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徒步再乡间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09-17 23:07:24
徒步再乡间①
   似是很久,很久,都没有独自一个人,默默地,走在这乡间的小路上。
   这条幽幽的乡间小路,似是沉淀在记忆深处。今日方才再次捞起。
   再次走在这乡间里,心中,没有激动,没有波澜。有的,只是静涩。
   不知为何,心中竟出奇的平静,这小路,似是能够净化心中杂质。
   幽幽的走着。着眼,看那曾欣赏过的景色,着耳,听那曾聆听过的声音。
   ……
   或是不知从何时起,渐渐走在这路上,再也不再去欣赏、聆听。
   来回,只作匆匆。
   匆匆而过,似是轻轻而来,不泛起一丝涟漪;似是悄悄而走,未带走一丝烟云。
   多次来往,只是背包往复,匆匆来回。
   然而,来往匆匆,却真的匆匆了去消迹。
   时光匆匆,岁月悠悠。
   再次徙倚在乡间小路,又该作如何之感。
   ……
   一潭古水,投石而下,泛起丝丝浪花,波纹层层轻涌。
   拾起儿时游戏。
   使劲平削水面,水花四溅开来。
   只是,片刻过后,却也不得不复原如初,不见得有丝毫异样。
   死寂的水面,说不出的讶异。
   湖,依稀是当初的湖。只是这水,还是那过往的水么。
   ……
   瞥见田间油菜,大概是要展现芳华了吧。
   零零散散的几朵在风中摇曳,是娇嫩的小黄花。
   现在是一片绿油,却也在其间泛起了些许的黄斑。
   我仍旧待在此间的时日,已算不得多了。
   在离去之前,还能否让我在这一片金华之中流连。
   ……
   数十只让我道不出名称的鸟儿,落在了电线支上嬉戏。
   这时,已经不会再像儿时那般。
   天真的在数十米外的地方,拿着自制的弹弓瞄准仅有巴掌大小的鸟儿。
   天空,不会再有那厮宣泄。
   天地,万般寂静,寂静得只剩下鸟儿的喧嚣。
   我试图靠近,但却让我诧异了。
   再也没有想象中那般,温文近人,仍会乖乖郑州癫痫医院有几家的立在电线支上。
   它扇动着细小的翅膀,一飞而起,眼中似乎还闪过了一丝警惕的光芒。
   只是,我不甚明白,这又是自何时生起的惊变。
   ……
   远远看了一眼,前方,让我感受到了亲切。
   徒步穿越田间阡陌。
   尽管泥泞不堪,尽管两脚下去,鞋上已是有了些许污渍。
   但这已然不能成为我止步的理由。
   越过泥泞的阡陌,落脚在已是斑驳老去的石桥。
   石桥已是与我相去四年。
   四年。是啊,四年。只肖片刻,却已经是四年之前。
   四年之前,可曾想过,今日的念与思。
   陕西癫痫最新手术治疗 ……
   顺着溪流,逆流而上。
   再走当初走过的独木桥,重温童时捉拿过天牛②的河柳。
   溪水静涩,静涩得天空都变得脸色惨白。
   这一切都被溪流看在眼里,倒映在水中。
   不知道现在的溪水,是否还如初般‘甘甜’。
   当初,父亲以健硕的双手托着禁脔。
   不过,尽管如此,还是喝到了‘甘甜’。
   自小,便在父亲的双手中学会了踏浪,至今仍是此中能手。
   只是,不知父亲的双手,是否依稀健硕。
   ……
   溪边,自然是有山的。
   它叫狮型岭,因酷似一头雄狮卧伏在地而得名。
   这,无疑是儿时的圣山。
   而,最为陡峭的一面,才是足迹最多的一面。
   愈是险境,愈能激发战胜的欲望。
   一次又一次的,在险峭的壁面开辟出新的征途。
   最激情的便是,爬上山顶后尽情俯览这方土地。
   然后止不住的一声天旋地动的呐喊。
   而今,立在山脚。
   没有了险境中向上攀爬的欲望,也失去了激情呐喊的机会。
   山,仍旧矗立在那,只是人,却不再是那人。
   ……
   辗转来到家门前。
   房屋还湖北癫痫那家医院好是那房屋,却又更加的幽静。
   看着那些亲手种下的树。
   娇嫩幼枝,辗转竟成参天。
   背后少了母亲大人似是永远都不会停歇的、潮声如叠般的骂声。
   “整天就知道玩泥巴,拿个铲子挖土,没事找事做啊。还不快回房看书去。”
   “看你弄得全身是泥,以后的衣服要让你来洗。”
   可是,每次,母亲大人都会将衣服洗好。
   而我,只是在一旁天真的窃喜着母亲的健忘。
   现在,或许,就像是那几株幼枝已成为参天一般。
   母亲已经不会再这般对我。
   我不知道该与说些什么,树已参天,而人,却已沧桑。
   ……
   入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消瘦的糟老头子。
   我忍不住,偷偷对其大呼一口气。
   我该庆幸,庆幸这并没有将他吹倒。
   脸上早已是深沟纵壑。
   神入沟壑,如踏茫茫时间长河。
   无江浪滔天,无高山流水。
   只遗漫漫无声。
   长相望,却不知其发,亦不知其所止。
  癫痫的手术治疗的方法 再等这糟老头子面绽笑容,却着实些许恐怖。
   难道脸上只剩下皮和骨了么。
   只是,我该庆幸,
   庆幸还能看到这幅脸容。
   庆幸这幅画面暂时还未成为定格。
   庆幸,我还在,你还在。
   那是我最敬、最爱的‘玩伴’啊。
   幼时伴我游耍,
   少时陪我聆听母亲大人的教属,
   而现时,这具身躯,早已变得不堪。
   真的好高兴,好庆幸。
   还能看到这,比天星还要耀眼的笑脸,比昙花更似惊艳的笑容。
   ……
   “回来啦,累了吧,来,快去洗洗,马上吃饭咯。”
   话语没有辞藻修饰,没有底蕴深涵。
   却是让我饿了许些,瞬时食欲大增。
   这是我最是敬爱的爷爷啊。
   曾经,我听着他讲述的故事入睡。
   而现在,他已不再讲故事了。
   总是默默聆听着,我讲述着所遇的趣事而入眠。
   静夜,依旧是话语,却轮转翻方。
   ……
   幽幽此间,心越是沉浸在水中一般。
   是压抑,还是沉觅。
   该庆幸,该庆幸。
   你们都还在,我还能有所作为。
   最怕,消逝就不再拥有。
   还好,还没追悔莫及。
   ……
   幽幽此景,徒步,再乡间。
  
   注释:①“再乡间”:表再次在乡间小路步行,是“再”而非“在”;
   ②“天牛”:是鞘翅目叶甲总科天牛科昆虫的总称,有很长的触角,常常超过身体的长度,全世界约有超过20,000种。有一些种类属于害虫,大多分布在松、柏、柳、榆、核桃、柑橘、苹果、桃和茶等。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