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江南】致青春_2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3:07:46
【江南】致青春(小说) 一、【日月莫闲过,青春不再来。——谚语】
  
   这里也是一所学校,M县的教师进修学校。它和郝郝有名的县一中仅一墙之隔。但它所占的距离,仅仅是县一中墙的长度的三分之一,仅仅是一中的操场。就像是县一中手上牵着的一个小孩儿。
   来这里上学的,被称作学员,学制为两年,只有两个班,分为师范班和进修班。
   这里的学员,大都30岁左右的样子,青海有治疗癫痫医院有家有室,都是属于70年代初参加教育工作的教师,被叫做民办教师。那是因为,这些所谓的教师,还没有被正式拉入*正式干部,属于半工半农的那种,在村里,还拥有一定的土地,而工资,开始的时候,是按农村的一个精壮劳力的工分计算的。正因为这样,他们为了板正自己的干部身份,在政府有关部门的文件号召下,就参加了教师师范内招考试。成绩合格的,就直接成为正式教师了,在教师进修学校的示范班进修两年,就是一名堂堂正正的*干部了。成绩差点的,便就读于进修班,强化一下知识,以利来年再考。总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17岁的冯小念将在这里度过自己的青春。按道理来说,此时此刻的冯小念,应该坐在隔壁的一中。
   其实,冯小念是参加了中考的,可他直到坐在这个全部是成人的教师进修班教室,都不知道自己的中考成绩是多少。不过,已经没有必要了,他再无资格去那个青春飞扬的地方了,只是在那面,经过岁月的风雨洗礼过来的。青苔满满的砖墙上,聆听一中传来的欢笑和歌唱。
   冯小念的青春,就定格在那个还懵懂无知的初中,或者,更加懵懂无知的小学。所有的同龄人,瞬间便在冯小念的现实和脑海中消失殆尽。
   每天晚上,躺在教师进修学校那间用教室做的通铺里,他被成年人之间不堪入耳的关于女人的话题笼罩着,或者被他们粗重的鼾声包围。他在无数个长夜,在黑暗里睁着一双孤独迷茫清澈的眼睛,极力的从那扇窗户中,窥视着夜晚的光芒,看着一窗的星星和月亮挤挤挨挨,蜚短流长,经年岁月。
   冯小念是应该庆幸的,和一中的那些同龄人相比,他现在已经有了一份可靠的工作,没必要再像他们那样,还要为梦想奋斗,为明天竞争。他可以不学习,可以不交作业,只要把每天老师那次点名应付了,他就可以自由了,自由的享受着一个暂时的城里人,在琳琅满目的街道上自由地行走,就像一朵自由行走的花,无根而随波逐流的花。
   冯小念在这所学校,其实还有感兴趣的地方的,那就是音乐课、图书室和学校中路两旁的花园。
   学校虽然不大,但花园却很大,可以说占去了将近一半的面积,也没有特别的形状,更没有名花贵草。花园里面,只有两种花,月季和菊花。每天早上,哪怕是不读书,冯小念也会拿着课本或者从图书馆借来的小说,坐在花园的矮墙上,有花的时候,赏花;没花的时候,看叶。欣赏一会儿,看一会儿书,就这样,一个人静静地默默地重复着,陶醉在属于自己一个人的世界。
   来进修的第二个星期,刚吃过早饭,因为下着雨,冯小念没有去花园,径直来到了教室。教室里,大部分学员都已经来了,有的在兴致勃勃地谈论着今年小麦的长势,有的调侃着家里长短,有的在交流着一些荤段子,免不了的拿自己开涮。其中一个学员说,自己有一次脚底扎了块碎玻璃,那个血啊血流如注,那个疼啊疼痛钻心,但老婆毫不怜念的说你踏,你鼓劲踏,踏着踏着就不疼了,踏着踏着就好了。惹来大家一阵哄笑。
