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江南】风雨潇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9:17:06
六月中下旬江南地区进入了梅雨季节。由于这时正是江南梅子的成熟期,故有了梅雨季节这个好听的名字。此时湿度大、温度高家里的衣物容易发霉,所以老百姓也无奈地称为“霉雨”季节。
   一连几天的阴雨冲刷着S市大街小巷的每个角落。花草树木经过前段时间骄阳的照射苟延残喘着,如今正如饥似渴地沐浴在连绵不断的梅雨中。天空仿佛变成一个巨大的漏勺,淋漓着无尽地恼人的细雨。城市里行色匆匆的人们,失去了往日的轻松笑容,躲在各种雨具后面,焦急地盼望着阳光的早日到来。
   凌晨四时本年度第五号热带风暴——姗姗抵达黑龙江癫痫那个医院看的好该市。造成短时阵风8级风雨天气,风裹着雨呼啸而至,为原本肮脏烦躁的梅雨天气又添上了浓重的一笔,大风席卷着所到之处,发出各种刺耳的声响,到处飞舞着散落的残枝败叶。
   【一】
   一阵狂风急雨过后,张慧芳披着雨披在雨中蹒跚着东倒西歪地蹬着自行车。因为风大她今天出门比往常早半个小时。想到主家对她这么好,还帮她又寻了下一家钟点工,加上新找的这家她手上目前有四个钟点工的活了。
   她是这个城市里最底阶层。三年前下岗在家,丈夫去世早,靠她一个人那点工资艰难地把儿子刘军养大。可这个孩子过早地和社会上一些闲杂人员混在了一起……想到这里她不由地叹了口气。
   “今天来的早嘛!”门卫室里探出一张熟悉的脸。“嗯,风大,提前出来了。”慧芳拉了拉被风吹歪了的雨披,大声地说。
   这是个花园洋房高档小区。该小区依山傍水而建,坐落在城东南。小区的中央有个巨大的喷泉水池,户外游泳池、露天舞场、简单的健身器具都有规划地被安放小区的合理位置。花草数目也是应有尽有,以石榴树居多,所以小区有个美丽的名字——香榴湾小区。
   这里每套房都价值不菲,按照当前的市场行情,每套要超过两百五十万。慧芳要来打扫卫生的这家位于小区最东南侧的一幢5层楼里,是一楼的一户人家。他们平时很少来,只是周末住两天,但主家爱干净要求每周一、三、六和周日来打扫卫生和洗洗衣服,今天周三就是简单的拖拖擦擦。
   她如往常一样掏出钥匙打开了主家的大门。一阵风迎面扑来,差点吹掉她手里的雨披,她感觉有些不对头,周一临走的时候明明记得关好所有窗户的,这是哪里来的风呢。她顾不上放下雨披,鞋子也没脱,急忙跑过客厅奔向卧室,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潮湿的窗帘随风呼啦啦地摆动着,窗外的防护网被剪掉一大块,满地的碎玻璃混着泥水赫然出现在她的眼前。地上杂乱的泥巴脚印,卧室里一片狼藉,所有的抽屉全部撬开,散乱地放在硕大的双人床上。她慌忙奔向所有的房间,到处是翻动过的凌乱痕迹。眼前的景象让她头晕目眩,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个老实的中年妇女一下子惊慌地手足无措,但她第一反应就是事不宜迟赶紧到门卫报警,她慌忙从地上爬起来冲出大门。
   由于慌乱她雨披也没有披。大风裹着细雨吹打着她凌乱头发,她顾不上擦拭顺着脸庞留下的雨水,在雨里奔跑着……
   再拐两幢楼就能看到门卫了,她隐约感觉口袋里有震动,好像是电话,她放慢了脚步掏出手机,果然是来了个电话,一看熟悉的号码是主家的女主人打来的。她喘着粗气紧张地站在雨里,风吹的她踉跄了两步,她赶紧躲在一个单元门的雨棚下面按下了接听键。没等女主人说话,她气喘吁吁大喊着:“大事不好了,你家被盗了,赶紧过来吧!”“哦,先别急,报警了吗?”女主人问。“我正在去门卫报警的路上。”话音一落,她感觉自己好愚蠢,为何要跑出来啊,直接打110不是更方便嘛。她后悔自己的莽撞。“不要报警,我马上回来,你先回屋,别太紧张!”慧芳怀疑自己的耳朵因为大风的干扰听错了,女主人又重复了一遍。
   “真能沉住气,家里失窃了还这么冷静,还安慰她别着急。”她暗暗地想,同时也为自己寻下这样的好人家而感到庆幸,主人没有埋怨她,让她有些轻松的同时更对女主家充满感恩和敬佩。
   半个多小时后曹玉珍匆匆忙忙地赶回来。她急切地仔细查看了翻动过的所有抽屉和衣橱里的每个暗格,甚至连床下都看了。之后她显得很轻松地说:“好了,帮我收拾下吧,看你紧张的,呵呵,没什么大不了的。”“喔,那我以后还能……”慧芳怯懦地问。她怕失去这样一份好工作,更舍不得离开这样的好人家。“你啊,这事儿又不是你干的,再说从现场看,肯定窗子你走时是锁好的,否则,他们偷盗时也不会冒风险去砸玻璃了。你就放心吧,你做活认真仔细,我也不会让你轻易的离开。”她望着恢复了平静的女主人,感激地点着头。
   “我刚才给你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本来今晚带你去帮你介绍的那家谈谈的,不巧他们临时有事,改在下周了。”玉珍平静后想起了找她的原因。慧芳感激地望着她不住地点着头。
