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荷塘冬之梦征文】冬(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04:20

北国的冬似乎来得特别早,立冬一过,也便意味着一年中的最后一个季节姗姗而至了。北国的冬,不像南方的冬天那样羞涩,那样腼腆。若说南方的冬天好似琵琶女一般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话,那么,北国的冬天就像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生性粗犷而豪爽,即便是冷,也冷得实在、冷得彻底,甚而冷得有些严酷。

小时候在乡下读书,最难捱的当属隆冬季节。那时,家里穷,自然没条件穿内衣和内裤,即便身上穿着的棉衣与棉裤,也是哥哥、姐姐穿旧后改小的。冷风不停地从袖口与裤脚钻进衣裤内,在其间嗖嗖兜上几圈,就如一只冰冷的大手,几乎抚遍了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那感觉,就像身上没有穿着衣服一样。那个年代,人们御寒的帽子是那种圆顶的、两边长着两只“长耳朵”的蓝色或绿色棉帽子。那样的帽子,现在已然是看不到了。倘若翻开以前出版的旧画册,在画册中,雷锋的那张标准画像就戴着类似的一顶军帽子。

在上学往返路上,呼啸的西北风就像一个调皮的孩子,尖声吹着口哨,在树木的枯枝间穿过来、穿过去,而后,脆生生地跳下树枝,席卷起地上的尘埃,不断击打在冻得通红的脸蛋上。那风一头撞在鼻梁,似乎受了阻,又“兵分两路”,沿着颧骨与面颊钻进棉帽下垂的两只“长耳朵”里,狂怒地撕扯着人的耳朵。两只耳朵独立于头颅之外,只凭耳根与整个肌体联络,自然抵御不住寒风的侵袭,使得整个耳廓都冻得生疼。为了御寒,年幼的我时不时地要将两手从筒着的衣袖中抽出来,用嘴巴呵上几口热气,而后迅速捂到颊上、耳上取暖。因了这样的缘由,两手常常暴露在冰天雪地之中,日子久了,手背冻伤,竟肿得老高;暗红色的肌肤上,还裂开了许多小口子。点点殷红的鲜血渗出皮肤,遇到寒风,又凝结成了密密麻麻的黑红色的血疖子,稍一碰触,就会针扎似的疼痛。

这种裂子,乡下人喊它叫“风裂子”。对付“风裂子”,母亲自有她自己的土法子。母亲经常会蹲在院子里的枣树下,耐心地将雀儿拉下的一粒粒鸟屎捡起来,一并收集到准备好的罐头瓶子里。晚上的时候,母亲滚上一大盆热水,让我们兄妹围成一圈,就那样就着热水,如同擦肥皂似的,蘸着浸湿的鸟屎反复搓洗双手。搓洗十几分钟以后,将双手擦拭干净,再涂抹上一层那时供销社出售的“冰糖骨碌碌”油,而后,在火炉上反反复复烤手。那“冰糖骨碌碌”油在炉火的炙烤下,发出阵阵淡淡的甜香,就像冰糖的味道;再加之,这种润手油的包装呈圆滚状,故而,乡下人也就给它起了这么一个雅致的名字。

此刻,两只手在炉火升腾的热浪温暖下,渐渐发痒起来,而且时间愈久,皮肤愈发奇痒难耐。无论是谁,都恨不得想用指甲去抓挠。然而,抓挠的动作是万万使不得的,极其容易将皮肤抓破。我们兄妹几个必须得强忍着透至肺腑的痒痒感尽量多烤几分钟。说也奇怪,如此三番五次之后,“风裂子”也就一天天愈合了,而冻伤的手背也随后恢复了原样。不仅如此,用鸟屎擦洗过的双手,皮肤变得越来越细腻而白皙,就如同婴儿温润的小手一般。

儿时苦涩的记忆已然渐行淡去,现在出行,人们大多时候都会选择乘车,从汽车空调悠悠飘荡出的暖风,温暖着脸庞、温暖着手脚、也温暖了整个身心,使人不由得恹恹欲睡,也慢慢淡忘了北国冬天的冷酷。

