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绿野征文】无花果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17:05
   一九八一年春,县里刚开完“三干”会,就接到单位通知,又抽我去喜河公社落实生产责任制。   临走时,县联社主任高兴地对我说:“小刘啊!这次抽你去可是李县长亲自点了你的名,说你上次在红花沟落实责任制试点工作中表现不错,也为我们县联社争了光,希望你再接再厉。这次去的地方,生活条件很艰苦,你要有思想准备啊!”我说:“放心吧!我一定努力工作,吃苦我不怕!”   第二天,我乘船顺着汉江来到了喜河镇。喜河镇我熟悉,二年前,我作为待业青年被供销系安排到喜河供销合作社临时就业,在这工作了九个月。到了镇上先是住进了镇上唯一的旅社。然后去拜访了原单位的领导和同事。接着又去了喜河公社报到。公社贾书记也都是老熟人了,自然很热情地欢迎了我。他让我不用着急,先休息好了再说。他说后天才开大会,再安排具体工作。   第三天,各大队书记,大队长都到齐了,在大会上贾书记把县“三干”会议的精神做了传达。最后又把工作组派驻到生产大队分配名单做了宣布。我被派驻到蔡河大队蹲点。散会后,我和蔡河大队郭书记见了面,他让我次日再去,到时派人来接我。   次日,我在旅社门口看着街上赶集的人,看看有没有蔡河大队的人,好随他们去蔡河大队。这时只见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走到我面前。“郭小丽!你怎么也在这?”我激动地说着。“我是来接你的,跟我走吧!”郭小丽十分大方地说道。   去年我和郭小丽在红花沟试点,是一个工作队的。在去红花沟的路上,我还帮她背过行李。只是她和另外一个同志负责八队的试点工作,偶尔会在开队会时见面。由于年纪相当,工作队里就我和她在队里年龄最小,资历最低,所以相互共同点多,也互有好感。郭小丽长得很白净,眼大清澈,高鼻梁,小嘴皮很薄,身材适中,给人很清秀可人的感觉。虽然我们接触得不多,她给我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在去蔡河的路上,才知道她父亲就是大队郭书记。她上次作为民办教师被抽到工作组的,这次她们学校师资力量不够,村小学一共就两个老师,所以这次才没有抽调她。同时,她也把大队的基本情况做了介绍,使我心里有了谱。   蔡河的山真大,一口气走了二十里地还看不到什么人家,直到最后来到一座大山脚下,她指着半山坡上那座白墙瓦房告诉我,那就是她家。   快到她家时,她家门前站了很多人,就象迎接新回门的女婿一样,我到还无所谓,可郭小丽的脸上早己红透了。到了家以后,她父母亲都不在家,她两个妹妹在家。她二话没说就进了厨房,先是烧了开水,给我沏了一缸茶。她让我先看看书,然后她一直忙着做饭。我正在看书时,一个老太太模样的人走了进来,我赶快放下手里的书站起身来,可我又不知道怎么称呼,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还是老太太怯生生地问我:“这位同志是……?”“我是工作组的,来这落实生产责任制的。”我赶快回答道。听了我的回答后,很明显我看到了老太太心中有一丝丝失望的神情。说完,老太太也进了厨房。   过了一阵子,饭菜做好了,郭书记也回来了,说了几句客套话,便开始吃饭。这顿饭很简单,一碗土豆丝,一碗萝卜丝,主食是浆粑汤(玉米磨成糊状物发酵而成的食物)。在以后几个月的日子里,基本上都是这样得饭。   大山里,天黑得早,也没有电灯,土制煤油灯光线很暗,也无法看书,于是我早早地上床睡了。也许他们习惯了那种生活,一家人在外屋围着地火炉在说话。好像是郭小丽的妈妈在问她:“你和小刘是不是在处对象?”郭小丽被问得不好意思,就说:“人家是工作组的。是来这落实责任制的。”她妈生气地说道:“你现在大了,我们当娘老子的没用,什么事都瞒着我们!”“妈!看你说的,我真不知道吗?”小丽怕她妈不高兴,就把话软了下来。这时,郭书记说话了:“你这女娃子,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什么叫不知道啊?”一席话说得小丽也不好意思,起身说了一句:“我睡觉去!”“等等,我话没说完呢!听我把话说完。”郭书记对小丽说着,小丽只好又坐了下来。郭书记叹了一口气说:“要说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们当老的不该管,但问一下还是应该的。小刘呢人是不错,可是你想过没有,他是城里人,你是农村人,将来户口问题不好解决,将来孩子也没地方落户啊!”过了一会小丽说:“我还没想那么远,将来啥样,谁也说不准。”   此后的几天,一到下午就带我到各生产队开会,这大山里就是不一样,“真是望山跑死马,”到对面山上的六队去开会,下午六点多钟走,九点才走到。大约开了二个多小时的会,也就夜深了,就在队长家住下。第二天又要去四队,吃了早饭,就往四队赶,等赶到也就是吃下午饭的时候。四队的队长很是客气,早早地把腊肉煮上,拿出了自家酿的玉米酒,非得让喝。我酒量不行,又不好拒绝。