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星月】平淡烟火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9:29:01
无破坏:无 阅读:1613发表时间:2015-02-19 21:08:47 摘要:宽宽的街道上,车水马龙,街道两旁店铺林立,绿化带上树木葱茏,各色的玫瑰花开得娇媚动人,三叶草绿得武汉哪家医院看羊角风专业像地毯,一簇簇白色的小花在风中摇曳,一棵棵修剪齐整的圆柏,冷眼看着喧嚣的城市,沉默不语。 宽宽的街道上,车水马龙,店铺林立,绿化带上树木葱茏,各色的玫瑰花开得娇媚动人,三叶草绿得像地毯,一簇簇白色的小花在风中摇曳,一棵棵修剪齐整的圆柏,在晨风中伫立着,冷眼看着喧嚣的城市,沉默不语。   阴天,下雨,淅淅沥沥的雨丝交织成一道密密的珠帘。女人揭开窗帘看看灰蒙蒙的天,在心里叹一口气,这天气,又是休息的日子,出了摊也没生意,不如再睡会,晚点再出去。听着滴滴答答的雨声,又躺回暖哄哄的被窝里,纷乱的思绪却像一团乱麻,盘根错节,理不出个头绪。   男人上夜班,下矿井,还没回来。在矿井里干活,又累又危险,可为了多挣点钱,供一双上大学的儿女,他白天黑夜在那黑漆漆的地底下拼命,还不到五十,背已经有些驼了。   女人也不年轻了,鬓角有了遮不住的秋霜,隔几个月染一次,长一阵,那些白色的发根又冒出来,生生不息。女人烦了,就任它们放肆地长着,实在太扎眼了,自己买点廉价的染发剂涂点。眼角那深深的鱼尾纹,刻着她经历过的沧桑岁月, 臃肿的腰上堆起一圈圈赘肉,过了四十岁的女人,再也无法跟年龄相抗衡。   昨天女儿打电话来,说马上要去实习了,正在联系实习的地方。再一年女儿就大学毕业了,孩子毕业后能不能找到工作,也是个大问题。他们只是寄居在这个城市里的边缘人,没钱没门路,除了供孩子读书,也没能力帮他们找工作。听说大学毕业前会有就业招聘会,但愿女儿能顺利应聘到一份工作,他们也就不忧心了。   儿子才大上一,考到了山东,学的是工程管理。儿子说学这个将来好就业,毕业实在找不到工作,去工地打工也能混碗饭吃。想起两个孩子,女人的眼角湿润了。一双儿女蛮懂事的,每月的花费省了又省,从不向爸妈多要钱。女儿从大二开始就在校外兼职,发传单,做钟点工,假期跟着老师去各地招生,挣点奖学金,补贴生活, 减轻爸妈的负担。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广西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医院,两个孩子长这么大,粗茶淡饭的,跟着爸爸妈妈蜗居在这二十来平米的黑屋子里,从不抱怨。   外面的雨声渐渐小了,屋子里慢慢有了亮光,女人坐起来穿衣起床,在煤气炉上坐半壶开水,一会男人回来给他做早饭吃。他们的早餐很简单,磕两个鸡蛋,做两碗蛋汤,泡一个冷饼子。孩子们不在家,大人可以将就点,吃饱肚子就行。   他们租住的房子,是一栋单身公寓楼里的小套房,里外两间,一楼,黑乎乎的,经常不见阳光。里屋娘俩住,一张双人床,一个旧沙发,窄窄的玻璃茶几,两张写字台,小小的屋子里拥挤不堪,连转身都得小心翼翼,孩子们做功课白天晚上都得开着灯,女儿的眼睛近视的厉害,估计也跟这屋子的光线暗有关。   外屋稍大一点,爷俩住,外带做饭,放几样普通的灶具,锅碗瓢盆,一张小小的吃饭桌,四个塑料小凳,平淡的日子,简单的生活。城市里高楼林立,热闹繁华,可对他们来说,有个栖身之地就已经足够。大量的农村打工人群涌进城里,城市里的房价水涨船高,一套六七十平米的楼房租金七八百,他们哪里掏得起。这套公寓楼还是男人上班时认识的一位同事的单位房,每月二百元,已经是最低的价格了,他们住了快十年了,手头紧的时候房租就欠着,人家也从不催着要,他们心里也挺感激的。   