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柳岸•往事】好人舅舅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19:18
   仙逝的舅舅入土为安的日子到了。说来奇怪,舅舅走的那日雪花飘飘,入土的日子又是天色晦暗。莫非老天有灵性,为舅舅的死在垂泪致哀,用无光的天地送老人上路?   灵棚吊孝,搭台唱戏,礼炮车助威,院子里、街上挤满了人。儿子草根披麻戴孝为舅舅摔老盆,媳妇和儿孙身穿重孝大放悲声;家族的晚辈手持孝幡排成长龙;吹鼓手吹吹打打在前头,舅舅的灵柩车紧随其后,几辆送葬车紧跟灵车,在街里绕行一圈,浩浩荡荡地向着村外墓地缓缓驶去。   葬礼的宏大场面,让我们姊妹料想不及。我们在想:一个孤独半生的孤寡老人,他到底有着什么样的人格魅力?让村民如此尊重他?用如此隆重和高规格的厚葬来送他上路?   望着浩荡的送葬车队,我百感交集,思潮起伏,控制不住的澎拜情感,控制不住的无边思绪,回到了那难以割舍的过去时光……      一   在黄连苦水浸泡的日子中,姥爷的生命走到了尽头。他没能期盼到他的老么儿结婚生子,完成终生大事,带着遗憾回归黄土,一堆墓土,成了他最后的归属。   姥爷走后,舅舅成了孤家寡人。偌大的院子,寒蝉凄切,悲凉的环境中,舅舅进进出出孑然一人,孤苦伶仃。我们无法想象,舅舅是怎样熬过那一夜夜漫长黑暗的夜晚?谁能抚慰舅舅那颗孤寂凄凉的心!   舅舅,成了娘和我们心中扯不断的牵挂。“姑舅亲,辈辈亲,打断骨头连着筋。”我们怎忍心让看着舅舅沦落在苦难的漩涡中熟视无睹呢?   逢年过节,去看舅舅是我们姊妹重要的日程。娘到节前,会把给舅舅的礼物装在篮子里,佝偻着身子在寒风中看着我们走远,才放心地转回家中。   我们回来的时候,舅舅会给我们盛满一篮子红枣。“大红枣儿甜又香,送给亲人尝一尝……”吃着从舅舅家带回的大红枣儿,悠扬的歌声在耳边响起,快乐的心情芬芳了岁月。   可到后来,红枣也在舅舅家绝种了,那一棵棵舅舅心爱的枣树,被人大部分连根斩断,变成了别人的宅基地,横亘起一座高大的房子,堵在舅舅的院前。   剩下的三四棵枣树,孤独地摇曳在高耸的墙下,没有阳光照射,没有风的温熨,生命力在一天天减弱,像个苍老的老人,摇曳着枯枝败叶,硕果锐减,日渐衰老,形容枯槁,软弱无力地寄生在别人的房下。   原来,村里土地包产到户了,舅舅不再担任大队会计,脱离了风光的岗位,闲居在家,打理着几亩收成不高的盐碱地,偶尔给人打打零工,挣个零花钱,打发着无聊的时光。   村子却因为毗邻城市,城市化进程在逼近村庄,土地在增值。村里人多地少,无法向外扩张。需要宅基地的村民又很多,宅基地日趋紧张。无奈之下,大队干部想到了舅舅家里的大片宅基地,他们找到舅舅协商,一来给舅舅安置一个扫街道的工作;二来等他以后有了家室,再重新给他划分宅基地,让舅舅暂时让出家里枣树位置的一大片空地。   我们不知舅舅经历了怎样的痛苦抉择过程。要知道,那片枣树是舅舅用几十年辛酸泪打造成的心中桃花源啊!那十几枣树是舅舅的生活来源,是他精神世界里最美好的寄托。可没想到,舅舅竟然答应了。当我们来到舅舅家,看着枣树位置拔地而起的新房,愤愤地替舅舅打抱不平,可舅舅只是淡淡一笑:“我一个孤寡老汉,占着这么大地方也没用?