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流年】鹳雀楼行吟(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19:08

五月的黄土高原,澄澈明净。

蓝蓝的天幕上,漂浮着微微流动的云朵。那云朵像是我家乡江南太湖中的帆影,又像是乡人黛色烟囱里冒出的缕缕炊烟。它们像是走在广袤原野里的羊群,松松垮垮地不断变换着队形。淡紫、浅黄、暗蓝、清灰、乳白,在太阳辐射的光和热里,它们不断变换着颜色,互相渗透融合,向大地上投下阴影。

一阵清风,从远处的山谷吹来,风声里夹杂着歌唱,那是布谷鸟的叫声。风儿,还送来微微清香,那是麦草的味道、松脂的味道,阳光的味道。风是天地间的常客,是宇宙之神的呼吸,它也是生命的媒婆,有了风,才有了绿草、花红,才有了喧闹、有了骚动、有了天籁之声。

如今,我就在这流云下、清风里,独立高楼,远眺云烟朦胧的中条山,看如丝如带、明灭闪烁的黄河向东奔流。天地苍茫、无垠无限,极目远望,天地合成一条细绳。

我凭栏望远的高楼,正是黄河岸边唯一的文化名楼——鹳雀楼。千里迢迢从小桥流水的江南,来到苍茫雄烈的西部黄土高原,为的就是一睹它的神秘容颜。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这是我儿时就会背咏的诗句。傍晚的夕阳依偎着远山,渐渐落下,滔滔黄河翻滚着浊浪,奔向远处的大海。如果要把大好河山都吸入眼中,那就要再上层楼,站得更高。老师说,这首诗“独步千古”,堪称是“登高诗”中的绝唱。诗人王之涣因鹳雀楼而百代留名,鹳雀楼因此诗而千古流芳。

正是因为有了王之涣的诗句,黄河边上的鹳雀楼,才能与长江畔的岳阳楼、黄鹤楼、滕王阁比肩而立,跻身中国古代四大名楼之中。

教我小学语文的安老师是个河北人,幽默又博识。当年他为我们讲解“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这联警句时,讲了这样一个故事:说是后世有个秀才,读了王之涣的诗,觉得五字句太过简洁。于是自恃“高明”,一反原诗的意思,改成七字句:“到此已穷千里目,何须更上一层楼?”众人见了,都说他狗尾续貂,狗屁不通,是不思进取。清朝雍正朝军机处章京鄂容安知道了,又复反其意,将此诗改成:“到此已穷千里目,谁知才上一层楼”。虽说尚显啰嗦,却也别开生面。

站得高,看得远。这是观赏风景的道理,也是人生意境的哲思。

鹳雀楼上,除了王之涣的《登鹳雀楼》外,其实还有另外两首同题诗。宋代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说:“河中府鹳雀楼三层,前瞻中条,下瞰大河,唐人留诗者甚多。惟李益、王之涣、畅诸三篇能状其景。”沈括所推崇的三人同题诗《登鹳雀楼》,各有千秋。

李益诗云:

鹳雀楼西百尺樯,汀洲云树共茫茫,

汉家箫鼓空流水,魏国山河半夕阳。

事去千年犹恨速,愁来一日即为长。

风烟并起思归望,远目非春亦自伤。

畅诸诗云:

城楼多峻极,列酌恣登攀。

迥临飞鸟上,高出世人间。

天势围平野,河流入断山。

今年菊花事,并是送君还。

王之涣的诗,就是那首“白日依山尽”了。

李益诗感伤,畅诸诗清远,王之涣的诗积极进取,比较起来更胜一筹。李益、畅诸都是盛唐的著名诗人,王之涣能够独立其中,并非浪得虚名。

元代辛文房的《唐才子传》上说:“之涣,蓟门人,少有侠气,所从游皆五陵少年,击剑悲歌,从禽纵酒。中折节工文,十年,名誉日振。耻困场屋,遂交谒名公,为诗情致雅畅,得齐、梁之风。每有作,乐工辄取以被声律。”这样看来,王之涣初时,应该是个问题少年,专门交结豪门子弟、架鹰打猎,纵情醉酒,击剑高歌。后来他改变志向,十年苦读,终于成就为诗情高雅畅达的著名诗人。

