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江南】开在掌心的花儿 (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51:06

记得,那是一个早春的午后,逛荡在繁华的市区,于街边的小广场行云般来去的人流中,遇到一张熟悉的面孔,一个多年前一起共过花好月圆有过戏笑怒骂的女友,历经岁月几度变迁、漂染,数年后,昔日青春貌美的她,依然笑颜如花、玲珑有致,挡不住的风情万种。一番寒喧后,阳光下我们并肩闲步,影子有了影子的相伴,我依然还是那枝绿叶,伊人依然还是不败的红花。

多年空间距离的疏离,多年生活况味的品饮,总有什么,于山遥水阔间,渐渐改变了,我们明知道,也不言及,只有她银铃般的脆脆笑声,在每一阵清风中,荡漾起层层波,又躲进身边那些翠枝绿叶间,宛如那些青春飞扬的岁月,不曾远离,仿佛就在昨天或是前几天,我们还相约爬了一段山路,沐浴了一路的野草青、百花香。

时间在她的笑声中绽放,脚下的路变得很短很短。影子跳跃间,我们同时看到了广场不远处,有一个小书摊,不约而同,我们齐齐地向那书摊靠近。书摊周边已经陆续围了一些人,我们各自用眼光从这些封面上一一扫过,多是些八卦类杂志,及一些如何阅世,处世的警言哲学,也有一些名不见经传的文学书籍。记得她选了两本,关于如何与人沟通,如何提升自我魅力的书,就在她把书放进坤包里的同时,她问:你现在看什么书呢?还是那些诗集散文吗?事过N年,我依然确定,自己当时什么也没有说。她又把话接下去;记得那时你啊,总是约了我,去爬山,去看诗、看朗诵散文。

是啊,在那青春无敌又寂寞的岁月,身处乡镇,除了工作,最富有的就是那好像怎么浪费,都浪费不完的时间。那时侯,单身,工作外,没多少事务,长的是昼的白,短的是夜的黑,不像现在,忙忙碌碌的工作外,还有纷繁的家内家外的杂务缠身,短的是昼的白,长的是夜的黑。所以,每每闲时,在乡镇那片灰色天空下,我就会用文字,为自己撑起另一片天。

那时的《读者文摘》,《青年文摘》及《女友》等杂志,是每期都买。看很多作家的文章,比如:新加坡著名作家尤金,台湾作家林清玄,国内汪国真、北岛、顾城、舒婷等等与时俱进的诗人。而三毛随笔,余秋雨散文集,席慕蓉诗文集,普希金诗集,泰戈尔诗集,徐志摩诗集,甚至蔡志忠的漫画《菜根谭》,等等诸多书卷,随我的学生时代一程程走过来,又一路随我不断地迁移,这些,一本本染着幽幽油墨,散发着清香的书卷,每当我捧起它们时,就像是看到一朵花儿,在掌心兀自凌然开放,一朵朵开满那些单调而纯静的日子。

这些花儿,也许哲理丰富,也许意境深隧,也许构思奇特,也许立意委婉,也许憧憬连绵,也许意趣深刻,也许清新雅致,也许芳香浓郁。捧起它们,就看到了朵朵花儿,在我的小小掌心,恣意地盛开成一个花园,一个四季,正是这些不计其数的花儿,伴我,一路前行,一路成长,也一路丰满着陶冶着自己那单薄的岁月。

可是,我该怎样回答你?我的朋友。不几年时间,我们不同的兴趣爱好,不同的价值取向,你我已经有了截然不同的人生。你已经完全融入这大千世界,在那个私家车还是奢侈品的年头,你已经开着车在路上跑得不想跑了,富裕的物质条件,让你不需要为一日三餐而奔波,只需考虑,哪个健身会所设备最好,哪里的美容手法最舒服。

虽然,我一贯地不羡慕任何人的人生,相信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所谓的命格从出生起,就早已被命运诅咒且打上封条,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无法预知的未来,被定论在叫做命运的这本册子里,由不得你提前翻阅,所谓盖棺定论,也只有在一把黄土掩寒骨时,我们才能清楚地点描这一生的坐标,横轴有多长,纵轴有多高。

