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流年】寻找一只红色的狐狸(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58:29

我一个人在山坡上走,从松树林的间隙里穿过,从满坡的栗毛枝条间穿过,从一簇簇野荆棘里穿过,那些石头、树木、荒草、荆棘、土地,都弥漫着来自我身体里的某种气息。我的眼睛随着我的脚步,不停地眨巴,东瞅瞅西看看,我在寻找。我漫无目标,走得很慢,不是怕摔倒,也不是怕蛇咬,更不是怕狼啃。我在寻找一只红色的狐狸,我怕一不小心,它悄无声息地从我的身边溜走。

我在山坡上走,已经不是三天五天,究竟走了多少天,我也记不清楚,也没有想记清楚。日子对我来说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找到一只狐狸。一只红色的尖嘴、长尾巴的狐狸。

春天的一天,妈妈上坡拾柴回来对父亲说:我看到一只狐狸,一身红毛、尖嘴、长长的尾巴,个子很大,有十多斤,我以前没看到过这么大的狐狸。狐狸看到我,加快脚步走了几步,走到一个下坡时,它站着了,回过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慢腾腾地走下山坡。狐狸看我的那一眼,是那么的友善。那只狐狸很可爱。

我说:妈妈,山坡上狐狸多吗?

妈妈说:狐狸不是很多,比咱村子里的狗多。但要看到狐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狐狸是智慧的动物,它们会想办法避开人,不让人看到它们。有的白天藏在洞里不出来,有的在林子里四处溜达,还有的在河里抓鱼抓螃蟹。

那年我十二岁,我记住了妈妈的话,要看看狐狸。白天父亲哥哥都干农活,母亲带弟弟妹妹,没人管我,就我一人在家,觉得很孤独。我想起了狐狸,就决定寻找狐狸,看看它们的样子。我先到河里,我看到河里有很多鱼,有的在游,有的趴在水下不动,还有的在水里吹泡泡。我还看到一只河虾,在水里一伸一缩地游,游到一簇水草边,出来一只螃蟹,钳子一伸,那只河虾就被螃蟹夹着了。

我在河里转了很多天,除了鱼虾螃蟹,啥也没看到。还有,我看到几只鸟,白色的鸟,长腿,长脖子,我知道那是老等,后来才知道,老等就是苍鹭。老等站在河水里,不时把嘴伸到水中,在水中捞,捞了半天也没捞到一只小鱼。有时候嘴刚伸进水中,就捞出一条银光闪闪的小鱼,然后仰起脖子,把鱼吞进肚里。

我不想在河里转,那条小河,人来人往,有的抓鱼,有的洗衣服,还有的小孩洗澡,狐狸是不会来的。是的,我转了多少天,没看到狐狸的影子。妈妈,狐狸是不到河里的,河里人太多了,狐狸不敢来。

我从河里走向山坡,山坡上人烟稀少,只有树,只有栗毛丛,只有荆棘。它们站在那里,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绿莹莹的光。那绿,鲜艳夺目。叶子在风的吹拂下,发出美妙的声响。我在山坡上走,就像走在音乐的世界里。山野里很美,我不想呆在家里,听自己呼吸的声音。很多时候,我想听老鼠“吱吱”的叫声,我想听鸡的“咯咯”声,我想听狗的“汪汪”声,可它们在我想听的时候,却没了声音,仿佛村庄是静止的。

多少天了,除了斑鸠、山麻雀、野百灵、鹌鹑那些鸟,我什么也没看到。不要说狐狸,就是一只黄鼠狼、刺猬也没看到。我原来总是看到它们在山坡上跑来跑去,黄鼠狼跑得快,一晃眼就看不见了。但是刺猬,总是不紧不慢地在山坡上爬,我看见它们时,就成了一个大刺球,好几次,我把刺猬当球踢,踢得刺猬咕咕噜噜地翻着滚。

我还看到一条蛇,一条土灰色的蛇,三角头,这是一种叫“土布袋”的蛇,毒性很大,被蛇咬着,就是治好,也会落下残疾。我们村子里的闻新,就是被这种蛇咬了一下,手指头就弯曲了。我看到“土布袋“时,它正在吞吃一只田鼠。它咬着田鼠的后腿,慢慢地吞咽,田鼠惊恐地弹着前边的两条腿,“吱吱”地叫着。

“土布袋”半截身子藏在土洞里,头一伸一伸,每伸一下头,那只田鼠就被吞进一点点。我足足看了几分钟,一直看到蛇把田鼠吞进肚子里。我看到蛇的脖子变得很粗,原来细细的脖子,突然鼓起了一个疙瘩,里面的田鼠似乎还在动。蛇吞吃了田鼠,看了我一眼,头一缩,就进了土洞。

