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诗心】荷事 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1:13:48
无破坏:无 阅读:1579发表时间:2016-08-14 06:47:24 荷,自古在文人墨客笔下,用妙笔生了花。我是在圆明园湖畔*一次领略荷之壮美,自此爱上荷,一发不可收。真是很偶然遇见的,那么大的一片,一眼望不到头——惊艳之美。深红木船不时穿梭于碧绿荷叶间。驻足古色古香皇家园林遗址,我的眼前,俨然是散发清韵的手卷,徐徐打开,处处惊。从那时起,赏荷是我夏日必须赶赴的一场隆重花事,这样一想,足足有三个夏天了。   我写过《念荷》。   犹记得寒冷冬日,窗外飘着细密雪花,我被“菡萏香销翠叶残”惊了一下,突然地想荷了。菡萏是荷花别称,准确说,指未开含苞的荷。念着那一池子的粉,荷叶间亭亭玉立清丽模样。荷不顾及季节,悄悄爬上心头。如若,窗外素白的雪,屋内盆中荷,一盏香茗,该是怎样一番清雅境地。这样想的时候,竟然飘飘欲仙了。雪夜,我写下与荷有关的文字——《念荷》。   爱上荷,注意荷,这三年的事情。当你倾慕一种花朵的时候,你会发现,偌大京城,看荷的地方真不少:颐和园、北海、莲花池、大观园、陶然亭、日坛、后海……我看荷,不凑热闹,选择人少清净的地方。荷本是干净,好静植物。人山人海,荷花失真,香气全无。我在荷前,什么也不做,赏花,闻香,发呆,放空。人需要留下一段光阴和自己相处,看莲开,静修行。   是荷老了么?如癫痫病人的平均寿命大概是多少我,年龄渐长,越来越喜静。不喜欢三人以上聚会,不喜欢嬉闹喧哗环境,不喜欢整日没完没了天南海北交谈。日常,习惯择僻静处,三两知己小坐片刻,或看看书,写写字,默默工作。清净心滋润他人,疗愈自己。   因为爱荷,每年看荷,每年买荷。   去年,在下班回家的地铁里,见男子举着一把荷,粉嘟嘟的大花苞,在人群中散发粉艳艳的光泽。我目不转睛地看,喜欢,深深喜欢。寻找荷。在路边花店,街边一角,寻觅荷影,期盼拥有一把鲜亮的荷。   友惊喜告诉我,旧居附近立交桥下,出现卖荷女子,还有嫩绿的莲蓬。顶七月烈日,坐了近半个多小时汽车,为买一束荷。捧着一束荷,如心爱宝贝,小心呵护,护送家中。   月夜看荷。紧紧裹着的花苞,宛如女子簪落蓬松的发。花瓣松懈,像个巴掌大的碗,忽地,“哗啦”一声,花瓣一下子打开,香气扑来,不可思议。   见荷开,去年夏天幸福的一桩事。   此时,笔下的荷,竟然出现在意想不到的地方。   家附近有一个很大的菜市场,生意红红火火。菜市场卖一些时令蔬菜、水果、水产、主食、日用杂货。一些蔬菜是批发而来,一些是老农自家种植。特别是自家蔬菜,吆喝的时候,老农强调着“自家的,好吃不好看。”仔细看看摊上的菜,还真是“好吃不好看。”卖鸡蛋的女子内向,从不叫卖,硬纸壳上,使用红彩笔写着“自产鸡蛋。”食品安全成为百姓担忧的今天,老农吆喝里特别的强调,不得不说,总给人踏实感。   荷就是出现在这样一个人来人往,烟火气十足的菜市场里。   一抬头的惊艳。一束束粉,在一片绿里,“鹤立鸡群”,招人眼目。粉,极艳丽,像出嫁的女子惹人爱。一朵荷开着,似乎正在凋谢。荷花下,一堆带杆的莲蓬。我站在荷前一动不动,看粉嫩嫩的花苞,心里真喜欢。带着绿杆的莲蓬,像白和绿调出来的的色,鲜嫩可爱。身边有人问荷花价格。我注意卖花的女子,中等个,长相周正。主业卖菜,顺便卖荷。   卖菜,卖荷。荷是菜市场里不可多得的风景。癫痫病情不稳定的原因有哪些   卖花的女子,从摊下面的筐里,抓出大把莲蓬。我一个个挑着。女子想必看到我的诚意,四元一枝卖给我。我手里攥着三枝莲蓬,一枝荷,走进卖菜的大爷大妈的人流里。美引人注目,不少人投来目光。也是啊,如此清气的朵儿,从闹哄哄的菜市场里冒出来。菜市场里,卖菜的男子雨中吹笛,卖菜的女子夏日卖荷。他们在俗事生活里,活出诗意。真好!   卖菜的年轻男孩儿凑过来问:“花儿我知道摆着,莲蓬干什么?”我笑了,说,”莲蓬剥开可以吃莲子。”一枝荷,一把莲蓬,一路追随目光。   荷开了。卖荷的女子说得没错,不知道施了什么魔法。小莲蓬浅浅绿,绿里浅浅黄。花蕊密密麻麻一堆,像老人密匝匝的胡须。荷倾斜开,过不多久,摆正了朵儿的头。   荷开几日。花瓣凋谢,露出浅黄玲珑的小莲蓬。   菜市场有荷看,喜悦的事。休假的日子,每个清晨,我去菜市场闲逛,看女子菜摊子上的粉荷。   荷香,荷影,处处在。   通往菜市场的十字路口,一大塑料袋子荷花花瓣摆在路旁。旁边有巨大新鲜绿色荷叶。矮胖年轻男子,左胳膊有纹身,他说:“5元一袋。”怜香惜玉。看着被蹂躏的花瓣,真是心疼呢。“花瓣炸着吃。裹淀粉,放盐一炸。女人吃好,养颜。”东西一旦和养颜沾上边,讨女人欢心的。听说过炸玉兰花瓣的,炸荷花花瓣头一次。“荷叶熬粥。”他又告诉我。老年妇女问了荷叶价格,觉得贵,扭头走了。我买了一塑料袋花瓣,一张大荷叶。生怕碰坏了荷叶,小心叠好,走进菜市场。   卖菜的女子讨教花瓣用途。卖菜的中年男子打开我手里的荷叶,呵呵笑了,他说:“我家池塘里荷叶多得是。”   足有一百多片荷花花瓣,我倒进荷叶里。   看书喝茶的时候,花瓣潮湿植物的味道一阵阵袭来。离了根,离了水的荷,不香。   真怪。   这个夏天这是怎么了。菜市场里的女子依然卖着大朵的荷。卖荷花花瓣的男子早晨依然来。菜市场路口又来一对卖荷的年轻男女。女子戴着遮阳帽,画着浓艳的妆。洋气爱美的女子。她的荷在水桶里润着。男人买,女人买,男人问,郑州有没有癫痫病的医院女人问。夏日荷惹来多少人爱慕。不分年龄,不分性别,卖荷的人多,爱荷的人多。人们爱的是荷的什么呢?   轻灵的荷,莫非低到尘埃里?莫非爱荷的人买荷自度?莫非是佛手中度人的莲?   我又买了一束含苞的荷,女子告诉我,每天剪下一寸,荷吸足水分一定会开。家里,圆圆的荷叶,一堆的花瓣,鲜嫩的莲蓬,还有手中的荷。满屋子荷韵。   夏日,哪儿也不去,我就守着荷,等花儿开。 共 223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