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轻舞】梦里柳岸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50:32
摘要:少年时我的家乡少有垂柳的影子,于是县城里那片如烟柳岸给我留下了美好的记忆,以至总邂逅在梦境里…… 记得读小学时,我还住在村子里,周日的时候经常跟着大孩子们到城里逛一圈。那时的县城很小,也没什么好玩的去处,要说使人神往的景致,当属石渠西岸那排齐梢的垂柳了。   石渠本是一条干渠流经城区的河段,因两岸砌了石头而得名。那时我们进城,大都沿着东岸的小路拐去城里街上转悠。每当踏上那条沿河小路,对面那片映水柳岸总给我不尽的遐想。远看去,即像一堵绿色编织的城墙,又像是延绵垂落的瀑布;如一列裹了绿装的列车,又如一条青龙沿河而卧。   其实,我们村子里也有好多柳树,枝条多是乱着方向长的;而石渠西岸那排垂柳的枝条,却如女孩刚洗过的秀发,丝滑地垂下。我醉于那片景致,却不曾接近过她。终于在一个春季的雨后,因为要去位于西岸的书店买书,我独自踩着西岸的人行辅道走进那片柳荫里,和她有了一次近距离的相望。层层垂下的柳丝映着小径延伸,嫩绿的光晕从柳丝间透下,恍若置身于梦幻长廊里。纤挺的枝条随风轻摆,就如飘着旋律的五线谱;而枝条上刚吐出的团团叶芽,分明就是吟唱春天的音符。还蜷曲着的叶芽里抱着晨雨的水露,水露里藏着嫩黄的蓓蕾,如女孩的眸子,清澈剔透。我贪婪地凝望着,叶芽慌了神,松落的露珠蹭着我的额头滑下。那份清凉里,透着稚嫩和青涩。男孩子总是不守规矩的,走着走着就三步一跳地来了精神,不自主地抬手握了一把。但那时我还不够高,什么都没握到。不过我还是笑了。   工作后,城里街前面的老榨油厂改造成了居民小区,我在里面买了房子。就在收拾房子的时候,一团柳絮飘进了房间。我相信,房间里是没有风的,但那团柳絮却依旧围着我滚动,越滚越圆。我轻轻捧起她走去窗前,微吐一口气,又把她送回风里。柳絮散去后,远处的一抹翠绿映入了眼帘——不正是那片久违的柳岸吗?是的,这是一处紧挨着石渠的小区,我与柳岸成了邻居。   我打开房门,跑去岸边。垂柳长大了,显现了婀娜的身姿,挂满枝条的叶子,透出了油绿的色泽,散发着青春的气息。柳姑娘,你还记得我吗,那个雨后进城买书的少年?不会记得了,肯定不记得了,每天这么多人沿河散步,你怎么会记得过来?不过今天,我已能握到你的枝条,我要与你重新成为朋友。我抬手捋过纤柔的枝条,把清润的柳梢握进手心里。柳姑娘,我们是邻居了,以后我会天天来看你,看你映水梳妆,看你随风曼舞。   我没有食言,从住过去后,几乎天天沿着石渠散步。每当走进那片绿荫里,就忘却了吵杂的街市,心会随即沉静下来。那段居临柳岸的日子,给予了我惬意的生活。   后来,一次出差回来,突然感觉石渠变得荒芜、空旷了,我的呼吸都跟着干涩起来。顿了好一会,才发现对岸的垂柳不见了。顿时,视线里的石栏、石渠和沉寂的水面,都没有了颜色。蒙在灰淡的苍窘之下,仿佛置身于残垣废城。我悻悻地回到家里,拨通了政府里一位朋友的电话。他说柳树都三十多年了,已经开始干枯了,该换换树种了。   不久后,岸边果然换了一种名贵的树种。朋友提及过多次新树种名字,可我至今没记住过,也未曾刻意看过它们一眼。能称得上“名贵”的树木,都会有好多粉丝,自然不会差我这双目光的。再后来,那周边改造成了商业区,整夜的喧嚣吵得我几近崩溃。于是,我选择了逃离。   垂柳消失了,我也搬去了别处;但那片曾经的柳岸,却总萦绕在梦境里。梦中,我常常像个孩子般咯咯地笑着,一蹦三跳地奔跑在透着嫩绿的柳丝下面;醒来,却是撒满床头的月霜,映着我满是赘肉的腰腹。我还能跳得起来吗?早就跳不起来了。   上阵子,陪朋友去青岛访友。席间,朋友的友人说:“昌邑的确变化很大,记得二十年前去过一次,只有两条像样的南北马路。其中一条去宾馆的路上,有一排特漂亮的垂柳,枝条都剪得楞齐。可去年过去,逛了好几天,竟没找到那条街道。”我说:“那条街道可能你真找到过,但垂柳肯定是不会再看到了。不光是你,我们也都看不到了呢。”朋友插话说:“不,还能看到。当年天水路改造,的确处理掉了一部分干枯的柳树,但还有好多还行的都挪到富昌街以北的河段去了,连那些石栏都挪过去了呢。”我听后心中一振——她们竟然都还在!那么小的城市,这么多年来,我竟然不曾知道过。饭罢,我没有陪朋友继续会友,自己开车回了昌邑。   我把车停在了远处的路边,沿着富昌街小心向桥头走去。掠过最后一个单位的墙角,那片梦里萦绕的柳岸真地出现了!柳丝青青,石栏依旧,就如整座城市都南迁了一段,唯留了这片柳岸没动。   我绕过桥头,跑去树下。还是熟悉的身影,身姿更显妖娆,叶子依然油亮。一条柳梢蹭到了我的额头,抬头见,垂挺的枝条随即弯出了柔美的弧线。我抬手握住了枝条,那份清润,那份纤软,就如同握到了昨天……   回家后,我上网搜索了柳树的知识。的确,垂柳过三十年后很容易因虫害而枯死;但精心呵护下,也有能避过虫害的,寿命甚至可达百年以上。真该感谢辛勤的园林师傅们,把我们那片儿时景致留到了今天。   心中的柳岸和我已各居城市一方。尽管找回了她的身影,却没了前去遛弯的条件。好在我还拥有梦境,醒来时也不会再那样沮丧——因为我知道,她偷藏于北郊那片悠然之地,依旧会在春天里吐绿,夏日里梳雨,惬意地装点着多彩的四季。   沈阳的癫痫医院排行榜怎么样呢湖北医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左乙拉西坦可以治愈癫痫病吗卡马西平主要治疗什么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