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百味】收音机陪伴的夏日时光(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0:28:35

夏天。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是从正午开始的。十二点,我家土墙上悬垂着的那只碗口大的广播,就有了嘶呖呖的轻微的电流声。广播的地线拖在门背后。电流声响起时,我就提着茶壶从门外赶来,在地线上浇点水。广播的声音清晰起来,在屋子里飘扬,在院子里飘扬。我的心情立刻欢快起来。

十二点,有时候吃午饭,有时候还没有。这取决于父亲从地里回来的时差。我把耳朵支楞起来,仔细捕捉从遥远的地方赶来的声音。但常常的,声音里夹杂了咝啦啦的杂音,变得模糊起来,好像声音们走岔了路,又好像是广播感冒了,它的嗓音变得嘶哑。这时候,就往地线上再浇点水。有时候管用,有时候也不管用。但我总在浇水,好像那根地线是一株藤蔓,浇点水它就能把声音吐得清晰些一样。

最渴望的是听到秦腔和歌曲。每每有这两样播出,我就激动起来,手舞足蹈一番。最讨厌的是广告,服装裁剪学习班是播出最多的。好像我们需要一个庞大的制衣团队,好多人都光着膀子等衣裳穿一样。

中午的阳光透明而炙热,小小的村庄在暑天里打着微微的呼噜。我醒着,接受着村庄之外的声音。它神秘而遥远,说话的人长什么样儿,穿什么衣裳,又是怎么把声音传到我家,这令我无限遐想。

我的邻居李黑子听不懂广播里的普通话,一句都听不懂。他杵在广播下听了半天,实在不知所云。他仰头说,咿哩哇啦的,说啥来?没人理睬,他就一脸急躁。那种声音好像来自另一个星球,蠕蠕的啃噬着他的耳膜,令他痛苦万分。

广播的声音折磨着李黑子,使他无法午睡,就常常磨蹭到我家串门。但是,对于听广播,我是悟道的高僧那般安静,李黑子就如同焦虑的狂躁之徒。他一看见我听广播听得痴迷的样儿,就嫉妒的不行,便飞起一脚踹掉我家门后的地线。

1980年的夏天,我八岁,李黑子十二岁。若是打架,我自然是打不过他的。但是我像个小泼妇一样用最难听的村话咒骂他,撵出撵进的骂,站在庄门口骂,骂的李黑子几乎想一头撞到草垛上去,颇烦的连活的心没有了。几番较量之后,李黑子不再踹我家的广播地线了,而是乘夜黑风高之时,拿根长杆子挑了我家的广播线。

后来,父亲买回来一台收音机,我的好日子锦上添花了。我家的院子里种了很多花儿,夏季里开的正旺。那种大丽花,很华丽的,很恣意的,很热烈的,炫出无比的美。还有荷包花啦很多种的花,也在打开自己,争先绽放。我摘来一些花朵,插满头,插满衣襟。几架葡萄藤蔓很长,父亲就搭了架,从花园墙上开始,那些葡萄藤就爬到屋檐上去。藤下是一片荫凉,筛下点点的光斑,蝴蝶一样的美。

我在一个个正午的时光里,打开收音机,旋转旋钮,调到播出秦腔的电台。吱吱呀呀的乐器一响,我便翩翩起舞。满头的花朵,满襟的花朵,都在旋转,都在舞蹈。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葡萄架下泊着一辆旧旧的架子车。父亲常常都在架子车上睡午觉。秦腔一唱起,他的脚尖在架子车辕微微的打着节拍,半睡半醒的听着。秦腔是有生命力的,那种唱腔美到极致,舒畅的极致。我们的一个个正午时光,都在秦腔的清丽里蜿蜒。

我弟弟最喜欢听小喇叭。“小朋友,小喇叭开始广播啦。嘀嘀嘀,嘀嘀嘀,嘀嘀。”他的脸蛋立刻红扑扑的生动起来。无论在村庄外面还是在房顶上墙头上,都能准时的赶来,凑在收音机前面,扑簌着眼睛,安静下来。

我们一起听《洋葱头历险记》,争论故事里的“黄瓜马”。弟弟认为黄瓜当马不妥当,不如西瓜好。理由是西瓜滚起来快,像马在飞驰。我觉得不如茄子做马合适,茄子皮实,不像西瓜黄瓜那么脆。我们激烈争论,甚至吵架。

弟弟听罢洋葱头,就去讲给李黑子听。他讲完一段,就“且听下回再说”了。李黑子死活听不懂洋葱头为何物,以为是一种羊的叫法。他为了表现的友好一点,勤奋的去沙滩捉来很多的“沙娃娃”(一种蜥蜴),喂我家的鸡。“沙娃娃”被鸡啄在舌尖,尾巴乱卷几下,四只小手乱舞两下,就被鸡吞到肚子里去了。那段日子,我家的母鸡总下双黄蛋。

下午有几档评书。李准的《黄河东流去》,还有一档《倾斜的阁楼》,只是忘了作者是谁,我听得很投入。到现在,还能记起故事情节来。《三国演义》,计谋太多,我是不喜欢听的。我的想法是做人么,坦荡些多好,要那么多阴谋诡计太烦人了。

还有好多我心仪的歌曲,关牧村的《吐鲁番的葡萄熟了》尤为记忆深刻。还有郭兰英的《南泥湾》,真是好听。银子一样纯净的歌声在院子里飘呀飘的,配着我花枝颤动的舞蹈,再也没有如此单纯的幸福了。

我在家里比较霸道,收音机几乎被我独占。不过我瞌睡重,晚间爬在炕上写字,才写不多几个,就打着哈欠入梦了。这样的时刻,是我弟弟一天里最灿烂的时光。他把收音机放在枕边,旋钮调来调去。有他喜欢听的,也有不喜欢的。但他在意的是独自拥有收音机的一份自由与喜悦。他总是听到很晚,有时睡着了,任凭收音机开着,兀自忙碌。

那是多么妙曼的夏季啊。没有风,阳光厚厚的舒服的晒着。花儿们开的心儿滚烫。葡萄架下恬静的时光。阳光从葡萄叶子的缝隙里筛下来,碎银子一样在地面闪烁。又像一匹印花的布,铺在地面。一串又一串青涩的葡萄,从叶子里垂悬下来,都安静的睡意朦胧。时间堆积起来,凝固在午后的散漫里。

北京癫痫病重点医院是哪家呢鸡癫痫病怎么治郑州市专治羊癫疯医院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