山里人厚道,如果不吃不喝,他认为你看不起他,嫌他穷嫌他脏,你越是放开吃放开喝,他就越高兴。结果我没喝几杯就醉了,晚上的会都是由郭书记大包大揽地讲完了。郭书记见我睡着了,就给四队队长交代了一下,让我明天直接去三队开会。   到了半夜酒醒了,这时听到院子有狗叫,是谁呢?正在纳闷的时候郭小丽打着火把进来了。“听说你喝醉了,现在好点了吗?”小丽急切地问我。我说:“醒了,就是头有点晕。”“那就好,我爸也是,把你一个人丢下不管,他到是回去了。”从她的口气里不难听出对她父亲的埋怨。我说:“这么大半夜你跑过来干啥,天又黑,一路上荒山野岭的,你这到是何苦呢?”小丽低着头很小声的说道:“人家担心你嘛。”听了她的话,我心里头也是一热,很是激动,可就是不知说什么好。   第二天,小丽要跟我一块去三队开会,我说:“你不上课了吗?”她说:”今天是星期天!”我这才想起,到了大山里,心里已没有了星期天的概念。接着小丽又说道:“我怕你又被他们灌醉,我跟着你,他们就不会了。”实际上我心里明白,她除了关心我外,也是想多和我呆在一起。   我和小丽从三队回来以后,郭书记告诉我,其它的几个队大队长已去开过会了,让我休息几天。也是,这几天马不停蹄地跑了几天,真有点累。   大山里的农民生活看起来悠闲,实际上都很忙的。就说郭书记家吧,堆放在土楼上的几千斤土豆生芽了,得一个一个的把芽子掰掉,否则就不能长时间保存。小丽每天有空就得上楼去掰土豆芽子。晚上一家人围着火炉不是剥玉米粒,就是剥板栗。白天干地里的活,晚上干家里的活。大山里没有电,一切都是手工操作,推磨,舂米等等。我休息,也不能看着他们全家老小忙着不搭把手吧?于是,我也跟着干起了活,小时候这些活也干过,不用学。特别是砍柴,我们小时候要走几十里山路去山里砍,而这就在屋后,那不是手到擒来吗?砍柴码柴火垛都会,不几天就砍了一大垛柴火,估计够大半年用的。   最有趣的是我帮小丽家掰土豆芽时,经常是我和小丽俩在土楼上。小丽总是特别开心。可是我发现小丽她妈几次都是轻手轻脚地爬上楼梯偷看。实际上我知道,她妈只是想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有没有什么进展。   郭书记俩口子对我很是满意,真有点把我当女婿一样看待。小丽也对我更关心体贴。每次干完活,小丽都会打来热水,让我洗漱一番。香茶也早己沏好,饭菜也都尽量变着花样。一天晚上,我们一边剥玉米粒一边谈到落实责任制的事,郭书记对我说:“小刘啊!给你交个底吧,我们大队去年就把土地分到户了,只是没给公社上报。现在你来,也就是走走过场,时间到了你回公社交差就是了。”“去年就分到户了?”我惊讶地说道。“对!你忘了,小丽不是和你一个工作组吗?她回来一说,不是照样子干就行了。”听他这么一说,我明白了,原来是小丽呀。接着郭书记又说道:“这段时间呢,你放心地在这玩着,你看看这山上有什么木材,我送你一些,拉回家打家具也不用掏钱买。现在报纸上,广播里宣传什么‘万元户’,你看看我们家,随便凑凑也不比‘万元户’差。你去我楼上看过,那七八千斤土豆,四五千板栗,后山上几十个立方的杉木,还有上百亩生漆林,是不是比那报纸上宣传的强很多?”“那是啊,几样加起来早超了!”我回答道。   自从听了郭书记的一番话,落实责任制的事心里有了底。平时也就帮郭书记家干点活,小丽呢也让我去学校给孩子讲讲课。大山里的孩子们真可爱,他们很喜欢听我讲课。也许是在山里生,山里长的缘故,太渴望了解外面的世界。每次上完课,孩子们还要让给他们继续上课。时间长了,学校也去得多了,也熟悉了学校的环境。这个学校没有栽什么花草,周围全是栽种的无花果树。一次我就问小丽,这是为什么?她告诉我说,那是她小学的老师生前最爱的树。她的老师在这大山里教了二十年的书,谈了好多对象,都因在山里工作,调不回城里,就连到镇里的学校也去不了,最后不得不分手。后来伤心欲绝,一病不起。为了纪念她的老师,小丽把学校周围全栽上了无花果树。   听完了小丽的话,我心里有一点隐隐作痛的感觉。同时对小丽也多了一份爱怜。小丽是多好的姑娘啊,如果不是农村户口,也许命运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也不知从何时起,城镇户口和农村户口之间树起了一堵无法逾越的高墙。使得多少两情相悦的有情人不能结合。   在此后的半年里,我和小丽一起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我们有时一同干活,一同教山里的孩子们读书,一起看书写文章,我知道小丽深深地爱着我,我也很喜欢小丽,可是……   半年后,我告别了蔡河大队,这次依然是小丽送我,我们一路无言,直到蔡河沟口,小丽才停下来说:“你还会来看我吗?”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怎样回答,只是轻声地说了一声:“你回吧!不用送了。”当我走了很远才敢回头看去,只见山坡上小丽一动不动地站着,刹那间,泪水打湿了我的双眼……   怎样预防癫痫呢湖北到哪里看羊癫疯哈尔滨看羊羔疯医院哪家强湖南看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