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春秋】神秘的大老表(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41:54

想写大老表,始于十年前读一篇名曰《小镇上的将军》的小说。在小说中,老将军的身份毕竟被证实了,而我的大老表,至死仍是像谜一样神秘。

大老表的身世,始终被传奇色彩笼罩着。人们只是知道,当年大老表以地下工作者的身份参加了皮定钧皮司令的八路军,八路军在禹县西山黄庄整编,大老表当了主力团团长,从此开始了军旅生涯。我们那里的百姓一直十分感念他的,是他曾率领八路军部队剿匪,把我们那里一带的土匪杀的杀,赶的赶,赶到很远很远的深山老林里去了,我们那里安稳了好多年。

解放前夕,大老表令人大吃一惊的回到老家,开始了默默无闻的乡村隐居生活。村里人感到不解,解放了,该论功行赏了,大老表总得弄个官儿当当才是,咋就这样不吭不哈、蔫不济济地回来了?乡亲们私下议论,是不是犯了啥错误?给开销了?这怀疑,又很快被大老表的另一举动给打消了。禹县庆祝解放成立县政府开大会,大老表骑一头毛驴进城,一直骑到县城广场的主席台下,一手拉缰绳,一手插腰,对正在讲话的开国第一任县长吼道:“尧如,给我下来!”

多年后我翻党史资料,见我们的老县长随后就当上了省委统战部部长。当时,县长立即安排人招呼大老表,侧过身子对台下的大老表说,马上就完,马上就完。近半个世纪后,人们仍可想象当时万人会场的轰动程度。于是,大老表老实不客气地把毛驴牵进了县政府。老县长见着大老表的第一句话就是:哎呀老首长,你没去世啊,可又见到你啦!事后,大老表被委任为县参议员,一个月有七十多块钱的工资。那时的七十多块钱,可值钱了,一毛钱能买十一个鸡蛋。可大老表到死都没有领过一分钱。

据说,当大老表从所在的部队消失后,部队上好找过一阵子。开始怀疑被特务暗害了,接连破获了几起特务案,没有任何头绪。又怀疑打仗负伤了滞留在什么地方,派出人马几路寻找,也不见踪影。首长们终于失望了。谁也不会想到,大老表竟溜回了老家。

文革中,一次我问大老表,是不是受了走狗烹良弓藏的影响,激流勇退回了老家?大老表气哼哼地说,反动派打倒了,还不该回家种地?我婉转地提醒说,按照共产党的理论,革命成功了,还要继续革命,才是一个完全的革命者。大老表仔细地打量我好一会儿,认真地回答:我的使命就是打倒反动派,打倒了就是完成了任务,就得自食其力,不吃人民奉禄。

我突然问大老表:“你为什么不入党?”“入党?”大老表反问道,“我要是入了党,还能回家种地?现在还不是一样被打倒?入党要打倒国民党反对派,不入党不是照样打到国民党反动派?”大老表对当时大队的一些造反派对他的盘查愤愤不平:“查我为什么当保长,我为什么当保长?共产党叫我当的,我为老百姓当保长。部队需要军需,老百姓需要保护,我当保长不比地主老财当保长强?我的对头是四大乡绅,老百姓的对头也是四大乡绅,我当保长就和他们干,弄得开封专员公署通缉我。他们都以为我一定往西跑,我偏偏往东去,跑到开封。和皮司令他们联系上就到部队打仗去。”再往下问,大老表就又不说了。

大老表和大多数人一样不理解文化大革命,十分痛苦地说:“中央委员,有的是我的上级,有的是我的下级,有的是我的同事,有的是我的熟人,差不多都被打倒了。”我不知该如何应答。大老表突然问道:“郑位三打倒没有?”当时我的印象,还没有见到打倒的传单,就照直告诉了他。我问:“老表和他熟?”大老表神情轻松了起来,告诉我,他们是棋友,每次开中原高级作战会议之前,俩人都要锱铢计较地杀上一盘。我问谁的棋艺高,大老表不以为然地摇头说,棋艺高低、输赢都无所谓。多年后我才明白,下棋锱铢计较而不计较输赢,计较过程而不计较结果,计较参与而不计较获得,这是一种难得的恬淡的人生境界。这也许可以用来大大解释老表的一生种种不被人理解的怪异,包括他溜回家种地而决不出仕。

其实,我对大老表的记忆,就是从不理解开始的。我上的小学在一所地主庄园里,和大老表的家隔河相望。一年冬天天寒地冻,小河被冻成了冰河,白白的一道冰龙逶迤而下。我从大老表家前面的石堰上使劲地挪动石头推下去,嗵的一声砸出一片崩裂的白印,那白印煞是好看。正在继续挪动下一块石头,一声吼叫从身后响起:“你当这石堰是气吹的?你当这石堰是气吹的?你把石头给我搬上来!”大老表握着拳蹦起来朝我吼。我当然是惊恐地撒腿就跑。我唯一害怕的是他去告老师,我实在不想破坏我在老师心中的好印象。第二天上学,我是遛去的,远远地看见大老表一动不动地坐在石堰上,围了条小围巾,样子很好笑。当天,可是西北风像小刀子一样锋利,嗖嗖地往脖子里灌。一整天,大老表就坐在那里。坐得我心惊肉跳的。还好,他没去告老师。我恐惧中又有些庆幸。

