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流年】我陪爹妈过大年(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43:10

一、回家

老家过年,最重视大年三十。这一天是辞旧迎新的时刻,是新年与旧年的分水岭。多年来,我爹我妈从不允许儿女们这天才到家,必须在腊月二十九以前赶到家里,除非是单位安排值班。

今年赶巧了,小弟携家人去上海他岳父母家过年;二弟值班到大年三十;我妻子也被安排了春节期间在林区值班。为了让这个春节过得好,我决定让女儿陪她妈妈到林区,而我,于腊月二十九日下午赶回了老家。

我爹我妈年纪大了,最让我揪心的是他们的身体都不好。我妈的身体还勉强过得去,但耳朵听力不对,必须大声说话才听得见。我爹的身体非常差,肺气肿发展成为重度肺心病,可以说虚弱得很,连在床上翻个身都喘得厉害。我必须赶回去,我心里明白,陪我爹过年的机会不多了,不管什么原因,都不能阻挡我回到他们身边,他们在家正翘首企盼呢!果然,一路上不断接到我爹打来的电话,话语里的盼望和牵挂之情如电流般注入我的身心,心疼,眼湿润。

我归心似箭,无心欣赏一路熟悉的家乡风景,两个小时不到,终于踏进村子。院子里,手拄拐棍,坐在椅子上的我爹,从家里连出来的氧气管戴在头上,吸着氧,眼睛盯着路口;我妈佝偻着站在父亲的旁边,手里拿着几根绿油油的大葱,与我爹一样,一脸专注,望着一个地方。显然,他们看到倍加亲切的身影了。看到这幅画面,任坚强的我,泪水夺眶而出。

“我爹我妈!”我大声呼喊着,疾步朝他们奔去。

“来了,小石头来了!快去帮他拿东西。”我爹惊喜地推了我妈一把。

“儿啊,你来了?”我妈的反应慢了半拍,她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二、陪我妈敬水神

大年三十,一大早,天还不亮,我就早早地起床。母亲比我更早一步,已经把水桶担在身上。

我很惊讶:“妈,你这么早?我还打算我去挑呢!”母亲脚穿崭新的黑色布鞋,身穿我才买的绿色碎花棉袄,头上戴着毛巾帽,暴露在外面的头发已经银白,站在我面前,越发显得矮了。她笑了,“还是我挑好一些。我去敬水神,让我们一年四季有水喝。你在城里喝水,你去,不灵。”我心里既好笑又感动,这分明是牵强的理由,妈妈是心疼我,不让我辛苦,可是,妈妈,你可知道,儿子现在体力精神都比你好的。我没有多说话,接过水桶,往肩上一放,就往村口水井那儿走去。

我妈步履蹒跚地跟在后面。一阵风吹来她的声音:“儿呀,你只管挑水就行,敬水神的事我来做。”知母莫过儿,我妈一定是担心我不会在水井那儿磕头。

老家有两口水井,上半村朱家一口,下半村肖家一口。打我记事起,大年三十这一天从半夜开始,也就是凌晨一点以后,人们就开始去敬水神,然后等水。一者,大年三十每家吃的做得多,用水量大,家家户户必须把水缸挑满,才够用;二者,大年初一是不能去挑水的,因为,这天水神要睡觉,她辛苦一年了。村民不能去打扰她,让她好好睡一觉,否则,全年用水就紧张。于是,村子里两口水井旁,大年三十凌晨以后,就出现等水现象。人们依次排队等水,时间久了,人们管这天挑水不叫挑水,叫等水。等水的另一个含义就是,有时候,水井里早没了水,需要等水慢慢流出来,直到一个人的两只桶舀满,挑着水走了,才轮到下一人。挑水走了的人再次来时,只得又从后面排队。我记得有一年天干地燥,我与母亲从半夜起来等水,一直到中午,才把水缸和两只水桶挑满。

