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笔尖】家暴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7:02:32
“你去不去相亲?我再问一次。”林强在咆哮着。二卓面色冷淡,手里的烟轻轻地颤了两下,以示作答。
   林强说:“你都多大了,快三十了,还不去成个家,你以后怎么办?谁帮你带孩子。你娘死得早,我算是没法教你了。”
   二卓霍然站起来,说道:“那就不要管。从小到大你哪天管过我。我的事我自己作主。轮不到你管。”二卓大步流星离开了。看着二卓离去的身影,林强心中如坠巨石,几乎无法呼吸。
   此时夜色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二卓算计着去东堂家打牌,以度过这个痛苦的日子,反正过段时间就要下去打工了,能避就避。他走到老屋的前面,侧耳一听,隐隐听到一个女人的哭声。他的心中咯噔一下,大着胆子迈着小步溜了过去。在老屋的拐角处,一团黑影在微微地颤动着。二卓大着胆子问道:“你、你是人还是鬼?”
   那团黑影一听到二卓的声音好像是遇上了鬼一样,尖叫一声,一蹦三丈远,朝另一个方向疯跑。在夜色中,二卓似乎听到了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吓得二卓撒开腿就跑了,心中的恐惧如雾一样弥漫开来,他迅速跑到另一个角落去。二卓用手一抹,额头上不知何时已经渗出一层细细的汗珠。他长嘘一声,心中的恐惧稍稍减弱。二卓回想一下,那团黑影好像是穿着黑色的衣服,所以在夜色之中颇为吓人,但是看样子应该是个人呀,但是为什么要跑呀。二卓心中好像有一个结在缠绕着,总也化不开。他想,为什么要怕呀,真的是鬼又如何,大不了以命相抵。他整了整外套,清了一下嗓子,收拾一下惊恐的心,大步朝前方走去,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他循着黑影消失的方向走了好久,终于在另一山东有哪所医院能治好羊角风个拐角处看见那团黑影。二卓问道:“你到底是人还是鬼?为什么会在这里?”那团黑影把头抬了起来,说道:“别靠近我。我不想伤害任何人。”
   二卓看见的是一张年轻女人的脸,但是却是如白纸一样苍白,二卓悬着的心这才放下,他问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张面孔瞬间狰狞变得扭曲,声音尖利如划过玻璃一般,她吼道:“滚,你们这些臭男人,一个个不得好死。”二卓心中如坠巨石,问道:“你为什么这么恨男人?”
   她说:“男人都是一堆狗屎。为什么一定要生男孩,生不了男孩的女人就不当人看了吗?我也是人,我也有感觉的。”那个女人越说越激动,抡起拳头就往二卓身上砸,二卓被她打了一拳,迅速起身跑开,离开她的攻击范围。女人第二拳落空了,就用拳头狂砸地面,直打到双手流血。
   二卓看着她这个疯狂的样子,料想她肯定是遇到家暴了,这种事在农村太常见了。二卓把声音减弱了,小声安慰她说:“你不要这样,你有没有地方住呀。要不就回我的老屋吧。你在那里睡一晚,明天再打算。”
   女人睁着血红的双眼,喊道:“滚,臭男人。我不要你这么好心。”她的眼泪一滴滴地滑落在地面上,沾湿了她如枯枝一般瘦小的手。她紧攥拳头,再一次狠狠地砸在地面上。
   二卓摆摆手,干笑一声,说道:“好呀,我是臭男人。我也不想惹上什么麻烦。”二卓从怀里掏出一包烟,就抽上了。他迈开步子走开了。
   一股淡淡的烟味弥漫在空气之中,女人鼻翼一动,把那缕烟气吸进鼻子里。顿时一股莫明的兴奋感如水一样在她的心头弥漫开来,她抬头看了二卓一眼,说道:“臭男人,把你的烟给我。”
   二卓听到她的声音,心中不禁一乐,回过头来看着她,笑着问道:“你也抽烟?”