   接着,另一个学员说,我的那个小女儿呀,特机灵聪明。那次吃饭,她不想吃鸡蛋,就问我,爸,吃鸡蛋有啥好处?为了让她把鸡蛋吃了,我就哄她说,吃鸡蛋就会变得聪明。没想到她接下来一边把自己碗里的鸡蛋往我碗里夹,一边说,爸,你赶紧吃,多吃点鸡蛋,不然的话笨的跟猪一样,怎么给学生教书呢?
   这位学员刚说完,大家伙一边笑一边直夸他那小女儿真是古灵精怪。
   这时,一个像截干柴有点秃顶的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一瘸一拐的跛进了教室。冯小念见过这个人,估计他家的什么人在这所学校就职,他便住在这里的吧。但他,这会儿来教室干什么呢?学员里面,有认识此人的,便说:可老师,你来干嘛?
   “可”老师并没有回答该学员的问题,而是清了清嗓子,说:咳咳,有个事给大家说一下。我是咱学校的图书管理员,如果想看书的学员,到我那里可以办个图书借阅证,很便宜的,只要五元钱。但每次你借什么书,要按书的价格交相应的押金,还书的时候。将押金如数退回。我姓张,张老师。说完,张老师走了,又去师范班继续推销自己的图书借阅证。
   冯小念问其中的一名学员:他到底姓张还是姓可?
   你傻呀,他当然姓张,叫张可。
   冯小念“噢”了一声,半明白,半糊涂。这怎么能说自己傻呢?谁能想到,名字和称呼还能这么叫的?
   中午下第二节了课,冯小念就迫不及待的去了图书室,向张可咨询了一些问题,然后,就毫不犹豫地办了图书借阅证,借的*一本书,是矛盾的《子夜》。
沈阳癫痫病院哪家比较好   其实,冯小念并不想看这样的书,要是武侠或者青春题材的,会更好些,但图书室里没有。冯小念觉得,他上了张可的当。但只要有书,就比什么都好,这漫无边际的寂寞,就能好打发一点了。管它是什么书,有的看就行。
   说起书,冯小念就想起了小学时的那个女同学,庄梅梅。
   那个时候,庄梅梅带给冯小念的,只有嫉妒。他嫉妒的,还有庄梅梅在老师面前的故作姿态和耻高气扬。庄梅梅整天捧着一本课外书啃,作文无非就是东抄一段,西抄一段,让那有眼无珠的老师刮目相看。每次,老师拿庄梅梅的作文当范文在全班展读的时候,冯小念的气儿就不打一处来。
   下课以后,大家都响应老师的号召,争相借阅庄梅梅的作文,取经学艺。冯小念孩子经常抽搐去哪家医院治疗能好也不由自主地加入其中,虽然并不是真心的。他终于拿到庄梅梅的作文本时,也不知无意还是有心的说了一句:我在三年级的时候,作文老师也在全班读过。
   庄梅梅“嗤”地笑出了声:别在我面前倒腾你的历史,我从来不回忆过去,也不展望未来,那都是一场虚幻的烟花。
   庄梅梅的咄咄逼人和尖牙利嘴,让冯小念无地自容,但她的话,冯小念听着像是台词。听着周围同学们的起哄和讪笑,冯小念悻悻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发誓,一定要写出比庄梅梅更好的文章。
   初中的时候,冯小念的写作水平崭露头角。也许,冯小念在初中找到了一份属于自己的自信,他想,也许是超越庄梅梅的动力,已经让他具备了一定的写作能力。但这些情况,庄梅梅已经看不见,更不会知道了。他们是在不同的初中就读的,而且,庄梅梅的智慧和才气让她有些忘乎所以,制约了她的正常发展。听说,初中没上完,庄梅梅就走上了打工的征途,从此,开始了一个普通女人的普通一生。
  