其实当时,我并不知道被好多好多比我大的同学叫做大伯的他,是我的大老表。我们那里,很重视所谓的老亲旧眷,辈份不能叫错,称呼不能唤错。大老表没有参加皮司令的队伍前,原是个教书先生,是我们那里十里八村都没人能比肩的学问人。我爷爷说,我的名字就是他给起的。我也曾问他,为什么给我起名字叫敬业?大老表说,敬业乐群么。敬业乐群是什么意思?我不好意思再问下去。多年后才明白了这个成语的含义。朱熹的解释是:“敬业者,专心致志以事其业也;乐羣者,乐於取益以辅其仁也。”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群者,自然是指群众了。

在大老表的心目中,再没有比群众的份量更重的了。

大老表的学问,在晚年被三里五村的乡亲们广泛地运用着。他成了每家婚丧嫁娶必不可缺的司令人,我们那里叫做招客,其实就是司仪、现场导演兼舞台监督。不管有多少客人,大老表总是安排的滴水不漏。一次他老人家见客人多,先入席的客人又不离去,就派人去撵。被派的人为难地说,那怎么撵?他老人家生气地斥责道,连撵人都不会?我去撵。他老人家进屋就问,鸡蛋汤滋味如何,大家看再上些啥菜好?我们那里,最后一道上的是鸡蛋汤,俗称滚蛋汤,表示菜已上完了,该走人了。他老人家这么一问,客人立即起身走人。他得意地说,看,撵走了不是?就这样撵。客人全走完时天已苍黑了,他老人家也就是拿半块馍,端一碗客人吃剩下的杂烩菜,草草了事。也有的人家不服气,打别扭不找他,他也落得个清闲,可待客的人家可就乱了个一团糟。结果到了后来,家家婚丧嫁娶没有不找他的。当招客,是积德事,一要有声望,二要有能力,是件体面活。

文革中的那次对话,是在我家里。那次是他为名叫包改山的邻居请医生没找到人而到我家歇脚等人。大老表年纪比包改山大,双手又抖抖索索的,他们村离我家有二三里远,那天又下溜冰,一步一滑的,真不知大老表是如何走完这几里路的。我父亲嗔怪他不该管这种闲事,忙温了酒让他驱寒。几杯酒下肚,大老表手不抖索了,骂咧咧地说:“他包改山算啥东西,病了还叫我给他请医生?要不是他儿子不在家,要不是他和儿媳妇闹别扭,我用得着给他卖老命?这老东西,几十好几了还耍他那牛脾气,你是还年轻,你还能耍得起?回去得好好的辱骂他一顿。他再不改,死到床上我也不给他请医生了。包改山,包改山,山都包改,脾气咋不包改哩?这老东西!”骂声一落,立即起身说:“我得去看看医生回来没有。”

父亲劝着他,忙叫我去打探。打探几次,不见医生回来,大老表实在坐不住了,急喇喇地要赶回去。“找医生这事,就拜托小老表了,你勤去卫生所看看。我不放心那老东西,别等不见医生,心一急,呜呼到床上可就可惜这条命了。性儿全是条命,性儿不全也是条命,咋说也是条命啊。我得回去,不看不放心啊!”他说走就得走,留也留不住。父亲让我送送他,他脾气又上来了,说你要是送我,我就不走了,让包改山死他个龟孙。再挽留,他说你要真想送我,就送我根拐棍,我又不是走不动,你送我还能替我走?终于自己一步一滑地走了。

那时,他在外省当干部的大儿子挨批斗顾不了家,二儿子不争气跟着当造反派不顾家,他老俩口的日子已过得十分的紧巴了,大冷天,他也就是一件棉袄套一件衬衣。父亲问他,你那几十块的参议员工资还有没有?还能领不能领?他直杠杠地回答,无功不受禄,我又不给老百姓做什么贡献,还领啥工资?要领,人家不说,自己就羞死了。

上学时离开了家乡,毕业后参加了工作,就是回老家,也是来去匆匆,多年都没见到大老表。但我无论在哪里工作,都一直记挂着大老表这位可敬的老人。不时来看孙子的父母亲,也不断地传递大老表的消息。妈妈告诉我,大老表最喜爱小孙子,老两口子就一直带着。二儿媳离婚后远嫁新疆,是一直都在等着她的中学同学,临走时把儿子从他身边带走了,二儿媳说,二老年长了,不能再给二老增添负担了,也想让孩子受到好点的家庭教育。老两口子老泪纵横,所有送行的人都哭了,现场一片惨云悲雾。二儿媳说,放心吧,孩子到哪儿都是李家的子孙,每年都会让他回来看您二老。

我问妈妈,他家老二也不去县上要大老表的工资?妈妈说,他家老二别看恁二球,但也不敢违忤你大老表的意思,你大老表就像个火神爷,老二一说要工资他就死哩活哩,谁还敢哪!

后来,我父亲来郑州说,你大老表去世了,临死,就盖了一床被子,里面的老套子都裹成了蛋蛋,大冬天,别说有病,冻也冻死了。

人去了,已经被淹没的昔日的辉煌和贡献,就永远淹没在历史行进的潮流中了。

西安有没有可靠的医院治疗癫痫病武汉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最专业长沙癫痫治疗中心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