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墨海】小车不倒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50:55
正值中秋时节,北方的天气已经很凉爽,这使得在酷暑中赶了几个月路的民工们感觉到很是舒适。从现在起,他们就将在这种凉爽的日子里行路了。   这是一支足有千人的队伍,按每两人一辆小车,每辆小车平均载重五百斤计算,一次就可以将十多万斤粮食或弹药送到指定的地方。他们大都是从山东革命根据地出来的,跟随着解放大军一路转碾,离开家乡越来越远,但离胜利却越来越近。这只是支前民工中的极小的一个部份,一九四八年秋,除了数十万英雄的解放军战士外,还有500多万支前的民工,活跃在这块古老的大地上。经过多年艰苦卓绝的奋斗,中国人民终于走过了艰难的时刻,夺取全国的胜利,已经是不容置疑的事了。   在这支前大军中,有一支小队伍格外引人注目。二十多辆小车,全是新打制的,几乎是一个模样,更奇特的是,那车轱辘是铁制的,并且全都带着上好的胶皮,那些胶皮是用细铁丝捆绑在车轮上的。车轴也与别的车不同,带着极为罕见的滚珠子,虽然车轮和滚珠都是自己用简单的打铁工具制作着,滚珠的圆度也不标准,但也上了一个档次,与那些充气轮胎只有一步之遥了。和那些木头轱辘的小车相比,这种小车更结实,载重量更大,推着更轻巧。   再说推车的人,打头的是一个红脸膛的汉子,五十岁上下,典型的山东大汉,个头足有一米八以上。他穿着一件白粗布的褂子,一件黑色挽档长裤,那辆装着八大箱弹药的小车在他的手里显得那么驯服,碾过泥泞,碾过坎坷,一刻不停地朝前行进着。   他就是山东平川县杨家堡的党支部书记杨平原,一个土生土长的庄稼人。那些铁轱辘小车也是他的杰作,前些年打鬼子的时候,他带领村上的民兵伏击了伪军的一支便衣队,缴获了二十多辆单车,完好的,都上交区上了,有几辆被地雷炸坏了,只剩下了车轱辘,被甩在了后院里。解放战争开始后,支前的任务很重,时不时就有军粮等物资要送。那种木头轱辘的小车推着不灵便,声音也大,他就想到了那废弃了的单车轱辘。可那纤细的轱辘载重太轻了,铁匠出生的他琢磨了好久,终于用铁打制出了车轱辘,虽说没有那种可以充气的内胎,但也比木头轱辘好到哪儿去了。再把从炸坏的鬼子汽车轱辘上割下来的胶皮绑上,嘿,一种新奇的铁轱辘独轮小车就出现了。他试着用这种小车送了几次军粮,也用它给地里运过肥,都十分好用。这不,一支使用铁轱辘小车的支前小队就这样诞生了。   在前面拉车的是杨老汉的宝贝女儿杨秀娟,姑娘年方十九,她不光继承父亲的个头,也继承了母亲的美丽,一米七二的身高,让不少小伙儿都相形见拙。再加上那佼好的面容,白晰的皮肤,让一路上见到她的人都看傻了眼,天哪,这还是个人么?该不是月宫里的嫦娥下凡了吧?只要是他们车队停下车来做饭、休息,就有年轻人上前搭讪,见她去拾柴禾,早就有人帮着爬到树上,将那些干树枝给撅巴下来,还帮着把这些柴送到他们的野炊的灶前。姑娘不吭不亢,凡是帮助了她的人,都是一个笑脸,道一声:“谢谢大哥了!”   她的声音极好,清亮,高亢,把家乡的民歌唱得那叫个好听。特别是那首在路上听来的兰花花,她只听那个来自山西的大哥唱了两遍,就学会了,一唱就出了彩:“青线线那个蓝线线,蓝个英英的彩,生下一个兰花花,实实的爱死个人……”连人家的方言发音都模仿得惟妙惟肖,以致那些同行的人,都不相信他们是从山东过来的。   再看这支小队伍,作为主力推车的,都是清一色的棒小伙儿,帮着拉车的,有自家的媳妇,也有弟弟妹妹。当年杨家堡就是抗日的先进村庄,全村八百多人,就有一百多人参加了八路军,一直战斗在抗战前线,抗战胜利后,又投入到了解放全中国的战斗中。杨平原的大儿子就在解放军的一个新组建的炮兵团里任团长。   由于车辆好,队伍精干,这一路,他们承担的任务也是最重要的,不是替快断粮的部队突击运送给养,就是将一箱箱炮弹、子弹直接运到战斗前沿,好几次都解了部队的急。这不,插在领头的小车上的那面绣着“支前模范——奖给杨家堡支前小队”字样的旗帜,就是对他们的最大肯定。      二      杨秀娟从小就是个懂事的孩子,八岁那年,日本鬼子打进了她美丽的家乡,她亲眼目睹了鬼子烧杀淫掠的暴行。那一次,她在离扬家堡十多里的姥姥家玩儿,鬼子和汉奸包围了那个叫刘集的村庄,把老百姓全赶到村里的一个麦场上,要人们交出“杀人凶手”来。