这天,每家挑第一次水时,必须在水井口给水神磕头,一般是三个响头。

水井口人很多,需要排队。我挑着桶,拉着我妈。轮到我们了,我去水井里打水。我妈脸色凝重,边磕头边说:“水神在上,我头磕响,保佑我家,挑满水缸。”我刚听到之前那位大妈是这样念:“水神娘娘,统管一方,我头磕响,常年水淌,缸满桶装。”此情此景,我心里一下子有了一种对水敬畏的感觉。

现在,村里安装了自来水,在自家屋内就可喝上干净清凉的清水,但是,村里沿袭下来的大年三十敬水神活动,依然时兴。

我妈每到大年三十清晨,依旧挑上水桶,往水井走去,磕上三个响头。

三、与我妈敬灶神

水神被我妈敬了,我说我去敬灶神,其实我想替她生火,不愿意让她太辛劳。我用松球、松毛、松枝,在灶里燃着了火,然后放上黑炭。我妈走了过来,蹲了下去,添上一个松球,燃着了,放入火炉。我见了,建议道:“火炉就不必生了吧,生一个火就行了。”妈妈又燃着了一个松球,放入后,添加了几节松枝,摇着头:“不,灶、火炉、闷炉都要燃着,这样的火力好用,煮鸡、炖肉都要用土砂锅,煮、炖出来的年菜味道香。”我一听,姜还是老的辣,妈妈的说法是对的,本来我打算说“家里有电磁炉电饭煲高压锅”之类的话,就放弃了。灶、火炉和闷炉都生着了,只听得我妈口里念叨:“灶神爷爷,除夕生火,旺盛碗锅,一家老少,有吃有喝,常年暖和。”念完,妈妈认真地磕了三个响头。

我一看,担心妈妈责怪我不虔诚,便双手合十,默默地念念有词:“火神在上,除了我妈妈说的,你得保佑我的妈妈常年在灶边生火做饭安全,妈妈年纪大了,常丢三落四的,求你保佑家里别发生火灾。”妈妈看我有模有样地念完,便问我:“小石头,好像你念的比我的长,你念些什么呢?”我一听乐了,忙回答:“与你的一样,我只加了一句‘预防火灾’啊!”

妈妈楞了一下,似乎急了:“我刚才没有说到这一句,如何是好?”看到妈妈那认真的模样,一抹感动顿时涌上心头,我安慰她:“没事啊,我替你说了。”说完我又加了一句:“妈,你与我爹在家,还是多用电炒锅、电饭煲、电磁炉和取暖器,好吗?”还躺在里屋的爹爹,虚弱的声音传了出来:“你妈一直学不会用那些东西。”

看到妈妈脸色不悦,我赶紧悄悄地说:“我教你。”

“你说什么?”妈妈没听清楚,我忘了她的耳朵已经不灵了,声音小了听不见,我大声说:“我妈,我教你,包会!”

我妈笑了,满是皱纹的脸上开满了花。

四、宰年鸡

已经三年了,我家没有了宰猪饭,那是因为我爹我妈年纪大了,特别是我爹身体不好,肺气肿严重,一动就喘个不停,已经没有喂猪这个体力了。于是,我家的宰年猪,换成了宰年鸡。妈妈前几天就自豪地给我打电话:“等你回来宰壮鸡。”当然,电话是我爹拨通的,我妈至今不会拨打手机。

大年三十,敬完水神娘娘、灶神爷爷之后,我妈烧了一锅滚开水。“小石头,你来。”我正在与我爹唠家常,他正在夸他年轻时在部队里的一些趣事,听到妈妈叫唤,我回过头:“我妈,什么事?”

“可以宰鸡了!下午你弟弟他们一家就来了,宰鸡要趁早。”妈妈说完,就去捉鸡了。

天啊,要宰三只鸡!

