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墨香】又到金雀花开时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47:39
摘要:印度诗人泰戈尔说:“不是槌的打击,而是水的载歌载舞,使鹅卵石臻于完善。”或许,文化和历史对我们人生的完善原本就是一种慢的艺术,需要有水滴石穿的耐性。我坚信,只要我们心存期待,方法得当,拥有耐心与信心,在不久的将来,美丽的金雀花一定能够重新回到我们的城市和生活,或许在我们不经意间就能看到金雀花在花丛中向我们招手,用绚丽的色彩点缀临沂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美丽。 久居临沂城金雀山路附近,自然对金雀山多了一份关注,更对金雀花加深了一份印象。如今,已到早春三月,我们还能在金雀山北侧的公园里找寻到那盛开的金雀花,满树金英,瓣端稍尖,旁分两瓣,势如飞雀,不啻黄蝶飞舞,微风吹拂,摇摇欲坠,妩媚动人,适于盆栽,亦可入景,好不让人欢喜。   金雀山地处临沂城区沂河之西部,青龙河绕西部山脚而过,是古城临沂之门户,和银雀山成犄角之势拱卫着临沂城。华东革命烈士陵园地处金雀山之西部,园中矗立着毛泽东同志亲笔题写的革命烈士纪念塔,红嫂广场位于金雀山之西部和银雀山交汇处,金雀山公园位于金雀山之东部山脚下,都已经成为临沂人民休闲游乐之场所。   说起这金雀山,留给我印象最深的,也是我对临沂城的初印象,便是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金雀山路南侧,沂州路上的那个永昌门了。前几年,临沂公交线路K7公交线路,还有一个“永昌门”站牌,现在想来,应该被“金坛沂州宾馆”站牌所替代了吧,或许留给我们的只是临沂城远去的记忆。如今,金雀花的踪迹虽能寻觅到,但是我们再也看不到金雀花遍野开放的景象,今日的金雀山已成为临沂城市发展的洪流中繁华的一个片段,虽然已经没有了山的姿态,但是却以另一种方式留存在了临沂人的记忆里。它的美丽传说,它厚重的文化都已经成为文化临沂重要的一部分,辉煌于历史的年轮里。   百年间,这块土地随着城市的发展变迁从临沂城郊南的一座山丘逐渐成为市中心的繁华地段,也将在未来几年里完成它的华丽转身。前几日,我经过金雀山路与沂州路交汇处时,看到路口东南角备受临沂市民关注的南坛片区改造工程已经启动,或许不久的将来,沂州路东侧昔日低矮破旧的平房即将被由高层住宅、花园洋房、高端写字楼和高端商业区共同组成的城市综合体所取代。在它即将完成又一次变身的时候,我们忍不住回首它百年前繁花似锦的模样,展望它未来花开荼蘼的新姿。   据说,金雀山的名字也与这花儿有关。金雀花和银雀花的学名叫做雀梅,两者除了在颜色上有黄白之分外,形状则几无差别,因其花朵形似展翅欲飞的雀鸟而得名金雀花(黄),银雀花(白)。金雀花和银雀花在临沂城有着悠久的栽培历史,在很久以前,每当春初四五月份,金雀山和银雀山上漫山遍野都是花的海洋。沂河西岸的金雀山上金雀花绚丽多姿,西边的银雀山上银雀花则烂漫如雪,恰似成千上万的雀鸟在绿叶间飞舞,煞是美丽。金雀山和银雀山便由此得名了。   在临沂,金雀山有一个美丽的民间传说。那就是金雀银雀姐妹舍生取义保家乡。相传古时候,临沂城东侧的沂河并不像现在这样碧波荡漾,风光秀美。波涛汹涌的沂河就像一头桀骜不驯的巨龙,危害着生活在沂河两岸的人们。每到多雨的夏季,洪水泛滥成灾,不时侵扰着人们的生活。老百姓的房屋经常会被突如其来的洪水冲垮,良田被淹,沂河两岸可谓是民不聊生。生活在沂河岸边的人们想尽千方百计,每年都要与肆虐的洪水搏斗。有一户善良人家有两个女儿,一个唤作金雀,一个取名银雀,出落得美丽无比,勤劳善良。这一年夏天,沂河的洪流如期而至,金雀和银雀自告奋勇与乡亲们一起去抗击洪水。堵、疏、筑、引,各种办法都用尽了,依然降服不了凶猛的洪水。看着决口的洪水如猛兽般无情撕咬着乡亲们的生命和财产,精疲力竭的金雀和银雀便跳入决口去堵洪水。就在她们跳入水中的一刹那,奇迹出现了。只见沂河决口处慢慢升腾起了两座小山,挡住了决口,也把洪水稳稳地挡在了河堤之内。   后来,乡亲们为了纪念这两个女孩,就把这两座山唤作金雀山和银雀山,靠西北的一座叫做银雀山,靠东南的一座叫做金雀山。春去秋来,转眼几年过去了,有了两座山的阻隔,沂河洪水再也没有侵袭过生活在沂河岸边的人们。   沂河两岸草木葱茏,风景秀美,人们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每年一到春天,这两座小山上更是枝繁叶茂,山花烂漫。因为是两个女孩子所变,这两座山上还长出一种特有的植物,金雀山上开出的是金色的小花,银雀山上开出的是银色的小花,灿若繁星,点缀其间。后来,乡亲们为了纪念这两个孩子,又把这两种美丽的小花,分别唤作金雀花和银雀花。金雀银雀姑娘舍生取义,跳入洪水中保家乡的故事被一代又一代临沂人口口相传,故事里透露着淳朴的临沂人对真善美的赞扬,对家乡的热爱。   