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流年】雨林里的亚特兰蒂斯(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56:58

在预订吴哥窟包车游览时,我在景点路线图上看到了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名字:崩密列,一个距离吴哥古迹群足足四十公里,被划到了外圈游览路线中的景点。

进一步搜了搜相关资料,却发现有关崩密列的信息少得可怜。不同于吴哥窟琳琅满目的历史人文介绍,所有关于崩密列的有效信息几乎只有这么些:“崩密列”在高棉语中的意为“荷花池”,是一座建制与小吴哥大体相同的印度教寺庙。其历史不可考,只能根据建筑风格判断,这座寺庙应该建于12世纪苏利耶跋摩二世时期。

你或许不知道苏利耶跋摩二世何许人也,但是你一定会在电视或网络上看到吴哥寺最为标志性的三座宝塔形制建筑——这就是苏利耶跋摩二世治下最为恢弘的杰作,柬埔寨的国家名片吴哥寺。就当吴哥寺里人头攒动时,几十公里外,崩密列仍是一朵静卧在热带雨林之中的睡莲,千年不曾醒来。

由于不属于吴哥窟古迹群,进入崩密列还需要另买门票,五美元,折合人民币35块,事后证明这五美元绝对是物有超值。

同吴哥寺一样,从入口到神庙的大门口前,都是一段长长的引道。只不过与吴哥寺经历修缮后的石板路不同,未经修缮的崩密列前只剩下一段满是沙尘的土路。引道的尽头,不见大吴哥城前搅动乳海的阿修罗和天神,唯有一尊只剩下了头部的九头蛇雕像孤零零地歪斜在了大门口。它的躯干,还有紧紧拉着它身躯的天神与阿修罗,十有八九已经在盗贼与战火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在柬埔寨内战中,崩密列的周围布满了地雷,一直到了2007年大体清理完毕。

引道尽头,没有了吴哥寺的恢宏巨制,唯有布满了青苔的乱石如瀑布般在绞杀榕之间倾泻而出,将通往中央塔的大门门死死封住。绞杀榕高耸如云,霸道地踩在乱石堆之上野蛮生长。盘根错节的根须在废墟之上蔓延,无声地告诉每一个来到此处的人:这里已经热带雨林的独一无二的领地,崩密列所有的过往,都与丛林无关。

这片热带雨林中,阳光在密布的绿叶中寻找着能够钻进来的缝隙。光透过绿叶,变为了细碎的光点,在乱石上谱写着一首光与影的游吟诗。光影斑驳间,时间在这片废墟之上一点点停滞,最后凝固在了废墟最为阴暗的角落。

倘若人类消失,地球会不会就是这般成败坏空的光景?倘若吴哥寺倒塌,是否就是这片成住坏空的残垣断壁?茵茵绿草,参天古树,大自然的生命就这样在废墟的缝隙之间破土而出,朝着天空与太阳的方向发芽生长,上演着一场不曾停歇的生命轮回。

“这里怎么也不修复一下呐?”走在前面的一位女游客说了这么句。可面对着这满眼乱石,只怕是有心无力,即使修复了,也不是原来的模样。何况,据说崩密列尚未完工便遭废弃,又如何去重铸本该属于它的壮美?

乱石之上,石块垒砌起的回廊摇摇欲坠,仿佛随时会化为一泻千里的河流。点点光斑在石墙上随着微风晃荡,爬山虎爬满了拱顶,丝毫不畏惧随时可能降临的坍塌。满目的残垣断壁之间,幸存的精美雕刻仍在无声诉说着吴哥王朝的强盛,还有成住坏空的废墟之美。

绕着外沿走了一段路,一条木栈道的入口出现在了前方。这条木栈道,最早是在拍摄法国电影《虎兄虎弟》时搭建的,而今充当了崩密列的观光道。由于崩密列内部损毁极其严重,所有的建筑均属于“危房”,为了保证安全,游客们多在栈道上行走。

走上栈道,俯瞰四周,眼前一片可遇不可求的乱石之海,是一片沉睡在了杂草枯叶于巨树之间的亚特兰蒂斯。这是吴哥窟在丛林中被法国人所发现时的模样,是吴哥窟的前世,却非今生。