   玉珍因为有个会议,提前离开了。临行前她把下个月的工资也提前付给了慧芳,并让她等人把损坏的防盗网和玻璃安装好再走。
   【二】
   接近中午时分慧芳多次检查所有的窗户是否锁好后离开了。
   外面的风小了,雨也暂停了。几天没见的太阳时隐时现,偶尔探出头看看这梅雨洗刷过的城市,树上的知了扯着嗓子唱着,似乎是庆幸这几天的阴雨终于短暂的停止了。
   慧芳一路思索着上午发生的事情,除了感谢女主家玉珍的宽容外她也在想,她为什么不报警呢?可能也没丢什么值钱的东西,报警后还要问来问去的做笔录也耽误时间!看他们夫妻忙的有时候周末也不回来。
   慧芳是他们家原来保姆的表妹,表姐在一年前得了癌症去世了。要不是这层关系他们也不会信任她,把家里钥匙她的。
   听表姐曾经介绍过他们家的情况,玉珍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副总,她先生吴浩然是市委组织部的部长,儿女在美国读硕士。
   表姐还特意叮嘱她,这家人谦和善良。要认真仔细地干,不要多嘴多舌。今天这事儿看来真的是家好人。她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干,不能辜负人家对她的好。
   慧芳经常羡慕主家有个好孩子。在国内读了大学,如今在大洋彼岸继续深造。自己的儿子刘军高中还没毕业就接触到社会上的一帮小混混,整天不学好,偷鸡摸狗、打打杀杀的。这几年下来,好像还加入了什么组织,左胳膊上绣了一条青龙,整天呼朋唤友吃吃喝喝。想想有时候真后悔,要不是怕孩子遭罪真想早嫁了,如今四十多岁的人了,想也别想了……
   晚上从另外一个主家回来已经快十点了。慧芳正准备洗洗睡觉,刘军晃晃荡荡地从外面进来,他红着眼睛满嘴酒气地扶着门框说:“妈,给我点钱儿,今天在外面帮个朋友出气把人打了,他请我吃饭,我也要回请。”望着儿子不争气的样子,慧芳无奈地掏出钥匙打开抽屉,瑟瑟地拿出一沓钱,还没来得及开口,儿子便一把抢了过去。“这是主家提前给的,你给我留点,你这个小畜生。”“哼,藏了点钱,还说遇到个好人家!”“本来就遇到个好人家!”她气愤地说。刘军甩甩手不屑一顾地扭头打了个嗝,喷着酒气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记不得这是儿子多少次向她要钱了,挣点钱自己不舍得用,还要到处藏。哎,都怪自己,看他从小没爹把他宠坏了,如今,就是想管也管不了了,孩子大了根本不听她的。
   她呆呆望着窗外,两行泪水悄悄地滑落下来。
   窗外,雨淅淅沥沥的敲打着玻璃和窗框,路灯下,雨的影子密密麻麻武汉儿童羊癫疯最好医院地随风忽轻忽重散乱地飘舞着,灯头上无数屈光的飞虫争先恐后地聚集着,风中的树影在灯光下如魔鬼一般狰狞,远处汽车飞驰过后溅起一阵阵刺耳的水声……
   【三】
   周六上午雨依然没有停。张慧芳准时出现在香榴湾小区的门卫处。还是上次那两个门卫当班,其中一个主动招手示意她进来。他压低声音说“是不是你干活的那家出什么事情了?被盗了吧?”“你怎么知道,哦,没,国内最好的癫痫病医院没什么。”她突然改口支吾地说。“得了,呵呵,那女的当天中午就跑来查看监控了。说来也巧,她们最靠围墙那幢附近的监控摄像头昨晚被人打坏了,可惜什么也没看到,可能人家早就做好准备动手了。她们家那天上午来人安玻璃和装防盗网我看到了。”说着他打着呵欠,站起身扭动着腰。
   骑上自行车慧芳心想真是多事的人,别人家的私事也背后乱说,这也难怪,他们是门卫也应该知道这样的事情。
   到了玉珍家楼下单元门口,想到上次的情景慧芳还心有余悸。今天家里应该是有人的,前两天的恐惧在她心里留下的阴影并没有完全消失,她竟然忘记按对讲门铃,稀里糊涂地自己开了单元门进来了。
   “都怪你,把这么贵重的东西放在抽屉里,那道墙白隔啦!”男人说。“谁能想到进来贼呢,我本想今天回来转移的……”女人说。听到屋里的对话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冒失,悄悄的退回单元门外,冷静了几分钟后按下了门铃。
   她把鞋脱在门口,玉珍把她让了进去。“这雨下的烦死了,都一个礼拜了也不停!”玉珍先开口说。“是啊,今年的梅雨持续时间可能不短。”慧芳说。“风大路滑的,你路上可要小心啊!”男主人吴浩然关心地说。“嗯,嗯。”慧芳感激地望了他一眼。玉珍把她拉进小房间悄声地说:“今后对谁也别说我们家失窃的事情,知道吗?”“好的,我不会说的。”慧芳爽快地应声答应。
   玉珍夫妻二人进了卧室窃窃私语地说着什么。她开始了今天的工作。
   时间飞逝,转眼到了初冬。慧芳在四家做钟点工,每月也能拿到2000块,可对她来说仅仅是够维持,如今什么物价都在上涨,老百姓连生个病都看不起。就是连个墓地的价格也高的怕人,有人戏称“人活着难,连死都死不起!”