王之涣为人狂放不羁,他的诗句也慷慨雄奇。据说他与王昌龄、高适是不分彼此的好朋友。有一次他们几个在酒楼相聚,当时著名的歌女们也相继来会。王昌龄等人说:我们都算是有名的诗人,却从来不分彼此。现在可以听听这些歌女唱诗,谁的诗被唱得多,谁的名次就排前边。大家点头称是。于是,一位歌女唱了王昌龄的两首绝句,另一位歌女唱了高适的一首绝句。正当两人得意之时,王之涣说:这些歌女唱的都是通俗的曲子,算不得什么。此时,一位漂亮的歌女唱道: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接着又唱了两首绝句,也都是王之涣的诗。三个人不由得哈哈大笑。王之涣趁机得意地喊道:乡巴佬,我的话难道是瞎说的吗?歌女们不晓得这位先生为啥笑得如此恣意,待问明缘由,不由得一阵惊喜,全都上前施礼说:肉眼凡胎,不知神仙驾临。才子佳人们一起开怀畅饮,据说是酣醉了整整一天。

王之涣的狂放绝非妄自尊大。他的诗句不同于同时代诗人们描写江南水乡的袅袅娜娜,柔媚清丽,而是具有一种边塞的美,野性的美,高远的美,豪迈的美。水在流,云在飞,羌笛悠悠,山高万仞。他诗中的意境,动情而不哀婉,旷远而不寂寞,厚重而又灵动,足以升华人的精神,感动人的灵魂。

“海到天边天做岸,山登绝顶我为峰。”登高望远似乎是中国文人的一项特殊雅好,一种特别情怀。所以,不论古今,文人们总是喜欢登高,他们不但登山,也登楼、登台。凭栏远望,“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仿佛只要站上高处,就能使自己目光更开阔,胸襟更豁达,情怀更豪迈。

如今,我站在鹳雀楼上,遥望远山如烟,黄河似带,平林漠漠,鹳雀飞飞;遥想王之涣当年,携手诗友,欣然登台,“目之所及,心之所致。”看山河壮美,叹沧海桑田,发家国之叹,感兴衰之变。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该是多么潇洒豪迈。那些发自肺腑的壮美诗篇,今天读来,依旧让人荡气回肠,感慨无限。

鹳雀楼始建于南北朝时的北周时期,时间在公元557年到571年之间。故址在旧蒲州城西门外的黄河滩地上,也就是今天永济市蒲州古城西向的黄河东岸,是一座高大的军事瞭望台。《蒲州府志》记载:“鹳雀楼旧在城西河洲渚上,周宇文护造。”唐代李翰的《河中鹳雀楼序》说:“宇文护镇河外之地,筑为层楼,遐标碧空,影倒横流,二百余载,独立乎中州,以其佳气在下,代为胜概。”

鹳雀楼,楼高三层,因其高台重檐,气势宏伟。登楼远眺,太行如烟,俯瞰脚下,大河奔流,身有腾空欲飞之感,故名“云栖楼”。又因其置身黄河沙洲,沼泽密布,有水鸟常栖于高楼之上。此鸟似鹤,嘴尖腿长,却无丹顶,乡人称其为“鹳雀”,故“云栖楼”又称“鹳雀楼”。

建造鹳雀楼的是北周开国大将宇文护。这位曾经三次废杀皇帝的鲜卑族将军,堪称“屠龙”将军。今天的运城市,古称蒲州,是黄河岸边,四围群山中一块无险可守的平坦盆地。蒲州“扼天下之吭”,正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也是游牧民族骑兵驰骋鏖战的古战场。千百年来,连年的战火不时地在此燃烧,每当改朝换代,这里就狼烟四起。