   二、【如果青春的时光在闲散中度过,那么回忆岁月将会是一场凄凉的悲剧。——张云可】
  
   冯小念喜欢唱歌,也喜欢音乐。这也许和骚动的青春有关。他渴望着,有一个广阔的舞台,他渴望着像那些闪耀着光芒的明星那样。也许,那时,他就像许多同龄人那样,只是一个追梦的少年,追星的少年。也许,这和进修学校的音乐老师有关吧。进校的音乐老师,是从隔壁的一中在西安治疗癫痫的费用预算是多少?聘请来的。音乐老师来的时候,总会背着一架电子琴。冯小念就是从这位音乐老师身边,懂得了简单的乐理,认识了乐谱。音乐老师的课听得人很多,也许这是进修很好的娱乐了。音乐老师也讲得很细心,但他上完课,就匆匆地走了。在音乐老师的心目中,这里的学员,是没有前途的,他只是因为那还算是物有所值的聘请费,尽心尽力而已。
   在那两年的时间里,冯小念不知道多少个晚上,自己会一个人来到郊外,站在旷野里,对着城市闪耀着五彩光芒的霓虹唱着歌。他天真地以为,自己有朝一日会练就一副金嗓子的,但天生的破锣嗓子加上盲目的叫喊,注定着他的一无所获。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坚持着,或许,成功与否效果与否于他而言,并不是很主要的。关键是,他不愿意呆在乌烟瘴气的通铺里,闻那些五花八门的被子散发出来的发霉的味道,闻那些烟味和脚臭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进校所处的位置,在县城的很西边,然后,再往西不到100米的样子,是残存的城墙遗骸,已经完全失去了模样,走至跟前细看,才能觅得一点蛛丝马迹。城墙的西边,是城里人的土地。城里人,并不像农村人那样,将土地视为生命,有一搭没一搭的,所以,庄稼的长势有点差劲,也有很多田地闲置着,被野草完全覆盖,让人可惜。
   一个人的旷野,一个人的歌唱,一个人的青春,就这样孤单的溜走,没有听众,也没有同伴。有时候,冯小念唱着唱着就想哭,有时候,唱着唱着就想笑,他觉得,自己疯了,疯在了这个喧嚣沸腾却又凄凉安静的世界。
   一天,冯小念吃过晚饭,在学校里一个人转悠,看见一个闲置的教室,门锁着,冯小念就趴在窗子上望进看,意外的发现里面放了好多脚踏式风琴,打气的那种。两只脚踩在踏板上,轮番踩踏打气,两只手在那神秘的黑白键上来来去去,就会有曼妙的乐声响起来。在初中的时候,老师就用这样的琴给他们上音乐课的。但那时候,老师只教流行歌,琴的作用,只是给音乐老师一个伴奏而已,或者说,一个显摆的资本。上音乐课的时候,班干部就会派人把那架沉重笨重的风琴抬到教室。抬琴的时候,中途歇脚,大家都会争着抢着掀开盖子,过瘾似的学老师的样子,弹那么几秒钟,制造出一连串的鬼哭狼嚎,让人觉得音乐的深奥和悲惨。
   冯小念趴在窗台上,贪婪的看着教室里面的琴,似乎看见另一个自己正坐在一架琴前,踩着踏板的双脚弹着琴键的手指,一起陶醉在乐曲的世界里。他现在已经懂得点乐谱知识了,不会再在那些神秘的琴键上胡乱的弹几下,只是出了声就会满足的水平了。他的头顶着窗户,出其不意的将一扇窗户顶开。窗子竟然没关,冯小念不由得一阵惊喜。瞅瞅四下里没人,冯小念想也没想后果,翻窗而入。走到一架琴前,冯小念掀开了盖子,没有凳子,冯小念就站着,将一只脚踩在踏板上,一只手正要向琴键伸去,外面忽然就想起了一个不大却万分森严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冯小念回头看去,是校长,正满脸怒容的站在窗外。冯小念赶紧翻出来,嗫嚅着说:我……我看看……琴……
   琴有什么好看的?你这么大的人,翻窗子就是为了看琴,知不知道要脸!校长的唾沫星子喷在了冯小念的脸上,凉凉的带点咸咸的腥味。
   我真是看琴。委屈而涨红着脸的冯小念愤恨地瞪了校长一眼,转身离去。他听到校长将窗户闭住的声音,刺着他的耳膜。
   冯小念不动声色地笑着,笑的心里又酸又痒,笑的眼前一片模糊。
  
   三、【某些人,某些事,不是说忘记就能彻底忘得了的。很多人,很多事,也许说再见就再也见不到了。】
  
   冯小念心情不好,被那个狗屁校长训了一通,心里特别不爽。那校长说他这么大的人,多大的人呢?如果他现在在隔壁的一中,那还是祖国的花朵呢?冯小念想起了自己刚上初中的时候,那时候,是多么幸福啊!爸爸是S初中的副校长,他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风里来雨里去的,他就住在学校为爸爸安排的办公室里,享受着美好的时光,从少年走向青春的美好时光。教导处主任的儿子尔琪是个快乐的小不点,和冯小念同级,他们整天在学习之余便在一起玩耍。记得那次父亲回家,他和尔琪一起去看电影。是临近一个村子里的老人去世了,放电影以示纪念。那个时候,同学们老是盼望着那个村子里因老人去世或者三周纪念的日子,那样的话,就能有一场电影看。
   到了那个村子,尔琪忽然问小念:你饿不?
   小念不明白尔琪的意思,反问道:你饿了?
   “我去给咱夹个酱辣子馍。”
   去世的老人家里,来了很多亲朋好友为老人送葬。有些远道而来的客人之间,很多互相都不认识,而往往在这个时候,主家会聘请外面的厨师,做出可口的宴席招待四方来客。尔琪就鱼目混珠地跑到人家的操作间,夹了两个酱辣子馍跑了出来,给了小念一个,说:瞧,怎么样?那厨师还在我头上摸了一下,说,不够了再来。
   小念笑着接过那散发着热气的酱辣子馍,美滋滋地咬了一口。
   下午,冯小念没有去上课,一个人游逛在街道上。县城的街道小念已经很熟悉了,但街道并不熟悉他,街道是属于城里人的。好些隐藏在巷道里面的录像厅将喇叭架在外面,将里面武打的格斗声或者艳情的暧昧声,传播在街道的上空,诱惑着无所事事的年轻人或者小念这样的青春少年。有时候,小念也会掏一两元的门票,进去看一下午的录像。那录像每天播放三到五个带子,是滚动播出的,没有时间限制。你可以看完之后,再欣赏一遍的。但今天,听着那极其刺耳的声音,小念没有一点儿兴趣。就这样一个店铺进去,一个店铺出来,有时,刚进去,还没看清状况,就又出来。那是因为售货员礼貌的僵硬的笑脸,以及迫不及待的问候,让小念很不好意思。被人指挥着牵引着监视着看花花绿绿的风景,浑身都不自在。

共 13006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