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流年】我的那片云(小说)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22-04-29 16:05:25

我一直心里很憋屈,想把心里的憋屈说出来,可没有一个人仔细地听我把话说完。他们都很忙,尤其是越亲近的朋友越忙。只要我一开始,他们就摇摇头说,等有时间,坐下来听你慢慢聊。其实我的事,也不是跟谁都可以聊的,它毕竟是很私人的东西,而且有些难以启齿。

直到我认识了Mandy,一个职业写作的清秀女人,在她温柔的语调中,我慢慢地倾诉出我的心声,一个困扰了我整整十年的心结。

那一天上午雨特别大,我来到了深圳格兰云天大酒店的咖啡厅,比预约的时间早到了一小时,我叫了一杯啤酒慢慢地喝着,眼睛随意地扫视着周围。很快Mandy来了,她长长地头发,湿漉漉地,显然没有打伞。她轻盈的跑到我面前,一开口就是道歉:“sorry,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没有,是我来早了。”

Mandy坐下后,要了一杯咖啡,把漂亮的手机放在了台子上,然后客气的问:“于先生,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我轻微地点点头。

“那就开始吧,上次说到了杨倩主动和你分手,就从这里开始吧。”很奇怪,和一个陌生的认识不到几天的女人谈过去的感情,这对于我来说,以前简直不可想象。可我现在却做到了,在Mandy面前我毫无遮掩,不但她问什么讲什么,有时她不问的,我也会主动说。

Mandy提到的杨倩是我的*一任妻子,我们从小青梅竹马,一起度过了校园生活,也共同品尝了相互间的珍贵初恋。在所有人的心中,我和杨倩都被看成是天生一对,绝佳情侣,我们也是这样以为,相互爱慕着度过了难忘的青春岁月。

杨倩的父母是机关干部,她父亲好像还是单位的头头,在我的印象里他有专车接送上下班。她母亲是一个善良的人,对独生女儿特别娇惯,每天早上都起得很早,给宝贝女儿做早餐。有时候碰上好带的,杨倩会多拿一份,显然那是给我的,当妈妈的自然知道女儿的心思,但她从不多问。只是有一天下午,她妈妈要见我,那是杨倩十六岁报名考中专的前夕,她要报名去警察学校,她妈妈劝不动,自然想到了我,我们选择一间离学校很近的丽萨西餐厅单独相见。

“于涛,你是她的同学,她也很听你的,你帮我劝劝她,放着好好的大学不上,偏偏考警校,你说杨倩是不是疯了?”

“阿姨,她没有疯,这是她从小的梦想,如果没记错,她小学三年级就开始迷上了女警察。”我冷静地回答。

“这孩子,都是电视剧害的,你也支持她考警校?”

“不是支持,是拦不住。”

“你再劝一下,好吗?”她母亲的神情很期待。

“阿姨,劝两下也没用,杨倩认准的事,谁也没办法。”

那一天我送她出门时,看得出她很失望,尽管强忍着对我微笑,但眼角挂满了泪珠。

杨倩如愿以偿考上了警校,我则继续读着高中,我们两个人见面的时间虽然少了,但感情却越加甜蜜,就这样我考上大学的那一年,她从警校毕业了。

“倩,你真的要送我上大学?”望着一身警服的杨倩,我疑惑地问。

“我什么时候和你开过不着调的玩笑?这段时间正好有假,往前或往后,你想要我送,切,连门儿都没。”

我面前的杨倩突然在我眼里高大起来,都说姑娘十八变,经过三年警校的洗礼,她真的是变得让我时而陌生,时而亲切。当杨倩穿着警服英姿飒爽的工作时,她充满朝气,威风凛凛,睿智机灵集于一身,擒拿格斗文武双全,感觉就像刀枪不入的女英雄。而当她换上便装时,淑女形象展现得惟妙惟肖,温柔的话语,轻盈的脚步,一招一式都显示出女人的体贴入微。

“她长得漂亮吗?你可以描述一下她的模样吗?”Mandy在一边提醒我。

“杨倩不属于猛一看很靓的姑娘,但处久了很耐看。”

“怎样讲?”