“吃不完啊,养着吧。”我建议道。

“宰了!你不在,谁宰啊,我们宰不动。再说了,这么多人,吃三只鸡是没有问题的。”我爹吸着氧,气喘吁吁地坚持。

也好,干脆就全宰了,我心里想道,宰好了放在冰箱里,他们年后慢慢炖了吃,免得他们舍不得宰,总要等到我们回来。何不趁此机会宰了,过几天我打电话来就说不能放长,会变味的,迫使他们煮了吃。本来现在生活已经不错了,只要吃得动,经常吃鸡也没有问题,可是我爹我妈长期养成的习惯难以改变,总是要把好的留到我们回来。

主意一定,“好的!”说着,我拿来一只大碗,倒入半碗清水,放了一些盐。我接过妈妈手里的一只鸡:“下辈子超生去做人吧!”说着,我一只手紧紧捏住大公鸡的翅膀,在它的脖颈处拔下几根鸡毛,然后在拔鸡毛处顺手一刀,立即把刀放在盆里,腾出一只手,抓住鸡脚,头朝下倒立,鸡血滴入大碗里。

接下来,第二只,第三只,不到几分钟,三只鸡就被我宰了。我妈见了,大为赞许:“小石头宰鸡厉害,一刀一只,一刀一只。上个月你爹叫我宰鸡,宰了后,鸡血都流在碗里了,可是,把鸡放在地上时,它又跑了起来。我追着撵,捉回来,又补了一刀,它才不动了。”听了妈妈的话,又想笑又觉得心酸。爹爹身体好的时候,哪里用得着妈妈动手宰鸡呀?

我把三只鸡放入大盆里,倒入滚开水,烫鸡毛。一分钟之后,我先把鸡腿脚皮扯下,接着把鸡嘴皮撕下,褪下鸡舌头皮,就开始拔鸡毛。爹爹见状,也围了过来,参与拔鸡毛。拔了几分钟,爹爹喘得厉害,我叫他去休息,说我会很快弄好的。爹爹听了,就停下来,看着我弄。

鸡毛拔净,我用清水冲洗后,放在桌子上面的砧板上,开剥。我先划开鸡脖子,取出鸡嗉子,丢在垃圾篓里。妈妈见了,拿起来,说:“洗净熬汤,可以补胃。”我笑笑,就开始把鸡屁股上边的鸡翘凸起来的那一坨割下,这是不能吃的。之后,我把鸡翻过来,顺着鸡肚子那儿划开一刀,手伸进去,把里面的五脏六腑全掏了出来,剔除苦胆、肺,这些是不要的。我先把鸡胃,老家俗称“鸡包胗”划开,剥开那层皱皮,洗净,然后取出鸡肝,开始洗鸡肠子。

一个小时后,三只鸡全被我弄好。只听得我爹对我妈说:“小石头一个小时宰好三只鸡,你那天宰一只,用了整整一个下午。”我妈不说话,去洗生姜了。我赶紧对我爹说:“别这样说我妈,她能宰鸡就不错了!”

两个老人坚持要把三只鸡都煮了,我说煮一只就够了,最后折中,砍碎一只,放入冰箱。另两只,一只砍了煮,一只炖全鸡。

五、与我妈一起炸酥肉

炸酥肉是我家年饭桌上从未少过的一道菜,还是一道主菜,人人爱吃,从未吃剩过。以前是我爹主要负责油炸做这道菜,我打下手。后来的几年,就是我主厨了,妈妈打下手。这道菜是要花功夫的,妈妈早就准备好了上等优质苞谷面,和一些配料,主要是鸡蛋、瘦肉,还有姜、葱水、盐巴。一般是用香油炸,所以每年都要准备好一桶香油。

把鸡放在灶上锅里煮着后,就开始油炸酥肉。我先把鸡蛋清黄放入装好苞谷面的大盆里,一般是根据苞谷面的多少来放鸡蛋的。此时,苞谷面有半盆,就放了二十个鸡蛋。然后把瘦肉,姜、葱水、盐巴放进盆里,开始和面。面和得不能太干也不能太稀。面和好后,用一把勺子,一勺一勺地舀了放在滚沸的油锅里,开始油炸。油炸的过程很重要,把握火候,火不能太旺,也不能太弱。炸的时候,用一双筷子随时翻着,不能让粘在油锅的那一面炸糊了。当一块一块的酥肉炸得金黄金黄的,这个颜色意味着可以起锅了。用漏勺捞起,漏漏油,放入另一个盆里,便开始炸第二锅。以前,我爹总是炸上十多锅,够一家人吃到小年,也就是正月十五,我们这儿把正月十五叫做小年。现在,在家里的人不多,小弟一家去上海老岳母家过年去了,所以我只炸了六锅。