在这个春日的午后,我该如何回答你?生活的严峻现实,已逼视着我,不得不认真考虑一日三餐,不得不终日奔波在尘飞土扬的闹市中,行色匆匆地把自己卷入到柴米油盐的混响中,满身疲倦地穿行于家与单位之间。如果,我说,我依然看着那些不合时宜的书,依然听着我喜欢的那些朗诵,那一刻,我想我完全没有底气,说出那样青春的话。

那些曾经葱白的语言,在阳光下,变得模棱两可,那些浪漫的心情,在你我对视的目光中,变得云遮雾绕。我该如何回答你,我亲爱的你,看着你红尘中的华丽,而我,却被岁月蹉跎成陀螺,我只能把眼睛望向那辽阔的天空,算是回答你。

一场没有尾声的相聚,分别在这个小小书摊,我们又回到了各自的生活中,她有她的精彩,我有我的乐趣,她有的悠然,我有我的充实。随着生活的不断改善,我也有了更多的时间,用来闲情逸致,用来红袖盈香,案头边也总是放着那些不合时宜的书藉,每每打开时,一朵花儿,就摇曳在我的眼前,共我寒来暑往,伴我陋室清辉,看小花落英缤纷我的岁月,嗅花香浓淡相宜我的人生,任花儿灿烂妖娆我的指间。

什么时侯,掌心有了这朵花儿的盛情绚丽,追溯起来,记忆已经很远很远了。童年的印像中,很多东西已经被岁月漂淡了,但为人教师的父亲,每个周末带回《少年文艺》的欣喜,还是很清晰。那时,自己很小很小,眼中的世界也很小很小,当时流行一种小人书,也叫连环画,可连环画中简短的语言,已不能完全满足我小小心房的需要,一本《少年文艺》,成了我最爱的读物,尽管个别文章,读来有些生涩,仍是喜欢看,父亲说,多看几篇就好理解了,所以一本《少年文艺》,是翻了又翻,那时什么都匮乏,无论物质的还是精神的。不像现在,可以看的书藉很多很多,所以我看《少年文艺》,就像一首歌名,读你千遍,也不厌倦。肖复兴,这个名字,一辈子都记得,也是最早刻在我脑海中的作家名字,就是因为那时总是看到他的文章发在《少年文艺》上。

稍大一点,无意中在姑姑那里,看到了第一部长篇小说,书名记不得了,但记得是描写知青生活的,很多内容都淡忘了,犹记得里面有关女知青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用牙膏洗脸的描写,说那样可以美白皮肤,于是,背着家中大人,偷偷地,幼稚的我也会用一点点牙膏,涂抹在那小小脸上。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很有意思,爱臭美的劣根性,在那时,已初显端倪,爱美之心,始于天性,也许,真的没有年龄之别吧。作者名字,如同肖复兴一样,刻在了我的心上,一辈子忘不掉,他的名字是:黎汝清。那时,没有任何方式可以查找更多相关作者的资料,介绍多少就只能看到多少,好在,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作者连同他们的作品,启迪了我幼小的心灵,给予了我无限的丰富的想像,让我对世界色彩憧憬连连,让我对生活寄予了众多希望。

初中时,琼瑶,亦舒,金庸的书在校园内悄悄盛行了,偶尔还有路遥、钱钟书、毕淑敏、巴金、老舍等等名家作品,总是借了一本又一本,不分场合地翻阅,烈日下边走边看,回家后躺在被窝里还打着手电筒偷偷看。课堂上,更是装着一幅认真听课的模样,把课本挡在前面,悄悄地看。那时的课桌,都是破破烂烂的,偏喜欢那种桌面裂了一条大缝的,因为那样可以把书本放在下面,然后透过那条裂缝一行行地移行着看课外书,不易让老师发现,就算发现了,也可以临时处理现场,以掩老师耳目。但是,还是清楚地记得,多次被老师逮了个正着,原形毕露,不得不被老师点名批评,还课堂罚站,丢尽了脸面,仍旧痴心难改,只要一有机会,同样的错误下次再犯,那时,因看课外书被罚是我整个中学时期最辉煌的色彩了,直至后来再被罚站,同学们已经不再齐刷刷地眼光看过来,他们已然觉得我脸皮厚到无可救药,好在成绩一直不错,下课了,惩罚自动解除,只是被收缴的书,多半讨不回来了,望着老师扬长而去的背影,愤愤然作罢。

