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江南】月落乌啼(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2:44:30

在我家住的山坡上有座陵园,陵园的四周是一道长长的围墙。墙的上半部是用红砖垒起的“十”字形镂空状,从墙外向里望,里面的景物影影绰绰,那里有我叫得出名或叫不上来的花草树木。陵园的正中是个山包,就在这山包上,用石阶凸起一座大的平台,平台中央矗立一块很高的纪念碑。平台的背后,两排整齐的松柏后面,十几座烈士的墓冢,在那静静的守望着。清明时,便有很多学生和好多单位的人,排着长长的队伍,从我家门前过,把胸前的小白花敬献在那里。

而那里更多的时候,是我年少留恋驻足的地方。

陵园的始建和我的出生是在同一年。从混沌初开到陵园落成,便是我结绳记事的开始。因为离家近,我每天都要去那里。不管春花烂漫,还是秋风萧瑟,即使雨雪,也无法抵挡我的脚步。从陵园望到对面的山上,有我的妈妈,常卧不起。然而她的爱是死神也无法带走的。人生的路上注定要不遮风雨,在我内心起慌乱的时候,有个声音在说:别怕,慢慢的向前走。

小的时候,曾一边玩着,一边问看着我的爸爸:你的爸爸妈妈我叫什么?之所以这么问,是从懵懂记事起,没有见过这两位老人。也之所以这么问,是对亲人缺失的那分生疏,产生的好奇,就象在暗夜里探明我的来路,有时会迷失方向,走着走着,竟也东方渐白。

爸爸站在挂在墙上的地图前,看了那么一会,指着山东某个地方,告诉我那就是我们的祖籍。在很久以前,被贫穷,饥饿,暴力,和死亡统治,流亡是求生的途径。迢迢千里之外,就有我的祖辈,把生死别在裤腰带上,闯关东。在一个虽偏僻,却有山有水有沟可居的地方,搭炉灶,立起门户。

一起过来的我们乔姓家族有三股,我家这一股,打我太爷时才算人聚财聚人丁兴旺。太爷叫乔祥,乔老瑞。当时是本县南半部、临县西半部叫得上号的人物。骑白马,穿长袍马褂。隔着岁月,说不上太爷是个团副还是个乡绅。想骑在马背上的太爷,一定还有山东人的率直,更有东北人的威武,他甩向空中的鞭子,在马背上轻抽一下,那没有杂色的大白马,便在黄土大道上奔腾如飞,扬起一路尘埃。

那时侯经常有土匪出没,有天深夜,土匪闯进来,把太爷绑在钉着钉子的木板上,拷打他是不是红胡子,等土匪走后,太爷已是昏死过去。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太爷盖的房子又高又大,门楼上还要请人写块匾——家合万事兴。太爷一生共娶了三房媳妇,头一房进门没多久便死了。第二房是我的太奶,生有两个闺女,四个儿子。太奶死后,太爷又娶了第三房,也生下两个闺女,四个儿子。这个后续的太奶要比大爷家刚出嫁的闺女还要小一岁。鳏居多年的大爷,让人说不上为什么,上吊死了。有阵子太爷真的不想活了,他爬到西山的土坎上,威严的让他的孙女拿他的手杖,厉声说:“二猫,用这打死爷爷!”二猫不知怎么好,却是哭,既不敢接爷爷的拐杖。二猫是我教私塾二爷家的,因二爷丢失了他视若命根的金牛,精神恍惚而死,不久后,二奶也去了,留下可怜的二猫。

偷走金牛的,不是别人,却是我三爷,被他换了大烟吃。排行老四的便是我爷爷。五爷爷头天晚上还站在村中央大柳树下,昂扬顿挫铿铿锵锵的唱着戏文,第二天人就死了。至今还活着的只有六爷,从小走江湖跑小买卖,赶上公私合营归了供销社,有人说他胆小,树叶落了都怕砸脑袋;有人说他心宽,过来的路上也是经风沐雨。七爷是民办教师,有一个傻儿子,七爷是得肝炎死的。