原来,就在前一天,鬼子的两个士兵在刘集附近失踪了,日本侵略者就认定了是刘集的人干的。见无人搭话,一个鬼子的军官凶神来煞地“哇啦”了一通,就叫汉奸翻译给大家听。翻译官脸上堆着笑说:“太军说了,只要大家交出凶手,就保证大家的平安,但是,如果不交的话——”翻译官的脸色马上变了,和鬼子一个腔调:“就统统死啦死啦的!”   扬秀娟虽然很小,但这句“死啦死啦的”却听懂了。她的心跳得“怦怦”的,紧紧地靠在姥姥的怀里。一个小伙子被拉了出来,没有问上三句话,就被鬼子一枪给打死了,一个年轻的媳妇被鬼子拖了出去,扛到麦场边上大石轱辘上就被剥去了衣服,当众进行了奸淫;村长是个德高望众的老人,也只骂了句畜牲,就见鬼子军官一挥手,几把刺刀同时刺入了他的胸膛……   人们躁动了起来,不知是谁喊了声:“乡亲们,我们给小日本拼了吧!”   就在这里,鬼子的机枪响了,姥姥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上,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她……   当她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时,天已经黑了,到处都是死去的乡亲的尸体,空气中充满了血腥的味道,满眼都是火光……鬼子将村给屠了,房子烧得一间都不剩,活下来的,只有杨秀娟这个来姥姥家玩的孩子……这情景在杨秀娟的心里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   第二年,一支八路军的队伍进了杨家堡,消灭了一队前来祸害乡亲们的鬼子和汉奸,在村里建立起各种抗日救亡组织。父亲杨平原成了党支部书记兼村长。就在那年,哥哥跟着八路军的队伍走了,而扬秀娟也加入了儿童团,站岗放哨查路条。她还学会了打枪,刚十五岁,就当上了村里的民兵,帮着大人们挖地道,做军装和军鞋。她还和大人们一起,参加了好几次战斗,把前来抢粮食的鬼子和汉奸打得落花流水。杨家堡的地道和别的村连在了一起,一直通到敌人的炮楼下,最终将那个方圆百里最大的炮楼炸上了天。打县城的那次战斗,她也参加了,她不光完成了送信联络的任务,还亲手干掉了好几个鬼子和伪军。战斗结束,她和父亲一起站在了领奖台上,戴上了大红花。   杨秀娟至今都还清楚地记得前年秋天的事情。一天,解放大军浩浩荡荡地开进了杨家堡,进了为期三天的短暂休整。解放战争已经进入到了战略反攻阶段,离别多年的哥哥回家了,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兵,怀里抱着一个刚两岁的孩子。开始,杨秀娟并不知道那就是自己的嫂子和侄儿,直到哥哥将她母子引到爹娘面前,说:“红芬,这就是咱爹娘!”直到那个叫红芬的女军人落落大方地叫了爹娘,直到那个孩子亲热地扑到奶奶的怀里,她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父亲高兴得合不扰嘴,母亲喜极而泣,侄儿从这个长辈怀里,抱到那个长辈怀里,一家人那高兴劲儿自不用提。   哥嫂要开赴前线,两岁的侄儿留在家里。这个小机灵鬼似乎早就知道父母的决定,不哭不闹,很快就和爷爷奶奶和两个姑姑熟悉起来。战争年代的孩子,天生就有着一种适应环境的能力。   当区里动员民工支援前线的时候,杨家堡组建起了支前小队。杨秀娟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她将家里的事交待给比她小一岁的妹妹,在母亲恋恋不舍地目光中,拿着一大包白面烙饼,背着那只汉阳造步枪,跟着父亲上路了。      三      他们被编入了区支前大队的第一小队,紧随解放大军向前推进的步伐,组成了一道比钢铁还要硬的运输线,运送着作战必须的粮食和弹药,一路向前,形成了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观。   在一般的情况下,支前的民工是将这些物资运送到部队后勤部门所在的地方,再由部队转运到前方去,但随着战事的推进,直接让他们送到前线的事也多了起来。特别是给一些担任阻击任务的队伍运送给养补充,就经常遇到。