再后来的学校,有了图书室,琳琅满目的书卷,只需要办一张借书卡,就可以随心所喜的借阅,随着年龄的增长,已经有了肤浅的辩识力,以及越来越明确的兴趣定位,扫过书架上那一排排的书卷,有的已经泛黄,有的还是簇新,有的厚,有的薄,国内的,国外的,纵使不上课,也难以一本本地看下去,何况好多生硬的科普类书藉,看不懂也不在兴趣中。虽说开卷有益,也记不得知谁说过:要有选择性地读书,要会读书,读好书,这才是真正的开卷有益。

那时,除了继续喜欢那些风花雪月的言情小说,同时还喜欢上了外国名著。坐在勃朗特的《呼啸山庄》,我看见了小仲马的《茶花女》,还有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在《基督山伯爵》的引领下,玛格丽特.米切尔《飘》过雨果的《巴黎圣母院》,在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里,托尔斯泰《复活》了,听到高尔基的《母亲》讲着哈代的《苔丝》,看德莱塞的《嘉莉妹妹》,翻开歌德《少年维特的烦恼》,浅品雨果《悲惨世界》,看罗曼.罗兰《约翰.克里斯朵夫》,讲司汤达的《红与黑》,听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宁娜》,读夏绿蒂.勃朗特的《简爱》,在高尔基《我的大学》里,懂得了简.奥斯丁的《傲慢与偏见》。

经年之后,这些曾经伴我激情飞扬青春的书卷,曾经那么阳光而忧伤地开在我的花样年华,温暖过我无数个夜的边缘,与我一起吹过校园山岗上那阵阵清风,又一同融入道道晚霞里,这是我青春年华里最明媚的花开,时而忧伤,时而快乐,时而低迷,时而高昂,见证了一个女孩豆蔻年华里所有的红情绿意,让岁月在一个女孩指间灵秀聪颖,让光阴似水,年华如梦。同时,还喜欢上了当时盛行的朦胧诗,如文章前面提到的代表性作者:北岛,顾城,舒婷,汪国真等等。这些花儿般的岁月,在我的掌心悄无声息开放,争奇斗艳,竞芳吐妍,日积月累,潜移默化中,自己也像一朵花儿那样,含情脉脉,买来日记本,我主动握起了手中稚嫩的笔,开始零碎地记录下一些心情,描摹心中的花儿,很幼稚,也很肤浅地学写着朦胧诗,涂鸦着属于少女时代特有的别样玫瑰心情。

一直以为自己是静悄悄的,自己写给自己看,冷不丁,有一天,宿舍里来了两个校文学社的人,只知是见过的高年级的同学,名字都不曾知道,他们就那样找来了,一番青涩的交流后,明白了他们的意思,希望我加入校文学社,当时也不知是怎么想的,也许一贯地孤绝性格,不喜欢热闹,也许心高气傲,没把校文学社看在眼里,反正,拒绝了他们的好意,他们失望地走了,事后,也挺惭愧的。

也许是为了证明自己什么,不是给别人看,只是自己给自己一个交代,事隔不久,我以一篇课间随笔《十分钟的世界》为题,用白色的信封投稿那时的省内学生报,没多久,收到了一个牛皮纸的信封,里面有编辑部来的鼓励,还有三元钱的稿费,第一次投稿,手稿打上了铅印,流淌着墨香,还有微薄又微薄的稿费,而我,只有淡淡的欢悦,没有意外的惊喜感。也许,书中的沧海变幻,墨香里的纷纭际遇,以及岁月的山河变迁,早已把我历练得宠辱不惊。是的,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宠辱不惊,淡然自若,这些,得益于那些曾经无数次绽放在我掌心的书卷,也得益于我自己不断累积的生活感悟。

