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柳岸】浓浓中药汤 代代传承情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29:14
摘要:翻开一家人的健康史,发现这是一部与中医、中药的交往史,是母爱的代代传承史。 时光是一本厚重的书,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章节。当我掸掉轻尘,静静地翻开我们家的那本大书,找到关于“个人成长”的片断时,一幕幕往事在眼前生动起来,我仿佛又闻到了那曾经浓郁的中药汤的味道……      (一)声名在外的“李院长”   小时候,我是李家院子有名的“李院长”。   那时,黄皮寡叶的我,吃一口饭能衔半天,感冒发烧是家常便饭,母亲三天两头就带我上卫生院打屁股针。听说村里一活蹦乱跳的伢子因为打针变成了跛子,母亲心有余悸起来。她听从了乡邻的建议,带我上城里找中医。   彼时,中医院的楼远没今天的模样,还很简陋。长长的走廊,一扇扇门洞开着。阳光透过门窗射进楼道,我们母女穿行在光束中,有药水味在空气里飘浮。我很胆小,仓惶着紧攥了母亲的手,直到进了老中医的诊室坐定,才汗涔涔地松开。母亲性急,爆豆子一般噼哩啪啦地诉说,老医生倒是脾性好,不紧不慢,抡起衣袖为我把脉、看舌苔、照喉咙、听肺部,一番细致查问后,才扶了系绳的老花眼镜开始写处方。处方上的字自是龙飞凤舞,母亲也不打听,抓了这薄薄的单子忙不迭地道谢,好比手拿灵丹,匆匆往中药房赶。直到里面的抓药员从小窗口里递出用绳子捆得整整齐齐的药包,她才露出稍稍舒展的神色,如同三伏天里焦萎的庄稼迎来了及时雨。   因为瞧病的次数多,老医生对我们母女的印象深起来。到后来,每次见了我们,老人的胡子便笑得一颤一颤的:“李院长,又来了?今天是哪里不舒服呢?”      (二)养崽三年癫   好不容易把我拉扯得摘掉了“院长”的帽子,母亲却又陷进新一轮的劳碌。1992年,弟弟出生。这原本是个大喜讯,然而父亲却因计划外生育被开除厂籍,一个月仅领九十多块钱的生活费,一家人连吃饭都成了问题,父亲只好背井离乡,外出打工。雪上加霜的是,母亲因怀孕时年纪偏大,加上孕期东躲西藏,营养不足,弟弟一出生便成了“药罐子”。   为省钱,母亲照例带他上中医院看病。假期的清晨,母亲会叫我帮忙。大布包里装有屎尿片、奶壶、水瓶、换洗衣服和干粮,我挎着布包跟在后面,母亲则抱了弟弟扯脚把子往中医院赶。   连日上吐下泻,弟弟疲软得连眼睛都没力气睁开。母亲不知是太着急还是太累,才一会功夫,后背就完全湿透。给弟弟瞧病的医生姓张,擅长中医,曾是中医院副院长,退休后又被返聘在儿科坐诊。张院长待人和蔼,看到母亲汗流浃背,嘱咐她先休息。弟弟的腹泻厉害,处方还没开好,屁股下在“扑--扑”作响:“糟了,又泻了!一个早晨就搞了四道了!”母亲一边手忙脚乱地扯出脏尿片,一面嘱咐我找卫生纸的送过去。张院长并不嫌恶,他瞅瞅尿片上水样的稀屎,又沉吟着在处方上加了一两味药,才把单子递过来。   说来也怪,弟弟泻肚的毛病,母亲曾给他使过不少土方都没多大用,但吃了张院长开出单子后,便慢慢关了“泄洪的闸坝”,一二剂后次数变稀,三四剂后粪便变稠,到了第五六剂时,往往基本恢复过来。