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轻舞】幸福的曙光(情感小说)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22-04-14 15:00:33

“妈,我……我……我怀孕了。”季娇娇掩着脸,支支吾吾地对着正在炒菜的妈妈林沐雪说。

“什么?怀孕了?”林沐雪连忙停止炒菜,瞪大眼睛回头对女儿大声地喝问道。

“妈,我已经怀孕两个月了。贺曲江说他会负责的。”季娇娇一边说一边用手卷着衣角。

“听说,贺曲江经常与朋友在酒吧唱歌、喝酒、打牌,有时彻夜不归,这样的人能托付终身吗?”林沐雪大声地质问女儿,然后气得扔下锅铲。

“妈,他说要为我改变。”季娇娇仍然轻言细语地对妈妈林沐雪说。

“不同意,不同意,就是不同意!”林沐雪意志坚定地说。

季娇娇听到妈妈斩钉截铁的话,“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捂着脸跑向卧室。

看到女儿伤心,妈妈也随步跟向卧室,边扶起趴在床上哭泣的娇娇,边语重心长道:“娇娇,你太单纯了。”

原来,十九岁的季娇娇高考落榜后,随爸爸的表姐在城郊一家商务公司上班。在上班期间,认识了能说会道,一表人才,英俊潇洒的贺曲江。

贺曲江,二十四岁,不仅是家中的独苗,更是贺家几代单传的男丁。因此,被父母宠,被亲人爱的贺曲江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打从季娇娇被表姑妈带进商务公司上班那天开始,贺曲江那双眼睛种满了深情。

季娇娇身材高挑,青春靓丽,不仅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更是季家几代很好的女孩。季娇娇刚刚跨出校门,哪里经得起贺曲江甜言蜜语的诱惑?季娇娇一颗情窦初开的心慢慢地沉醉,渐渐地迷失了方向……

第二天,林沐雪打电话让贺曲江来家一趟,商量商量如何是好。是生?还是不生?贺曲江犹豫不决,一脸茫然,很后竟然对林沐雪说了一句:“还没有准备好。”看着似是而非,自己都像没长大的孩子的贺曲江,林沐雪的心凉了半截。

看着贺曲江不闻不问,想到季娇娇年龄又太小。林沐雪极力劝导季娇娇不要生下这个孩子,在妈妈林沐雪的说服下,季娇娇选择了人流手术。

在人流术后休息的那半个月里,贺曲江不仅没有来看季娇娇一眼,连一个问候的电话都没有打过来。想到自己暗许的一颗芳心付之东流,季娇娇流下了苦涩的泪!

随着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季娇娇的伤口已慢慢得愈合。不知不觉间过去了半年。

某晚,商务公司开庆祝晚会,借着酒劲,贺曲江对季娇娇再次上演了“求爱记”。常言道,初恋是一生中很美好的回忆。至始至终心底深处留有贺曲江位置的季娇娇再次被贺曲江的花言巧语所迷惑,那夜,季娇娇又投入到贺曲江的怀抱!

一个月后,季娇娇再次怀孕。

季娇娇的第二次怀孕,惹恼了时常为她烦忧的妈妈林沐雪,想起上次女儿人流手术,贺曲江的冷若冰霜,林沐雪不由得怨由心生,于是,再次规劝季娇娇做人流手术。

第二天,林沐雪领着季娇娇再次来到医院,妇产科医生告诉她们,人流次数多了,很终导致终身不孕,为此,不能再做人流。母女俩听完医生的忠告,不得不打消做人流这个念头。

母女俩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林沐雪立即给贺曲江打去电话,并让他叫上母亲一同前往,商议如何处理。很快,母子俩赶了过来。林沐雪二话不说,拿出季娇娇刚刚去医院检查的孕检彩超单,“啪”地一声,扔在桌子上,然后把医生的话一字不落地说了一遍。贺曲江的母亲是一个深明大义之人,听完林沐雪的一席话,直接了当,当众表决,赞同贺曲江与季娇娇立马完婚。

结婚那天,恐怕是季娇娇这辈子很幸福很甜蜜很难忘的一天。那天,季娇娇穿着洁白的婚纱,手捧着新郎单膝跪求奉上的玫瑰,脸上的笑容像刚刚绽放的花儿那样的灿烂,那样的夺目。当阳光帅气的新郎对着所有宾客说:“我长大了,我娶老婆了,我当爸爸了。感谢在座的亲朋好友一起见证我与季娇娇的爱情!”贺曲江说完,鞠了一个长长的躬,场下瞬间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转眼之间,就到了季娇娇分娩的时间。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娇弱的季娇娇产下一名女婴,女儿的到来,着着实实改变了季娇娇的命运!

