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流年】风筝红(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49:16

早晨,天空蓝的时候,我也蓝了,蓝汪汪的天空心急火燎地从远方赶来,一步步地赶到河坡老街,越过黄土的墙头,赶到我家的院子里。

我正在睡懒觉,被姥姥揪着耳朵起床,趴在窗台上看天。天空在一个男孩子心里很透澈,捧到手里,都是闪亮的东西。天空飘着丝丝拉拉的云朵,红色的,白色的,黑色的云朵,这些云朵有时孤零零地单飞,有时两朵云拉着手飞,在我们那个城中村来回溜逛。我虽然还是一个少年,已经学会观察,注意到天空看不到蓝色的云。蓝色的云呢,是不是被天空高处的什么东西吃掉了呢?

我看天空的时候,天空也在看我。我知道我家的院子和天空没有办法相比,从天空看我家的院子,肯定是看不到的,当时我觉得自己家的院子很大,但天空一定更大,更高,甚至更远,最远的地方似乎有蝈蝈扯着嗓子唱。当时,我不知道遥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德国。远处的天空到底有多远,是一个少年所关心不到的,这个少年关心的还是近处的天空,比如院子的外面是河堤,沿着河堤往下游跑,跑两里地就是一大片河滩地。河滩地很宽阔,堆满了河卵石,大的,小的,不大不小的。草在这里无法扎根,即使有几根草摇摇晃晃地从石头缝长出来,刚露出头,就被游荡过来的山羊一口卷进嘴里了。

沁河对我的少年世界是重要的。这条并不算太宽的河就在我家的房子西边50米的地方,晚上睡觉的时候,梦里有哗啦啦的河水声。人们都说,天宽了,地就宽了,可是对于河滩地来说,先是地宽了,才显出天也宽了。每年的春天和秋天,河滩地是放风筝的好场地。河滩地周围没有高的房子和高压电线,风筝飞得再高,也不会担心被什么东西缠住。小城里人口不算太多,但放风筝的人不算少,搞不清其中的原因,可能是平时人们低头看路惯了,只有放风筝的时候,才有机会抬头看看蓝天。

人住在北京很幸运,我住在邯郸也很幸运,邯郸也是首都,不过是战国时代赵国的首都。住在邯郸也很不幸,邯郸是一个战乱城市,刀枪剑戟,飞机大炮,从古代打到现在。打仗离不开钢铁,无论是弓箭佩刀,还是大炮飞机,都离不开钢铁。邯郸人从古代就擅长炼铁,1958年又大炼钢铁,炼得人心惶惶。过了那阵子风,大人中的很多人放弃了炼钢的爱好,开始干别的,其中就有人喜爱扎风筝,放风筝,即是用一些竹篾扎好风筝的“梁”,再糊上宣纸,再涂上一些颜色或者画上图案,一个又一个风筝就诞生了。邯郸不是风筝城,但是沁河的河滩地满天的风筝飞舞,也算是一道独特的风景了。

大人们扎风筝讲究造型和色彩,孩子的风筝就简单多了,用竹篾捆成十字,再贴上报纸,为了配重,四方风筝下粘上几根纸条条作为尾巴,就一抖一抖地飞上天了。孩子们还会制作蝌蚪风筝,就更简单,用一张旧报纸对折,贴成帽窝形状的,贴长几根尾巴,用线抓住它的耳朵,也能飞上天。

扎风筝是一个技术活,看起来简单,做起来难。租住我家的红花爷爷是一个扎风筝的高手。他扎的风筝不仅稳,而且好看,经过他扎出来的蝴蝶、蜻蜓、活灵活现的,比真的还真。红花一家人还是搬到我家后才开始扎风筝,因为红花爹是大炼钢铁时累出了病,吐血死掉的。当时红花的爷爷刚五十岁,承受了中年丧子之大不幸。可是红花娘一直没有嫁人,把红花由两岁一直养到和我一样的年龄,13岁。哦,红花和我一样,名字是女孩的,货真价实的男孩,比我更瘦,跑得贼快,能追上兔子。男孩子为什么起一个女孩子名字?姥姥说,是为了活人。红花家一些亲戚的孩子找到了红花爷爷,求他扎风筝,他不应,后来他已经上小学的孙子——红花,开始求爷爷了。红花爷爷终于又开始扎风筝了。他扎的风筝,轻盈,鲜活,好看,孩子们喜欢,大人们也喜欢,渐渐就有认识的和不认识的孩子们拿着竹篾和旧报纸(也有拿宣纸的)来到我家的院子,红花的爷爷就搬个板凳到院子里,在阳光下扎风筝。

邯郸并不是风筝城,是工业城。大人们喜欢风筝,并不在乎风筝的样子和色彩,只在乎可以抬头看看蓝天。风筝轻盈地飞到蓝天上,显得自由自在,像是飞翔的鱼。孩子喜欢给风筝涂上各种颜色,好像每块颜色都是一只巧手,可以给天空增加一些斑斓。风筝扎好了,红花爷爷要在河滩地进行试飞,他把风筝放到河滩上,把线绳抻到一定长度,一阵助跑,风筝就直溜溜飞到天空了。风筝先是在低空摇头晃脑地飞,他的手极为熟练地抖动线绳,放长风筝线绳,风筝扑棱扑棱越飞越高,模糊出人的眼界,盯着看,也只能看到一个小点点。这个时候,孩子们围着红花爷爷哇啦啦地叫,好像不是风筝飞上了天空,而是自己扑打着翅膀飞到天空了。

