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看点】浮世绘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0:03:59

   中国崛起,经济腾飞,FT城旮旯缝洞开的都是大酒店、地锅饭庄、酒吧、舞厅、咖啡屋、牌场,生意都很红火。政府颁布中午戒酒令根本没用,有那好喝酒吃辣的人头上都长满皮炎、糠疹、脓包。云在FT城阳光大道开个小理发店,得空儿最好站阳光大道望风景,她发现房地产大开发在FT城萌动了,阳光大道北边很快崛起一拉溜高楼。大道来来往往的不仅仅是大货车、电瓶车、小轿车越来越多,肥胖丰满的男女也越来越多。简指着将才从小轿车钻出来个挺着将军肚儿的中年男人,笑道:“你望,那男的叫贵虢,他运气可好,还有钱……”云觉着简很可笑,没好气地嘟囔道:“你这人滑稽不?贵哥是谁?他有钱没钱跟我脚丫子不相干。”她没想到有一天会和贵虢走得那么近,又那么远。
  
   一
   云坐在理发店沙发上望着阳光大道两边将才开始萌芽的小梧桐树,和蓝蓝的天空,心想:“来头,来头好挣钱,有钱就能买花衣裳,买好吃的……”她想着先前不敢想的好事,美得眯细着眼睛。
   中年女人修着二男人头,穿着黑色细条纹元田套装,搭配米白色高领毛衣,掂着大红时尚坤包,站理发店门口把屋里环视一遍,又瞅瞅云。
   云直愣愣地瞅着女人,打心底赞叹道:“真可谓肤白、貌美、气质佳呀!”
   女人突然哈哈笑道:“我的妈娘耶!你理发店咋这样?看你穿着打扮土里土气,怀疑你会弄头发不?SY路有可多浙江和温州来的理发师,人家那穿着打扮都洋气的很,理发店装修可漂亮,进去感觉可舒坦……”
   云瞅着女人一张一合的红唇,真想噘:“怀疑不等事实,有财缺德的浪婆娘,最好滚蛋。”她转念又想,“开店求财,忍忍,不搭理她。”
   胖胖的中年男人走过来,把女人推进理发店,微笑道:“赶紧,别当误功夫,这妮儿洗、剪、吹、刮脸、挑粉刺都会。”女人道,“好,我听当家的。”
   云一眼认出眼前的胖男人就是早已闻名的贵虢,他穿着杉杉西服,梳着四六分发型,面目善良,平易近人。云想:“贵哥以前没来过理发店,咋恁了解我?为啥要替我说话?”
   女人笑道:“这妮儿呆头呆脑,你老看他嘎子?他是我当家的,叫贵虢。你把我头发干洗洗,再吹个发型。”
   “我叫他贵哥,叫你嫂子哈。”云边说边忙活。
   女人笑道:“不是贵哥,是贵虢。贵虢是他名字。你叫他贵叔,叫我阿姨还差不多。”
   云道:“你们恁年轻,别想占我便宜。”
   “你个妮娃子,我们两口子都比年长,妞儿上高中了!”女人大声咋呼。
   贵虢微笑着掏出一张餐巾纸,坐沙发上轻轻擦抹他脚上那双花花公子皮鞋面上的灰尘。
   云心想:“我叫哥嫂是尊重你们,却被拒绝,有点儿伤人。”她不再说话,用保洁有限公司出产的飘柔和水在女人头上揉满白花花的泡沫。霎时,理发店飘满淡淡的芳香。
   女人又哈哈笑道:“妮儿,想叫嫂子就叫吧,随你便。”
   “好哒,我们能相见、相识、相处就是缘分!”云说着,脸上流露出愉快的表情。她认认真真把女人的头连洗带吹挣了十块钱,还免费给她修眉,化了淡妆。
   女人对着镜子左瞅瞅又瞅瞅,害羞而又调皮的表情像个情犊初开的小姑娘。
   贵虢望着女人,微笑道:“好,很好!打扮一下,更漂亮!”