当贺曲江母子俩听妇产科医生说季娇娇生了一个女孩时,刚刚还绽放着灿烂笑容的脸顷刻间变得黯然失色,贺曲江母子呆立在产房门口久久得说不出话。

怀孕期间,无论是半夜还是三更,只要季娇娇想吃什么,贺曲江母子都会不厌其烦地为其准备。而今,截然不同的待遇。自从季娇娇生了女儿以后,贺曲江母子对她的态度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弯。前段时间,贺妈妈为季娇娇喂养的十几只大公鸡突发瘟疫全部死光了,本来贺妈妈打算送给乡下亲戚,想到季娇娇临产脱不开身,如今,瞅着季娇娇生了一个女孩,便把冰冻过的瘟疫病鸡炖给“坐月子”的季娇娇吃。更可气的是,季娇娇从医院回来,贺曲江几乎很少归家,偶尔回来打个照面,还要冷嘲热讽一番。月半的时候,如果不是林沐雪过来为孩子上户口,恐怕还无从知晓季娇娇的处境。

看着嗷嗷待哺的孩子,想着口是心非的贺妈妈,想到冷漠无情的贺曲江,林沐雪抚摸着季娇娇的手,伤心地说:“娇娇啊,当初你不听我的劝,看看现在,你过得什么生活?”说着,说着,母女俩抱头痛哭了一场。

第二天,林沐雪上街为季娇娇购买了一只鲜活的公鸡,亲手为女儿煲了汤,看见季娇娇吃得香香的,林沐雪欣慰地笑了!

在林沐雪亲自照料下,季娇娇长胖了不少,衣橱里那些时尚潮流的衣服一件都不合身了,季娇娇想去买一身合体的,贺妈妈说:“不要买,浪费钱,等过段时间瘦了就可以穿以前的,现在就将就穿我的。”一向言听计从的季娇娇只得照办。整整半年,二十出头的季娇娇穿上贺妈妈的衣装俨然像个五十岁的老太婆。

刚出“月窝”的季娇娇,把孩子托付给贺妈妈照顾,重新回到了商务公司。

某天,与她要好的姐妹悄悄地对她说:“贺曲江在公司找了一个情人。”季娇娇听后脸色苍白,便谎称生病回了家。

晚上,贺曲江好像捡了金子般吹着口哨回到家。季娇娇拉起贺曲江往卧室走,来到卧室,季娇娇便把同事的话说了出来。贺曲江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谣言,纯属无稽之谈。”说完,一溜烟地跑出了卧室。

第二天早上,季娇娇借故生病不上班,让贺曲江自己去。等贺曲江前脚一走,季娇娇尾随跟踪,果然不出所料,就在前面的巷道口,贺曲江与一位早已在此等候的女孩手牵手的就像当初季娇娇与贺曲江他们恋爱时那般的幸福甜蜜,跟在后面的季娇娇看见这一幕,眼泪是止不住地往下掉……软弱的季娇娇没有追上去质问贺曲江,而是选择了隐忍和沉默。

随着孩子一天天的长大,花钱也越来越多,比如奶粉,尿不湿,衣服裤子,加上偶尔感冒输液,等等,这一切的费用都是季娇娇用自己上班挣的钱来支付,而同样在上班的贺曲江打牌、喝酒、抽烟花得所剩无几,有时还要管季娇娇要。

贺曲江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无数个长夜漫漫,季娇娇都是在伤心中度过。就在孩子贺欣桐两岁的时候,贺曲江终于提出了离婚。

原来,与贺曲江手牵手的那个女子是他的高中同学,当年毕业后,她随父母去了外地,在外期间与当地一位男子草草结婚,第二年生了一个男孩。前些日子,为了一点小事,她便丢下丈夫孩子回到老家,闲着无聊的她便进了商务公司。彼此原本就有爱慕之意,加之夜夜笙歌,自然而然地走在了一起。

在贺曲江的软磨硬缠下,季娇娇不得不在离婚证上签了字。当年季娇娇嫁给贺曲江的时候,贺曲江家乡正在开发,每人一次性补偿生活费十万元,因贺曲江入股把季娇娇的生活费挪用了,所以离婚协议书上写了一张十万元的欠条。

贺曲江与季娇娇两人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这样悄悄地离了婚,当然,季娇娇离婚不离家,因为贺欣桐还太小,怕给其心理蒙上阴影。