有一次,部队领导请他们给一支在山前阻击敌人的部队送弹药。那是他们第一次走山路,这让从千里大平原走出来的人们感到既新鲜又好奇。前方战事正紧,他们也没有空闲去欣赏风景。当枪炮声不绝于耳,刺鼻的硝烟将人紧紧缠住之时,他们终于来到了战场上。   抗日战争的时候,他们都参加过战斗,以地道为依托,打击过日本侵略者。杨家堡还因此成了抗日堡垒村,受到过抗日民主政府和部队首长的表彰。然而,眼前的战斗却比那个时候惨烈不知多少倍。阵地上的每一寸土地,都被炮火反复翻犁过。那子弹和弹片就像飞蝗似的,前一分钟还在是条鲜活的生命,后一分钟就阴阳两隔。   这是一支英勇善战的部队,面对数倍于自己的对手,他们毫不动摇,坚守着阵地,硬是以一个营的兵力,将敌人一个师死死钉在山前的那片开阔地里。子弹眼看就要打光了,支前小队及时赶到了这里。   见部队都忙着阻击敌人,他们将一箱箱的弹药直接送到了阵地上。战壕已经快被炮火削平了,只剩下浅浅的一条沟,在战斗间隙垒起的土坎让人们勉强能够隐藏在后面。战壕里躺着许多来不及撤走的伤员。只要还能动,就都在忙碌着。   “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叫苦!”杨秀娟第一次听到了这样的口号。不光不下火线,伤员们还帮着打仗的战友往弹夹里压子弹。被眼前的情景感动着,支前民兵也都投入了战斗。这些支前民工都是杨家堡民兵中的骨干,枪法都不错,这突然增加的有生力量,让对面的敌人大惑不解,冲锋一次又一次地被打退。   杨秀娟卧在一名重机枪手的身边,与他的助手紧挨着,那助手手里托着条长长的子弹链,以使得机枪打得更顺畅。突然,一颗炮弹在阵地前方炸开,那助手应声倒地,整个头顶都被掀去了。机枪也停了下来。杨秀娟被气流掀出了好远,她从浮土中一钻出来,就来到重机枪侧面,将那位牺牲了的战士挪到一旁,学着他的样子给机枪手当起了助手。重机枪吐出愤怒的火舌,把涌上前的敌人再一次压了下去。又是一声呼啸,机枪手叫了一声:“小心!”转身伏在她的身上。一阵猛烈的爆炸声响起,震得人的耳朵嗡嗡作响。当他们从浮土中钻出来,她才发现,那位救他的战士肩膀和额头都负伤了,流出了鲜红的血。她要给他包扎,被他拒绝了,敌人又发动冲锋了,除了打,没有时间干别的。   经过激烈的厮杀,阵地依然掌握在我们手里。直到大部队完成了合围,发起了进攻,将敌人一网打尽。为了表彰杨家堡支前小队及时给前线送来了弹药,并与部队一起作战,部队奖励给了他们几支新枪,杨秀娟的奖品是一支崭新的汤普森冲锋枪和二百发子弹。   那次惨烈的战斗,让整个支前小分队都受到了深刻的教育。经过这生死的考虑,再运送起物资来,就更加有力量了——比起在前方浴血奋战的战士来,这都算得了什么呢?      四      前方有隆隆的炮声传来,头顶不时有敌人的侦察机飞过,按照往常的经验,不一会儿,敌人的轰炸机就会飞来,将炸弹投到这支前大军的行列中。   四下响起了防空的军号声,按照防空指挥部的统一安排,支前大军拐下了公路,行走在崎岖的小道上。   在这里,就显出这独轮小车的优势了,不论道路多么狭窄,只要能放得下一个车轱辘,小车就能在这上面行走。而对于这些从大平原走来的人来说,进入山区也有好长时间了,已经逐步习惯了这样的路。   支前的车队都走进被绿树掩映的小路时,敌人的轰炸机也飞到了,那些钢铁的怪兽发出尖利的呼啸,将一枚枚炸弹投向了已经空空如也的公路,像是终于完成了任务似的,哼哼几声又匆匆飞去了。   走过一段小路后,车队又上了公路,平整的公路上,平添了好多弹坑,马上就有负责抢修的民工集结,清理着现场,把那些弹坑填平。对于这些,支前的民工都习以为常,小车就在那些弹坑边灵巧地绕着,继续前行。   终于到了目的地,那是建在离公路约有百米处的一个院落,里面有着几栋平房,被当成了临时的中转站。   杨家堡支前小队将从后方运过来的粮食交了,正要离去,打算找个过夜的地方,却被一位中年军人拦住了。   杨平原望着他,感觉到他应该是这里的负责人。果然,他自报了家门:“我是这里的主任,姓张。你们是杨家堡支前小队的?”   “是呀,敢问您有事么?”杨平原问道。   昆明主治癫痫医院郑州癫痫病的知名医院有哪些河南去哪能找到好的癫痫医院武汉看癫痫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