我在2008年年初看到一个报道,全球第一艘用风筝拉动的货轮“白鲸天帆号”15日由德国汉堡市起航,横渡大西洋驶往休斯敦。少年的我并不知道德国有一块天空也是蓝滢滢的,蓝得能淌出水来,德国大地上淌出了歌德、康德、海德格尔等,为什么都有一个“德”字呢?这和妈妈教我的做一个有道德的好孩子,是不是同一个“德”字呢?高处的天空有什么呢?肯定有云彩,大人们说天空有神仙,我很惊愕,神仙们会不会沿着风筝的线绳下凡到我们的手心呢?

虽然当时我还是一个少年,慢慢发现红花爷爷不仅风筝扎得好,故事也讲得好,当然,他讲的故事和学校书本上讲的“孔融让梨”的故事是不一样的。他年轻的时候在青岛做过事,那里有不少德国人,因此,他能听得懂德语,还知道德国境内有一条美丽的河叫莱茵河。红花问他爷爷,莱茵河比沁河大吗?红花爷爷笑笑说,傻孙子,沁河没有办法和莱茵河相比的。红花爷爷还会讲童话,德国的童话,安徒生的童话,和姥姥讲的“狼外婆”不一样,让我俩听得津津有味。

日子本来平静地过着,运动的风刮过来啦。运动的开头是在工厂、机关、学校,像红花爷爷这样的退休工人本来是不在行列的。但是,不甘寂寞的街道里的人也开始批斗了,先是找成分高的,再就是找他们认为有特长的,比如红花的爷爷会制作风筝,就有人揭发红花家里有画着包公的风筝,派几个人进行出其不意抄家,果然抄出了两个包公风筝,还有一个关公风筝,这还了得,公然宣扬封建主义嘛,于是,几个戴红袖章的年轻一些的妇女,把红花爷爷揪到居委会的大院子进行批斗,当然斗不出啥子名堂,红花爷爷是中农,中农是团结的对象,可是这些人不团结他,有一个有点文化的公社干部批判红花爷爷说,你这是用放风筝的方式宣扬封建主义,这是一个发明,更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

我当时刚上三年级,在我的眼睛里,凡是有所发明的人都应该褒奖的,怎么红花爷爷不仅没有被褒奖,而且撅着屁股被揪斗呢?红花爷爷开始被游街了,从这条街道走到那条街道,又从那条街道走回这条街道,真的有点像是散步,但他的身后有举着红缨枪和木棍的人,押着他。举红缨枪的人扯着嗓门喊什么,就有一群人跟着喊什么。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现象叫做——从众。从众很好玩,很安全。这群人在街筒子里折腾的时候,我们学校已经停课了,我想上街去看看,娘不让,说,红花爷爷对你这么好,他现在正在受罪,受侮辱,爷爷看到你和红花会难过的。我没有看到,但邻居们看到了。有善于口头表达的邻居说,“红花爷爷的脸色铁青,昂着头,身上挂着他自己制作的关公风筝和包公风筝。”

我想,红花爷爷挨斗的日子,几乎没刮什么风,如果有风的话,风一定会救了他,高高地把他吹到云层,远离被批斗的土台子。风没有来救红花爷爷,他还在被批斗,还在游街,游到第三天的时候,押他的人可能感到仅仅让红花爷爷挂着风筝游街,有点乏味,缺少点噱头,就顺手将一同游街的地主老婆的绣花鞋挂在他的脖子上。红花爷爷摘掉,奋力扔出去,又被造反派捡回来,再套到他脖子上,并用麻绳捆住了红花爷爷的胳膊。事后我想,如果没有这两只绣花鞋,红花爷爷也许会熬过去,因为,过了这一阵子,造反的人和造反的人打起来了,就顾不上“黑帮”了。但是,世界上不存在“如果”,只有结果:红花爷爷挂着绣花鞋没有走多远,一口热血喷了出来,接着就躺倒了,血,把黑包公风筝的脸染红了,红关公的脸更红……那些人走远后,几个好心的邻居用门板把红花爷爷抬回了家。红花爷爷死了。人总是要死的,但死的意义不同,红花爷爷的死,意义在哪里?

红花娘和她的亲戚们把红花爷爷的后事料理完后,就搬家走了,离开了河坡老街这个伤心地。我和红花还有联系,一是因为我和他在同一所小学上学,二是因为我俩都喜欢风筝,虽然爷爷不在了,我俩还会到河滩地看别人放风筝。再往后,红花也转学走了,在河滩地看放风筝的,只有我一个人了。

又过了将近二十年,我带着3岁的女儿到邯郸展览馆广场放风筝,女儿亮晶晶的眼睛盯着飞得越来越高的风筝,好奇地问我,爸爸,天最高的地方有什么呢?我随口答道:有红。

沈阳哪看癫痫病西安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沈阳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