但是,我还是没看到狐狸。

少年时代的我,性格是那么的执拗,认准的事,一定要做到。就像我现在,越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我越是竭力想实现。看不到狐狸,就越发想看看狐狸的样子。我的少年时代的每个暑假,都是在山坡上度过的。不为别的,就为寻找一只狐狸。

我在山坡上走啊走,那些沟沟坎坎,那些坡坡岭岭,那些枝枝条条,都被我踩在脚下。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想坐下休息就坐下休息。没有时间限制,没有人管我,我是独立的,我是自由的。那些山坡,那些树,那些荆棘,都为我让开一条路,让我漫山遍野地游荡。

可是,我没有看到狐狸。看到妈妈说的可爱的狐狸。很多时候,我在夜晚,都会梦到狐狸,梦到一只可爱的狐狸,出现在我的面前,慈眉善目地对着我笑。可是,狐狸只出现在我的梦中。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真实的狐狸。我一直怀疑,梦中的狐狸与现实中的狐狸,是不是一模一样?是不是真的可爱,真的那么讨人喜欢?

妈妈,狐狸真的很可爱吗?我在山坡上看不到,就想着让父亲抓一只。要是能养一只可爱的狐狸,天天看着狐狸,带着它下河抓鱼,上山抓野兔,逗它玩,那该多好啊!

有一天,我对父亲说:爹,我想养一只狐狸,你帮我抓只狐狸吧!

父亲说:狐狸不好抓,那小东西可精着呢!再说,你见过咱村子里有谁养过狐狸,你能养活吗?

我说:我就是想养一只狐狸,狐狸多可爱呀!

父亲说:那就试试吧,能不能抓到狐狸,就看运气好不好了。

父亲带着我,来到山坡上,在田埂上找,在树林里找,在老树的洞里找,在山坡的石洞里找。父亲终于找到一个土洞,土洞在一个干涸多年的堰塘坝上,堰塘的坝已经决堤,中间冲了个大豁口,那个土洞就在坝的一边,靠着一个土坡。父亲找到两个洞口,一个洞口用一张破旧的渔网罩着,狐狸只要从后洞逃跑,就会钻到渔网里。另一个洞口用柴禾堵着,然后点燃柴禾,用火熏狐狸。我知道,这叫熏“皮狐子。”父亲也是这么说的。

柴禾一点,我看到三处冒烟,父亲说:你在这里扇扇火,我去把那个洞口堵着。我脱下汗衫,“呼呼呼”地用力扇,刚扇几下,就听见父亲说:皮狐子跑了。

我抬起头看,那有什么皮狐子,连个皮狐子的影子也没看见。

我问:在哪里?我看不见啊!

父亲说:跑了,跳下塘坝就跑了。

我看那塘坝,下面是一条小河,河对面是一座山坡,山坡上长满了树和灌木。不要说是一只狐狸,就是人跳下去钻进树林,晃眼就没了踪影。我很失望,没有抓到狐狸,那怕是看一眼也行。可是,我连那一眼也没看到。

我一定要看看狐狸。我对自己说。

记不清是那一天,妈妈突然问我:你整天在山坡上瞎转悠啥?家里那么大,咋就盛不下你。你在上学,没事看看书,多学点知识,将来吃商品粮,过城里人的生活。你难道一辈子就想在山沟里扒坷垃吗?

我对妈妈说:家里闷死人了,我想到山坡上看狐狸。

妈妈说:狐狸有啥好看的,像一条小狗,你没见过狗吗?

狐狸像不像小狗我管不住,我只想看看像小狗的狐狸。妈妈的话,我当做了耳旁风,妈妈你在家里带弟弟妹妹,我上山坡找我的狐狸。吃不吃商品粮,当不当城里人,对我没有太多的吸引力。我就喜欢上了山坡,我就想在山坡里瞎转悠。

妈妈,我一直没看到狐狸。狐狸总是躲着我,不让我看到它们。你说狐狸比狗多,我在山坡上走了多少日子,怎么一只狐狸也没有?我走得很累很累,太阳把我晒得像个黑泥鳅,身上蜕了几层皮,可我就想看狐狸一眼,就看一眼啊!

