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春秋】小芳走了(小说)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22-04-18 11:56:11

微风荡漾,春阳送暖。

老张大爷穿着新衣,坐在上位,笑容可掬,难掩心中的喜悦。今天是他八十寿诞,儿子、媳妇、姑娘、姑爷、孙子、外孙子一大帮,个个喜气洋洋。特别是杳无音讯的大孙女,今天也珠光宝气地回来,更让老人家激动万分。

老寿星在生日快乐的祝福声中,虔诚地许完愿。老儿子扶着颤巍巍的老寿星。老寿星先吹灭他跟前的蜡烛,一家人全部帮忙,吹灭所有的蜡烛。老寿星激动地坐在炕沿上,望着对面穿着入时、长得也颇丰润的大孙女,老泪纵横。由于大孙女不走正道,老人家自然想起枉死的大儿子,悲感交加。“爷爷,生日快乐!”大孙女走向前来,想起爷爷含辛茹苦的一生,勉强控制住泪水,倒了一杯酒,准备给爷爷敬酒。老寿星的脑袋,不自觉地向左歪,口角不受控制地留涎,嘴也开始歪了,眼睛斜斜地瞅着右边,用手指着大孙女,就是说不出来话。“不好,恐怕老爹是中风了!”有些经验的大姐,慌忙扶着老张大爷,让他慢慢地躺在炕上。小儿子慌慌张张地拨打着当地卫生所大夫的号码,语无伦次地求救。一家人在焦急地等待中,大夫还没到,老寿星就已仙逝,没有留下一句话。

屋里哭声一片。

大姑娘趴在老爹身上,恸哭着。

大姑娘想起了过往。

年青的张大爷,是抗美援朝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九死一生,总算活着归来。张大爷不喜欢喧嚣,便回了农村老家。五七年,响应*号召,移民至黑龙江伊春,再坐着小火车来到一个边远林场。刚下小火车,张大爷没有看见砖房建筑,木头房,刚建成几排。都是两家和住一个院子,一个房分东西屋,凑合着住,待慢慢地建设,再逐渐地分出去。

可是,这地方的确富饶。当地流传着一句话:“棒打狍子瓢舀鱼。”原始森林无边无际,樟狍野鹿应有尽有,野猪成群,熊瞎子也随处可见,偶尔也出来伤人。野兔东蹦西跳,各种鸟,铺天盖地,叽叽喳喳,喧闹不已。小河不宽也不深,青青澈澈的,一巴掌大的鱼几乎挤满了河流,随便拿个筐,走进河里,便能捞上很多。采伐都是弯把子锯,还有二人使用的大肚子锯。来这的人,都是天南海北的庄稼人,也不会干这采伐的活。人笨,又没有油锯,上下班,不管多远,都是走着走。好多人没见过自行车,来回走道就浪费不少工作时间。虽说太阳没出就出发了,日落西山后才回来,工作效率相当低。领导总嫌人少,不够用,不停的招工。

张大爷是军人出身,走南闯北,去的地方多了,可以说见多识广。随意的用铁丝下套,便能逮到一些动物。吃不了,便送人。左右邻居都受到张大爷的恩惠,自然十分敬慕他。

虽说,张大爷家鱼肉不断,可大儿子以及各个子女,身体都不算好。孩子们吃够了野味,嫌狍子膻,野猪腻。尤其是老婆,一口不动,闻着味,就干呕。生下小儿子不久,就撒手人寰了。那时候,偶尔看场电影,就是很好的娱乐了。闲了,大家伙也聚在一起说鬼论狐。说张大爷杀死不少美国鬼子,现在依旧大开杀戒,山里的动物都是有灵性的。张大爷命硬,动物的鬼魂不敢找张大爷的茬,只好报复张大爷的子女和老婆了。他们眉飞色舞,讲得有声有色,有鼻子有眼的,仿佛他们亲历的一样,容不得半点质疑。大儿子成全,稀里糊涂就毕了业,走向了社会。那会,文化大革命刚开始,所有的孩子没有好好学习的。也许由于偏远,运动在这个林场,没有造成太多的血腥。那时候,大多数领导,还真有份仁心,知道照顾弱小。也许是常吃张大爷家的野味,成全顺理成章地当上了检尺员。成全很会来事,经常请领导吃喝,再加上家里的野味,他在步步高升。