队上有难处,我当干部多年,这点觉悟还没有不叫人笑话?万贯家财都是身外物,随他去……”看着舅舅坦然的神色,我们也释怀了。   只是我在梦中,还会想起舅舅那个枣树繁茂的院子,梦见那随风飘散落一地黄色枣花碎片儿……      二   于是,在这个文明春风还没有吹拂到的城市边缘村庄,少了一处枣花飘香的田园风景,多了一位蹒跚着脚步扫街的中年人身影。那时的村民还没有文明意识,街上垃圾、粪便、杂草到处可见,脏、乱、差的环境触目惊心。每当我们来到村口,远远就会闻到一股粪便的恶臭味,总是皱着眉头,拧着鼻子从街上走过。   自从舅舅当上了街道的清洁工后,每天用一把扫帚描绘着村子里美好图画,用一把扫帚扫出了他新的人生。   那年的春天,我和姐姐来看舅舅,发现街道变得整洁了,不再是臭气熏天了。我们顺着街道往舅舅家走,远远看到一位老人的身影,额头上布满皱纹,面颊上挂着汗珠,头上的毛巾蒙着一层尘土,在荡起的尘土中挥舞着大扫帚,在不停地扫着、扫着,随着哗哗的扫帚声,尘土飞扬。他的脚下露出了清洁的路面。   “是咱舅舅……”姐姐惊喜地叫着,我们飞快地跑到舅舅身边。看着我们到来,舅舅也忙停下了手中的扫帚,兴奋地望着我们:“你们来了啊!稍等一下,我扫完这点就回家。”   我心疼地望着舅舅,给他擦着脸上的汗:“舅舅,歇歇吧,你如果缺钱,我们给您,您不要这么太辛苦了!”   舅舅满不在乎地说道:“我身体还行,还能干,在家歇着反而歇出病来了!这个活不累,适合我干,我也愿意干的。”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给你们,先回家等着我,我扫完这点马上回家啊!”说完,和我们挥挥手,让我们走,他继续开始扫着前面的路。   不一会儿的功夫,舅舅回来了。他先在院子里摘下头上的毛巾,拍打着身上的尘土,然后走进家门,忙着沏茶倒水,嘘寒问暖,询问娘的身体情况。我们和舅舅拉着家常话,说说笑笑,有着说不完的温馨话语,我除了感受到舅舅淳朴和热烈的情谊外,更多的感到他在我们眼里成了“新闻人物”。从一个风风光光的大队会计变成了街上的清洁工,我们不知,村民们该用怎样的眼光看待舅舅的形象落差?   “小成回来了啊!”一个女人声音飘进屋里,人还没见,大嗓门已经进屋。   “你说你这个人,咋这么犟呢?让你在家吃饺子,你慌着回来,说家里来亲戚了。我这饺子下锅了,这么多饺子叫我怎么办,给你端来了!”女人走进了屋里,手里端着一大碗热腾腾的饺子,进屋忙放到桌。   女人是位七十来岁的大娘,她是一个慈祥的老人,牙齿掉的差不多了,嘴有点瘪,脸上挂着笑意。尤其是看到我和姐姐,笑得嘴都合不上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是城里的亲戚吧?”大娘和蔼地问着我们。   “是,大娘,您坐……”姐姐起身给大娘让座。   “你坐,我是你舅舅家的常客了,不用客气。”大娘忙说道,“我这是来谢你舅舅的,我家里刚盖了新房,弄得门口满是垃圾、砖头、废土,孩子们上班顾不上打扫,队里一直在催我,可我一个大老婆子哪有力气去打扫?亏了你舅舅啊,给他一说,他二话不说,帮着我弄了两天,才打扫干净,真是让我心里过不去……”大娘说着,抹起眼泪。   “这点小事值得一提?”舅舅摆摆手,满不在乎的样子。   “你舅舅是个好人啊!”大娘感慨地说道,“每天天不明,街上扫地声就开始了。大伙都说,省着听鸡打鸣了,小成的扫帚声就把咱们叫醒了,你看看现在的街道,多干净啊!”   “是啊,是啊,俺舅舅就是个勤快人。”我们向舅舅投去敬佩的目光。   “哈,我啊,就当是锻炼身体的,人家都早起跑步,我是早起扫地,别说,早起习惯了,让我躺着也睡不着的。”舅舅谦虚地说着。   “你们吃啊,不够了我再给你们端去。”大娘说着走出了屋门,我们忙送她出门,“不用送,你舅舅真是好人啊,好人啊……”大娘边说边把我们推进屋里,那充满厚爱的声音,就像泉水一样,一点一滴流进了我的心田。   一碗热腾腾的饺子,盛满了关怀和爱意,给了舅舅心灵的滋润和安慰。   回来的路上,望着街上的干净整洁的路面,我们心情愉快,“舅舅,这都是您的功劳啊!”我话语中对舅舅赞叹不已。舅舅满怀信心地对我们说:“我已经给队上提建议了,让他们买些花草来,再弄些好的树木,栽到街道两旁,把村里也弄得像模像样的,保不准我们还弄个文明乡村呢!”舅舅满怀希望地说着,在他的眼睛中,有种渴望的目光。人们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透过这扇“窗户”,我仿佛看到了他那颗金子般的心。      三   我们每年春节,给舅舅拜年,家里总是人来不断,街上的晚辈都来给舅舅拜年,人走了一拨又一拨,祝福声飘荡在屋子的角角落落。我有时奇怪:舅舅怎么有这么好的人缘?   拜年的晚辈中有个特殊的孩子,他七、八岁的样子,模样长得不错,就是有点邋遢,脸上带着鼻涕的痕迹,一双眼睛中有种迷茫的目光,性格有点腼腆,孤零零一个人来舅舅家,显得很不合群。在他身上,一点没有过年的气息。这个男孩子经常出现在舅舅家,每次来舅舅家,都能看到他的身影。我们以为是村子里的孩子在舅舅家玩耍,并没在意,可大过年的,这个孩子怎么穿的这么破旧?他的大人呢?怎么就这样对待孩子?真是让人不可思议。   男孩久待在舅舅家不肯离去,看着我们好奇的目光一直在看着他,小家伙有点胆怯,舅舅忙上去拉起他:“孬蛋,来,来,快来吃花生,糖块。”舅舅忙着把花生和水果糖往他口袋里塞。小家伙口袋里有了好吃的,立刻脸上有了笑容,变得无拘无束起来。舅舅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的票子,递给他,“孬蛋,给你个压岁钱,钱买本子铅笔吧!”孬蛋不好意思地接过来钱,冲着舅舅恭恭敬敬鞠了一躬:“谢谢爷爷。”拿着钱欢天喜地跑出家门。舅舅在他的身后喊着:“孬蛋,如果奶奶没做好饭,来我这里吃饭啊!”孬蛋嫩声嫩气答应着:“哎,知道了,爷爷。”话音飘进屋里,人已经没了踪迹。   舅舅望着他远去了,回头对我们叹口气,说道:“这是一个苦命的孩子啊!爹在西边煤矿被埋坑里了,娘又嫁人了,跟着个病怏怏的奶奶,年纪大了,也照顾不了他,整天跟着我的垃圾车子捡破烂,我开始以为是村子谁家的孩子,后来一打听,是邻村的孩子,每天步行到处捡破烂,回家卖点钱给他奶奶,真是可怜啊!后来,我有了能卖钱的东西就给他留着,慢慢就和我熟悉了,整天跟着我,捡些废品回去,我有了做伴的;他呢,也有了收获,两人慢慢还离不开了!嘿嘿。”舅舅有点惬意地笑着。   