如今的金雀山路,不仅仅是金雀山留给我们的现实回忆,更是一条临沂人离不开的城市主干道。你可能不知道吧,直到元朝以前,它都是一条狭窄泥泞的山野之路。如今的金雀山路,东起沂河桥,向西至工业大道转折向南,自东而西,途经南坛、南关、五里堡、七里沟、苗庄、三岗等地。根据史料记载,西苗庄、七里沟于唐朝初年建村,南坛、五里堡于元朝成村,至明朝增加了南关、东苗庄、三岗等村落。可以说,金雀山路的早期,是一条自西向东逐渐发展起来的从低处通往高处的山野小道。直至元明清以来,随着临沂的发展,这条小道才逐渐走宽,解放后才能走牛车、地排车。建国后,金雀山路的沂州路至通达路段勉强能通汽车,但是沂州路以东仍需要绕小道爬坡,西段雨后泥泞难行。   直至上世纪五十年代,金雀山上仍是层层梯田,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通向山顶。1965年,金雀山路正式成路,1975年,金雀山路中段铺设了沥青路面,东段劈山凿石在金雀山上开辟出一条不宽的山路。在1980年的临沂地名普查中,有关部门根据该路穿过金雀山,故定名为金雀山路。自唐朝初年至此,历经1300年风雨洗礼,这条泥泞的乡间小路终于完成了它的华丽转身。当时沂河北大桥(今九曲大桥)一度坍塌,无法通行,金雀山路沂河桥就成为河东通往兰山的唯一途径,而金雀山路自然也热闹起来。当时大货车、牛马车、自行车和行人都挤在这条不宽的马路上。而在原金雀山山巅附近,也建起了水利局、气象局、电视台等机关文化单位,山腰位置(今沂州路东,金雀山路以南)则建起了大片的居民房,人气越来越旺,逐渐完成了从城市郊南到市中心的转变。   在金雀山的小山岗上百座的西汉古墓群,1972年至1986年,先后清理古墓70余座。1972年4月,考古工作者在银雀山一、二号西汉墓中出土了举世闻名的《孙子兵法》、《孙膑兵法》等10多部先秦古籍。1976年5月,在金雀山9号汉墓中出土了帛画,并先后在两山出土了铜器、漆器、货币等大批珍贵文物。现在,金雀山和银雀山墓群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总以为,古时候,比起沂州城内繁华的历史,城南的金雀山更多的是一种原生态的美。可翻阅《临沂县志·山川》时记者惊讶地发现,其上记载:“山上旧有王氏书院,系元王佐建,今遗址无考矣”。在风景优美的金雀山上竟建有书院,想来学子们在山上读书,定能气定神闲,胸有成竹。我们不免追问,“王氏书院”的创立者王佐究竟是何人?他和中国古代最杰出的家族之一琅琊王氏有何关联?王佐会不会是书圣王羲之的后人?但遗憾的是,在查阅了大量史料后,仍无法确定他的身份。历史上叫王佐的达官贵人有好几位,既有明朝海南著名爱国诗人,也有明朝刑部主事,还有大将军,究竟这个在金雀山上创办“王氏书院”的王佐是哪一位呢?经过大量比对,或许祖籍今滨州市无棣县的户部尚书王佐最有可能是“王氏书院”的创办者。王佐为官30年,兢兢业业,屡得皇帝赞许,虽是读书人,却充满儒侠情怀。无论这位王佐是何人,史书上关于“王氏书院”的记载都在告诉我们,金雀山曾经也是临沂文化传承的集萃地之一,可以想见,这座书院里曾经走出过多少文人墨客,又有多少莘莘学子,在这里立下了忧患天下,笃学报国的宏图大志。   在故纸堆的只言片语中,在古稀老人的回忆里,在街角的路牌上,在动人传说里,我们似乎找到了金雀山,它虽已隐匿在历史的尘埃中,但只要停下脚步,细细寻找,你一定能看到那个深深烙印在临沂人历史血脉里的美丽山岗。   因为城市的变迁,金雀花一度濒临灭绝,近几年在园林植物专家的精心培育下,已获得大面积试种成功,可喜的是金雀花得到培育推广,在王羲之故居、银雀山汉墓竹简博物馆、临沂市人民公园等多个地方每年竞相开放的金雀花和银雀花都吸引了众多的市民前来踏春赏花。   人们常感慨,博闻而不知身边事,博学不识身边物,在信息万变的今天,在科学技术现代化的今天,愿我们打开尘封的历史,继承优秀文化传统,拉近我们与金雀花的距离,让金雀花走近我们的生活,重现它的美丽与辉煌。   印度诗人泰戈尔说:“不是槌的打击,而是水的载歌载舞,使鹅卵石臻于完善。”或许,文化和历史对我们人生的完善原本就是一种慢的艺术,需要有水滴石穿的耐性。我坚信,只要我们心存期待,方法得当,拥有耐心与信心,在不久的将来,美丽的金雀花一定能够重新回到我们的城市和生活,或许在我们不经意间就能看到金雀花在花丛中向我们招手,用绚丽的色彩点缀临沂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美丽。   莫疑春归无觅处,静待花开会有时。又到金雀花开时,微风轻拂,让我们走近金雀山,寻找诗中灵动绽放着的金雀花,看那金雀花儿似一只只金雀在枝叶间飞舞,聆听金雀花开的声音。   新疆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哈尔滨儿童医院能治羊角风吗杭州治疗癫痫方法奥卡西平片是治疗癫痫的良药吗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