女人手脚麻利地收拾屋子,巴掌大的地,扫扫拖拖,几分钟的事。抬头看看墙上一个滴答作响的老钟表,快八点了,男人该下班回来了。女人点火做饭,把两个鸡蛋打进锅里,刺啦啦几声响,一股油烟味窜满一屋子。女人把鸡蛋搅散了,加上开水,勾点面欠,撒一撮葱花,一顿早餐就做得了。   刚熄了火,男人推门进来,带进来一股冷气,头发上挂着细密的水珠子,背上的衣服湿得贴在身上。女人赶紧把干毛巾递给男人擦脸:“快擦擦,把衣服换了,当心感冒。”男人憨厚地笑笑,用毛巾在头上胡乱搓几下,一头灰白干枯的头发成了一堆乱蓬蓬的枯草。   女人盛饭,从柜子里拿出清真大饼,男人换了衣服,两个人坐下吃饭。男人接过女人递过来的饼子,掰碎了泡在碗里,呼呼地吃。干了一晚上的活,又累又饿,这碗热乎乎的鸡汤,在他眼里就是幸福的味道。   “今天出摊不?外面还下雨呢。”男人问女人。   “出,吃完饭我就去,生意淡是淡点,好歹混个摊位费。”女人喝口汤,抬头看着满脸疲惫的男人,有些心疼:“以后别老上夜班了,熬人!”   “没事,白班夜班干一样的活,上夜班白天休息,还能帮你做顿饭,替换着看会摊。”男人实心眼,给不了老婆孩子一个富足的生活,至少要尽全力,把寒掺的日子过得宽展点。   “你吃完赶紧睡觉,中午别给我送饭了,我买个烧饼垫巴下就行。”女人收拾了碗筷,从墙上取下一个廉价的挎包,里面装一些零零碎碎的小钱,找零用的。“带上伞,外面还下着雨呢!”男人叮嘱一声。女人弯腰从柜子里取出一把花伞打上,走出黑乎乎的楼道。   秋天的雨像一位难缠的女人,时不时地就下起来,没完没了。女人扎进雾蒙蒙的雨中,风裹着雨丝扑在脸上,冰凉冰凉的,女人忍不住打个寒颤,缩了缩脖子。街上的车一辆接着一辆,排起一条长龙,车喇叭声此起彼伏,正是上班的高峰期,遇上红灯就堵车,谁的心里也急得冒火。披着雨衣骑着电动车上班的工人,在自行车道上汇成两股五颜六色的车流,人行道上三三两两的行人打着伞,低着头急匆匆地走着,城市里的生活,总是这样快节奏。   女人今天倒不着急着赶路,下雨天顾客少,去了也是在那几平米的小铁皮筒子里干坐着,反而心焦。路旁国槐树的叶子被雨水洗得亮亮的,闪着绿油油的光,花坛里玫瑰花瓣上挂满亮闪闪的水珠,像出浴的美人。女人闻着湿漉漉的空气,难得有雅兴欣赏雨中的街景,灰白的脸上浮上一抹浅笑。   她的摊位只是一个几平米大的报刊零售厅,在车站旁的一条侧街口,孤零零地站在风雨中。这儿其实也算一块风水宝地,候车的旅客寂寞难耐,常来这里买份晨报或者晚报,几块钱的杂志,打发时间。车站左侧还有一个临时的劳工市场,聚集着一堆堆找活生的民工,他们称这地方为“鱼台”。那些人常年累月聚在这里找活干,据说干临时工劳务费高。他们找不到活的时候,就坐在街边的台阶上晒太阳,歇阴凉,也会有人过来买两本盗版的杂志,翻来覆去地看,消磨时间。渴了来买一瓶矿泉水,一盒三五块钱的廉价的劣质烟,因为有他们,女人的生意才得以维持。   女人推开窄窄的门进去,放下手里的包再出来,把门面上的铁皮推上去,露出三面的玻璃窗户,一些花花绿绿的杂志封面露出来,象一面面彩色的墙。女人除了卖这些报刊杂志,还捎带着卖些便宜的饮料。卖烟草得有烟草专卖证的,他们没有,只能从乡下开铺子的叔叔那里拿一些廉价的便宜烟,藏在货架底下,偷偷地卖。这些老顾客混熟了,知道她这里有,不用摆在明处也会有人来买。其实他们都是老实人,胆小,违法的事也不敢做,只是为了多挣点小钱,也就壮壮胆干了,虽然 所得的利润也很薄。   报刊亭实在小得可怜,摆上一些货物,只剩下两平米见方的地,只够放两把椅子,女人整天就坐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连呼口气也觉得憋屈。