   女人含情脉脉地瞅着贵虢,轻声道:“当家的,女为悦己者容啊!咱妞儿住校了,我除了工作,伺候你,收拾家务,得好好放松放松,好好打扮打扮,好好去跟好朋友搓几把,我青春只剩兔子尾巴了。有一天,我真老了,你可别嫌弃哈。”她说着,挽住贵哥的胳膊。
   “等你老了,我也老了,咱是老伴儿。你放一百二十四个心,要饭我牵着你,一口饭也会让给你吃……”贵虢说着,笑着,牵起女人的手走出理发店。他又回头朝云微笑道:“妮儿,谢谢!”
   云道:“不客气,下回再见!”她望着贵虢和女人的背影,感觉空气都是柔柔的暖暖的,心想:“他们的爱情真美好!”
  
   二
   大白天,云在理发店阴暗的小过道开着30瓦的电棒写有关“简,贵虢和他女人”的日记,因汉字文笔都很生疏,她写得很认真,很卖劲儿。
   小蜜蜂嗡嗡地围绕着云哼半天,修养再好也烦透它了。小蜜蜂可能是飞累了,竟然趴云肩膀头儿上不动了,她吓得不敢抬胳膊,唯恐它使劲儿从屁眼儿屙个针出来刺她,便闭着眼睛想:“我咋恁有魅力?让这只小蜜蜂围绕我飞大半天,不是说小蜜蜂喜欢花草香么?我昨晚黑穿着衣裳在沙发上趴一夜,没洗澡,也没换衣裳。怀疑小蜜蜂是不是跟人一样,也有不知好歹粗俗愚笨的活闭眼渣……”她想象着,等待小蜜蜂飞出去,可它却纹丝不动。
   云用左手拿起新华字典,想轻轻地把小蜜蜂掸掉,它好像猜透她心事,倏然飞起,又围绕着云嗡嗡,还直朝她脸上扑。云道:“妈呀!这个活闭眼渣小蜜蜂咋能误入理发店深处,还对我情有独钟呢?”
   理发店老顾客大头来道:“大丝,我理发。”
   云站起来忙活,小蜜蜂追着她嗡嗡。云给大头理了发,又刮脸,小蜜蜂还围绕她嗡嗡。云嘟囔道:“该死的小蜂子,烦死人了。”
   大头笑道:“小蜂子跟云大丝杠上了,小心点儿,你可能前世欠它,这辈子来找你算账。要不然,它咋缠绕着你不放,它咋不缠绕我?”
   云给大头理了发,小蜜蜂还朝她脸跃跃欲试。
   大头付了头钱,哈哈笑道:“云大丝,人家剃头刮脸五块,你找我们要十块,还不敢紧跪求老天爷饶恕,这就是冤有头债有主哇!就连蜂子都不放过你。”
   云拿起睡眠型癫痫疾病要如何治疗才好?毛巾,朝小蜜蜂猛打,它飞到顶棚上不动了。云把大头给的十块钱搁书桌旁边,继续写“简,贵虢和他女人”日记
   小蜜蜂又来嗡嗡着朝云脸上扑,她吓得慌忙戴上口罩。小蜜蜂不围绕云嗡嗡了,它个活闭眼渣又嗡嗡着朝30瓦的电棒上扑,扑多少回不知道,她知道它撞电棒上摔下来三回。
   第四回,小蜜蜂撞着电棒摔掉十块钱上了。它仰面朝天,几个小爪子不停地弹啊弹,这个活闭眼渣加笨蛋就是翻不过来身。云摘掉口罩,快速把十块钱轻轻地折起,跑理发店门外把钱展开,小蜜蜂嗡嗡叫着飞起来了。云笑道:“还是人力伟大!”
