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流年】今夜你会不会来(岁月征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34:03

天下起了雨夜悲凉

我亲爱的父亲

是不是你在夜里哭泣

梦里总有你的叹息

我想你

却又怕想起

你送我的生日礼物

都在我的月光宝盒里

今夜你会不会来

……

梦里依然梦见我的父亲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苍白的脸如同医院的墙壁、床单。我和姐姐衣不解带地守在床边,时不时用棉签沾着温开水,轻轻擦拭父亲干干地嘴唇。父亲偶尔睁开眼睛,望望我和姐姐,他想露出一丝微笑,安慰一下我和姐姐,又被疼痛牵引得微微颤抖,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父亲刚刚五十九岁,一场突如其来的重病让他躺在病床,体重迅速下降,再也看不见他如山屹立的样子。我甚至于不相信,短短十五天,病痛能让父亲如此瘦骨嶙峋。我和姐姐、母亲,揪心地望着病痛中的父亲,我深深地、深深地心痛,我心疼他呀,我恨不得代替他,老天呀,别再折磨我的爸爸了好么?别让我爸爸疼痛了好么?

半年前,妈妈对爸爸说,你的脸怎么蜡黄蜡黄的呢?觉得你最近消瘦了、食欲也不如从前了,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吧。爸爸说没事,拿钱难买老来瘦,最近消化不良,没食欲,不是什么大事。

我和姐姐决定带爸爸去检查身体,因为我们知道爸爸的脾气,是心疼我们刚买了房子,怕我们花钱。那天老公和姐夫,特意请假陪我们去院。没想到爸爸做完检查之后,医生直接告诉我们爸爸是肠癌后期,已经确定不用复诊。

我和姐姐惊呆了,然后我们姐妹相拥而泣,我们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们的爸爸才五十九岁呀!医生告诉我们就算手术成功了,我爸爸也只能延长两年的生命;如果不手术,爸爸只剩下两个月的生命,告诉我们手术费用大概在十万左右,我和姐姐几乎异口同声:手术!

我们告诉爸爸妈妈,爸爸得了胆结石,需要做个小手术。手术没有危险,也不用花多少钱,再加上报销用不了几个钱。这是我们市最好的医院,一切都有医院安排,他们还给我爸爸请了省医院的知名专家,一周内马上手术。当我拿起笔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的那一刻,我忽然觉得那支笔竟有千斤重,我颤颤抖抖地在家属签字栏写上自己的名字:温暖。

爸爸手术后,刀口一直不愈合,我老公和姐夫也不敢去上班,我们四个轮流守护。爸爸一直一直地皱着眉,痛苦地不能说话。医生告诉我们,如果爸爸的胆汁不过,那么爸爸就随时有生命危险。

我焦急地、揪心地坐在爸爸病床前,一刻都不敢离开,老公喊我休息,我仍然不舍得离去,好害怕,等我回来我再也没有爸爸了。

手术后第七天,爸爸胆汁依然不过,医生告诉我们,爸爸的病情很不乐观。我追着医生,我问有没有什么专家,能减轻我爸爸的痛苦啊?医生告诉我:“看看病人还有什么愿望,尽量满足他吧!”

爸爸最后的愿望竟然是回家。爸爸从医院回家的第二天就去世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在泪眼模糊中我开始回忆,开始寻找我的童年足迹,那是我爸爸走过的路,用他的话说那是他选择的最幸福的一条路。

我的父亲,不善言谈,面目清秀、温和。他总是不温不火,面带微笑,从来没听过他发怒、激动过。我故意对妈妈说,爸爸这样的男人没特色,好好先生,应该不会浪漫、幽默。

妈妈抿嘴一笑,一抹红晕飞上眉梢道:“谁说的?你小孩家家知道些什么呢?你爸爸年轻时候可浪漫了。”妈妈慢慢陷入回忆,妈妈少女的时候是个十足地美女,现在的她已经五十五岁,看起来还是唇红齿白,面如满月。少女时候的母亲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一个异乡人,一个游街串巷的小木匠。不顾父母反对,义无返顾地嫁给了那个男人,于是那个小木匠就成了上门女婿。

三年后我的姐姐两岁,我还在母亲腹中,我的亲生父亲却得了肺痨。在我即将出生的时候,我的亲生父亲撒手人寰。

我现在的父亲,一位刚刚二十六岁的退伍军人,未婚小伙,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我的母亲一眼,便义无返顾地向她伸出爱的召唤,然后他冲破重重阻力,成为了我和姐姐的父亲。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坚持,母亲父亲都坚持着自己的坚持。

