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晓荷】清风明月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9:26:39
1.   我抬头看了一眼这秋日的夜空,明月漫上树稍。这夜晚,静逸的可怕。   我沿着一级一级的台阶走下去,而地牢里是我那个久未谋面的妹妹赵绘雨。   “许清荷,你以为你把我关在这里,白莫尘就会是你的吗?我告诉你,你做梦!”赵绘雨蓬头垢面,苍白着脸对着我歇斯底里。   我看着她狼狈的模样,冷笑道:“真是抱歉,让你失望了,白莫尘已经答应娶我,我们,不日便要成婚。”我把玩着右手上的玉镯子,斜睨着她道。   “不,不武汉可以看羊角风的医院可能,他不会负我的,你一定是在骗我,我不会上你的当的。”赵绘雨摇着头大喊,然后死死的盯着我。   我不开口,依旧斜睨着她,仿佛在看一只被毒蛇咬了一口,还在垂死挣扎的兔子。   赵绘雨盯着我看了好久,终于确定了我说的话是事实。她慢慢的后退,缩在墙角,喃喃自语。   看着赵绘雨颓废的侧影,看她眸光一点一点的黯淡下去,我心里是说不出的痛快。可是再痛快之余,却有一丝莫名的忧伤袭来。   没错,我恨她,恨不得她死。   我与赵绘雨从小就认识。   我的父亲是金陵织染界的大亨,连皇宫里御用得绸缎布匹有八成都是出自我们许家。在金陵,没有人不知道我们许家。在我八岁的时候,爹爹捡回来一个孩子,就是赵绘雨。她比我小一岁,我是家中独女,一直都很寂寞。所以,当爹爹把她带回来后,我是很开心的,把她当做亲妹妹来看待。   那时,街头巷尾一直盛传她是爹爹的私生女,街上的其他小孩总是欺负她,说她是野种,我那时总为她出头。对于那些谣言,我是从来不信的,那时的我,心中的爹爹是神圣的,伟大的,我相信爹爹不会做出那种事情。   白莫尘,与我算是青梅竹马吧。白家本来并不在金陵,而是在苏州,是后来才搬到金陵来的。白家与我家是世交,现在家离得又近,故而两家常有来往。我与白莫尘的缘分,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只是,我从不曾想,中间,会夹着个赵绘雨。   我第一次见白莫尘,是在一个夏季,那时,槐花开着满院。我在我的小院里看着繁盛的槐花发呆,他便推门而来。我回眸去看,他冲我一笑,那笑,我至今还记得,干净纯粹,不染纤尘,一如他的名字——白莫尘。   现在想来,也许便是那一眼,我就已然爱上了那个有着干净笑容的男子。   看他向我走来:“你是许清荷?”虽然是问句,但却带着笃定的语气。   我点了点头,眉眼带笑:“嗯,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白莫尘,早就听说许家的大小姐许清荷芳龄不过十岁,却以长得楚楚动人,今日一见,果真如此!”他看着我,温温和和的笑着说。   我听了他的话,顿时羞得脸通红:“哪里来的登徒子,居然这样调侃本小姐,不理你了。”我跺跺脚,向屋子跑去。   他朝我喊道:“慢点跑,别摔了,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我朝他呸了一下:“想得美,谁还和你再见面。”我跑到屋里,把门紧紧合上,回想他的样子,和他说的话。心砰砰直跳,捂了捂脸,心想:还是不想他了。   就这样,我们相识了。   后来,白莫尘只要下了学便来找我玩。   赵绘雨经常和我们在一起玩,当然也就认识了白莫尘。   再后来的一切,仿佛都是水到渠成。我们三个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那年,我十岁,白莫尘十三岁,赵绘雨九岁。      2.   十五岁那年,这一切,就全都变了。   那是一个多雨的夏季,那天,天空乌云密布,雷声轰隆隆的一直响,仿佛预示着这场灾难的降临。   皇上在祭天时,身上穿的冕服下雨时被淋到了,竟然在褪色。金黄的衣服,褪得衣服上深一道浅一道的,皇上在百官与百姓面前失了颜面,龙颜大怒,要彻查此事,经过一道道的审讯与调查,矛头直指我们家。   查出结果杭州都有哪些有名的癫痫病医院的当天,皇上便下了圣旨,要查封我们家,以后禁止我们家做织染生意。百年基业,传到我父亲这一代居然出了这么大纰漏,自此一朝尽毁。爹爹急火攻心,倒下后,没多久,就去世了。娘也追随父亲上吊自杀了。一夕之间,家破人亡。一众仆从,都走的走,散的散。房子被查封了,我一夜之间,由一个千金大小姐变成了无家可归的孤儿。树倒猢狲散,因为我们许家在金陵是龙头产业,几乎垄断了整个织染业,好多商家早就对我们许家恨得牙痒痒,现在,看到我们落难,根本就没有人会去接济我们。