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八一征文】遇上你是我的缘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46:55

那一年,在学校里悄悄流行开了一种游戏,叫“环球游戏”。

环球游戏也是一种文字游戏, 最终目的是通过文字交流,认识更多的朋友。

也就是在那次文字交流中,我突然明白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我心里的军人情节竟然很重很重。

因为这个情节,我和一个刚入伍的新兵,一聊就是4年,从他入伍到提干,我们每个星期都会有一封书信往来。每当看到那个三角形的邮戳,往往我都会哭,会微笑,会神往,会悄悄在心底唱起许多首在那个年代流行的军歌。他会时常深情对我说:军功章里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和他相识五年后,我终于接受他的邀请,到了神往已久的军营,在那里,看着友善的战友们对我的热情,我知道,有一种缘分叫相爱相守。

但人间还有一种挫折,叫无常。

就在我和他准备结婚的时刻,我们遭遇了“无常”这个魔鬼。

我们分手了!不是因为不爱彼此,恰恰是因为爱得太深。

从此,一种与军人无缘的憾然情绪总会主宰着我,令我时不时地忧伤。

我想做一个梦给你 ,添满你心中所有空虚,让流过泪后的苦涩转成甜蜜。我想摘两颗星给你,放在你眺望我的眼里。于是黑夜里你可以整夜看我如何地想你 。

一晃二十年,就在我深切执着的思念里, 我没想到我又迎来了另外一份缘,另一份与军人的不解之缘。

有人说:爱情是一种灵肉融合的沟通,亲情是必要的精神链接,但即使有了爱情与亲情,人还是难以满足,总还渴望获得友情。友情的最浅白的定义是“谈得来” 觅得“谈伴”的快乐,是无法形容的。

恰此时,在一次文代会上,我认识了另外一名曾在军营服役的指导员小杨,杨仲青。

因为文字,我们彼此相知互敬,我们常调侃说我们前世也许是双胞胎姐弟,因为,我们的思想总是无时不刻都在和谐统一。有许多次,在创作中,我们竟然不谋而合。

有一天,他似乎是在考察了我许久之后,对我说:“我们来一次文字的合作可好?”

我考虑良久,回答说:“好。”

在慎重签署了一份合作协议之后,我们开始了天衣无缝的合作。合作的内容是写一个抗战纪实题材,题材的主人公,是目前唯一健在的远征军炮兵指挥官——抗战老兵安矛良老人。

杨仲青告诉我,安老还有另外一个特殊身份,他是末代皇帝溥仪的表弟;家族世袭摄政王,他从小生长在王府,受过良好的教育,精通英、日、俄三国外语;他还做过蒋经国的机要秘书;他的一生可谓九死一生,惊心动魄;最难能可贵地是,在共和国成立后,他却激流勇退,大隐隐于市,从此过上了与名利无关的生活。

他青年时期的奋斗,中年时期的辛勤与执着,晚年的淡泊,深深震荡着我的心。

为了更好更真实的写作,于酷热的六月一天,我们随同旅游团队的车,一起去北京拜访安老。由于安老新搬了家,微信里安老的女儿安虹大姐告诉我们,安老住在昌平区。

让我们惊奇地是,在没有故意计划的前提下,那个旅游团队恰巧下榻在昌平区的一家旅馆里。那一刻,我和小杨真是百感交集,齐声说:“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下午,我和小杨脱离团队,继续我们主要的目的地,安老家里。

打的寻找安虹大姐给的地址,由于地处偏僻,出租车司机问了好几个人,才打听到详细路线。终于抵达安老的住处,见到了安老和他的亲人们。

安老微笑着端坐在太师椅子上,红光满面,精神矍铄,看上去根本不像93岁的高龄老人。我们的到来,令安老格外高兴,他不时对我们讲起他那些曾经的历史片段,思维依旧清晰,声音依旧宏亮,话语依旧幽默风趣。

中间,安老的儿子不时担心地问他:“你要去厕所小便吗?”