为了镇河守地,宇文护发动兵民,在华山与中条山中间的黄河滩地上,修建起高大的军事瞭望塔,以防外敌奇袭。不料想,这座军事建筑,历经隋唐、五代、宋金700余年,因其“遐标碧空,倒影横流”的雄姿,竟然成为中州大地上独一无二的登高揽胜之地。

遥想当年,大唐兴盛之时,秦晋一家,长安繁盛,中条山花红柳绿,黄河岸波澜不惊。文人雅士、诗人骚客,骑驴牵马,络绎而来。他们登临鹳雀楼,把酒舞剑,吟诗作赋。风铃响脆,鹳雀欢歌,大唐的金石之声,响遏行云,唱响的是大男儿的英雄本色。

宋人高雅,从汴梁溯河而上,携手歌姬,把酒问天,人生静好,犹若花开。宋词清丽,宛如星光熠熠,花瓣点点……离开鹳雀楼不远,古蒲州城里,有一座普救寺,元代戏剧家王实甫演绎的《西厢记》的故事,就发生在那里。花光明艳,月色如银。鹳雀楼上是否也有才子佳人的爱情传奇?

站在鹳雀楼上,凭栏远望,我的思绪,正像鹳雀飞入云际。千百年来,鹳雀楼上,曾经有过多少欢歌、悲歌、爱歌、恨歌?有过多少阴晴圆缺,有过多少壮怀激烈?

这块河东之地,古老而苍凉,扯开历史的天空,透过历史的风云。你会感到古人类旧石器的浓烈气息,正从180万年前的西侯渡扑面而来;那层层紫色云气里,不断幻化着伏羲、女娲、黄帝的故事;尧舜的帝王之风徐徐吹拂,击壤之歌响彻桑下田中;大禹王化身熊罴治水,腾身在黄河浪涛里;如今,河东的山崖峭壁上,还遗留着周秦先祖创业的痕迹。

远处,影影绰绰地可以看见一位骑驴的老汉,他经过的那个高岗,或许昔日正是“落日照大旗,风鸣马萧萧”的隋文帝战阵。近前,一位牧童正赶着羊儿回家。他坐下歇息的那汪水洼,或许统领大军征东的唐太宗曾在此处饮马。

公元1222年,元金两军在山西鏖战。蒙古元帅木华黎出兵云中,连克晋阳、平阳,直逼河中府蒲州城外。元军都元帅石天应挥军猛攻,城破。金军统帅侯小叔退守中条山。次年正月,侯小叔率军夜半登城,收复蒲州。石天应败死。蒙古军发步骑十万,复仇而来,再次攻城。这一战,蒲州城硝烟弥漫,箭镞如蝗,血肉横飞。州城陷落之前,夜半,侯小叔下令烧毁鹳雀楼和蒲津渡浮桥。顿时,烈焰冲天,火光照亮了半个蒲州城。夜空下,这座曾荣耀华夏七百年,名噪九州的鹳雀楼,灰飞烟灭,从此消失不见。在此之后的将近八百年里,鹳雀楼只剩下了王之涣那首二十个字的不朽诗篇。

河东这块耸立过鹳雀楼的黄河大转弯处,曾经以萧萧风声、滔滔浪吼,奏响历史的交响乐。在这鸡鸣三省的秦晋豫交界处,总是连绵不断地燃起战火,匈奴来过、鲜卑来过、突厥来过、羯人来过、氐人来过,文明之花,开了败,败了再开。他们在血与火、刀与剑中,生长传奇,生长欲望,变成梦幻,直到他们都融入华夏民族的血肉与灵魂之中。

走下鹳雀楼的时候,回眸一望,你能感受到的是沉郁、苦涩还是骄傲?这些感受我都没有,只是觉得肩背之上,或许多了些历史的神秘与苍凉。

从小我就对鹳雀楼充满向往。促成我登临鹳雀楼的,当然是王之涣那首生气弥漫、沉郁雄浑的不朽诗篇。能够登临鹳雀楼,我有些兴奋,也有些失望。兴奋是因为能够一亲这尧舜禹三王之都,登楼望远,感受当年诗人纵笔挥毫的快感;失望的是,我登临的鹳雀楼与当年宇文护的鹳雀楼,已经没有多少历史的缠绵。