而白家也因为和我们家走得近,而受牵连,唇亡齿寒,被金陵的各大商户排挤,不得不举家迁移。   家被查封后,我与赵绘雨在混乱中走失了。为此,我在桥洞下哭了好多天。   就这样,我在金陵的大街上流浪了好多天。我跟流浪汉抢食物,跟乞丐争地方。      3.   遇到义父的时候,是我在和一个流浪汉抢东西吃。   我实在是太饿了,在路边坐在地上瑟缩着,一个好心的大婶,看我可怜,便扔给我一个馒头。我感激的连声说谢谢,那大婶嘴里喃喃:“唉,这么小的孩子就在街上流浪,真是可怜。”摇了摇头走了。   正当我捧着馒头准备吃的时候,旁边一个流浪汉眼疾手快的把馒头抢走了。我和他抢了起来,虽然他年纪比我大,力气也比我大,但是他没我狠,人在非常饥饿的时候,内心挣扎的欲望是强大的。从小,为了保护赵绘雨,我没少跟人打架,身子骨和男孩子一样硬朗。我将流浪汉打趴在地上,馒头也掉在了地上。我捡起地上的馒头飞快的跑走了。   这一幕,全都落在了青帮大佬苏文志的眼里。   苏文志把我带回青帮,并当着一干帮众的面收我做了义女。   义父把我安排在了小院里,并配了两个丫头来服侍我,生活,好像又回到了过去。但是,我知道,一切,早就已经不一样了。   见到苏泽修是在我来青帮的第二天。当时,我正坐在小院的石凳上发呆,眼睛直直的看着院子边上的一颗大槐树。这个时候,槐花已经凋零。让我想起了我们家的槐树,比这棵槐树粗一些,每年的夏季都会开的特别繁盛,美的像出尘的仙子。   就在我发呆的时候,苏泽修推门而进,自然的像是开自己家的门。不过也对,作为青帮大佬苏文志的儿子,这里有什么不是他的。   “听说,我爹刚收了个小丫头当义女,就是你吧。”苏泽修摇着扇子,吊儿郎当的倚在门前看着我说。   听他这么说,我就知道他就是苏泽修了。我打量着他,长得确实不错,唇红齿白,长身玉立,纤长的手指骨节分明,狭长的眸子,看上去妖媚却不娘气。   他好像很享受我的打量,缓缓开口道:“怎么,看到本公子长得俊俏,被迷住了?”   我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回过神来。   “早就听闻,青帮太子爷苏泽修苏大少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我说着场面上的话。   他笑道:“行了,别说这些客气话了,我早就听腻了,既然你是我妹妹了,以后哥罩着你。”他边说着边揽了我的肩,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4.   青帮事务忙碌,义父已年过半百,很多事情,都是苏泽修在拿主意。   我一直以为像苏泽修这样的性格,吊儿郎当,没个正形,怎么能够撑得起偌大的青帮。但是,后来的事情让我看到了他的另一面。   那是一个寒风料绡的夜晚,天空黑暗,看不到月亮,仿佛昭示着今晚的不平凡。   这夜,青帮上下人心惶惶,义父突然得了急症,进出府的几乎全是郎中,西医。只是,这病来的太突然,太猛烈,医生大夫极力挽救,却仍是没癫痫病发作治疗的药物有留下义父的生命。   苏泽修红着眼从义父的屋里出来,我本想上前安慰一下,却不知要说些什么,也许,苏泽修现在需要的是一个人静静。义父去世了,我也很难过,毕竟他在我心中是我的恩人,我也确实把他当父亲看待。   我没想到,当晚,苏泽修一声令下,竟然把给他父亲看病的郎中,西医全部枪杀。理由只是简单的八个字:医治不力,全部陪葬。   我这是第一次看到他残忍嗜血的一面,仿佛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一样。其实,我早该知道,身为青帮继承者的苏泽修又岂是好相与的角色。   青帮上下,其实并不团结,分成两大派系,以苏泽修为首的一派,和以张鹏为首的一派。以前,义父在的时候,还能压制住他们,现在义父走了,青帮群龙无首,很多人都在蠢蠢欲动。   看得出来,苏泽修这些天很累,既要安排义父的身后事,又要费心去管理帮派的事务。他新上任,年轻,帮里的老人,有些并不服他,尤其是张鹏,仗着手上有部分权力,并不把苏泽修放在眼里。在管理上,也有分歧,总拆苏泽修的台。   但以苏泽修的性子,又岂会甘心权柄下移。这几天,苏泽修手底下的人,在府里进进出出,在密谋着什么。这一定跟争夺权利有关,看样子,这青帮,是要变天了。   这一天,来的并不晚。是夜,城里火光冲天,苏泽修带人将张鹏的府邸围了个水泄不通。   青帮,有个规矩,是从创始时便有的明文规定,就是禁止贩卖鸦片,不论是谁,违者杀无赦!