“你看过香港的一部电影《倚天屠龙记》吗?她的样子很像演员叶童,根本不觉得她在演戏,自然而真实。杨倩平时话不多,总喜欢你说她听,但你要是胡吹瞎侃,她一语识破。另外她的身材很好,特别好动,是班里的体育拿分好手,不管什么比赛只要她出场,别人只有老二的命。”

我读的是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系,这是一个名牌大学,这个系的成绩也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听说还出了不少的计算机前辈。那一天报到,我变成了新生中很抢眼的帅哥,校园里男女新生围上来观看,感觉味道真是好极了。当然,后来我才恍然大悟,他们不是看我,而是看我身边的姑娘,想看穿着一身警服的杨倩。

我们在北京好好疯玩了三天,如果不是她要急着赶回去报到,我真舍不得她走。本来说是她送我,可后来变成了我送她,在宽大明亮的北京候机大厅,我们相依相偎,久久不愿分开。临走她的一句话吓得我做了三天的噩梦,我生平*一次体验了爱情的恐怖和女人的可怕。

“她说了什么?让你如此记忆犹新。”Mandy小声问。

“她说,如果你上了大学敢抛弃我,我一定拧断你的脖子。”我学着当时杨倩说话的口气,也包括她的肢体语言。

“真不愧是大哥的女人。”Mandy诡异的一笑。

经过了四年的爱情长跑,我和杨倩的感情一往情深,日益升温。这期间我们度过了异地恋的痛苦和甜蜜,也体验了相思日子的煎熬和阔别相逢的喜悦,其中我自己曾几次瞒着家人中途跑回去与她见面,甚至就为了几个小时的团聚而又要面临匆匆离别。今天回想都特别的荒唐,可那时却喜悦欢畅,久久沉浸在这爱的海洋。已经是一名合格特警的杨倩在很后一学年送我的时候,拍着我的肩膀深情地说:“于涛,别再浪漫了,来日方长,用点心读书,将来成绩好了,毕业选择的余地会大些。”我明白她的心思,她希望我有了好成绩可以更有资本的回到她身旁,我做到了,为了她。

毕业后我回到了家乡南城,被招聘到了一家国企单位工作,我和杨倩又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了。两年后,我和杨倩的感情水到渠成,很自然我们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举行了婚礼,我们终于走进了温馨的二人世界,那一年杨倩和我都刚刚过了二十四岁。

婚后的日子很美好,我们沉醉在初做夫妻的乐趣中,总觉得这样的蜜月日子应该永远延绵。但当一切的激情归于平静后,生活开始了它的规律和模式,与常人一样,身边的每个人都开始关心起杨倩的肚子,几时可以隆起,几时可以生下宝宝。杨倩的工作很特别,闲的时候让人发慌,紧张起来几天不回家。由于特警职业的性质,她不能讲太多,也不能总解释,她不在身边的日子,真让我这个当老公的为她操碎了心。一次我逗她:“你这样忙,将来我们的宝宝谁来带?”“不管谁来带,恐怕都指望不上我了。”接着她笑着说:“真要是有了你的种,我就辞职带孩子,只是不知靠你的工资能否养活得了我们娘俩。”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中窗外的树叶换了几次颜色,我和杨倩也结婚三年了,和我们一起领证的新娘新郎们陆陆续续都做了父母,可杨倩的肚子始终平静如一,不见一点动静。尽管我们人前表现得很轻松,可无形的压力已经形成,*一个开口着急的是我的老妈,我记得她的问话很客气,我们找不到可以拒绝她的理由。

那一晚,吃完晚饭,我老妈支走了老爸和我,她和杨倩单独谈了好久,当我再见到杨倩时,她脸色铁青。

“妈和你说了什么?”回家的路上我着急地问。

“没说什么,妈只是让我们去查查。”她轻描淡写地回答。

“倩,不要太介意,我就不信,我们的父母能生我们,我们就生不了孩子?”我很激动。

“哪个不生孩子的人不是父母生的?你这个逻辑是完全错误的,亏你还是学计算机的。”杨倩说完自己也笑了。她接着认真地说,“抽空我们去看一下医生,也许你妈说得对,时间也太长了。”后来过了很久,我才知道老妈只是老爸的一杆枪,是老爸指使老妈去问的。因为在这件事情上,很紧张的是老爸,他很清楚事情的严重性,我们老于家到我这里已是三代单传了。

“于先生,那你们后来去查了吗?”看我说到这里停顿了很久,Mandy小心地询问。

“去了,我们去了,那是南城一家很好的妇幼保健医院,杨倩的父亲也托了熟人找的是医院里很有*的医生。”我抬起了头向窗外望去,思绪也一下子带到了那年的冬天。

那一年,是南城很少见的冬天,下雪的日子虽然没有一天,但空气中的冷元素让人刺骨。这天杨倩和我都请了假,一早来到南城妇幼保健医院。看我一路嘀咕,她安慰我说:“又不是赴刑场,有那么可怕?”我喃喃地解释:“我不是怕,是觉得窝囊。”其实,嘴上说归说,心里真不是滋味,我估计此时的她和我现在的心情应该一个样。

妇科病检查和男性科检查不在同一层楼面,进了医院自然我们分道扬镳。我不清楚杨倩在检查时都被医生问了些什么?我只记得给我检查的医生就像调试程序一样,板着脸一条接着一条毫不吝啬向我发问。

“结婚几年了?”