   女人吼道:“拿来。”话还没有说完,她像一只饿疯的狼一样向二卓扑了过来。二卓还没有反应过来,嘴边的烟已经被她抢走。女人把烟含在嘴里,猛吸一口,立刻剧烈咳嗽起来。那股烟呛得她眼泪鼻涕一起流,她捂着胸口开始吐酸水。
   二卓干笑一声,说道:“别吸那么急,呛死你。要慢慢吸。”女人听罢,直起腰来再次把烟含在嘴里,轻轻地吸了一口。她这次只是轻轻地咳重庆癫痫病著名医院了两下,等到第三口的时候,她开始闭起眼睛享受。
   趁着她闭眼的时候,二卓悄悄靠近她,小声问道:“你有没有地方住?今晚太冷了,我怕……”听到二卓说这话时,她突然睁开眼,如猎人盯着一只猎物一样,眼神变得杀气十足。二卓迎向她杀人的眼神,本想伸出援手的心顿时如坠冰窟,脸色开始变冷,他的步子很自然地后移两步,二卓摆手说:“我没有恶意的。如果你不信我那就算了。”女人一把扔掉手里的烟,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二卓,突然问道:“在哪?”二卓强忍着痛苦,带头向前走。
   二卓把她带进老屋之中,吱呀一声,把老屋的门给打开了。二卓说:“这屋是放稻杆的,你就睡在里面吧。”女人一把推开二卓,冲进屋里,迅速把门上。她在里面喊道:“滚,臭男人。”
   二卓坐在门口,掏出烟来就吸上了,他问道:“你是哪里人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女人似乎闻到了烟味,她嘶叫道:“把烟拿来。”,这是一种不折不扣的命令语气。二卓一听,心中打了个突,他说:“不行,这屋里都是稻杆,烟会把这里的稻杆点着。你不怕死,我倒怕被人说是故意谋杀。”女人好像也明白了,她说:“臭男人,你们都是臭男人。拿女人不是人。我恨你们。”她继续抡起拳头砸门,把门砸得咣咣响。二卓轻轻地吐出一团烟雾,说道:“你不要这样。说一下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许我能帮你。”
   女人突然放声大哭,声音回荡在老屋里,直如厉鬼再世,听得人全身发麻。她的眼泪一滴滴地滑落在带血的手上。
   等到女人不再哭了,二卓对着她说:“你不要这样伤心,凡事都有解决的办法。我要走了,你在这里好好睡吧。”
   女人说道:“你不要走,好好听我说话,行吗?”二卓听她语气缓和下来了,可能事情会有转机。二卓说道:“好,我听着,你说吧。”女人的声音如一缕风一样透过门缝钻进二卓的耳朵里。
   女人说:“我是从广西嫁来的,叫小美,嫁给了村里的阿信。一年前,我生下了一个女儿,不是儿子。他们一家人就开始指责我,说我生不了男孩。从我生下女儿之后的第四个月,我家男人就开始强暴我,三天就搞一次,一定要我生个儿子出来。到后来,我的下面开始出血,到医院之后,医生说我因为房事过频,下面严重受损,说我以后都不能生孩子。从那以后,我就没有再和阿信同房。他怀疑我在外面有了野男人,就每天暴打我。就在昨天,我终于生出要逃离的想法,没有想到却遇上了你。”
   二卓听完之后长叹一声,说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你们为什么不离婚?”
   小美说:“我不知道什么叫离婚,也不会离婚。现在就是我想离,可我女儿怎么办?我女儿还那么小。我怎么放得下她。”小美又开始嘤嘤地哭了起来。二卓说道:“不如这样,你们离婚吧,这样的日子是过不长的。”二卓起身对她说:“你好好睡吧,我过几天再来看你。我明天把饭菜送来这里。”
   小美说:“嗯,你真是个好人。”二卓苦笑一声,自言自语地说:“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他迈着沉重的步子消失在夜色之中。
   二卓把小美养在老屋的事很快就传开了,经过大家的添油加醋,这事慢慢就扭曲了,最后的版本是二卓因为喜欢小美,所以教唆小美逃了出来,最后把小美藏在小屋之中。因为二卓也是单身汉,所以这事就变得毫无破绽,以假乱真。
   东堂坐在沙发上问二卓:“你是不是傻子来的?这种女人你也敢救?你还不了解阿信这人吗?那打人会把人打死的。”东堂拍拍二卓瘦小的肩膀,干笑一声说道:“我看你能挨他几拳!我就怕一拳就把你打死了。”二卓轻轻地耸了一下肩膀,东堂的手滑落下来,二卓面色凝重地说:“这事我也知道。但是如果你看到小美的那个样子,我相信你也会帮的。她太可怜了。”
   东堂苦笑一声:“世上可怜的人多的是,你能帮到几个。你别以为你是神。趁早把小美送回给阿信那个畜牲,以后这种事少做。”二卓猛吸一口烟,吐出一团浓浓的烟雾,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起来。
   林强抄着木棍冲了进来,对着二卓大声怒斥:“村里的人都说你和阿信的婆娘有一腿,还把她养在老屋之中。这事是不是真的?你这个混蛋。”二卓被这一吓,突然睁开眼,口一张,嘴边的烟就掉落在地下,他冲着林强反驳道:“是又怎么样?你打呀。你从来没有拿我当儿子看,有本事你打。我二卓就是条烂命。”二卓把头伸出过来。林强手中碗口粗的木棍夹着怒火就要打下去。东堂一个飞身冲过来,夺下林强手中的木棍,藏在身后,他说:“林强叔,你别生气。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二卓也是好心想救小美。二卓只是帮小美找了个安身的地方。其他的事根本没有做,这事我可以做证。”林强还想举起拳头,东堂见势不妙,一把将二卓拉走,消失在林强面前。林强心中如坠巨石,招惹上阿信这事可大不妙。想当年,阿信就因为与堂兄弟一言不合就打大出手,一拳把人打成重伤,最后还抄着刀出来追杀,把他的堂兄弟砍成重伤。但是因为这种事在农村很常见,所以后来就不了了之。人们惧于阿信的威严,见着他都绕路走。