前些时候,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小雪,忽从微信传来噩耗??R君的父亲竟因病撒手人寰。几位朋友商议,作为多年的好友,哪怕路途再遥远,哪怕又在冰天雪地的隆冬季节,我们几个人无论如何还是应该去吊唁一番的。主意一定,在不同地区工作的几位朋友约定好时间,辗转聚在一起,而后同乘一辆汽车,一路颠簸,驱车几百余华里,终于到达了太行山下的一座小村落。

见到R君的时候,已是临近中午时分。R君脸色憔悴,但看起来精气神尚好。眼见几个远方的好友前来慰问,R君自然十分感激,忙里忙外热情地招呼大家进屋喝茶。一杯热茶,几句问候,陈设简陋的房间似乎刹那间就溢满了一种融融的暖意。其实,R君并未意想到我们会来,在他看来,几位好友倘能在微信上发几条宽慰的信息,也便心满意足了。不成想,几位朋友在他父亲出殡之日居然还能冒着严寒一起来看望他,也着实让他心中升腾起了无限的温暖。

事后,R君感慨万千,他在微信上给我留言说:“我真想不到大家能来!在这么一个严酷的冬天,在我生命状态最低迷的时候,朋友们的关心无疑给了我莫大的安慰,也给了我许多战胜悲伤的勇气。我感谢大家,真的很感激大家!”

其实,北国的冬天也并非只有严酷的冷,在我的家乡,家家户户铺设的一席大炕,同样给世世代代的农人带来了无尽的欢乐。

乡村的大炕,要么留着炕洞,可以在炕洞燃起柴禾,将大炕烧热;而大多时候,大炕和灶膛是相贯通的。农人很懂得节约能源,在烧火做饭的时候,那大炕就犹如一道百转千回的烟筒,烧柴产生的绝大部分浓烟,钻进炕道,在其间转上几圈,而后再由屋顶的烟囱冒出去。柴禾燃烧的温度,烧熟了饭,也顺便烧热了大炕。

大炕是农人的最爱。冬日时分,若是凑巧到农家作客,在迎接客人的时候,那淳朴而热情的农家主妇口中所说的第一句话一定是“快,快进屋上炕!”因为,在农人看来,邀请客人上炕才是最热情的待客之道,倘若客人不肯上炕,那显见的是客人见外,不大满意主人的招待吧。而在这个时候,也唯有客人毫不客气地将鞋子脱掉,三下五除二爬上大炕,盘腿坐在上面,主人才会倍感荣幸与欣慰。

儿时,最盼望的当然是过年的时候了。除夕之夜,一张方形的小炕桌早已端端正正摆放在了大炕中央,我们一家人盘腿围坐于炕桌四周,一边包饺子,一边说说笑笑。屋外瑞雪飘零,无声而无息,间或也有鞭炮声清脆地响起;老屋内,灶膛中,通红的火苗上蹿下跳,不停舔舐着锅底,映红了灶膛,也映红了每个人的脸。铁锅里的水,汲取火焰带来的热量,轻轻发出了悦耳的滋滋声。暖烘烘的老屋,暖烘烘的大炕,暖烘烘的日子,未曾饮酒,早已沉醉三分。

大年初一一大早,父亲第一个盘腿坐在炕桌正席的位置上,招呼一群儿女坐定了,就由母亲将做好的几个小菜与一大盘煮好的饺子一并端到炕桌中央。几杯小酒下肚,父亲的脸愈发涨得通红,连说话也结巴起来。农家的日子虽说清苦了些,但这一天却是一年中最红火的时候,父亲、母亲开心,我们做儿女的也自然快乐得很。那时就常常想,在这个世上,再没有一件事比一家人团聚在一起更幸福、更美好的了……

草成此文时,已是2015年的农历十月十七日傍晚时分。此刻,北国的冬正在窗外昂首阔步,迤逦而行。今年的冬,风不甚大,气温也不很低。或许,北国2015年的冬,注定还是一个暖冬吧?

癫痫病大概能花多少钱湖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比较好西安哪家医院适合治疗癫痫呢?老年人怎么预防得癫痫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