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流年】扇面:莫干山(散文外一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16:01

一、扇面:莫干山

夏,上海38度。开车,摆脱高速公路的纠缠,进莫干山。

山路细瘦、盘旋,车反复转身、拐弯,像性感女人反复转身、拐弯,让旁观者柔肠百转。一侧山崖,一侧竹海,我只能盯准曲折的山路而不敢纵情走神。

海拔上升,温度降低。停掉空调,打开全部车窗包括天窗,让吹过竹林的风再吹进来。路上没有行人,偶尔有来车谨慎擦肩而过。安静得可以听到鸟鸣和引擎的细微博动。

在开阔处停车,眺望山巅和山下。发现竹林中夹杂若干无名树木。少数的树,在多数的竹林中生长,感觉自己多么优秀而孤独,像人群中少数几个醒目的人。

终于到达山巅,小镇。入住小旅馆。在此驻留三天时光。

看了剑池,想象了传说中为楚王铸剑的莫邪、干将二人,以及为干将复仇的少年眉间尺。以及鲁迅由此演绎的小说《铸剑》。莫干山周围是江南、南方,产出笔(湖州)、墨(徽州)、纸(宣城)、砚(端州),也产出刀枪剑戟(吴越)。文人转身成为武士,闺秀步出闺阁绣楼成为侠女,甚至连一个少年都愿意献出比剑更尖锐的头颅--南方,江山多娇但也多难。南方本身就如一柄深藏的剑,用剑柄、剑匣的华美外饰,迷惑着看客和对手的视线,而兀自于阴影里醒着、冷着、闪烁着--长江随风飘动,像剑柄上的长穗随风飘动。

看了蒋介石与宋美龄度蜜月的别墅。夫妻二人合影,眺望未知和未来。一张来路可疑的双人床,虚拟着民国时代的温存。游客纷纭而过。再显赫的历史人物,也仅仅是某个地址的过客和游客--蒋、宋到此一游。站在别墅外的阳台上,透过姿势优雅的两棵松树,看雾中山区犹如一杯牛奶,无法被眼睛饮尽它的滋味。

其他景点一概未进,大部分时间在竹林里坐着,听虫子鸣叫,喝山泉,吃农家饭,看书。读到宋人孙少述的诗《栽竹》,抬头看看竹海,我在双重的竹子之间生活,集水声和山色于一身,甚好。诗中一句:“更起粉墙高百尺,莫令门外俗人看。”讲的是庭院栽竹,清雅,但格局毕竟小了。若把眼前蜿蜒群山看做粉墙百尺,竹海里穿行浮动的农夫、屋檐下的我,都不算是“门外俗人”了吧?

俯瞰深涧溪水旁边的凉亭,有三两男女席地而坐,打牌。旁边拴着的两只大狗,在绳子决定了的狭小范围内散漫地走、站、看。避暑的人和狗,像一幅山水画。古代的人和狗进山消夏,也是这样的景象吧。变化的是人的衣装,没有变化的是狗的外形。山、水、竹、云、风,也没有变化。

山间小镇,有扇子作坊。一老匠人埋头在台灯下制扇,用山中竹子做扇骨。他说,竹质扇骨比木质扇骨经久耐用,把握愈久,愈显明净。忽想到“风骨”一词--扇骨就是一场小风的骨头呵。那么,扇面,纸质的绘有图画、题有诗词的扇面,就应该是另外几个词:风韵、风致、风情……有风的词,都美好。

下山,一路听江南人刘半农作词、赵元任作曲的《听雨》:“我来北地将半年,今日初听一宵雨,若移此雨在江南,故园新笋添几许。”他们也应该上过莫干山吧。

回到上海,回到摄氏38度沸腾的生活,重新成为“门外俗人”。在空调嗡嗡嗡嗡的质疑声中,盯着一把莫干山折扇发呆。想想莫干山三日,如扇面一样幽美了。

一把折扇可收缩、暗藏画卷于体内,周围的人一无所知;可打开,风吹竹叶的声音和颜色就来了,绿的声音和颜色,就来了……

二、运河缓慢

从北京直到杭州,一条大运河穿越半个中国,沟通钱塘江、长江、淮河、黄河、海河五大水系。江南运河是其中最美好的一段--长江与运河大致垂直,“江”,“河”,用六滴水就统治了江南的命运和景象。这两个汉字的创造者,就是江南一带人氏吧,他的幽灵暗自与我交换过体内的流域和灯火?