到了婚配的年龄,成全虽然是不小的官了,但很难找到他心仪的姑娘。

那时候的爱情观,长相,身体健壮,是姑娘们的*。成全,眼看着自己心仪的姑娘一个个成为人妇,心里着急。当然,也有主动追求成全的,可惜成全偏又看不上人家。就这样,高不成低不就,一转眼,成了大龄了。

那个年代,山外的,关里的,都是农业户口,非常注重城镇户口。城镇户口的吃供应粮,有领粮簿,到月去粮局去买粮。按人头分配,白面,大米,不多,剩下全是玉米面。虽说粗粮多,但各个都能吃饱,比起其他地方,也可称之为福地了。再说林区还是比较富裕的,山野菜,山野果,松子,榛子应有尽有。亲戚连着亲戚,亲戚套着亲戚,有些姿色的姑娘便鱼贯而入。有姑娘不断的进口,这儿的男人没有打光棍的。当然,农转非,不仅找人托人办,还得送礼花钱。这些,对成全来说,不算大事,只要姑娘漂亮就行。果然,成全找到了一个相当漂亮的姑娘。但是,姑娘看中的只是成全的地位。

姑娘叫小芳,高挑的个子,俊秀的脸庞,像《红灯记》里的李铁梅一样的大辫子。人送外号:“根号三。”(约等于1.732)成帮的男生像闻着腥的苍蝇,前呼后拥“嗡嗡”地闹个不停。眼高于顶的小芳怎会看上他们,吆五喝六的大声斥责着。这帮男生也真是贱,贱到骨头里。小芳越是不理不睬,他们越是主动向前,问寒嘘暖。搅得小芳也没上好学。恰巧,小芳的爸爸得了疾病,很严重的心脏病,不得已,小芳被迫休学。渐渐的小芳的大哥已过婚龄,一个个好姑娘离他而去,只因家里拿不出彩礼。病重的爸爸躺在炕上,捶胸顿足嚎啕大哭:“都是我的病,拖累了儿子,老天爷,赶快让我死了吧!”小芳看到爸爸痛苦的呻吟,决定离开这个令她生厌的农村——虽然是生她养她的农村。脸朝黄土背朝天,弓了一辈子的腰,不但养不起一家子人,走到哪都被人瞧不起。什么:“老农进城,腰扎麻绳,喝瓶汽水,不知退瓶,找不到厕所,旮旯也行……”小芳,为了爸爸和哥哥,由亲戚指引,辗转坐公共汽车来到了林场。

初见成全,小芳直起鸡皮疙瘩。不高的个子,瘦瘦的,比《水浒》中的武大郎也强不了多少,除了眼睛有几分机灵外,根本就没有男人的威严。但成全能给心高气傲的小芳一个城镇户口,还能给小芳一个富足的生活空间。成全见到小芳,乐得心直往外蹦,这不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吗!在成全眼里,小芳白皙的面庞,双眼皮,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嘿!比他以往暗恋的姑娘还漂亮。他的心,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生怕小芳会拒绝。让成全喜出望外地是,虽然,小芳犹豫了好半天,很终还是决定答应嫁给他了。