我妈始终坐在火炉边,用筷子不时地翻着在油锅里的一块块酥肉。

小时候,酥肉没有今天的好吃,因为穷,舍不得放鸡蛋,然而还是吃得舔嘴抹舌的。今天,反倒吃不了多少。因为酥肉不再是过年菜了,平时随时吃得上,连各种饭馆,也是常见菜了。

“我爹我妈,我已炸好,你们尝一尝。”说完,我从锅里现捞一块酥肉,掰作两半,分别递给他们。“好吃,好吃!”两个老人边吃边点头。

我女儿最爱吃油炸酥肉,往往还未到吃年夜饭,仅吃酥肉,已经吃饱了。此时,她吃不到我现炸的酥肉了,她陪她的妈妈,我陪我的爹爹妈妈。

突然,手机有了信息提示。我一看,女儿发来的:“我爹,酥肉,拍个照片来,解馋,嗷嗷嗷。”我心一热,随即回到:“乖啊,宝贝,好好陪你妈。我回来时带几块来给你。”

六、磕头吃年夜饭

下午五点,我刚把门神对联贴好,二弟一家人来了。弟媳在家做好了几样菜带来:辣子鸡、八宝饭、千张肉、百合炖肉、叉烧肉、煮鱼等六样菜,她在腊月二十九忙碌了一个下午才做好的。现在,加上我做的清汤鸡、炖全鸡、酥肉、小炒肉、长菜长蒜煮豆腐、酸菜豆腐、三拼(油炸洋芋片、荞丝、花生)、豆腐圆子和两样凉菜,共计十六盘(碗),整整齐齐端上大八仙桌,看上去,色香味齐全。

但是,现在还不能吃。还差一个重要的环节,磕头。妈妈已经在我们做菜的时候,准备好了磕头用的盘符。这个盘符就是一个小簸箕,里面摆放了烟,酒、茶各一杯,另有方方正正的肉一块,用碗装好,再加上三碗饭,这就是盘符了。侄儿问他奶奶:“为什么是三碗饭呢?”他奶奶回答:“俗话说,三碗斋饭,哪碗都不好吃!供上三碗斋饭,求得保佑。自古传下来就是三碗斋饭。”

磕头是有讲究的,一家老老少少按顺序站好,跟在妈妈后面。妈妈念念有词:“天神地神,列祖列宗,全家给你们磕头了。望你们保佑全家健康平安,人人富贵,娃娃成器!现供奉薄点,请享用!”说完就跪了下去,先把茶水抬起,在门的两侧分别倒了一点,然后又抬起酒杯,也在门的两边倒了一点。之后,把盘符里的东西,都用双手抬起来,往前送一送,意为请天神地神,列祖列宗享用。做完这些,开始磕头。原来,在妈妈的心目中,全家人的健康平安是第一位的,然后才到富裕以及孩子能成才。我想,这样的健康活动,应该是一种有益的教育。

磕头仪式结束后,两个侄儿子就开始在院子里燃放炮仗,意味着腊月三十夜已来到,老家也称“除夕”,也有叫“大年三十晚”的,这是全家团圆的日子。随着一阵“噼噼啪啪”的炮仗响声,年夜饭正式开始了。

我与二弟安排爹爹妈妈一起坐在上首,然后抬起酒杯:“来,敬爹爹妈妈,健康开心,万事如意!”两个侄儿也齐声说道:“敬爷爷奶奶,祝爷爷奶奶长命百岁!”

我分明看到,两个老人眼里闪动着泪花。

癫痫病人服用左乙拉西坦管用吗吕梁市哪家癫痫医院最好儿童癫痫病因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