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冰心】以恐惧为题敬畏(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46:50

前引

有一种梦在我的身上不断地重复。童年时最多,青年时就偶然才会有,三十岁以后就再也没有梦过这种梦了,居然很怀念。

这是一种什么梦呢?

梦中的我无助地躺在任何地方,一种巨大的空洞和枯燥向我滚过来,笼罩在四周,压在我身上,我在焦虑中喘不过气来,身体僵硬,想动也动不了,浑身所有的液体仿佛都被吸干。现在想起来,那时的我就像一个被膨化了物品,又干,又空。

醒来时浑身是水,手脚像是被捆绑着,心里空荡荡,干枯枯,就像是一个焦渴的人形空壳。许久,元气才回到我的身上,我才能动动四肢,摇摇脑袋,然后回想刚才的梦境,却怎么也想不出是什么形状的物品压着我,那种又空又干又松又散的感觉,很难形容,好像一切都被膨化了,巨大的膨化,无边的空洞,无法形容的枯燥从四面袭来,一种强大的力量将我所有的生命特征抽干。在无望的惊恐中我拼死挣扎醒过来。许久,人气才又慢慢重新注回到我的身体,让我又一次地复活。

直到今天的此时此刻,我似乎觉悟到了一些,这是一种生与死的争夺,是我一直都在与死神搏斗,这是我在阴阳之间的一种本能抵抗。幼小的我,虚弱无助,死神时时光临,狠命地想拽我走。然而,命运将我一次次从死神手里夺回来,直到三十岁以后,我强壮了,生命体征的火焰高了,死神也怕我了,就离我远去。

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丁。幼年的我还不是一个丁,也不是天上的一颗星,直到完成了成丁礼后,我才完成了所有人的特征,成了丁和星。我的成丁礼是十四岁,那年我真正成了一个人,一个健全的人。

但我依然恐惧,直到现在。

因为我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这神明或许就是死神,它在盯着每一个人,在适当的时候就会出手,毫不留情。

从小我喜欢天文学,是一次偶然。

父亲有一个书箱,是一个七十公分长,五十公分宽,六十公分高的零件箱,是用毛边木板钉的,缝隙很小,也结实,里面装了父亲的书,什么都有;外国小说,科学杂志,技术资料,还有一本烹饪的书,一本足球踢法图解。基本都是外国翻译过来的书,那时的中国自己没几本书。

那些书名我还记得一些,有苏联的《我看到了什么》,《罗蒙诺索夫》,《轮船的秘密》,《奇妙的数学》,《奇妙的物理学》,《奇妙的几何学》,《可怖的大气现象》,还有苏联专家帮助中国创办的杂志《知识就是力量》,说创办,其实就是翻译本,里面全是苏联人编辑的科学故事,至今我还记得很多,如《第二颗心脏》,《块规的故事》,《冰冻一万年》……我最爱看科学小故事栏目《点点滴滴》,那里讲聪明的狐狸,暴雨前的蓝色闪电,泥石流和火山爆发的故事;土耳其人洗澡是在蒸房里蒸,然后再到雪地里打滚,然后再蒸再打滚,反复多次。

真是开了我幼年的眼。

父亲大概半年整理一次书箱,每次我都搬个小凳子坐在旁边,随手拿起一本书看看、翻翻,父亲用警惕的眼神不时扫我一眼,反复告诫我不许把书弄坏。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书是贵重的,要小心翼翼地读。现在我书柜里的许多书都像是新的,尽管我读了过了,还不止一遍。

文革开始了,报纸上,喇叭里,街上大字报,里面都是反封资修的口号和内容,红卫兵还到处查抄反动黄色书籍,照片,然后一把火烧了,还要把那个拥有这些物品的人带个纸糊的高帽子游街示众,胸前还要挂个牌子,写上这个人的罪行和名字,不仅是羞辱,就是在残害,至今我还心有余悸。

有一天晚上,父亲又把书箱从床底下拖出来,把那些书一本本地清理,还把家里的照片也拿出来一张一张地看,最后留出了一些书和照片,其它的又放回原处。父亲把这些留出来的书和照片都拿到厨房的炉台上,然后把书一页一页撕下来扔进炉火中,父亲让我踩了一个小板凳也站在炉边帮忙。我看到父亲把那些照片一张一张反复观看,还让我看看,这是一些父亲小时候和爷爷奶奶的照片,还有大伯和姑姑们,还有一些父亲的亲戚和同学的合影,然后父亲也依依不舍地扔进了火里。我问父亲,为什么烧这些东西啊?父亲说,这些照片的颜色都是黄色的,怕红卫兵把这些也当成黄色照片,那就给全家带来麻烦了。那些书,有些是翻译苏联的,现在苏联变修了,这些书就成了修正主义的罪证,还是赶紧烧了。我听着很紧张,生怕现在红卫兵就闯进来,心里咚咚地跳,不敢高声说话,仿佛是在干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撕一页,我的心就痛一下,这种痛一直痛到今天。这些书是我亲密无间最好的朋友,那晚的泪水就在我悲痛的眼眶里深埋。