   二卓在与小美的交流之中,也博得小美的信任,他征得小美的同意,终于可以进了小美安身的老屋之中。二卓把外面的事说给小美听,小美听后频频落泪,她说:“我不应该来这里。你还没有娶妻,现在又碰上我这个落难的女人。对不起,我连累你了。”她说完翻身下床,对着二卓就磕了一个头。二卓吓了一跳,立马把她扶起,对她说:“小美你别这样,你越是这样做,我就越难受。我准备帮你报警。等警察来处理这些事。”小美流着泪说:“二卓,你不知道内幕,为什么当年阿信那个畜牲砍伤人都没有事,就是因为警察内部有他们的人。这是村子的人女人私下和我说的。我怕你还没有进去就被人轰出来。你帮不了我。”二卓听完这话,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拉扯一样,一个向东,一个向西。他的脸开始变得扭曲了,他一把推开小美的手,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帮你逃走好不好?我们今晚就走。我们到外面去打工,过新的生活。反正我也不想呆在这个鬼地方。”小美心中还是犹豫不决,她说:“不,不行,我女儿还在这里,我不能丢下她。”二卓紧紧地攥住她的手,对她说:“小美,你到现在还放不开吗?虎毒不食子,我相信阿信那个畜牲不会伤害你女儿的。”小美点点头,二卓轻轻地拍了两下她的肩膀,走出去就把门给关好了。小美哭得越发伤心,她不知自己以后的人生将会是怎么样的一个走向。
   二卓还是决定报警,他把小美的事情向警察说了一下,警察只是说会尽快备案,那个警察在二卓耳边小声说:“你小子可不能带着小美一起私奔,我们会尽快想办法的。清官难断家务事,你劝你少插手这事。”二卓冷哼一声,说道:“我可不想眼看着一个小女子死在一个混蛋的手上。”二卓说完就大步流星地离开了派出所。
   这天晚上,天上月亮高高挂着,照亮了人间,也照亮了每一个身处黑暗的人。二卓小心地靠近老屋,敲了两下老屋的门。可是老屋的门并没有打开,二卓觉得奇怪了,为什么会没有人,他用力地推了一下门。后面有一个人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二卓吓了一跳,他一蹦三丈远,回头一看,竟然是小美。小美说:“二卓,我们走吧,离开这个鬼地方。”她主动牵着二卓的手消失在黑夜之中。
   他们走后不久,有一队人抄着火把冲了过来,他们仔细察看老屋的每个角落,但是没有发现人,阿信说:“那对狗男女可能逃跑了,马上叫人去捉他们,捉那对狗男女去浸猪笼。”他们群情激昂,愤怒的气焰在火把上激烈地燃烧着。
   在一片黄沙地上,阿信他们把二卓和小美给捉了回去。阿信一挥手,众人就开始暴打二卓,把二卓打个半死。阿信走到小美的面前,一巴掌狠狠地打在小美的脸上,小美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五个血红的手指印,阿信扯开嗓子高声骂道:“你这个贱妇,竟然去勾引小白脸。不要脸。”小美刚想张嘴,却又迎来了阿信的巴掌。猛烈燃烧的火把将阿信的脸照得一片狰狞,他的脸变得如魔鬼一般扭曲。小美的双手被人反搏在身后,无法动弹,她吼道:“阿信你这个畜牲,你不得好死。”阿信抡着一拳,打中小美的小腹,小美惨叫一声,五官痛苦地挤成一堆。阿信在她耳边小声说:“我就是要你死。我要看着你们这对狗男女死。我乐意。”他一挥手,难治性癫痫如何治疗众人把他们两个一起带回村口。
   他们一来到村口,就看到村子里来了许许多多的人,几乎全村的人都来了。阿信举着火把站在台上,对着下面的人高声喊道:“二卓这个淫贼偷我老婆,现在被我捉住了。我老婆勾引野男人,按照村规,狗男女是应该浸猪笼的。”此话一出,万众哗然,开始议论纷纷,有人开始指责,有人开始起哄,有人摇头叹息。
   东堂在下面高声喊道:“谁不知道你阿信的为人,在村子里作威作福,有谁敢不服你,你就会用拳头来说话。有本事让当事人把事情讲清楚。你一面之辞有个屁用。”
   底下有人支持东堂了,把矛头指向阿信。纷纷开口指责阿信。阿信一脸不屑,完全无视他们的指责。一旁的小美刚想开口,旁边的人就拿出一团布把小美的嘴堵住。阿信一挥手,立马有人从一旁拿出绳子,把小美反绑在柱子前面。阿信对村长使了一个眼色后走下台。村长走了上去,他清了清嗓子说:“现在的事实已经很清楚了,是二卓和小美通奸,现在还想私奔。照按村规,这是要浸猪笼的。来人,把猪笼拿上来。”他话音刚落,林强冲了进来,跪在村长的面前,哭着说:“村长,我只有一个儿子,你不能这样做呀。要是我儿子死了,我以后怎么办?”村长冷漠地看了他一眼,抬起一脚把他踢开,旁边的人立马把他拉开。

共 730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