哥几个中最具有才华的是我八爷,人称乔老八。能拉擅唱,曾在热河歌咏比赛中,取得第三名。后来因成份问题,从文工团回来务农。因为是在自己的家乡,又在亲人身边,闲的时候,有人说:老八,给咱来一曲!来一曲就来一曲,说着便亮开了嗓子,唱得高兴了,他的举手投足又会逗引得人发笑。自打他有了妻室,很少见他唱了,不善农事的他,偶尔拎起二胡,轻握弦弓,拉的曲调也是那种凄凄凉凉的阴差阳错。

爸爸说那时老家的树木荆棵,是那么的多,一亘的一亘的,象刹不住的车。山上有打不完的柴禾。

爸爸有两个姐姐,三个妹妹。爷爷是很重男轻女,每添个丫头,爷爷就有半个月的时间阴着脸不与人吱声。每到冬天,村里人都吃两顿饭,到了晚上,一大家早早的躺在炕上,有时爷爷饿了,便嘱咐奶奶用苞米面拨些疙瘩汤,先盛出的一中碗端给爷爷,剩下的不多,天经地义的给爸爸。躺在炕稍的几个姐妹,从没有人睁开眼睛说我也要吃,仿佛真是在那儿睡入梦乡。

二姑是姐几个长的最好看的,也是最有个性的。用我爸的话说是有造反精神。二姑喜欢上学,爷爷虽古板守旧,对这事还算开明。她背上奶奶缝制的书包,蹦蹦跳跳的去上学。那时的二姑是快乐的,她学到书本上的知识。学了两年,家里拿不出钱供她,就自己上山采药材去卖,这样又学了两年。最后是爷爷说:一个女孩子家,认得两个字就行了,以后多帮家里干些活。这无疑给二姑上学的道封死。她是多么不愿意放下书包,这以后只有看着弟弟背着它上学,被爹妈宠着姐妹护着的弟弟,凭什么就让他上学。她端起水盆子,对着刚入屋的弟弟兜头泼去,嘴里忿忿的说——你这小祖宗!

二姑长到十七、八,正是村北修水库的时候,周围的公社来了不少人,在那里震天动地的大兴水库。自那个时候,山上的树木少了。水库修成,二姑也闹着要嫁人。并破天荒的对弟弟说,希望也得到他的同意。她要嫁的是在修水库时,给人记工分的张春木。这在爷爷那是过不去的:就会那俩个屁字,整天无所是事,油手好闲。天底下数他姓张的人多,怎么着,自古皇帝没一个姓张的。爷爷说归说,双方都有本家的亲戚站出来撮合,也就定了下来。

二姑出嫁的那天,她把自己打扮得份外妖艳,黑亮的长发挽在脑后,侧别上一朵鲜红的花,火红的袄子,衬着她起伏的身段。就要跟喜欢的人一起生活,她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她的笑容与家里的气氛是不和谐的,平日里不怎发火的奶奶也恨恨的扬起手,“啪”的打在她粉嘟嘟面若桃花的脸上:你这不要脸的骚丫头!二姑这才对着爹妈,对着要跨出去的这个家,流下出嫁的泪。就这样,她骑着毛驴头顶红盖头,被二姑父吹吹打打迎娶了去。

有了三年五载,二姑回娘家来,也许是出口无心的说了家里面缺吃的,丈夫不顾家,还在外面------“谁让你愿去!”二姑的话没说完,爷爷火爆的脾气就呜恼的一声,震得二姑心都跟着碎。

从此她受什么样的憋闷气,来家都不说,在心里郁积着,三十岁得了绝症。

奶奶去二姑家,二姑已病得不行了。奶奶给二姑做了一碗白面疙瘩汤,扑鼻有油炝葱花的香味。

二姑望着头见白发的奶奶,缓缓的说:“妈------”

“什么都别说了,妈是过来人,心里什么都明白。谁你也别惦记,你的这个家呀,去了你这穿红的还会有那戴绿的。”奶奶望了一眼窗外的天空,叹了口气“人的命啊,都是有注定的。”

“妈,那你说我是什么命?”