如果不是那个女子找上门捅破了这层纸,恐怕双方父母至今都还蒙在鼓里。那天,贺曲江感冒发烧,浑身无力,季娇娇忙前忙后照顾生病的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贺妈妈打开房门,迎面看见一位陌生女子,那位女子朝里面大喊:“贺曲江,我来了。”听见喊声,贺曲江拖着虚弱的身体走了出来,那个女子看见贺曲江一副病恹恹的模样,扑向前紧紧地把他搂在怀里,让站在一旁的贺妈妈惊得目瞪口呆,而站在卧室门边的季娇娇气得七窍生烟,赶忙过去拉开那个女子,边拉边说:“不要脸。”那个女子也不甘示弱回答道:“我是他的女朋友,你们离了婚的,名不正,言不顺,还住在一起。哼!”你一句我一句,两个女人争吵不休,眼里心里只有那个女子的贺曲江顺手扬了季娇娇一耳光。季娇娇哭着转身走向卧室胡乱地收拾了几件衣服,然后提着衣物,边哭边走出了大门。

季娇娇提着简单的行李,来到了娘家,听见敲门声,林沐雪丢下正在编织的毛衣,起身开门,就在打开门的瞬间,却被呈现在眼前的一幕惊得不知所措,女儿季娇娇提着行李泪流满面地站在门口。

林沐雪赶紧把女儿拉进屋,接过季娇娇手中的行李,急忙问:“娇娇,你怎么呢?发生什么事了?”

“妈,贺曲江不要我了,我们离婚了,”季娇娇伤心地说。然后,一下子扑倒在林沐雪的怀里放声大哭。

“娇娇,不怕,不怕,贺曲江不要你,爸爸妈妈要。”林沐雪搂紧女儿,不住地安慰道。

季娇娇在林沐雪的劝慰下,总算平静下来,刚刚平复好心情,又开始担心女儿贺欣桐了。午饭吃了多少?睡午觉的时候有没有踢被子?醒了有没有哭着找妈妈?才分开短短一天,季娇娇就被思女之痛折磨得肝肠寸断。那一夜,季娇娇辗转反侧到天明。

自从季娇娇离家后,贺曲江与那个女子朵儿正式交往了。就在他们商议结婚一事时,朵儿的丈夫孩子找上了门,当着贺家一家人的面,朵儿丈夫跪求朵儿回家,并苦苦哀求朵儿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为了可怜的孩子,朵儿很终还是选择了回归家庭!

季娇娇离了,朵儿又走了,竹篮打水一场空,贺曲江傻眼了。

看不到季娇娇,贺欣桐一天到晚吵着要妈妈,贺曲江扭不过孩子,只得把她带去林沐雪家。白天,季娇娇陪孩子玩耍,晚上,由贺曲江带回家,看着季娇娇割舍不下孩子,孩子又离不开妈妈,母女俩难舍难分的样子,贺曲江恳求季娇娇回家重新开始。为了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不计前嫌的季娇娇答应了。

为了给贺欣桐一个完整的家,更是因为朵儿的离去让贺曲江感觉内心无比的空虚与失落,为此,贺曲江格外珍视这份回归的情。

贺曲江变了,变得懂得关心人了,以前一直都是季娇娇为贺曲江端茶递水,洗衣做饭,打从乞求季娇娇回来后,角色互换了。贺曲江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季娇娇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间。

某日吃晚饭的时候,贺妈妈语重心长地对贺曲江说:“眼下二胎政策开放,把婚复了,再要一个孩子。”季娇娇默不作声,自顾自地低头吃饭,任贺妈妈在耳畔絮絮叨叨。吃完饭,季娇娇带着贺欣桐出去散步。

“妈,贺曲江要求复婚。”季娇娇在电话里大声地对林沐雪说道。

“复婚?可以呀,但必须把那十万元的钱还了来,再办复婚手续。”林沐雪在电话那头为季娇娇支招回应道。

晚上睡觉的时候,季娇娇很委婉地告诉贺曲江钱的事,贺曲江听季娇娇一说完,换好睡衣的他“噔,噔,噔”跑出卧室,来到贺妈妈房间把季娇娇说的话重复了一遍。“钱?季娇娇是跟钱过日子?还是跟你过日子?”贺妈妈气凶凶地儿子吼道。

贺曲江在妈妈面前讨了气,又“噔,噔,噔”的跑回卧室。那一夜,季娇娇与贺曲江相对无言,各怀心事!