斯楼已在790多年前毁于战火。如今我眼前的鹳雀楼是2002年9月,新建的仿唐混凝土建筑。我不可能再看到北周时期鹳雀楼的雄姿、见到王之涣题诗时斯楼的真颜。

当年王之涣题诗时的鹳雀楼,就近在蒲州城边,盛唐时的黄河蒲津渡,距离蒲州西城墙不过百米,鹳雀楼下就是滚滚黄河东流水。而今,沧海桑田,黄河已经向西移去十多里,往昔鹳雀飞落的沼泽沙洲,早已变成了碧色参天的庄稼地。历史上,黄河就像是荡秋千一样,摇摆在华山与中条山之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句成语,就出在这里。

如今,新建的鹳雀楼耸立在距离蒲津渡原址西边数千米的庄稼地里,已经没有了黄河、古渡、洲渚、飞鸟的景观意境,有的是现代意义上的建筑审美意识。楼顶,鹳雀楼几个大字,是领导人的题词,不说艺术,却也权威。有人说,鹳雀楼不该复建。就算要建,也应建在原址上。不过有斯楼总比没有好,不然,让文人雅士到哪里去发思古之幽情?据说,新楼比之古楼高出许多,更加雄伟壮观。四野空旷,一楼独立,登临远望,满目空阔苍茫。

现在的鹳雀楼景区,说得上是古今掺杂,土洋结合。走进景区正门,一座形似江南形制的三孔石拱桥,独立在人工湖上。桥宽五米,有汉白玉雕栏。石桥两边的湖水仿佛鹳雀张开的双翅,湖边有硕大的鹳雀水泥塑像,故名鹳影湖。湖畔广植垂柳、青松,加上不知名的灌木,倒也郁郁葱葱。小桥、流水,树影、楼影,让人忘了身在黄土高原,倒像是置身在江南水乡。过桥前行,是一阔大的广场,广场的中轴线两边,是棋盘状的植物园,独居匠心的园林设计者,将园中植物,布置成莲花纹、石榴纹、如意纹、蝴蝶纹……的仿唐图案。而广场的尽头,就是高73.9米,建筑总面积33206平方米的新建鹳雀楼。

与长江边上,岳阳楼、黄鹤楼、滕王阁整日游人如织,挤挤挨挨的喧闹繁华不同,黄河畔的鹳雀楼却是车马稀疏,游人寥落。

这座宏大的仿唐建筑,全身钢筋水泥。青瓦金檐,朱漆梁柱,重重地立于基石高台之上,华丽而稍显粗糙。楼层明三暗六,飞阁流丹。四层与六层有回廊环绕,楼顶为十字歇山。新建的鹳雀楼虽高,却不必畏难,登楼者可以乘电梯,须臾直达楼顶。少了古人登楼的辛苦,却也没了“更上一层楼”的雅趣。

要进鹳雀楼,先要拾级而上,走过369级台阶,就进入鹳雀楼的明堂。一层,迎面墙上是一幅展示古代蒲州旧景的巨大画卷,宫墙,楼观、街市,给人无限遐想;二层,是一组栩栩如生的雕像,有“女娲补天”、“大禹治水”、“杨玉环与李隆基”、“莺莺听琴”、“司马光砸缸”,还有吕洞宾、关羽、柳宗元等古代蒲州名人的塑像。三层用场景塑像,再现了古代蒲州运城的四大支柱产业——酿酒、制盐、冶铁、养蚕。四层是照片和字画。昭示人们有古代文人雅士与现今各级领导,曾经到此一游。五层是古代鹳雀楼的模型和现今长江边上岳阳楼、滕王阁、黄鹤楼的图形。六楼,就是顶楼了,楼的西南角,有唐代诗人王之涣当年做诗情景的青铜塑像。鹳雀楼内五层皆门窗紧闭,唯有六层可以举目远望。

昆明癫痫病哪个医院好突发性神经性癫痫怎么治疗贵州有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