听着舅舅叙述,我们不禁对舅舅肃然起敬:一个孤寡男人,靠着给街上扫街的微薄收入,还在接济一个贫困的孩子,给他温暖,在他幼小心灵中播种下爱的种子。真是令人敬仰啊!   后来听说孬蛋在队里的资助下上学了,还时常来舅舅家玩耍。他已经把舅舅家当成了自己的家,和舅舅成了忘年交。   我们姊妹去舅舅家赶会,他家门口摆满商贩的摊位,把舅舅的门口都给堵住了,我们埋怨舅舅怎么不去撵撵这些堵在家门口的商贩们。舅舅会心一笑:“都是乡邻乡亲的,为了赶会挣个小钱,他们也不容易,不过就是一天的时间,由他们去吧!”中午吃饭时刻,舅舅还送给他们一大盆子大锅菜和几个馒头,真是让我们疑惑不解,可看着他们感激的目光,听着他们感谢的话语,我们明白,舅舅之所以有那么好的人缘,是和他善良宽广的胸襟分不开的。   等到下午,赶会的人们陆续开始撤离街道,舅舅匆忙忙推起院子的排子车,上面放上铁锹和扫帚,说要去打扫街道了。我们劝舅舅,今天集会,也算是个村子的节日,就休息一天吧!舅舅摇摇头:“不行的,今天会上乱糟糟的,还不跟垃圾场啊!今天不打扫,明天垃圾更多,街上就没法下脚了!”说完,推起排子车急忙忙出门了。望着舅舅远去的背影,我们终于明白了,舅舅是把村子当成了自己家,容不得家中环境肮脏。他用自己勤劳汗水,把家乡街道打扫得洁净如初,舒适养眼。因为他生在此,长在此,浓浓的乡情养育了他,他的骨血,他的血脉,已经融进了这片热土中。   后来,队上给他买了一辆三轮车,替代了原来的排子车。不会骑车的舅舅,硬是靠着一股毅力,学会了蹬三轮车。村子没有公交车,出租车那时很少,就是偶尔有,村民也坐不起,因此,舅舅的三轮车在村民眼里不亚于今天的小轿车。舅舅三轮车在拉完垃圾后,每天把三轮车上的尘土打扫得干干净净,擦的亮锃锃,别看他是垃圾车,在他的眼里也是宝贝。他又自制了一个铁筐子,挂在车把前,当从城里的垃圾站返回村子时,筐子里总是捎带着给村里大菊娘,山子爹,牛老汉这行动不便的老人捎回的酱油醋,花椒大料,蔬菜,针线,剪子等生活用品。筐子里总是装得满满的,他不虚此行,回到村里再挨家挨户给他们送去。老人们从他手中接过来给他捎来的物品,连连致谢,对舅舅感激不尽。   我们听舅舅给我们讲过这样一件事。冬天的夜里,舅舅已经躺下休息,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舅舅忙起身开门,院门口站着同村人海生,见了舅舅焦急地说道:“我娘发烧了,在村里打针吃了药也不管用,我借用你的三轮车送她去市里医院看看。”   舅舅一听,忙穿上外衣,推起停在院子里的三轮车对他说道:“走,我和你一起去。”   到了海生家,舅舅先把草苫子铺在三轮上,又把海生递过来的褥子铺上,和海生一起,把他的老娘扶到三轮车上。舅舅蹬着三轮车带着老人,海生骑着自行车,俩人并肩而行,一路疾行,等他们把老人送到市边的医院,已经是累得筋疲力尽,满头大汗。安置好老人住院,看着老人输上液,舅舅才疲惫不堪地蹬着三轮车返回家中。那时,已经是凌晨四点了,东方已经发白,再过两小时,舅舅的一天工作又开始了…… 黄冈癫痫病吃什么药伊春癫痫病医院都在哪武汉儿童羊癫疯医院哪家最好武汉癫痫权威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