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荷塘】卫婆记事(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3:27:42

卫婆的家在山那边的一条深沟里。

母亲说,卫婆家旁边曾经有一座很大的道观,叫水龙观。道观原来有房子有几十间,占地达十几亩,那里香火很旺盛。我的二卫爷就做过道观里的和尚,解放后才从俗。母亲小时候就跟随卫婆在道观附近的田地里劳作,在道观附近的山坡上砍柴、放牛和割草。可惜,我从没有见过如此壮观的道观,它可能毁于战火或文革的“破四旧”,只是从老人口头和县志里知道它曾经存在罢了。

有一次,我亲耳听见卫婆口气很重地对幺舅舅说:“这是别人家的东西,你为什么还要拿来?”当时,我有点听不明白。后来,母亲说:“你卫婆发气了,你幺舅舅背回了一张道观老地基上的非常平整的石板,并拿来砌了猪圈。”在我的印象里,卫婆并没有信佛信教,但心地却是非常善良的。

爬上一座山顶,向山下一望,就可以看到卫婆家的房子。房子上还冒着青烟,青烟下是热气腾腾的饭锅,那里也许就有让我们流口水的好东西。

每年过端午节,我和弟弟都要受母亲“指派”,把我们家蒸的馍馍和包子送到卫婆那里,每次都会看到她站在低矮的门口向我们去的石壳岭方向张望。她只要老远看见我们两兄弟身影一出现,就高声喊:“小心点啊——注意石头啊——不要绊倒了——”那声音拖得很长,听到卫婆亲切的喊声,我和弟弟反而加快了脚步,几乎是小跑似的向山下冲去。我和弟弟跑到卫婆跟前时,她一把接过我背的小背篓,摸着我的头,笑道:“累坏了吧?你妈就是孝顺啊,总给我带东西哦!”

卫婆提起了篮子,招呼我和弟弟快进屋吃饭,桌子上已经摆满了许多好吃的东西,幺舅舅很生气地说:“要来还不快点,看把我饿得不行了,你们没有来,我就不能动筷子啊!”卫爷在旁边吃吃地笑了起来,卫婆给我们兄弟俩盛饭,我和弟弟大口吃着,卫婆却不吃,拿着芭蕉扇给我和弟弟扇着风,顿感一股凉爽之气沁入心扉。

卫婆有一只眼睛是瞎的,有一次,我大着胆子问母亲。

母亲的脸一下子变了,神色凝重,不住地叹着气。最后,她幽幽地说:“都怪我……”我想,这怎么会怪母亲呢。

沉默了一会,母亲接着说:“因为你卫爷和卫祖祖都有严重的重男轻女观念,你卫婆生了我,他们非常生气,不给你卫婆吃饭。生下我三天,大热天里,就叫你卫婆下到秧母田里薅草。你卫婆受了风,又中了暑,就害了眼病,家里人舍不得钱给你卫婆治疗。后来,眼睛就废了……”

我听了心里真为卫婆鸣不平。虽然卫婆一只眼睛瞎了,但她平日很乐观,我始终看见的是她那一张充盈着笑意的脸。

在我十一二岁的时候,我与卫婆几乎有三年没有见过面,那是因为我的姐姐。

我的姐姐当时有十六七岁了,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

那一年端午节,我姐姐声要去卫婆家,因为她早已与年纪相仿的幺姑姑约好了,母亲没有办法只好同意了。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在那天夕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我们接到了卫婆派来的人的通知,说我的姐姐与姑姑出去玩,不慎掉下悬崖摔死了。那一个端午节,是我平生里最黑暗最凄惨的端午节。母亲和卫婆哭得像一个个泪人,可有什么办法呢,姐姐已经去了。卫婆不停地向母亲和父亲道歉,说这是她的责任,她没有照看好的姐姐。我母亲知道这不怪卫婆,只怪姐姐爱贪玩,那条悬崖上的小路又不熟悉,只顾与幺姑姑说笑,惨剧就不知不觉地发生了。这哪里能怪卫婆呢?

可父亲执拗,说卫婆应该负全责。

从此,父亲再也不叫我们在端午节里去卫婆家。从此,卫婆也没有来过我们家。

那一年,卫爷去世了,又遇上了灾荒年,家里没有吃的,母亲就给卫婆带了一个口信,叫她到我们家来。

卫婆已经显得老态龙钟了,加上一双小脚,走起路来摇摇晃晃。我见了卫婆,老远就冲了过去,一下扑到了她的怀里,顿时感到卫婆的全身颤抖起来,嘴里在轻声呼唤我的名字。我抬头看她时,她的两只眼睛里贮满了泪水,母亲在一旁说:“好了,好了,你卫婆已经累了,让她进屋吧。”父亲也出来打了招呼,她还是没有忘记给父亲道歉,“对不起,是我不好。”母亲说:“都过去很久了,就不要提起了。”

卫婆在我们家一呆就是近一个月,白天,她帮助母亲做些家务,晚上,还在煤油灯下给我们粘鞋底。她的眼睛早已模糊,针不时扎了她的手。母亲说:“您放下吧,我来做!看,您的手又扎出血了!”

卫婆笑着说:“没事,没事,你看娃儿们早已没有穿过新鞋了。”

那时,我们家的粮食也不多,她同我们吃一样的饭食,无非就是红薯稀饭、玉米糊糊,最好的饭食就是稀饭加上一盘香喷喷的煎饼。卫婆总是让我们先吃饱了,她才下箸,母亲在一旁催促她动筷子,她总是说:“娃儿们先吃,娃儿们先吃。”

一天晚上,卫婆对我父亲和母亲说:“明天我要回去了。”

父母亲都挽留她,他一会儿说哪门老亲戚要来串门了,一会说那块田里的秧苗缺水了,一会儿说幺舅舅该生她气了,出来这么久了。

第二天一大早,卫婆就起了床。母亲给卫婆收拾了一个口袋,里面装有几斤大米、几瓢玉米粒、一堆红薯干、几碗豌豆和胡豆。母亲叮嘱说:“吃完了就过来,有我一口吃的就有您一口吃。”

后来,我读书走出了大山,就很少与卫婆见面了。在读大学的期间,一天,我接到了家里的来信,说卫婆因生病已于某月某日去世。按照她的遗嘱,葬在了她眺望过我们的山梁上。

就是那道石鼓梁,现在早已长满了青葱的树木,密密的草丛包围着卫婆那低矮的坟墓,一条水渠从不远处蜿蜒而来,渠水终日哗哗地流着,流走了一个个春夏,在朝阳冉冉和暮霭沉沉的山林里弹奏着一曲曲渺远的乐音,似乎要将卫婆唤醒,让她重新看看这个世界……

黑龙江最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个山东治癫痫病最好方法左乙拉西坦有多大的药量保定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