奶奶把二姑紧紧搂在怀里,“我二闺女什么命也不是,就是妈贴心的小棉袄。”

二姑把头向上靠了靠,把脸贴在奶奶干瘪的乳房上,踏实的睡去,永远的睡着。

二姑走了,三十里外的张家庄就断了亲戚。

没两年奶奶也走了。奶奶走的时候,我爸我妈已经有了我大姐、二姐。生下我,妈妈就做了结育,这对盼孙子的爷爷来讲,没了指望。当时爸妈把家搬到县城里,呆在老家的爷爷,几天不吃也不喝,任凭谁回来劝,爷爷就认那一条道——黄泉路上追赶我奶奶去。

其实爷爷是有孙子命的,在我五岁那年,我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出生了。

我妈的病,刚开始是误诊后来把乳腺切除,已是癌症的晚期。记得我爸陪我妈做完手住,从沈阳回来,我们仨个在家门口玩,当我们看到爸妈从山下回来时,都争先恐后的跑下去迎他们。

剩下的日子,妈妈把我们做了安排,把我大姐给大姑家,把我给大姨家,我二姐体弱多病,就让我爸好好的照顾她。

妈妈说走就走的时候,那种生死离别我没在场。是被大人支走,然后被个姐姐问:你想不想妈妈?她站在土坎上,望着下面的我,用那种可怜的目光。“不想”我的回答是生冷的。

大姐说她小的时候,在老家,五爷常爱把她抱起来,放在肩膀上,自己家有枣不吃,偏到别人家枣树下打枣吃。

二姐生下来就是严重的缺锌、缺钙,能活下来都两说着,妈妈照顾她很精心。我看过她小时侯的照片,照片上的二姐头发是白色的,留着短发,嘴角泛着很甜的笑意。也是这么个人,几年以后,站在房门那,冲着夜色轻唤了一声“妈”,就扶在门框那哭了。

我小时侯是没出嫁的老姑待着,有时跟着她串亲戚。

妈妈没了,爸爸没把我们送走,把我们带在身边。

老姑出嫁。爸爸再婚。我们有了后妈,但那个从农村来渴望城里生活的女人,不让叫妈,叫姨。那以后,我们家吃饭,菜碗里是不能随便夹着吃的,夹到瘦肉或好吃的要让给弟弟,否则饭桌上就有翻瞪你的眼。

每到寒暑假,我们都要到乡下亲戚家过,我去得最多的是后姥姥家,每到开学的时候才回来。后姥姥总送我走出村口,我一遍遍让她回吧,她却总是送,还流了泪。当时我想她是舍不得我走。后来稍大一点,多了一些心眼,也许那泪水是为了她女儿,受了我们的拖累。

那时侯,是不愿呆在家中的,俗话说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爸。爸是亲的,这个从来没有改变,但是我们家唱的那出戏:一个是秀才,一个是兵,动不动就大动干戈,三天一架五天一大打。受伤的总是秀才,不是手背就是脸上,被指尖挂上了“花”。

至今,弟弟手心上有块伤疤,那次的架,把人都打做了一团,弟弟摔门而出,回过手,对着窗玻璃使劲一砸。手心处的血,象条悲伤的河,不断的流出来。

是谁从心里发誓,要离开这个家,离得越远越好。

家是远离了,我却听到姥姥临终的时候,还念叨我。

爸爸弃家而走,走得头都不愿回,那种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的决绝。

我又去了那里,昔日常爱去的陵园。陵园改变了模样,它变成了养老院。那里没有了拾阶而上的平台,没有了我小时侯绕着它游戏的纪念碑。

月亮出来了,它伸出月华般的手臂,抚慰着大地。可是夜空中那只倦飞的鸟,它还在凄惶的叫着什么。

我只有相对无语。

保定癫痫病专科医院哪个比较好?武汉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癫痫病怎么治疗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