安老幽默地说:“暂时没信号。”惹得我们都跟着哈哈大笑。

安老的儿子不时殷殷劝安老多喝水,但安老只是微眯着眼睛,烟不离口。他面前的水杯一直未动,我们知道,老人为了减少儿女服侍他的麻烦,尽量在控制饮水量。

安老的儿子这时又送上一根冰糕给安老降温。安老的儿子唱诺一样,一边高声唱,一边旋着愉快的舞步到安老面前说:“老爷子吶,送你一支大冰棍!”

安老接过脱口而出:“就是没有你的份!”

安老的儿子不时插话拿安老的故事调侃,安老也不恼,只是微笑着对他儿子说:“你永远也长不出象牙!别唠叨了,我早就把你屏蔽了。”

看着爷俩的默契,我们相跟着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斗室里不时飘出我们欢快的笑声,连安老养的宠物狗安妮,也兴奋地在客厅里来回奔跑跳跃。

交谈大约一小时左右,安老需要休息一会儿。

安虹大姐服侍老人进卧室躺下后,出来和我们继续添茶叙话。此时,她问我们下榻的宾馆名,我们说住在如仙宾馆。

安虹大姐却惊异睁大了眼睛:“如仙宾馆可不就是在这个小区隔壁么,最多也就是200米的距离啊!”

我们急忙确定,确定之后,我们再次相视大笑起来。

原来,我们从安老的隔壁如仙宾馆起,到安老的住处,出租车带着我们整整画了一个圆啊!也不知是出租车司机故意所为,还是无心之举,但这个圆,却令我们唏嘘不已,感慨万千:我们画的圆,其实就是圆满的圆,也是好事多磨的圆啊!

也更是缘分的缘。因为有缘,下榻的宾馆巧合在安老住处隔壁,因为有缘,我们不远千里,跑到北京拜访安老,因为有缘,我们用赤诚的文字描述安老这个老兵不凡的人生。

近距离接触了这个慈祥淡泊的老人之后,我感觉自己的底气更足了。同时,我们也深知写作的艰辛,尤其是写好安老这样特别的人物,更是任重道远。我们一直小心翼翼诚恐诚惶着,用自己的心努力把故事梳理得真实合理与圆满。

在写作的过程中,安矛良老人的故事一直深深打动着我们,让我们不由自主与安老一起去体验那个年代的激越动荡。

搜集材料的过程一年多,突击写稿历时五个月,叠加在一起,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终于顺利完稿。书稿杀青的那一刻,窗外的朝阳正冉冉升起,霞光万射,小叶杨在夏季风的带领下哗啦啦歌唱,鹧鸪鸟和布谷鸟的叫声此起彼伏,似乎也在为那清晨的赞歌伴奏。

故事写完了,我们并没有预期想象的那样轻松,相反心情更加沉重了。历史的车轮一直是滚滚前进着的,那个年代的故事已经淹没于历史黄尘,但我们却不能忽略,更不能忘记。

随着生活条件的好转,年轻的一代在享受着老一辈辛苦打下的平稳和谐的太平盛世的同时,更应该把安老那一辈人,所执着追求的敢于牺牲,无私奉献的精神,以及他们为了革命事业所付出的一切都铭记于心!这也是我和杨仲青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

完稿之后的投稿之路,更是离奇曲折,在连续跑了好几家出版社之后,都说,在没有单位补贴的情况下,不能常规出版,但可以合作出版。就在我们觉得出版真难,心力交瘁的时候,突然间又峰回路转,文友范小双突然带来一个好消息,她说文史出版社的图书部主任方云虎老师,正在寻找二战题材的作品。随即投递样章,更没想到顺利得异常,方云虎老师看过样章后,一天之后就回复说:可以常规出版。

那一刻,我们深深体味了好事多磨的精髓。我们长长出了一口气,总算尘埃落定了!

相信接下来的改编剧本和投入拍摄电视剧的道路会更加顺畅。因为即将与我们合作拍摄的投资单位负责人,竟然也曾是一个兵。

基于这样的巧合与顺畅,我觉得我的一生,最终都是用文字和军人结下了不解之缘。正如歌曲里唱的那样:遇上你是我的缘啊。

黑龙江治疗癫痫病最权威的公立医院癫痫病日常预防措施郑州有癫痫病医院么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