   儿子刘军依然是什么活也不干,成天在外面瞎混。他也曾想过找工作,可没人敢要他这样身上“雕龙画凤”的人。
   【四】
   初冬刚至,一场西北风夹着冬雨随之而来。绵绵不断地从灰暗的空中随风飘落着。大风横扫着深秋里枯黄的野草和挣扎地挂在树上的叶子,使它们本已奄奄一息的生命再次遭到重创。
   慧芳在这次降雨降温中感冒发烧,浑身酸痛。凌晨时分她被自己一阵剧烈的咳嗽弄醒。此时,她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想到三天未归的儿子昨夜带着伤回来,她的心就抽搐成一团。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参与了一起团伙盗窃城市窨井盖的案件。不巧让几个深夜吃宵夜的市容队员撞上,四处围堵追打,抓到三个人,要不是他跑的快就进班房了。为此他东躲西藏吓得三天没敢回家。
   她想起了丈夫,想起那个曾经充满欢声笑语的家,想起儿子小时候的活泼可爱、聪明懂事。那时候虽然生活条件不太好,可毕竟让人感到幸福温馨……可如今这一切都早已不复存在,留郑州军海脑病医院治癫痫专业吗给她的是冷冷清清的“一个人”冰冷的世界和让人欲哭无泪的现状。泪眼恍惚中她仿佛看到自己正在倒下,仿佛看到儿子让人追杀逃命的仓惶身影,远处丈夫在向她招手……
   周三的早上,她支撑着无力的四肢,爬起来给儿子和自己做饭。她还是舍不得儿子,还要给他加点营养。
   早饭后她挣扎地跨上自行车,消失在寒冷的风雨中……
   她准时出现在香榴湾小区的门口,今天的气氛有些反常,几辆警车闪着红灯停冲进门口,门卫也失去了往常的笑脸,严肃地注视着警车远去的方向。
   “不好啦!出命案了,就在你做工那家的隔壁,一个年轻的女人被杀了!”门卫神秘兮兮地悄悄对慧芳说。她感到一阵头晕和恶心,平时看到杀鸡都头晕的她,听到这样血腥消息加上身体的虚弱,她晃了下差点摔倒。“你紧张什么,呵呵,听说是早上有人出门看到那家房门上有个血手印才报警的。”他继续说:“你脸色这么苍白啊,怎么,生病啦?”他这才发现慧芳的脸色惨白。“嗯,昨天感冒了。”她咳嗽着有气无力地回答。
   单元门栋围了好多踮着脚看热闹人,每个人的脖子都像挂在墙上的腊鸭一样伸的很长。警察拉起了警戒线。这样的气氛令她紧张和窒息,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挤出人群走进玉珍家的。
   警察敲门询问了她关于对面居住人员的基本情况。“请问,你知道对门住的什么人吗?你见过她吗?”一个警官问。“就见到过一次,是个女的当时正出门倒垃圾。我是这里的钟点工,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还是等这家的主人回来问问他们吧。”慧芳面带惊慌有气无力地说。
   没有得到有价值的东西,警察们离开了。她拖着虚弱的身子,认真忙完自己的活,仔细检查了所有的窗后离开了。
   她一路思索着,要让主家知道对门发生了命案,警察可能会询问他们。她刚才一紧张说出等他们回来让警察再问的话。嗯,应该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必须这样,他们对自己这么好,不能吓着他们。
   【五】
   回到家,刘军在看电视,屋里弥漫着呛人的香烟味儿。她坐定后掏出手机给主家玉珍打电话。“喂,——玉珍姐,告诉你个消息,你可别害怕!”“哦,你说。”电话那头传来玉珍平和的声音。“你家对门出了命案,一个年轻的女人被杀了,警察可能要问你们一些情况,我提前告诉你们一声让你们好有个心理准备。”“嗯,好的,知道了,谢谢你啊!对了,你好像生病了,嗓音不对劲嘛,抓紧去看看啊,如果不行,下次就先别来了。”玉珍关切地说。放下电话慧芳有些感动地想:主家总是能想到她——一个地位卑微的钟点工,可自己那个不孝的东西除了吃喝要钱什么都不知道。想到这里,她一阵心酸。

共 10967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