我转啊转,我转啊转,日子在我的转悠中,悄然逝去。转眼,暑假就结束了,我要去乡里上学。对于上学,我是一百个不愿意,可我当不了自己的家,做不了自己的主。我如果不上学,母亲就会用一根栗毛条子抽我。我看到忽忽闪闪的栗毛条子,心里就恐惧,我只能乖乖地上学。

看到狐狸,是在新学期开学前的一个雨过天晴的日子。当我再次走上山坡时,我觉得,山坡上的一切是那么的新鲜。山依旧新绿,树依旧青翠,荆棘依旧茂盛,鸟依旧鸣叫,走在山坡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一身的轻松。

我重复着过去的日子,在山坡上送走昨天,迎来明天,周而复始。不同的是,我学会了等待,我不再像过去那样,在山坡上走啊走,盲目、散漫、慵懒、孤寂地游荡。我会选择一个树荫,居高临下,一览无余,坐在那里观察。我不时地变换着地点,在狐狸最容易出现的地方,等待着狐狸的出现。

那一天我在黄风崖,坐在一棵孤零零的油松下,下面是一道沟,沟里是庄稼地,一块一块又一块,像台阶。地里种的是花生,也有红薯,还有一些黄花菜,种在地埂上,开着鲜艳的黄花。两边的山坡上,长着稀稀疏疏的栗毛丛。从上看,沟沟坡坡,尽收眼底。

我可能坐的时间长了,有点瞌睡,迷迷瞪瞪,半睡半醒。就在我迷瞪着眼时,我听到“嗷”的一声,从沟底传出来,越过栗毛丛,随着空气,钻进我的耳膜。我抬起头,睁开眼,向沟底望了一眼,我看到了一只红色的影子,模样像一条小狗,一身的红毛,拖着长长的尾巴。它多么像妈妈说的狐狸,是的,就是妈妈说的狐狸。

我很兴奋,心里一阵阵的悸动。可是距离有点远,我看不清楚。我猫着腰,悄悄地绕过去,走到大约离狐狸四五十米,我停下来,躲在一簇栗毛丛中,我梦中的狐狸,清晰地出现在我的眼前。它的毛多么的红,它的嘴多么地尖,它的尾巴多么地长,胖乎乎的狐狸,在我的眼中,是多么的美啊!

此刻,那只狐狸正在一块花生地里,与一只刺猬斗架。我看见了,是一只刺猬,缩成一个球。狐狸围着刺猬,无从下口,急得来回转圈。

我看见狐狸用嘴拱了一下刺猬,刺猬翻了个滚,还是个刺球。可能是刺球扎着了狐狸的嘴,狐狸把嘴在地上蹭了几下,然后用前爪去推刺猬,刺猬又翻了两个滚,依然是个刺球。狐狸不甘心,就继续用爪子推刺猬,从上往下推,把刺猬推得咕咕噜噜往下滚。前边是个蓄水塘,看样子,狐狸是想把刺猬往水塘里推。我看得有点惊心,如果狐狸把刺猬推到水塘里,刺猬不就被淹死了吗?

刺猬是个可爱的小动物,很多次,我遇见刺猬,跟刺猬玩,把刺猬当球踢。它傻乎乎的,就那么被我踢得在山坡上翻滚。我不踢它时,它就慢慢地伸出头,看我一眼,又缩成一团,过一会再看看我,然后伸出头,用嘴在地上闻来闻去,样子很可爱。

离水塘越来越近,我不能看着狐狸谋杀刺猬,我轻轻地咳了一声,狐狸抬起头,惊觉地四下望望,它似乎没有看到我,又放心地用爪子推刺猬。水塘越来越近,我从栗毛丛中忽地站起来,可能是我用力过猛,栗毛的枝条发出哗啦的响声。狐狸看到了我,惊得身子一缩,扔下刺猬快速地向山坡上跑去。

我看着狐狸,直到它淹没在一片茂密的栗毛丛中。其实,如果不是为了刺猬,我多么想多看一眼狐狸。可是,我不能,我不能让狐狸把刺猬吃掉。

尽管有点失落,但我终于看到了狐狸。多少个日子,我在山坡上走,就是为了看到狐狸,看一眼那个可爱的动物。但是狐狸,它给我带来兴奋的同时,又给我带来了失落。那么美丽的狐狸,我却不能拥有它。我的心空空荡荡,像被什么掏空一样。

妈妈,我终于看到了狐狸,一只美丽的狐狸。可是,不能拥有一只狐狸,对于我,是多么大的憾事呀!

很多年以后,我看到了很多只狐狸,有红狐,有白狐,有银狐,还有灰狐。有的是在山野里,有的是在沙漠里,还有的是在动物园里。不管是在什么地方看到狐狸,我的心,就会莫名的悸动。我与狐狸,似乎有着某种宿命。

哈尔滨去哪些医院看癫痫更好?沈阳哪些癫痫医院医治更专业?宝服用托吡酯片会影响智力吗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