一个月后,在贺曲江“甜言蜜语”,“糖衣炮弹”的攻击下,季娇娇终于妥协了。并且亲手撕毁了那张凭证,而后自觉自愿与贺曲江办理了复婚手续。

两个月后,季娇娇怀孕了。

随着肚子一天天长大,转眼就到了季娇娇分娩的时刻。

手术门口,焦急等待的贺曲江,贺妈妈,林沐雪。

“生了,生了,季娇娇生了。”产房里探出一个护士温柔地说。

“是男孩还是女孩?”贺曲江与贺妈妈异口同声的问。

“恭喜你,是个妹妹!”护士依然温柔的说。一听说是妹妹,贺曲江母子就像霜打的茄子一下子焉耷了!

贺曲江来到产房,勉强挤出笑容,看了看孩子,然后对季娇娇说:“你辛苦了!”

三天后,贺曲江以公司(几个朋友合伙在外地开了一家商务公司)忙为理由离开了产后十分虚弱的季娇娇。

贺曲江走了,贺妈妈也找了一个照顾贺欣桐的借口,便把季娇娇与刚出生的孩子贺诗语丢给林沐雪照料。

林沐雪一会儿要为季娇娇煲汤,一会儿又要为贺诗语换尿布,刚刚洗完衣服,又要忙去煮饭,林沐雪跑前忙后,忙得不知天昏地暗。白天做累了,晚上总该休息了,可是,贺诗语偏偏不让林沐雪如愿,一到晚上又哭又闹,没办法,林沐雪只得起床抱起贺诗语满屋转,一晚两晚倒也无所谓,天天如此,铁打的身子也怕吃不消。

看见妈妈为了照顾自己而累得腰酸背痛,季娇娇心痛不已,无数次对林沐雪说:“妈妈,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不复婚?”

林沐雪一边抹泪一边替季娇娇拉被子发泄道:“你看你闺蜜,人家生二胎生了一个儿,公婆奖励她四十万,你生个女,差别大,待遇更大。”

一天又一天,好不容易熬满了四十天,季娇娇总算“自由”了,终于可以回娘家了。

当地有一个风俗,那就是刚出生的孩子*一次去外婆家,外婆会给她“长命钱”,不管多少,就是意思一下。季娇娇带着两个孩子去林沐雪家住了几晚,回家那天,林沐雪按照当地风俗象征性地给了贺诗语几百元。

第二天,林沐雪过来看孩子,腿刚刚迈进屋,贺欣桐挡在面前

怒气冲冲的说:“外婆,你好偏心,喜欢妹妹,不喜欢我。”

林沐雪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莫名其妙地急忙辩解道:“喜欢,都喜欢。”

“哼,喜欢?那为啥子光给妹妹钱,不给我钱呢?”贺欣桐理直气壮地说。贺欣桐问得林沐雪哑口无言,原来,是在给贺诗语“长命钱”的时候,忽视了她。

经过这件事,林沐雪每次来贺家都要先叫贺欣桐的名字,然后才去抱贺诗语。不然贺欣桐又要说妹妹分走了她的爱。

贺曲江一去就是数月,除了偶尔地给季娇娇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对孩子从来不闻不问。因为在他心头一直有一个疙瘩,那就是季娇娇没有生儿子,断了贺家香火。就是这个念头,一直让他耿耿于怀。

前几日,公司员工老李彻底改变了贺曲江的看法。下班回家的老李在洗澡的时候,脚底一滑,跌了一跤,摔断了腿,两个女儿接到电话立马赶了过来,送往医院。在医院,两个女儿不分昼夜地守候在老李身旁,并且争着交付医药费。而在同一间病房的另外一个大叔却没有那么幸福,因为他生的是两个儿子,那天不小心摔断了腿,两个儿子不理不睬,大叔在床上不住地呻吟,邻居们都看不下去了便说道:“把你们老汉送到医院去看看。”大媳妇站出来说:“我买了房子,欠了一屁股的债,没得钱。”幺儿媳妇说:“我娃娃读书,吃饭都困难,也拿不出钱。”两个儿媳推过来推过去,置之不理,很后还是大叔的弟兄姊妹把钱凑够才送到医院,因为耽误了很佳治疗的时间,而落下残疾。

那天,贺曲江代表公司去医院看望老李,见到这鲜明的对比,心头的疙瘩总算解散了。

晚上,贺曲江在网上订了回家的机票。第二天中午,贺曲江笑吟吟地出现在季娇娇眼前。

贺曲江抱起贺欣桐,搂着怀抱着贺诗语的季娇娇,幸福地笑了!

夏天癫痫病患者能游泳吗
武汉有几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是否可以痊愈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