“三年多。”

“夫妻生活正常吗?”

“正常。”

“平均一周几次?”

“一次或两次。”

“时间多久?”

“十几分钟......很多半个钟。”

“都有出吗?”

“有。”

“多吗?”

“有时多,有时少。”

......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手表,医生的问话还不到五分钟,可我却觉得好像过了整整一个世纪。这样的询问,时间真他妈的难熬(已无法保持矜持)。我浑身上下已被汗水浸透,进来时的寒意早就随着医生尖刻的话语飘然远去了。

“于先生,您喝口水吧。”Mandy的声音从耳边飘进来,我嘴唇依旧在颤抖,等到她的轮廓渐渐清晰,我才缓过神来。

“不好意思,您结婚了吗?”

“没有,但我曾有过一个恋人,而且我们同居过。”Mandy回答后抿了一口咖啡。

“看您的外貌,应该不大。”

“我是90后,但也仅仅是个擦边球。”

“我刚才讲的全是实情,这人啊,没事真别去医院,在那个鬼地方,一丝人的尊严都没有。”我愤然喝了一口水。

“没关系,于先生,医院算是仁慈的,这世上还有许多地方更让人没尊严,也许杨倩更清楚。”Mandy轻声地说。

咖啡厅里传来了优美的旋律,伴随着女人特质的优美嗓音,一下子把我刚才的晦气冲淡,我不由认真地欣赏起来。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形,

无声又无息,出没在心底。

转眼,吞没我在寂默里,

我无力抗拒,特别是夜里,

想你到无法呼吸。

恨不能立即,朝你狂奔去,

大声的告诉你。

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

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

就算多一秒,停留在你怀里,

失去世界也不可惜。

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

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

只要你真心,拿爱与我回应

什么都愿意、什么都愿意、

为你。

这首歌是杨倩很喜欢的歌,也正因为这首歌她迷上了王菲,成了天后很忠实的粉丝并如痴如醉。中学时期每次我们放学时,她都是骑着车子戴着耳机,一边听着一边哼着,偶尔看看我。歌曲从她的口中传出,格外动听,那语调真像王菲。也许是我私心,总之,只要是她喜欢的,也一定是我的很爱,很快我也变成了天后王菲的铁杆粉丝。

那天,从医院出来,杨倩并没有什么特别,她嘱咐我到时帮她取化验单,她还说医生检查得很仔细,把身上很不该看的都看了,真是无奈至极。我也安慰她医院就是这样,一个人一生两不避,一不避父母,二不避医生,是没办法的事情。听了我的解释,杨倩笑了,笑得很自然也很开心,可从那天起,我就再也没见到她如此这般的笑容了。

“你们是几时初恋的?小学还是中学?”也许此时的话题太过沉闷,Mandy转了一个弯。

“懵懂的爱应该来自小学,但那时只是希望能保护她”我下意识地回答。

“她需要保护?”

是啊,记得是小学五年级吧,一次打扫卫生,班里面一个个头挺大的男生欺负她,她都扫完了,可他非让杨倩再扫一遍教室。因为他曾递给她一张条子,她连看都没有看就扔回给了他。我很不能容忍男生欺负女生,在他指手划脚的当口,我一把夺过杨倩手中的扫帚替她干起了活。结果惹怒了大个子,他推倒了我,我没有理会,爬起来继续扫,他又推倒了我,一次、两次、三次…很后我忍无可忍,用扫帚做武器与他大战了三十回合,结果单薄瘦弱的我不是他的对手,满身污垢的躺在了地上。大个子学友也莫名其妙,怎么这样一个对手也敢与他决斗,难道他真是属牛,好像只有初生牛犊才不拍虎啊!通过这次决斗,我的皮肉是吃了一点苦,可我让杨倩刮目相看。我们偷偷在一起她总是夸我,你这个人讲道义,我喜欢你身上的这一点。如果真正讲互相爱恋,应该是中学二年级,在此之前只能算互相羡慕吧。上了中学后,年级打乱重新分班,按成绩我在一班,她在三班,年级统考她总分低我二十分。杨倩有些失落,一次上学路上她说:“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回答:“条条道路通罗马,你我不怕两条道。”

武汉看癫痫哪家医院好呢
哪家癫痫医院的治疗效果好
武汉治疗癫痫哪家好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