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丁香·村庄】村戏(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3:35:51

家乡的村戏唱得可真红火。

腊月二十八扎好戏台子后,便一气唱到正月十五。大人孩子们也一直兴致勃勃地陪到正月十五。

过年是人们最忙的时候,为了抢块好地方看戏,大人们常常是一大清早就塞给孩子几角钱,让他们去占地方。戏还没开场,偌大个露天戏场内已坐满黑压压的人群。人们谈论着今天唱哪出戏,谁家的孩子唱主角,哪家的男人演小丑。

戏一开场,孩子们的任务就完成了。于是,他们攥着钱东瞧西望找自己想吃或想玩的东西买。

做小买卖的仿佛看透了大人们的心思,常常是一架红彤彤、亮晶晶的糖葫芦。吹鼓、打鼓的摊子旁围满争着购买的孩子。叫卖者对那一双双高举过头顶冻得发红的小手嚷一声“你的钱不够,再去给你娘要一毛。”于是,孩子们便立即飞奔进戏场围着娘老子要个不休。

夜晚,台上的几盏电灯将彩色的帐幕映得更加好看。上了油彩的演员们被灯光一映越发显得标致、水灵。唱到好处,台下总响起一阵阵的叫好声。每逢此时,总有女人对身边的孩子说:“快看,那是你爹!”“我爹怎么跟我秀姑好上了?”孩子睁着一双大眼睛疑惑地瞅着。“屁话,那是假的。”那女人故意将声音抬高了八度。于是,四周便响起一阵咯咯咯的笑声。若是台上一小生被人们叫好时,他的老娘便更是得意。

如果此时人们问一句你家二娃定婚了吗?她准说没有,没有,提亲的都踢烂门槛,挤破门框了,就是不知定哪家的好。于是,那些自认为对方配不上人家孩子的便说上几句奉承话,趁早收兵;认为郎才女貌的便更加套上近乎,大有做不成亲家不罢休之势。生就了一双顺风耳的娘老子此时竟仰起脸,任她唠叨个不休,再也不说一句话了,大有一副趾高气昂的贵夫人之态。

场内热闹得不可开交,场外也是热闹非凡。借了台上的电灯光和小贩们的灯笼光,孩子们便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你捉我,我捉你,人空子里钻,凳子缝里挤。期间,总会听到从凳子上跌落者训斥孩子们耽误他看戏的声音。

正逢豆蔻年华的村姑,此时,说不定盯上台上的哪个小生,如痴如醉地看个不休。且不说台上的演员唱来唱去便有了感情,频送秋波,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假戏真作起来。就是台下那痴情的村姑,也一改平时的忸怩羞答之态。回家后央求父母早早托人去后生家提亲。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趁戏散场后,约了那小生到没人处说上几句悄悄的情话……

村戏之所以唱得如此红火,听大人们讲是因为那年黄河发大水,从上游冲来了一口棺材之故。那口棺材漂到村头后,被河套里的柳树拦下。洪水退却后,棺材淤在了泥土里,只有一个棺材头露在外边。即是棺材,肯定是装殓死人用的,于是便无人问津。

可没过几天,细心的村民们便被棺材里那四溢的光芒所吸引。“莫不是里边藏有宝贝,要不哪来的珠光宝气?”村长立即召集了几个胆大的青年,用铁锹将棺材撬开。正如村长所预料的那样,棺材里既无死尸,又无白骨,有的都是些银圆珠宝之类。在人们的一片唏嘘声中,村长郑重宣布,所有的财产充公,用来盖大队办公房和置办戏装。于是,我村的村戏不但在唱技上高出邻庄,就是在行头上也盖过了他们一大截。从此,村戏便越唱越红火,越演越热烈。

年初三是媳妇们回娘家的“法定”日期。好唱戏的大姑进门问完好后,便开始坐立不安起来。奶奶知道大姑的心思,笑着对大姑说:“看把你急得那猴样,还不洗把脸快去。”于是大姑便急火火地走了。

奶奶说大姑出嫁前是,十村八庄出名的好唱家。只要大姑一上台,其他村的戏台下一准剩不下几个人。于是我想,今天大姑可又风光了。

村戏年年唱,唱来唱去便教会了所有的村民。在我们村,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谁也能随便哼上几句《王丁宝借当》、《王汉喜借年》、《龙凤面》、《小姑贤》里的唱词,且韵味极浓。

在济南上学时,班里组织联欢晚会,我唱了几句《借年》的唱段,便立即博得了来自天南地北的同学们的热烈掌声。以后,每逢组织晚会,都少不了我那一段压轴戏。时间一长,竟有同学要跟着我学唱。

毕业后我一直工作在外地,今年请了几天假准备回老家过个痛快年。可一进村,我立即感觉出有些不大对劲。往年的腊月三十,村里早已是一片婉转的丝竹管弦之声了,可今天除辞岁的爆竹外并无二音。进家后,我迫不及待地问母亲。母亲告诉我说,现在家家都有电视机,经济条件好的已买上了彩电,吃完晚饭往热炕头上一坐,想看啥有啥,谁还愿意跑到外边挨着冻听戏。既然没有听戏的,唱戏的便也不唱了。

见我那一副怅然若失样,母亲笑着说:“虽不扎戏台子唱戏了,可戏还是要唱的。谁家的孩子结婚,都少不了花钱雇人在家唱戏。为的是图个红火、热闹。正月初六,邻居你王叔家的柱儿结婚,到时候有你看的。”

夜晚,我独自一人来到往年的大戏场,可哪还找得到戏场的影子。几排红砖大瓦房将先前偌大个戏场占了个满满当当,院内不时传出大人和孩子们的欢声笑语。我知道,此刻他们肯定在包着水饺欣赏着精彩纷呈的春节晚会。

辞岁的爆竹在除夕之夜的零点响彻云霄了,村子的上空立刻被一层乳白色的烟雾所笼罩。此刻,我在心底期盼着正月初六的早点到来,看一看这已经带有浓郁商品特色的村戏是否还是原来的模样?可否还有原来的韵味?

西安治癫痫病哪里治疗的好卡马西平怎么治疗癫痫疾病会有效果重庆治疗癫痫好医院哈尔滨治疗癫痫的哪个医院好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