因为这实实在在的疗效,母亲愈发地相信中医,相信张院长的医术,老人没坐诊时,母亲便背了弟弟,四处打听,寻到人家家里去看。   相比我这头胎,弟弟用农村的土话讲,那是结的“秋南瓜”了,体质更加孱弱。奔四的母亲,一个人既要操持繁重的家务,又要被弟弟日夜折腾,带他三年后,她的头发都被磨白了,人显得格外苍老,一些不知情者看到母亲牵了弟弟,还以为她带的孙子呢!      (三)“观世音菩萨”与“红孩儿”   看多了母亲带娃熬人的艰辛,我怀孕时曾特意上南岳山,祈请送子观音:观音菩萨,请您保佑我生个好带的崽,像猪仔一样肯吃肯长。然而,事实并非祝愿,我重复了母亲原来走过的路。   儿子动不动就感冒,前两天还只听到他稀疏的几句咳声,到了第二天就骤然密集起来,喂的感冒冲剂、止咳糖浆根本不济事,到第三天,那咳得是上气不接下气了,甚至能听到胸口风箱一样拉动的声音,吓得我整宿难眠,熬到天麻麻亮,弹簧一般抱了儿子从锡矿山往中医院赶。   这次,抱孩子的人是我,提包袱的换成了婆婆。在儿科坐诊的是位女医生,姓罗,她瞧病的速度不快,有的一个就要花上二十来分钟,我抱着因剧咳而身体发颤的儿子,感觉五脏六腑都被他给咳出来了,到这时,我才深切地体会到当年的母亲为什么会那样急不可耐。眼巴巴地等到终于轮我们了,迫不及待地将儿子抱上前去,这时分,罗医生简直成了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熬中药是个费神的活,婆婆守在砂罐子边一点不敢分心,她不时揭开被药泡鼓起的盖纸,吹着气,用筷子将药渣戳下去。待到那一小碗好不容易熬好的棕浓的药汤端上来,儿子还未开吃已在大哭,他的鼻子比狗还灵,这狡黠的家伙手舞脚踢,拒不降服,就像负隅顽抗的“红孩儿”,平日时他最爱的玩具与糖果全失了诱惑力。最终,我们婆媳俩不得不绑架式地兴蛮法,一面按夹住手脚,另一面用调羹撬开他的嘴巴往里灌。一时间,家里如同战壕,满屋嚎叫,待到好不容易喂完,三个人全被汗水糊成了花脸,儿子的头顶都冒起了“蒸汽”。   “红孩儿”虽刁钻,却还是服“观世音菩萨”管。每次一般性感冒,到罗医生那抓个三五服中药也就差不多了,遇到病程冗长些的,吃个七八、十来服总会见效。看到病蔫蔫、瘦不拉叽的小家伙饭也能吃了,笑声也多起来了,又满地欢跳了,我的眼里、心里盛满开心与感激。要知道,针打多了,不光是费钱、费时的问题,更主要是亏底子、坏体质。相比那些激素类针剂带来的毒负作用,中医药的优势显露无遗。   岁月悠悠,滔滔向前。涤白了母亲、婆婆的头发,也带走了曾经养儿育女的操劳窘迫。如今,我和弟弟妹妹都已成家立业,第三代人也快乐地茁壮成长。回首过往,我们不会忘记,这用爱铺就的成长路上,母亲的煎熬与艰辛,那一碗碗苦楚的药水,为我们带来了幸福的甘甜。这母爱的接力棒,我们心怀感恩地代代传承。眺望未来,中药,就像一位平时不和你粘乎热络,一旦有需要,就必能挺身而出、拔刀相助的朋友,她依然在远远地、忠实地守护着我们的健康。而中医院,这个我们及千千万万个“我们”所共同信赖的地方,正继续继往开来,它就如一盏长明灯,慈母般照亮了百姓的健康之路,温暖着四面八方前来投奔它的人们的心…… 武汉癫痫到哪治好黄冈的癫痫病医院那家便宜黑龙江中亚癫痫医院西安治疗羊癫疯病去哪家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