婚后一年多,小芳生下一个女儿。小芳闲得无聊,成全就劝她学打麻将。这一学,不打紧,小芳很快就学会了,并逐渐地开始上瘾,小打小闹地开始赌钱。在成全的指导下,小芳不但学会了各种纸牌,而且还学会了喝酒。因为成全整天忙于应酬,巴结领导。于是,家里时有领导来访。成全为了讨好上司,总是亲自下厨,让小芳陪领导搓麻。酒桌上,当然也少不了小芳娇声娇气地劝酒。成全热情地推杯换盏,每每喝得烂醉如泥。有时,陪领导出门,在酒桌上,为领导两肋插刀。关键时刻,激流勇上,宁可自己喝多,也要替领导分担。成全觉得只有这样,才是他很好向上爬的阶梯。在家里有小芳作陪,领导的眼珠几乎不会转动。领导们也总是殷勤地“好意”相互劝着酒。成全仿佛只有让领导喝得开心,才是他工作的主旨。他语无伦次的让着:“厂长,再敬你一杯。”小芳看到成全舌头根子都喝硬了:“成全,别喝了,喝坏了脑子。”“没事,我没事。”成全依旧在逞能。厂长脸上掠过一丝旁人不易觉察地笑:“成全,那可是海量!”成全被厂长一夸,更来劲了:“来,来,厂长,再干一个。”

小芳早就看出厂长的鬼心眼。她从厂长目不转睛的眼神里,早就读懂了厂长的意图。她明知厂长想把成全灌醉,趁机好与自己套近乎。小芳虽鄙视厂长,但也不便说破,只好硬着头皮敷衍着。

张大姐是成全的大妹,也到了成家的年龄。大姐小时候得了一次重感冒,病好后,眼睛就极度的近视。当时,大姐小,母亲又不在了,父亲张大爷又当爹又当娘,忙于家里的琐事,还要上班,也没功夫在意。大姐不但近视,而且也很丑陋。一时也成了张大爷推不掉的心事。

因为林区富裕,不仅有女的来,而且也有男的来。

林区来了一个农村转业兵,名叫路过。长得相貌堂堂,威武有加。复原的农村兵,依旧是农民,依旧扎在田里,机械地苦干。那时候,吃大锅饭,挣工分,忙乎一年,也挣不到几个钱,想娶个媳妇,难,太难了!由亲戚穿和,结识了张大姐。一见张大姐,吓了路过一跳。两个大板牙呲呲着,白眼仁居多的眼睛,凶神恶煞似的,平平的胸,看不出半点女人的韵味。如果把张大姐的照片贴在门上,相信鬼都不敢上门。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如果不是头发长,哪里能看出张大姐是个女人啊!虽然,路过心里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但为了能在林区多挣些钱,好给弟弟娶媳妇,替父母减轻些负担,只能委曲求全了。婚后,在成全的安排下,路过先跟着油锯手学习了一阵,便独自采伐了。

本来张大姐因相貌丑陋,便有几分自卑,和路过在一起,路过很少跟她说话,心里升起几分恨意。

路过对张大姐总是爱理不睬的,冷冷的,只有在床上才释放男人本能的热情。

一天,下大雪,路过心安理得地想在家美美地睡一觉,恢复一下体能,路过实在是太累了。张大姐看到路过酣睡在被窝里,心里莫名其妙地升起一股怒气。从良心上讲,张大姐也知道路过起早贪黑的苦干,的确是太累了,应该做点好吃的,犒赏犒赏,然后,再让他美美的睡一觉,好好休息休息。可又一想到路过冷冷地对自己,怒气不打一处来:“起来,快起来,赶紧去劈柴禾。”张大姐一把掀开路过的被子。路过一激灵坐起,看着雷公脸的老婆,强压着怒火,无奈地穿衣下地。路过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虽然打心底里不喜欢张大姐,但是一分钱没花,白捡个媳妇,还有砖房一应俱全。路过也是个有良心的人,在道义上他感到深深的欠着张大姐。路过胡乱地吃了一口饭,顶着雪去劈柴了。张大姐看着路过一言不发,顺从地出去了,心不免后悔心疼起来。她几次想张口把路过喊回来,又一想,路过进屋,肯定会闷声不响地不理睬自己。想到这,恨意怒意瞬时挤满头脑,抚摸着微微隆起的肚子,无奈地叹着气,懒洋洋地倒在炕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等张大姐睁开眼睛,一看表,11点多了。她左右看看,路过还没进屋。坐起往窗外瞧瞧,雪依旧下的很大。张大姐用她那近视的眼睛瞧了半天,也不见路过的影子。怒火不由的一下子冲刺着头脑,心说:“这家伙,死哪去了?”