没顾客的时候,女人就趴在窗口,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脑子里却总是乱哄哄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累了,女人就靠在椅子上坐着,绣一副色彩艳丽的十字绣,两米多长的“富贵牡丹”,女人绣了两年还没完。她想绣好了装裱出来,挂在老家的客厅里,可这一年三百多天几乎都在城里漂着,离家乡似乎越来越远了。   女人以前在农村的老家种地,伺候两个孩子上学。可近些年农村的学生越来越少,一些小学都合并了,他们乡的高中也撤了,要上高中就只能考城市的学校,中考的门槛也越来越高,条件好的人家都把孩子送到城里的学校,农村里一个班里就七八个学生,老师都没信心教了,学生的成绩更别提了。   那年男人的一个同事老婆生病住院,要把这个报刊亭转让了,问有没有人愿意接,转让费也很便宜,男人正想着把孩子们转到城里来上学呢,就赶紧回去跟女人商量。就这样,女人带孩子跟着男人来到城里,守着这个小铁皮房,一干就是十年。   前几年生意还是不错的,买报刊杂志的人也很多,加上饮料香烟,打火机之类的,一天能收入五六十块,比工地上打工的女人挣的还多。这几年人人都有手机了,一有空谁都抱个手机低着头在那里玩,谁还有心专门花钱买书买报来解闷呢,女人的生意就渐渐淡了。夏天饮料卖的多,还勉强可以,到了冬天,生意就像这天气,淡出水了。   快中午的时候,雨停了,太阳也红彤彤地放出光来。街上的行人多起来,那些猫在附近旅社里“钓鱼”的民工纷纷涌出来,女人的窗口也开始有了零零星星的生意,她的眉头也终于舒展开了。   十二点,街上的人流徒然增加,上下班的工人学生来来往往,挤满了街道,女人拿出一箱小零食摆在窗口,有附近学校的小学生踮起脚尖,递进来一元钱,拿一袋小吃,女人笑容满面地接待着每一位顾客,那一元两元的小钱,就是维持他们生活的来源。男人挣的钱都供两个孩子上学洛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相对较好了,她这点微薄的收入,除去必须的生活费、摊位费、房费、水电费,也所剩无几了。    男人还是来送饭了,过了水的滑溜溜的手擀面,拌上青椒炒土豆丝,吃着就爽口。女人有时候觉得自己也挺幸福的,虽然跟着男人受了二十年的苦,可男人顾家,对老婆也体贴照顾,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种平淡相伴中的快乐比金钱更为重要。   吃完饭,男人让女人回去睡会,他看两小时。女人没答应,中午太阳大,小铁皮房里又闷又热,男人晚上还要上夜班下井,休息不好怎么行。跟自己比起来,男人受的苦更多,肩上的担子也更重,女人不懂得浪漫,但她也知道心疼自己的男人。两口子过日子就得互相照应互相体贴,心里快乐了,苦也是甜的。   下午六七点,放学的孩子都走完了,鱼台上的民工回旅店了,车站前也空空荡荡,只有下班的工人们再次汇集成拥挤的车流。女人把柜台上的小货品收了,把外面的铁皮放下来扣好,锁上小货亭的门,披着火红的晚霞回家,夕阳拉长了她的影子,曲曲折折,宛如她走过的人生之路。女人拢拢头上的碎发,加快了步子,再过两个小时,男人又该去上夜班了,她得回去为他做顿好饭吃,就包他最爱吃的饺子吧。   女人想着,就拐进超市,买了五块钱的肉馅,一斤豆腐,一把韭菜,忙忙火火地往家赶。那个黑乎乎的楼道里,有他们温暖的小家,她的希望和梦想,她的情和爱 ,那淡淡烟火的味道,像涔涔的流水,在经年的光阴里穿梭……      共 401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3)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