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看点】塔克拉玛干沙漠的生命韵律(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53:56

在南疆生活的两年多里,曾两次接触塔克拉玛干沙漠。

第一次是2007年8月初,到尉犁县罗布人村寨,那只是站在沙漠的一角,往沙漠里匆匆一瞥。当时的印象是,那里的沙丘和我小时候在家乡见到的沙崮堆相似,差别之在于,我家乡只有一座沙崮堆,而那里有许许多多的沙丘,连绵无穷。

第二次是2007年11月3日,顺着沙漠公路进入到塔克拉玛干沙漠约三十公里左右的区域,在这里向四处观望,都是望不到头的沙漠,真正体验到了置身沙漠之中,如荡金色海洋的感觉。

站在沙漠中,四处遥望,瀚海无垠,起伏连绵,似乎是一首平仄跌宕、节奏舒缓、韵律绵邈的长诗。那隆起的许多沙丘,有月牙形,有金字塔形,有盆缶、盘碟、坟丘、堤坝等各种复杂形状,就像手写的音符,长短高低,卷曲弯拢,各不相同,排列在一起,就是一张奇异的乐谱。

脚下的金黄色的沙土地面,鱼鳞样的清晰纹络,一条条,起伏排列,脉络有致。那是造物主轻轻地喘息,在这金色瀚海激起的微澜。

在这金色的大漠背景里,时不时的还有一簇簇红柳,那深重的红,在金色大背景的衬托下,极具视觉冲击力,沙场红色战旗一般耀眼。更震人心魄的是那些枯死的红柳的主干或枝条,尽管身躯已残缺不全,甚至断裂劈叉,裸露着惨白的脊骨,但依然不减刚硬倔强的气魄,或昂扬伫立,或挣拽出扭曲倾仄,纠葛缠结的姿势。这种色彩和气魄,便令人想起了《命运交响曲》的嘭嘭作响,扣人心弦的主旋律。

我们去沙漠的两次,都是微风天气。在微风的时候,表面看,沙漠是沉静死寂的。我坐在松软的沙丘上,静下心来,静静地注视沙丘的脊梁,发现那起伏弯曲的沙梁,在不断地扭曲变形,那是因为一些细沙在悄悄地涌动。我禁不住趴在沙丘上,静心屏气,仔细观察。只见微风轻拂下,细沙如水一样脉脉漂移。因为头部离沙壤太近的缘故,细沙竟然吹拂到我的脸上。侧耳细听,于寂静无声处似乎谛听到地底蛩音——那不是蟋蟀的浅唱,那是微风吹拂细沙的低吟!我没有用录像拍出动态流动的过程,而是用相机逆光拍下了微风轻拂,细沙漂移的一张张静止画面,倘若前后相续,仔细观察,我相信,任何一个读者都会发现那极细微的动态差别。

我终于明白,沙漠原来也有它自己的生命之歌,有它自己的生命韵律。

当然,在这里,还可见到沙漠公路两旁的绿色植物带,见到苍劲的胡杨,见到红柳坟和芦苇丛,见到植物生命的印记。据说,越过几十公里的沙漠公路绿色植物带,越往沙漠腹地走,大漠就越显得冷酷无情,越被刻骨铭心的死寂所笼罩,绿色生命的印迹越来越少,最终几近于无。除了沙丘还是沙丘,除了沙漠还是沙漠,最终露出“死亡之海”的本色。当然,也是金色瀚海的本来面目。但,我相信那里,即使无风或微风的时候,也一定有一双无形的手,拨动着自然变化的琴弦,弹奏着生命呼吸的旋律。

其实,沙漠本就是流动的海。狂风大作的时候,细沙随风,卷裹呼啸,飘摇而起,转眼之间,丘陵可以削减成洼地,洼地可以隆起变丘陵。庄子曰:“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庄子以“息”写风,极富表现力,这里的“息”就可以理解成造物主的气息,自然界是靠风来呼吸的,这一呼一吸之间,便有沧海桑田的巨大变化;这一呼一吸之间,便有沙漠的流转变动;这一呼一吸,就有了沙漠的动态韵律。当年彭加木失踪之后,我们国家派了许多人,许多架飞机,都杳无踪迹,不正是因为这种沧桑巨变,无情掩埋了一个伟大而又渺小的生命吗?

所以,不管沙漠的动态韵律,能给风流骚客带来审美欣赏也罢,能给探险家带来悲剧命运也罢,它并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流动取向,它的主宰是造物主,是自然界,自然界的一呼一吸决定着它的生命韵律。造物主情绪激烈时,它便猛呼狂哮,摧枯拉朽。尘沙身不由己,随之漫天飞扬,如野马奔腾,如群虎下山,飞卷削刮,腾转闪挪,丘陵与洼地,只在转眼之间,即可变异易位。此时,它所弹奏出的是音调震耳,节奏迅猛的狂飙进行曲。造物主心绪安静,它便喘息轻缓。尘沙只是暗流涌动,悄然挪移,弹奏出“蒙着轻纱的梦”一样的舒缓小夜曲。无论如何,它决不会绝对静止不变,运动是它的主旋律。

由它想开去,是否可以推论,世间一切事物,都有自己生命流动的韵律?

昆明哪家癫痫病医院好河北癫痫病医院排名沈阳的癫痫病医院怎么选择呢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