如若说,没有人知道的事情叫秘密,那么,我学生时投稿的这件事,一直就是个秘密,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当时觉得没有什么可以炫耀,也不值得炫耀,经历岁月沧浪之水这么多年的洗染,更加认为这不值得拿出来说,若不是为了这篇日志,我想,此生,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个小得像浮尘的秘密。现在把它写出来,是因为,这是在我掌心发芽生长的一朵小花,是我的第一朵岁月之花。经年以来,脑中填塞了太多的东西,而记忆渐退,那些盛典般在我掌心怒放过的花,那些在历史的河流里有着重重份量的名家名篇,也只徒留下一个名字,其中的故事情节,人物性格,都还给了岁月,但,那些花开的芳菲,已然,插入我的骨髓,融入我的岁月,刻进我的生命。

当花样少女变身为已婚女人,生活已经有了迥然不同的模式,严酷的生活现实面前,是一边工作,一边独自带着孩子,而孩子那时身体很差,总是隔三差五地犯病,每一天,面对工作的零零碎碎,然后是做不完理不清的家务,还随时担心着孩子的健康。生活,显然有些沉重,不堪负荷,所幸孩子一天天长大,而成长过程中的种种变化,喜悦着且慰藉着一个母亲的心,让所有艰辛的付出都值得会心一笑,都值得舒眉朗目继续前行。尽管婚后丢弃了曾经多年写日记的习惯,长达十多年的时间,不再铺笺抚笔,但是,偶尔空闲间,虽然这样的偶尔少之又少,还是会翻一翻那些一直在案头边摞放的书卷,嗅一嗅那被疏远的清香,翻一翻那些沉默的卷页,尽管更多时侯,它们只是一种摆设了,却不曾舍得丢掉多年相伴的卷卷书本,不曾舍得丢掉多年枕边书香盈盈的感觉。

然后,孩子长大了,网络也逐渐进入家庭,便学会了上网,网络以它崭新而丰富的一切,吸引着我,而最终吸引我的,是各个论坛里那一篇篇优秀的文章,是如此久违了的感受。读着那些家长里短的故事,仿佛就发生在身边;看着那些图文并茂的诗文,简直就是享受。读的是别人的文字,感受的却是自己的心情。欣赏一段好文字,就是欣赏一幅好山水;感悟一段好意境,就有四季的花香,次第在心中舒展;聆听一回作者的心语浅唱,就像是与好友在阳光的午后,手捧香茗,低声倾诉。

于是,心痒痒的,鼠标轻点,开始了用黑白键盘,慎重地再次勾勒,那些花儿一样的文字,一行行开成一枝枝,一篇篇开满一树,放在空间,自娱自乐,不承想,得到了众多熟悉的陌生的笑脸真诚的鼓励与祝福,也由此结缘了很多爱好文字的朋友们,拓展了视野,提升了信心,也有三五日志,经油墨泼香,变成杂志上的铅印,传递到更远更多的人手中,还是觉得,这不值得任何的炫耀。

那些开在掌心的花儿,是沿路走过的美丽,正是它们,装扮了我们的岁月,让我们平淡的人生有所依恋与沉醉,有着七彩的梦与翩飞的心,若人生的路上不曾相遇这些花儿,那将是怎样的荒凉与孤寂啊。

如果说,地域有边界,那么,文章有深浅,深知,在这一片芳馨世界,有太多的文字值得学习,有太多的文章值得享受。都说,文章是案头的山水,山水是地上的文章,总是值得一品再品,而我说,文字,是冉冉岁月里的花朵,总是季季精彩,园园芳菲,期期盛情。于是,更加钟爱这些岁月中的朵朵花,更加依赖掌心的温暖,把这些花朵一次又一次的捧起,让它以怒放的姿态,馨香着我的天空,滋养着我的人生。

郑州市有没有癫痫病的医院抗癫痫药物托吡酯癫痫病发作怎么急救西安癫痫医院那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