藏经阁的浮雕上,依稀还能看到湿婆神和它的坐骑——神牛难邸。有人因此推测,崩密列应该供奉了毁灭之神湿婆。然而,这并不能阻止湿婆神毁灭一切。就在他起身舞蹈的瞬间,崩密列崩毁,所有的繁华在一瞬间消逝在废墟之中,即使是象征须弥山的中央石塔也逃不过湿婆神的毁灭之力,最终在湿婆的舞蹈之中轰然倒塌,只留下了有关崩密列的神秘谜团。然而此时,坐于神牛上的湿婆神面目模糊,甚至连他的第三只眼,也几乎没了痕迹。

可冥冥之中,湿婆神似乎在注视着从他面前走过的凡人们,却始终不曾开口,而是静坐在废墟中修行。翠绿的枝叶从湿婆神一旁的门缝中伸出,不知它是否在与游人打招呼?还是当起了湿婆神的护卫?粗壮的树干倚靠着早已不成样的石墙,根须在墙上如一张蜘蛛网般爬伸。茂密的雨林之中,爬满了青苔与枝叶的石块在光影交错下,笼罩了一层若有若无的青苔色薄雾,一股诡异的颓败与凛冽在丛林之间蔓延。

恐惊天上人,莫过如此,小心翼翼地走在栈道上,我心想。

崩落的门楣随意地横躺在了乱石之上,上面石雕几乎全然风化,落满了尘埃的残叶在雕刻上一动不动。细细一看,还能依稀辨认门楣的雕刻,讲述了是印度教中天神与阿修罗搅动乳海的画面。穿越千年,天神的面貌早已在风雨中消失,阿修罗的身躯几乎全然淹没在了青苔之下,可这残破的故事真真切切地留住了工匠手中的温度,自言自语着古老的传说。半倒塌的石塔之下,石门抑或被封闭,抑或被乱石封锁,封存了所有有关崩密列的过往,拒绝了所有凡人们的窥探,只留下了点点光影在其中游走。

前方的栈道上写了“不准进入”的英文标示,一看,往下的木栈道已经封了起来,无情地拒绝了企图往前探险的人们。我们只得往右转往下,顺着栈道指示的方向往前走,走进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隧道,进入了这片白日里的黑暗,大家纷纷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功能。

重回天日后,一片干涸的池塘浮现在了眼前。雨季来临时,这里才会再次呈现出池塘的模样。池塘边上的长长石廊,藤蔓交错,静静守护着石廊中的所有乱石。另一侧的石墙上,一株瘦弱的枝干紧紧靠在青苔密布的墙上,枝上的藤蔓如同女人的秀发般浓密,妖娆弯曲,而后在狭窄的平台上朝着左右延伸,比瑰丽华美的裙摆更为优美。或许,这棵树,即将赴一场盛大的舞会,却在这迷宫般的崩密列中迷路,找不到方向了。

石门前,阿普萨拉仙女的指间仍旧在上演着莲花开放到枯萎的一生。一跳,就是千年,日日夜夜,始终不曾停歇。绿色的青苔,就是她脸上的面纱,让你无法看清她秀美的面庞。她最忠实的观众,并非苏利耶跋摩二世,也不是我们这些来来去去的过客,也不是数,而是爬满了青苔的石头。一看,就是千年,始终不觉乏味。

从另一扇大门绕出来后,我们走出了这片废墟。崩塌的外墙上,绞杀榕的藤蔓弯曲成了一道浑然天成的拱门。忽然间,两位身披橙黄色僧袍的小沙弥一路蹦跶着穿过了那扇拱门,其中一人,正光着两只小脚丫子。在一片破败的乱石中,他们就像两轮小小的太阳一样,穿越了千年的时光,从废墟与遍地枯叶之中出现,从我眼前走过。

他们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里,而我始终不知,他们从何而来,去往何方。

郑州儿童癫痫专科医院昆明癫痫病专业治疗医院治疗癫痫病需要注意什么呢长沙癫痫重点专科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