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柳岸】又见油菜花开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24:15
每年的三月,我都得回一趟老家,多多少少都会拍一些家乡美景回城,当然也少不了写几段文字,遗忘在乡村的故事绑在了时间的巨轮上,尔后被带进城后反复咀嚼,像走进了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久久挥之不去。   一踏上故乡的热土,映入眼帘的黄色丝带飘了起来。   “你看,你看!好多油菜花开了!”阿妹欢呼着。   透过车窗玻璃,远远瞧见河堤两岸阡陌纵横,满眼的流光溢彩。一波一波的黄,仿佛给阴沉沉的天空注了一枚兴奋剂,我的心顿时沸腾起来,暗暗庆幸回来的真是时候。   吃罢中饭,我们一行三人来到了油菜花密集的乡政府。沿着公路行走,这一片油菜花开得正艳,左边右边目不暇接,刚下过雨,油菜花黄得发亮,每一棵黄色的花瓣上挂着晶莹的小水珠,此时,不见蜜蜂的踪迹,只有我们的脚步声和咔嚓声。我猜想它们或许是被大雨赶跑了吧!也可能是还未到采花粉的时令,多半也是洞察出了我们的心思,特意让我们欣赏,怕惊扰了我们的好心情,好让我们带一些照片回城,满足我们思乡念乡的情怀。   再走,便走到了我们儿时就读的小学。熟悉的小路依在,学校旁边的房屋依在,只是旧了许多。仍记得有一棵大梨树,但不见了它的踪影,可能是老了吧!被砍了当柴烧。当年的学校已不复存在,只剩下一堆废墟,依晰可辨的墙体静静地矗立在旁边,操场上独留下一地的油菜花,开得正欢。我指着最左边的一间说:“你看,这曾经是我们的教室,老师就住在旁边。”   “这也是我们的教室……”阿妹回答道。相互望着,像是自言自语,一别已是数年,想起书声朗朗的日子,想起我们的植树节,想起我的启蒙老师,少年的情愫再也寻不回。本想沿一条路去河边看一眼那些柳树,但亦无路可走,远望着那一片葱绿,感叹似水年华,心生惆怅。   过了一座石拱桥,我们走到了河对岸,这里更是一番壮观。我们一路走,一路拍照。或蹲或站,与黄色的花亲密合影,与大自然笑语交谈。阿妹在前面拍,我走在后面拍,正面侧面任我挑选。此时,我完全沉浸在花的世界中,一切烦恼已与我们划清界限。   站在油菜地的中央,瞧着那一片片鹅黄,我一步一步朝它们靠近,轻拿一枝闻着芳香,聆听着春天的花语,仿佛回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这时,我多么希望有一场金色的流星雨,挂在梦想的夜空,与黄色交相辉映。我乘坐着时间的小船,慢慢驶向你,在你的文字中荡漾,你顺手摘下一朵花,插在我的发间,我笑弯的眉眼,惊艳了时光。最爱那一句,“一生看花相思老。”与美好的人,一生看花,相思到老,开也妖娆,落也美好。山一程,水一程,不知途径了多少处美景,赏过多少场花开,却只有那么一个人,给了你最美的笑容,让所有的心心念念,绽放成了一场繁华似锦的盛宴。   有人说:“油菜花乃花中之贱物,不登大雅之堂”,但清初作家李渔却另发高论:“园圃种植之花,自数朵以至数十百朵而止矣。”然,“油菜花为盛……洋洋大观也哉!”“郊畦之乐,惟油菜花开,是气候也。”也有人这样写道:油菜花的外貌极是平凡。它们没有月季、玫瑰、牡丹那样层层叠叠的花瓣与多变的姿态。奇异的色彩油菜花,它在我们乡下不足为奇,它只是一种普通的农作物,开花结籽收割后,枝杆暴晒一些时日,一把火点燃化为灰烬。文人的笔下写它的不多,它既没有桃花娇艳,也没有荷花清香扑鼻。它仅仅只有一颗蓬勃向上的凡心,春天来春天去,留下一片金灿灿供我们欣赏,我们的花盆里也很少栽种它。今天,我走到这里,怔怔地望着它,禁不住为它们弱小的身躯叫好,更为这一畦一畦的相互支撑的油菜花心存感激,这不正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么?   “姐,快来给我照一张啰!”阿妹打断了我的思绪。一路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另一条河边。   “你们看花呀!”背后的有人叫住了我们。   “伯伯,你是?”我疑感的问道。   “你不是XXX的囡吗?我住在河对面的,算起来我们还是亲戚呢!”   “你怎么认得我呀?”我不解地问道。   “你长得和你爸一个样子,一猜便是。”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花开得多好,又是一年好收成。”   “是啊!农民的希望啊……”他笑着说完准备离开了。   “伯伯,这里可以过河呀!”我问道。   “这里有石凳子,你们过来看看,站在河对岸照得油菜花更好看。”   听了这话,我和阿妹沿着石凳走到了河对岸。刚巧碰到下河洗菜的姨,我认得她,便同她攀谈起来。她说这石凳花了一万多元,我说:“先前在同学的照片上见过这石凳,今天我终于找到它了。我一定要拍几张留作纪念。”   回来的路上又碰到一个人,喊了一声,算是打招呼,他始终没认出我,我搬出了老爸的名字,还说:“你没你父亲厉害。他刚才一眼认出了我。”他笑了起来,说:“原来我们也是亲戚呀!”   回到家中,同父亲说起此事,我笑着问:“我真那么像你吗?要不然他们根本不认得我……”一屋人哈哈大笑起来。想起贺知章写得《回乡偶书》: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cui),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我是客吗?”油菜花无语,我也开始沉默不言,唯留下这些文字留作纪念。 卡马西平能治疗癫痫疾病吗癫痫药物该如何选择江西专治羊羔疯医院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更专业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