而张鹏为了牟取暴利,一直在私自贩卖鸦片。原来,这些天,苏泽修一直在找张鹏贩卖鸦片的证据。只待证据确凿,将张鹏一党一举歼灭。   这次的行动也算是师出有名,既解决了张鹏这个祸患,又树立了威信,一箭双雕!      5.   就这样,日子又回到了正轨,我的生活也一如往昔。苏泽修虽然残忍,但是对我却是很好的。   在我面前,他还是那种浪荡公子哥的痞子样,但是见识过他的另一面后。我知道,他并不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公子哥,他有心计,有魄力,够残忍。在下属面前,也是一副高高在上,威严庄重的样子。只是在我面前,才会是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我想,也许因为我是他名义上妹妹的关系,我不是他的下属,他自然没必要在我面前颐指气使。   我在小院里住的这些日子,想了很多。当年的事,很蹊跷,我们许家世代开染坊,从没发生过布料遇水褪色的事情,更何况是御用的布匹,用的更是最好的染料。这件事,一定不是意外。是的,我一直怀疑是有人在御用的染料里动了手脚,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故。   只是到底是谁这样迫害我们家,我无从查找,更何况已经隔了这么长时间了,从哪里开始查起,我也没有头绪。   但是,因为是御用的染料,所以爹爹郑州军海脑病医院评价很谨慎,每次都放在他书房的保险柜里,那个保险柜我见过,在外面有一个画框遮挡,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也不会想到画框下藏着一个保险柜。   所以,我觉得,能知道并找到保险柜,并且还能打开保险柜,一定是进去过书房,并且见过爹爹打开这个保险柜的。这个保险柜放在死角上,如果在外面向里看,根本看不到里面的保险柜,更别说记住密码了。所以,我断定,这一定是家贼。这样,就排除掉了很多人,调查范围也缩小了很多。   但是,即便是这样,还是找不到是谁害了我们家。就在我愁眉苦脸的时候,苏泽修来了。   “清荷,你怎么了?不高兴?谁欺负你了,哥我废了他。”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眼里,却满是关心。   我把这件事,和我的分析告诉了他。因为我觉得凭自己的力量很难查到凶手,但是他不一样。他聪明,有门路,又是我信任的,所以我觉得这件事需要他的帮助,他也一定会帮我。我不知道自己哪来的笃定,但我就是知道他会帮我。   果不其然,他听后也觉得这事有蹊跷。他先安慰了我一下,说:“这事交给我吧,我会帮你查出凶手的。”      6.   过了几天,他便来找我了。凶手查出来了,赵绘雨!   这些天,他把当年在我父亲身边的所有亲近之人的家世背景都查了个通透。而其中最有动机的就是赵绘雨。   原来,赵绘雨的妈妈当年是洛阳一个青楼里卖艺不卖身的雅妓,我爹当年做生意时,路过此地,一眼便看上了赵绘雨的娘,两人一见钟情,后来,便有了赵绘雨。我爹承诺赵绘雨的娘会来娶她,但是,赵绘雨的娘生下赵绘雨后,左等右等,都没有再等到我爹,后来便在悔恨中去世了。赵绘雨那时才七岁。她拿着她娘给她的信物玉佩千里寻父,终于见到了我爹。我爹便把她带回来家。   我没想到我最崇拜的爹爹真的是一个抛妻弃女的人,原来,当年街坊邻居说的都是真的,赵绘雨,真的是我爹的私生女,我的亲妹妹。   剩下的事,就很清楚了。赵绘雨憎恨我爹抛弃了她娘,害她娘早死,所以,千里寻父来到我们家,就是为了给她娘报仇。   “这只是推测,也不一定就证明是她呀?”我疑惑的对苏修泽说。   苏修泽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我。我接过了看。那份信上的笔迹我认得,是我爹的手笔。封面上写着:清荷亲启。是写给我的信!   我慌忙打开信封,把信纸打开,上面写道:“清荷,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绘雨其实是你的亲妹妹。如果有一天,你发现绘雨做错了事,你不要怪绘雨,是爹对不起她娘啊,只能用死来弥补我当年犯下的错。”   我看着爹爹的信泪如雨下。不怪她?可能吗?她害的我家破人亡,我怎么能够不怪她?我和娘是无辜的呀,我对她那么好,那么护着她,她居然这样对我,我一定要她付出代价!爹爹,对不起了,我只能违背你的意思了。 共 683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