我记忆中,父亲高大挺拔,玉树临风,是个温润如玉地男子。他的手永远都是温暖的。我的儿时,父亲每天按时接我和姐姐上下学,年幼的我望见校门外的父亲,我会一口气跑到学校门口,第一件事,就是伸出我的小手放在父亲的掌心。尤其是寒冷地冬日里,我碰触父亲手心的一刹那,父亲便将温暖源源不断地传递给我。然后我会仰着自己小小的脑袋,像仰望着一座高山,温淳与厚重的爱通过父亲的微笑传递给我、温暖着我。

父亲背着我,牵着姐姐路上说说笑笑,我趴在父亲宽宽地脊背上数着他有节奏的脚步,我觉得那是最幸福的事情。

一天,放学路上,十岁的姐姐忽然问父亲:“爸爸,什么是养父啊?”

爸爸愣了一下,随即会告诉姐姐,养父是爸爸的乳名,就像你和妹妹都有两个名字,妹妹叫温暖,你叫温馨,但是妹妹也叫小暖,可是温暖和小暖都是一个人。懂了没?姐姐点点头,满意地笑了。

父亲是个农民,却没有多少土地,为了养家糊口,父亲做过各种生意,他曾走街串巷、也曾远走他乡。

父亲是家长的长子,我还有一个叔叔,一个姑姑,爷爷去世的早,两个弟妹读书、结婚几乎都是父亲一人承担,姑姑读医学院的学费也是父亲出的。我的母亲从来没有怨言,我母亲属于那种与世无争的简单女子,没有功利心,只要认准了就会死心塌地。

我的叔叔比爸爸小十岁,爸爸和妈妈用所有的积蓄给叔叔成了家,叔叔的第一个女儿也是父亲出钱摆的百日筵席。婶婶生第二个女儿的时候,中国的计划生育进入了最紧张的年代。婶婶把女儿丢给我的妈妈就躲到了她的娘家。我的堂妹从一岁半跟着我们家长到了三岁,她眼里只有伯伯和伯母,把我当做亲姐姐,我妈妈教她咿呀学语。

后来她被她外婆接走了,她每天哭着喊着找伯母,找伯父,一个月后我爸爸从大同回家,带着我去看妹妹。整整一个月未相见,妹妹还是认出了我们,她喜出望外、手舞足蹈。她的外婆说,看来骨头连着筋、叔叔伯伯是真亲。

母亲也曾想为父亲生个孩子,只是她身子太弱。父亲说,命中无子,不必强求,只有父女情缘,此生有温馨和温暖足矣。

北方的冬天是寒冷的,刺骨的寒冷。儿时的冬天总落着厚厚地雪,父亲去北京跑业务,给我和姐姐、母亲买来羽绒服。母亲都是紫红,端庄又高贵,衬着母亲雪白的脸庞,有种说不出的韵味;姐姐的是玫红色,就像玫瑰花瓣的颜色,红的浓郁;我的是大红色,穿上像一团燃烧的火焰,感觉冬天也没有那么寒冷,所有的寒冷都被父亲厚重的爱驱逐。

总之我的童年在父亲勤劳的奔波、经营中是幸福、温暖的。清晰地记得我十岁生日,父亲送我一支笔,还送我庞中华的字帖,他告诉我要写漂亮的字,字如其人,这支笔陪伴了我整整十年。

初中,我住校了,睡着上下铺,吃着学校的大食堂,挑食的我越发清瘦。父亲总是及时送来一些干果、小零食,寝室里的小姐妹羡慕的要死要活。而我偷偷地织了一条围巾,在他生日的时候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高大的父亲眼中竟然含着泪花。姐姐亲手做了长寿面,爸爸吃了一碗哭了,因为那碗面和我奶奶做的是一个味道,姐姐跟着奶奶用心学了很久。

姐姐说,以后奶奶老了,她做给爸爸吃,让爸爸吃到一百岁。我和姐姐慢慢长大了,转眼我也去别的城市读书了,远离家乡的时候,我常梦见我趴在父亲宽厚的脊背上数着他的脚步。

终于大学毕业,我回到了家乡,我和姐姐商量过,今生今世守着父母过日子。姐姐走进了婚姻的殿堂,而我还是孤单一人。母亲开始着急了,对我开始旁敲侧击,有事没事就在我面前长吁短叹。

有一天父亲和母亲把我喊道眼跟前,母亲先开口了:“妞妞,我和你爸爸最近老上火,你说咋办呀?”