   小蜜蜂围着云头顶打圈儿飞,它就是不走。云跑邻居门口,小蜜蜂跟着飞到邻居门口,还在她面前飞。云朝小蜜蜂嘟囔道:“老本值得你情有独钟?穷追不舍?这儿无花无草,又不是属于你的天地,赶紧飞走。这要是搁往先,我吃了你的蜜,还会下手活活捏死你。”
   云转身进理发店时,发现地上有一丁点儿残缺的玫红花瓣,猛然想起早晨邻居女人把一大束死花仍路边上,自己走过去伸手揪起两朵死花揉揉,捂在脸上久久地嗅着芳香,才晓得小蜜蜂钟情的不是自己,而是那若有若无的香。她恍然大悟。
  
   三
   理发店的老顾客尹姨进来道:“妮儿,吃饭了呗?把我头发修剪一下。”
   云看着她因婚姻瓦解头发白了很多,心想:“同是天涯沦落人,不想尹姨显得太憔悴苍老。”便道:“尹姨,我给你头发染染吧。”
   “妮儿,听说那染发剂有毒,我不染,害怕死。”尹姨说着,笑了。
   云道:“放心,我去大商场给你买最好的染发剂,把你打扮精神漂亮些。”
   尹姨:“好,你先买回来,我过几天就来染,先给你钱。”
   云道:“不用,我有钱。”她特意去GZ大商场买最好的染发剂,丝精和欧莱雅都是明码标价。
   理发店来个四五十岁的男顾客看着桌子上摆放的染发剂,道:“老板,我头发白的太多了,你用这种染发剂给我头发染一染。”
   云忘了先说价格不菲。
   男顾客染过头发之后笑道:“估计你这个染发剂质量好,闻着有清香味儿,在他们那理发店染头佳木斯癫痫病药物治疗好吗发闻着有可重的化肥味儿,冲鼻子,熏眼睛。”
   云道:“这染发剂是特意为我姨买的,欧莱雅和丝精一盒都得好几十块。”
   男顾客道:“你喷牛逼,一般染发剂撑死你两三块钱一盒,你这一盒欧莱雅顶多值得七八块钱。”他说着,掏二十块钱搁桌子上,就要抬腿走人。
   云死死地拽着男顾客的衣襟,哭道:“不算理发,刮脸,洗头费用,就连染发剂的本钱还得赔。”男顾客照脸给云一耳光。云下嘴朝他手上狠咬一口,还是不松手。
   男顾客勉强又掏十块钱,走出理发店,还大声噘道:“你有狂犬病不?这是黑店,暗宰明抢,等着,你等着,我非得叫物价局打假的来收拾你。”
   云憋屈得说不出话来。
   云洗毛巾时,上眼皮儿不停地跳,心想:“那人不过说大话来吓唬人而已,不会来找麻烦,别怕,别怕,别怕……”她自我安慰紧张的心情。
   理发店突然来了好几个人,有男有女,都穿着便装,说是物价局打假的人。云不知他们的身份是真还是假。
   物价局打假的人七嘴八舌吩咐道:“老板儿,快把染发的、烫发的、洗发的、洗面的、抹脸的,焗油膏儿都拿出来,我们检查检查。理发店必须有明码收费价格表,不能宰客,否则把你送进拘留所……”
   云道:“这些都是在商场买的,那几个售货员都认得我。”
   转运站一个男青年来到理发店门口瞧不过去了,他哈哈笑道:“理发,理发,你没听说大政府打假,小政府护假,你打假,我假打,治假反被制假打,不打假还好,越打越岔。假烟、假酒、假钱、地沟油,往肚子里吃的东西都参假,打假的治不了假,跑来整治你这个小麻虾,小麻虾只好啃泥巴……”
   物价局打假的人朝男青年厉声道:“你哪单位的?”
