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江南】母亲手工做的帆布鞋(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17:14

从我记事开始,我便穿着母亲做的帆布鞋了,那时候,家境贫寒,连生计都成问题,更别谈穿买的鞋了。所以,母亲便用穿过的衣服,做成一双双好看的布鞋。

我家的门前是一片树林,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跟几个邻居家小孩去树林里玩,贪玩的我们竟然忘记了下雨时不能躲在树底下。从树林里出来的时候,全身都被淋湿了,这才看到脚上穿的,正是当天早上母亲给我的一双新布鞋,我顿时慌了神,回家,母亲肯定会揍我,急得团团转的我,突然想到,往湿鞋上撒些干土,鞋子不就干得快些吗,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高兴。

于是我自作聪明,找了一些干土,将湿鞋放到土里掺着。这下原本让我弄脏的鞋,一下子变得面目全非了,当时我吓得不敢回家,跑到了爷爷的铺子里,是让爷爷送我回家的。还让他跟母亲说不许打我,这才逃过那一次挨打的,后来,我才知道,母亲担心的不是把鞋弄脏,而是找不到我,是啊,她的心情我能理解,这么多年,她一针一线的为我们兄妹纳了多少双布鞋,一生都为儿女操劳,拉扯大了,还要时时为我们担心。

现在我也老大不小了,还在外面为了自己那虚无缥缈的理想奋斗,可怜母亲一年到头身边没人照顾,却还要处处为我和哥哥着想。本来学校的时候,母亲在我包里塞进一双布鞋,说:“夏天太热,到宿舍了就把布鞋穿上,脚舒服一点,总穿买的鞋,很有潮气。”我说不用了,有潮气,不怕的,我可以穿拖鞋,您以后就别费神了。其实,我现在挺喜欢在宿舍穿布鞋的。平时,买的这种鞋穿久了,血液流通不畅,脚底老是生疼,换上布鞋又舒适又暖和。我想,是要好好珍惜,这鞋水湿了容易坏,只希望能穿久一点,再久一点。

我知道,做布鞋,很是不易的。家里农活多,白天劳作,晚上在灯下给我们做鞋,一双鞋做成,母亲不知道得熬多少个夜晚,制麻绳,剪鞋样,纳鞋底儿,绷面子,工序复杂,耗时较长,也费眼神。记得小时候,常跟妈一起去采麻,先要将麻拔下来晒干,将外面的那一层剥下来,分成一排排,长长的,像挂面。搓麻绳的时候,将剥的麻理顺,在膝盖上来回地揉搓。于是,一条条细长而又结实的麻绳便制成了。

听父亲说这要点巧劲,不然就会散掉的。接着就是鞋样的制作。母亲总会用我和哥哥用过的书本,照着旧鞋剪成鞋底的样子,然后照着样子把鞋底剪出来。我那时也极喜欢一边听着母亲讲她年轻时候的事,又一边听妈纳鞋底儿时拉麻绳的声音,忽忽的,像房檐前的风声。母亲年轻时的故事很多,她第一次见父亲的羞涩,跟父亲吵架的难过,有了哥哥时的开心,像麻绳一样,数都数不清。

再就是用针穿鞋底,这也是很不易的。千层底,顶针可用坏几个,针头穿出来了还得用牙齿咬住再拉出来。我母亲绷的鞋面也是最好看的,没有褶皱,从不臃肿,针齐鞋正。村里老少妇女都来我家找我母亲交流。村里人都对我说,你穿着你母亲做的布鞋,看上去走路都是精神的。

母亲不光布鞋做得好,鞋垫也绣的好。鞋垫的图案复杂,变化多端,栩栩如生,实用又美观。家人团聚时,我说:“妈做的布鞋和绣的鞋垫是无价之宝,我都舍不穿了,以后特制一个盒子好好珍藏起来,防水防火的那种,要一代代传下去。”母亲说:“鞋是拿来穿的,不是拿来看的,放着有什么用,就要穿着。”其实,现在穿着,虽舒适,但更多的是心疼。每次来学校的时候,母亲总会给我装两双她绣好的鞋垫,我明白母亲是愿我时刻穿着她做的的鞋垫,就像随时带着她的温暖一样。她的愿望很朴实,但为了自己的儿女,看得出来,这也是她最大的愿望。

在农村婚嫁的时候,陪嫁随物有一样总不会少的,那就是那十几双漂亮的布鞋。不管现在婚嫁仪式再怎么变,这古老的讲究也没有变过。陪嫁的布鞋越好看,越能显出女方的娴淑。所以,结婚那天,所有的母亲都愿意把自己心灵手巧展现在这一双双布鞋上。让女儿以此为荣,以示对女儿的祝福和疼爱,这鞋已不仅仅是实用的物品了,而全部都是一片片蜜稠一般的心意。

母亲小时候兄弟姐妹多,为了生计,从小便学着当家,我想,母亲做布鞋的手艺大概也是那时学成的吧。记得我向我母亲说过:“以后我结婚时,可得多给我做几双,要不然想穿布鞋都成梦想了,当时母亲笑着说,以后你们恐怕再也不穿我做的布鞋了。今年回家时,父亲说母亲腰疼,让我给她揉揉,无意间父亲说母亲为了给我做鞋,大半年来每天晚上都赶着做鞋,前些天,做好了十多双里一层外一层的刚包起来。听了父亲的话,一时间我竟哭了,我就那样随口一说,却让母亲大半年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原来她腰疼是为我熬着夜做十多双鞋累的。母亲啊,让我说什么好?可母亲却笑着说:“人都老了,怕眼睛越来越不好,给你做不了鞋,所以提前做好了,只要你不嫌弃妈做的布鞋就好。以后就可以多穿穿妈做的鞋了”。我惟有含着泪点头。

昨天,母亲又打电话来了,叮嘱我说,你在宿舍还是穿着,记得别打湿了鞋底儿,润湿的穿着不舒服,不过别舍不得穿,回来我再做一双就是。其实我哪舍得打湿,这双鞋正端端地放在我的床角盒子里呢。

昆明癫痫病医院哪家治得较好沈阳的癫痫医院排行榜怎么样呢北京羊羔疯的治疗方式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