傍黑,路过脚像没跟,东倒西歪的归来。

林区人粗犷,热情。五七年,来自天南海北的人聚集在这一林场,后来,人越聚越多。二十多年了,自然而然的形成一个新的风俗。路过来这已有五个多月了,自然也认识一些朋友。路过顶着雪,劈柴,恰好被朋友看到。朋友拉扯着喝酒去了。路过心里不舒畅,多喝了几杯,有几分醉意。张大姐更是生气,劈头盖脸的骂将起来:“你他妈的,长不长心?我这么大的肚子,你妈的就不知干点家务!”路过听到张大姐的骂声,心中愤恨,倒在炕上便睡。张大姐一看路过不理自己,火更大了:“妈的,吃饱了就睡,猪啊!”张大姐听见路过竟然打起呼噜,顺手抄起擀面杖就打:“妈的,让你睡!”路过一翻身,一把夺过擀面杖,借着酒劲,积压在心头日久的怨气像火山一样喷发出来:“你……妈的……敢打老子…….”张大姐借机撒泼。

两人各不相让,战争愈演愈烈。吵骂声惊动了邻居,邻居越来越多,不得已,两人停止了干戈。

终于到了年底,路过开了工资,一分没留,一翅子便没了踪影。至今杳无音讯。

后来张大姐生个女孩,全靠张大爷帮着抚养。张大姐挣不来一分钱,成全背着小芳,偷摸地接济些。

孩子三岁时,张大姐找了一个来自关里的庄稼汉。庄稼汉朴朴实实,勤劳肯干,但是饭量奇大。

这时的林区,已有很大的变化。小火车取缔多年,漫山遍野的油锯声,已把原始森林采了个遍,现在已是采二遍。活,不再像以往那么多了。夏季,造林,扶育,都是季节活,其余时间基本都呆着。庄稼汉没有技术,起大早,骑上自行车去了山下冰棍厂,出了二百根冰棍,急忙往家赶。街上,油条,烧饼的叫卖声,声声入庄稼汉的耳朵。肚子“咕咕”叫的庄稼汉,买了两根油条,闻了闻,放在车筐里,急匆匆地往家奔。好赶早卖,时间长了,该化了。来回八十多里路,山道,颠簸,庄稼汉得用三个点。到家后,他拎着两根油条,闻了又闻,不争气的肚子直抗议。把油条分给张大姐和可爱的姑娘。自己则吃张大姐刚蒸好的窝头,啃着咸菜,喝着凉白开。张大姐把那一根油条塞给庄稼汉。庄稼汉又塞给张大姐,俩人就这样谦让着,很后决定,一人一半。这时,张大爷已退休。岁数大了,不再跑山了。年青的一代,下套打猎的特多,山里的动物已变得珍惜。*禁猎的布告,四处张贴,可就没有一个出来管的。所以,庄稼汉来的不是时候,野味,鱼,都是奢侈品了。庄稼汉匆匆吃完饭,赶紧去学校卖冰棍。卖完冰棍,赶紧下地种土豆。土豆也值不了几个钱,累一身臭汗,几乎就算白辛苦。林区,无霜期短,农作物也种不了。冬季,庄稼汉依靠成全好歹找些活干。挣钱不是很多,因为庄稼汉只会靠力气抬木头。挣的钱勉强维持生活。过了两年,张大姐又生一女孩,庄稼汉使出浑身解数,生活依旧捉襟见肘。他们一家,更离不开张大爷的资助。庄稼汉自尊心很强,常常不吃饱,就出去干活,久而久之,就累病了。庄稼汉就像韩愈笔下的千里马,经常的吃不饱,才美不外见,更别提驰骋千里了。本来,庄稼汉得的是一些司空见惯的小病。由于庄稼汉不配合治疗,也是没有钱,庄稼汉特别地心疼钱。五、六年之后,身材高大,结结实实的庄稼汉,竟然没有怎样挣扎,就死了。

癫痫患者应该多吃些什么呢
癫痫失神发作药有哪些
新疆癫痫病专治医院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