   男青年道:“有理不在言高。我坐不改姓,站不改名。对面就是我父母的单位,这是我身份证,你们好好看。我才退伍回来,还没安排,待业中。如果我有错,是因为我说了大实话。”
   物价局打假的人瞅瞅男青年,其中一个最帅气的男人,道:“我们调查调查,再说。”他说罢,都走了。
   男青年道:“这就是国家养的一群饭桶。这是个物欲横流,人心不足,道德败坏的年代,好人没得好报,恶人快活逍遥。”
   云仔细剪着男青年的头发,道:“怀疑他们是不是物价局打假的人,都没穿工作服,也不把工作证掏出来把咱瞧下。谢谢你帅小伙儿来替我说话。”
   男青年道:“这年头儿,很多执法的人都不穿制服,用他们的话说穿制服不方便。”
   云为男青年满腔正义而心怀感激。
  
   四
   女人来云理发店回数多了,她哈哈笑道:“人家现在都实行躺那儿洗头,你这儿还跟过去一样,勾着头洗。不过,我现在看你这理发店习惯了,不嫌你这破烂摊子,也不嫌你土气了,真是人投缘啥都好哇!”
   云道:“谁说不是呢?我们初见并不美好,有你将才那句话镚儿棒!我这人念旧守旧,爱好弘扬传统文化,你懂不?”
   女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云给女人挠着头,心想:“嫂子善良直率,不笑不说话,笑起来大老远都能听见,干脆就叫她喜嫂子。”她想着想着,轻声道:“嫂子,从今往后我不叫你嫂子了,反正你也不喜欢。”
   女人哈哈笑道:“不叫嫂子,你叫啥?郑州有正规的癫痫医院吗我听习惯了。”云道:“嫂子前头加个喜字,从今往后就叫武汉正规的癫痫医院有哪些?你喜嫂子。”喜嫂子笑得东倒西歪。
   喜嫂子将才收拾好,贵虢来了。喜嫂子朝他微笑道:“当家的,叫这妮儿给你脸刮刮,会更帅气。”
   贵虢道:“我这几天忙,SL宾馆楼下理发店的老孟也忙,去好几回都得排队等,我在他那理发刮脸习惯了。你说刮咱就刮,听老婆的好享福。妮儿,我头痒的很,有可多头皮屑,你最好给我用止痒去屑的洗发水。”
   “滇虹药业生产的康王治皮炎,糠疹,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不过,康王不能常用,用多了会抗药,对身体很不好,它属于孕妇禁用品,现在你就可以感受它的威力。”云说着,把成袋子的康王剪开挤在贵虢头上,用温热水混合着轻轻地揉,慢慢地挠。
   贵虢道:“嗯,不痒了。感觉头皮凉丝丝的,有效,真有效!以后不用愁了,我自己去药店买一瓶,用着方便些。我头最好痒,总跑人家那理发店干洗头,说是美国进口洗发水,那洗发水瓶子上贴的商标都是英文,咱也搞不清到底是真是假,洗个头花几十块也不止痒。”
   云道:“康王含有冰片,洗头发清凉。用康王洗头,你得忌酒,忌辛辣,否则无效。”
   贵虢道:“那不行。”云听着贵虢的语气斩钉截铁,不好再说他了。
   当今社会风行,找人办事成不成酒三瓶。酒桌上更是盛行“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
   云一边给贵虢刮脸,一边回想,曾经有个老头儿来理发时,道:“丫头,你刮脸技术不行,你应该去SL宾馆楼下拜老孟为师,好好跟他学习,他用大刀刮脸可得劲儿。在他那理发店刮脸的多数都是大队干部,乡政府领导,区政府领导,市政府领导。特别是赶着学习开会的日子,政府领导都来SL宾馆开会。只要开会,就有记者拍照,搞新闻报导。领导都很注重形象,进会场之前都慌着去找老孟理发刮脸。老孟不是FT城最有名的理发师,FT城的领导差不多都认得他。”
   “刮脸修面最有名的理发店是河南信阳平桥团结路周红春理发店,她是人大代表,刮脸可待招儿,带了不少徒弟,你最好去拜她为师,老孟不一定带徒弟。周红春是个女人,白胖白胖的,大块头儿,她不光剃头刮脸手艺好,还可胆大,一个女人敢进太平间给硬翘翘的死人理发刮脸,那可得要真本事……”

共 15824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