我说喝王老吉呗。

父亲叹了一口气说:“你看看别人家的孩子和你一样大的,都结婚了,我单位新来个小伙,又高又帅又老实,我想……”

我说我妈妈说了个高不为富多费二尺布。

妈妈接着:那你看你姐姐同学的那个妹妹的婆家弟弟,真不错吧,长的多像小明星吧?

父亲说你说的都啥呀,像绕口令,孩子能听懂吗?我在一旁偷偷地笑,现在想想那时的我多么幸福,能看到父母斗嘴也是一种幸福。

终于我恋爱了,是一种苦恋。我爱上了一个浪子,一个不肯停下脚步、一直行走在路上的男子,他玉树临风,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我为他痴为他狂,可他依然无法驻足,还是离我而去,我伤心我绝望。

母亲寸步不离在我身旁,她怕我会自杀。父亲默默地,一直陪着我们,有一天他对我说:“孩子,无论你遇见什么事儿,都想想你的妈妈,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是爸爸的女儿,爸爸的小暖,活着很难,因为不只是为了自己。”父亲的语气是那样平静,平静地婉如潺潺溪水、静静河流。就在那一刻,我内心竟然无比宁静、安详,我在本子上记下:曾经错过了我最美的牵手,如今我已长大、懂得真正地长相思守;啼血的杜鹃站在最高枝头、已经错过就不再等候;我的泪流啊流啊流,你的心是否湿透?美丽的十字绣,我针针刺透,再见了,就不要回头……

然后我让他变成回忆,平静地接受了烟火爱情,父母是对的,平凡的幸福才是适合我的,谢谢父母,在我徘徊的时候默默陪伴,守候。

我的父亲,面相温和,总是带着一脸笑意,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和任何人都能够沟通,我经常奇怪,那些不曾相识的婴孩,望见父亲也会笑,只要父亲一伸手,他们就毫不犹豫地伸向父亲的怀抱。

我曾在一本书上看到,有些人天生面善、让人总有靠近取暖的冲动。我想我的父亲就是这样的人吧,无论是老人、小孩,看见他都会信任他、甚至于依赖他,我记得曾祖母病痛的时候,只要我的父亲静静地握住她的手,她就会停止呻吟、逐渐平静。

我想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和力吧。我记得很小的时候的一个夜晚,邻村的一个青年人,在我们村看戏,因为耍酒疯被人群殴。当他踉踉跄跄逃到我家门口、敲开我家大门之后,父亲就给他喝茶,给他取暖,后半夜又悄悄护送他回家。父亲告诉我们,这样的孩子只是年轻气盛,又没有十恶不赦,得饶人处且饶人,能拉一把就拉他一把。

后来这个年轻人事业成功,每个节日都来我家串亲戚,他说永远不会忘记那个黑暗的夜晚,父亲为他打开的那扇门、门里透出的那一丝亮光。

这座小城里,无论我走在哪一条路上,都能想起成长中的故事,模糊的泪眼中总能望见父亲高大的身影。我会情不自禁哭喊:爸爸、爸爸、我的爸爸。我的思念深切而疼痛。我无数次在梦里听见父亲哭泣。尤其是他走后,一场秋雨.让我心碎、我总觉得父亲就站在冰冷地雨里。我心疼他,我可怜他,我不舍得他,我怕他一个人孤独地在雨里哭泣。于是我关上灯,打开房门,退去手腕、脚踝的红线、铃铛,一身素色等待父亲出现我的梦里……

我故意打开我的窗户,让冷风破窗而入,因为在我长大的无数个夜里,爸爸一次又一次帮我关上窗。

梦里,晚归的老公为我关上窗,把我的双手轻轻放入被子,我的泪珠,顺着眼脸流进我的脖子、耳朵,我又嘤嘤哭泣。

老公拥我入怀,喊着对不起,我终于梦中醒来。

老公告诉我,父亲曾不止一次嘱咐他、告诫他,要经常帮温暖关窗,夜风寒凉,切勿受寒,父亲无数次叮嘱他要像父亲一样呵护我、帮助我……

我又泪眼迷离,我内心喊着:爸爸、爸爸、我的爸爸,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还做你的女儿!让我好好孝敬你,你的爱、你的恩,我还没有偿还十分之一。

爸爸我爱你,爸爸我想你,今夜你会不会来我的梦里?

西宁小孩癫痫病医院哈尔滨有治疗癫痫的医院在哪里好?奥卡西平能长期吃吗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