烧完了,父亲告诉我,出去不许说家里烧书和照片的事情,家里的事都不要给外人说。父亲还讲了一件事,就是前几天机关的造反派抄了局长的家,搜出一本四八年写的日记,上面有一段话说:国民党快完了,等全国解放了以后就回家乡,过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造反派认为:这段话就是半截子革命的逃兵思想,没有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继续革命的崇高理想,是混进革命队伍里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然后戴高帽挂牌游街批斗,关起来审查。

从此,我不再写日记。

但那时烧书的灰烬与我的泪水一起化成的黑泥沼,一定浸入到我的神经,我的内心从那一刻就失去了常态,伴随我的魂儿整天在半醒半睡的状态下游走出窍。我的杂乱思绪最早是在空中游荡,因为我读过《罗蒙诺索夫》,还知道哥白尼、伽利略,所以我的魂魄就在一直升到太空,在里面漂浮。那里极寒,但我不觉得冷,因为有温暖的魂儿陪伴着我。不时我还能看到那些伟大的人物向我走来,他们从那晚被我烧掉的书的灰烬里显灵,亲切地望着我,抚摸着我的悲伤,让我流泪,让我哭泣。这些伟大的人来自不同的世纪,穿着不同的衣服,用我听得懂的语言和我说话,听我告解。

天上的星星我都懂,它们是行星,是恒星,是星河,是星外系;是超新星,是变星,是双子星,是红巨星,是中子星,是白矮星……是黑洞,是宇宙。

天上的星星都懂我,我是它们中的一个;我身上所有的一切,都是它们给我的;它们就在我的体内,而我是它们其中的一粒微尘,随风飘荡,无处安身。

最早的宇宙就是一粒微尘,在138.2亿年前的一个节点上,突然爆炸,形成了现在所有的时间和空间,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宇宙。虽然时间已经过去,空间也在转换,但一种记忆让我们一直知道那些消逝的时空曾经给予人间的温暖,那就是书籍。

我在宇宙空间茫茫地冷寂中,看到了无数书的魂灵,这些游荡在黑暗里的灰烬,默默无语,静静地悬浮在特别的位置,一动不动,紧闭着忧伤的眼睛,它们再也不想看到什么了,因为它们看过了太多的死亡火焰。从这死寂的灰烬里,我依稀也看到了那些曾经的记忆,曾经的热烈,曾经的爱。

我的魂儿轻轻地穿梭在这些灰烬中,透过太阳的光,我隐约看到这些灰烬的残片上有光忽闪忽闪透过,渐明渐亮,渐黑渐暗。这是它们的魂儿在诉说吗?是它们用新的语言密码讲述着宇宙过去的故事吗?或者在向我描述未来的宇宙。

抬头仰望星空,那许多星星,都在用新的记忆密码,一闪一闪地讲述过去、现在和未来,那些书的魂儿,一直会随宇宙风、太阳风飘向远方,与我们失散的魂儿拥抱——相依相恋,地久天长。

我就是一粒沙,来自地球的深处,来自地心炽热的熔岩。亿万年的深藏涌动,酝积了太多的热烈,在没有记忆的岁月里,我从大洋的底部涌出,照亮了深黑的海沟,映红了蔚蓝的浅海。汹涌浩荡的我和同伴,用炽热的心创造出自己未来的世界。

鱼来了,鸟也来了,爬行动物也来了,这是因为有了我们,有了所有的沙,才有了绿色,才有了生命,然后才有了土壤和大地,有了人。

知道海底火山未喷发前的景象吗?那里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光。人类的科技发达了,就有了深海探测器,就可以到达世界最深的海沟,看到最奇异的世界。那里有海底烟囱,不断地冒着有毒的烟雾,那里的水温是四百五十度,居然还有生命,居然还吸引一种虾来觅食。是深海的压力让这里水不能沸腾,但这种温度下还能有生命存在,匪夷所思。这里的水还有毒,还是无底线地黑,生存在这里的生物的视觉都退化了,但感觉更灵敏,耐力更强,生命是一种最伟大的奇迹,在极端的情况下还能存在,这已经大大超出了人类目前已掌握的知识储备。

