因他踏实厚道信誉很好,我们还是一起喝了这杯酒吧!”
   大家一饮而尽。
   这时阳线婆说:“大家注意啦,今天应该是我们来敬主角满天星啊!”
   大家恍然大悟,举起酒杯就要敬满天星,阳线婆说:“我们一个个来,要立个规矩,每敬一杯酒,敬酒的人要说一段顺口溜,虎哥,从你开始如何?”
   虎哥站了起来,端着酒杯走到吴满星身边说:“老弟,敬你一杯酒,酒乃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财为良心蛀虫,气是惹祸根苗!”

共 622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