某年,春,我从扬州上船,用两天一夜时间抵达杭州--缓慢,像词牌“扬州慢”一样慢,像流水、落花一样慢。乘坐火车、汽车的人,用四小时左右即可了却这一过程。但只有在运河上缓慢过渡的时光里,方可深深体验到汉语中国的存在--“春风十里扬州路”(杜牧),“明月何时照我还”(王安石),“夜船吹笛雨潇潇”(皇甫松)……缓慢穿过无锡、苏州、湖州、嘉兴等等城镇,船上满载各类建筑材料。妇人、孩子和狗,使船工能够把船当成家园。我自然想起从前那些散淡文人,穿长衫、走水路、读竖排的线装书,很合适。从清朝张岱、李渔、袁枚,到民国丰子恺、柳亚子,一概墨迹缓和、心跳慢板。半路上岸,他们可能到一个小镇里隐居、结社、雅集,窥探京城里的动静,吟诵足以传世的诗篇,顺便遭遇若干鲜艳女人和一些水粉般的事情。四散而去,一路好风,吹醒体内汹涌的酒意和暗疾。

缓慢,武松从打虎直到砸店的故事,被茶馆内的说书人,从春季一直叙述到秋天--在北方,这个故事只需一小时的唱念作打,即可了结悬念。江南缓慢,因为它拥有无数细节和微妙来支持,不会出现一丝漏洞和搪塞--从美人的眼波流转,到屋檐雨滴在青瓦薄唇上的欲说还休,绵密、幽深、一吟三叹。

缓慢,河边村镇都有流水纵横,船桨捣乱液态的树木、石桥、天空,淙淙,潺潺,也会产生流言--关于江南以外的尘世,以及小镇内部雕花屏风一样繁复幽曲的恩怨。明清富商遗留下的宅邸园林成为景点,导游如同早年诡秘管家的化身,把游人作为来宾引领至每个细节--绣楼,一扇花窗半开半合,仿佛依然有闺女在窗内偷窥、暗恋,视某个过客为英俊长工。一块蓝印花布飘成巨大夜空,白花朵般密集的星子飘动--江南万千染坊溅起的灿烂星子,使小镇上空蜜蜂汹涌、露水甜蜜。而街道、天井,古旧青砖密集如鳞,充满了游入运河成为一群青鱼的冲动……

缓慢,扬州慢一样的慢,让一个俗人在船上成为了诗人。春阴湿透管弦,湿透岸上幽长的街巷、细密的柳丝,风声鸟语便有了一些微寒和恍惚。我,一个北方人在船上生活两天,消磨了闯天下的雄心豪气,幻想到小镇裁缝铺里去,用流水缝织出漫长水袖,掩护双手,去向本地女人献媚--献上妩媚的桃花或者玉兰……

一路吃扬州干丝、喝苏州米酒、嚼湖州熏鱼,一路的醉意和美意。月上中天,船老板说:“兄弟,睡一觉就到杭州了。”我假装满腹才华的样子,像张岱、李渔、袁枚、丰子恺、柳亚子那样放肆地斜卧船舱,沉沉睡去。

枕边,流水像女子在私语,发动机像她的喘息……

男性癫痫吃药期间可以要小孩吗哈尔滨的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比较有效果?昆明治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引发癫痫的病因有哪些呢?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