这些都在我那天烧掉的书里记载着一部分,是用优美抒情的文字一行行书写出来的。每一个笔划都闪动着明丽的大眼睛,她们温情脉脉地看着我,陪伴着我,进入到我的神经,躺下,睡在那里,像沉睡的白雪公主。直到我的潜意识需要时,她们会醒来,随着我的思绪流淌,在心灵的深处,绽放纯洁的爱。

那天我用伤心的手,将我心灵的伙伴一页一页地肢解焚烧,我看到它们在火苗里扭动的痛苦,听到它们在空中哭泣的灵觞。但我只能哀伤地将这些哭泣的魂儿深藏在自己身体的各部分,只要还有一息尚存,就会让它们睡在我的肌肤、血液、骨髓里,在温暖的日子里,我会呼喊它们醒来,看看太阳,赏赏月亮,再数数天上的星星……那里有我,也有它们,我们一起唱歌、欢笑,畅想着未来。

风起了,我被吹到遥远的天涯海角,落下。我呼吸到清洁的空气,尝到了清澈的泉水,看到了不一样的景物,那是异域的情调。或许是炽热中的红,或许是烈日下的黄,或许是清亮的蓝,或许是冰冷的白,或许有死寂的黑。

我躺在地上,静静地观望着所有的红、黄、蓝、白、黑,这里有东方的哲学吗?比如五色土,是中国的风水之一,南方为火其土为红色,北方为水其土为黑色,东方为木其土为青色,西方为金其土为白色,中央土为黄色。皇帝在中央,大地上所有的颜色都属于皇家。

一起祭奠五色土吧,祈祷年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还有四方土,西方有猛虎兮,白如雪;东方有蛟龙兮,青如翠;南方有仙雀兮,红如火;北方有神龟兮,黑如炭。

风水是玄术,是传统;风水也叫做堪舆,是文化……唱首歌儿吧——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阳木克火,阳火克土,阳土克金,阳金克活水,阳水克木;木生火:木干暖生火;火生土:火焚木生土;土生金:土藏矿生金;金生水:金销熔生水;水生木:水润泽生木。

老子曰: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老君曰: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

我是一粒沙,是所有土的源头,无论哪种颜色。

但我知道所有的土都会轮回。地球是一个生命体,炽热的岩浆从这里喷发,创造一切后就会落寞地冷却;失去温暖的土地就会从别处再次收回到地心,聚集热的能量后,再次喷发,再次创造一切。周而复始,永无止境……

据说,宇宙天体的质量只有百分之五我们能看到,许多非常神秘的物质我们看不到的,这些物质被科学界称为暗物质,具有非常大的能量,它们主宰着必然存在的宇宙,但是我们目前还意识不到它的意义。

这是永久的无意识,还是短暂的无意识呢?时间的书会告诉我们。

四十多年前,我对飞碟非常迷恋,主要原因还是对外星人痴迷,因为我想见到这些星外来客,甚至想被它们绑架到飞碟上,然后被带到外星上,即使被当成实验品。如果侥幸的话,我就可以长生不老,身体永远在最佳状态,无忧无虑,无痛无苦,没有眼泪,没有哭泣。侥幸的意义似乎是在冒险,但人类就喜欢冒险,人类目前所有的生存空间都是冒险得来的,包括神农尝百草,精卫填海。

因此,我喜欢思想的尝新。

我还没有识字就知道了大王花,那是父亲的书里面讲的故事,还配了一个插图,花在水面浮着,一个小孩坐在花中央。还有会吃昆虫的植物,叫猪笼草,它会散发出一种气味吸引昆虫飞过来,然后钻进甜蜜的陷阱,被花吃掉。

还有蜜蜂采蜜,同时也能给花授粉,自己快乐,也让别人快乐。甚至一些植物在动物吃它的枝叶时,会释放有毒气体,赶走素食者,保护自己的种群。植物也有听觉,它喜欢小夜曲之类的轻音乐,听到不喜欢的摇滚乐,它的枝叶会枯萎。我不知道这些植物们喜欢不喜欢听中国的古琴,嵇康的广陵散可能会让它们听得厌世,巫娜的天禅估计大多数的植物喜欢听,因为植物的一生也需要禅意,不然活着就是等死,太没情调。

其实许多植物的特性人们是不知道的,因为它们生长在自己特殊的环境里,自娱自乐。在人烟罕至的地方,它们最能骄傲地活着,用自身的独特成长,经营着一方神秘的乐土……有一天探险家们登上一处山坡,就会看到无边的花海,那是一种感动,是天兆,是神的指引。这种景象我见过,在高山草甸的无人处,微风习习,绿茵深深,那铺天的繁花如锦似缎,望不穿的是无际,思不断的是深情……

那就是生我养我的大地,我的父老乡亲,我的天地良心。

哈尔滨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羊癫疯都有哪些危害呢北京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效果好呢!黑龙江最有效的治疗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