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轻舞】乡村记忆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14:04
辛苦的牛:   春天是牧童快乐的季节,却是牛最辛苦的时候。春天农民在种水稻插秧前,要把草子(紫云英)田和收割过麦子、油菜的田都要翻一遍。无牛的人家只好用人力来翻,有牛的人家当然就叫牛辛苦了。那些要翻耕的田数草子板田最难了。草子的根布满在田块里,要把田土翻过来,自然特别费力了。我见二伯在翻草子田休息时吃点心,用糯米粉加猪的花油(又叫鸡冠油)加红糖蒸熟成稠糊,这样的食品据说最耐饥了。而我四叔给牛休息时喂米饭加酒糟,晚上在饲料里直接倒上自己酿制的绍兴黄酒。到傍晚时,我把牛牵回来时,看牛走路蹒跚,像人一样疲惫。我也不忍心打它,还安慰它说,快点走吧,回去给你喝老酒!   其实,一年四季中牛最苦的莫如夏天了。遇到夏天干旱,稻田要用水车把河水提上来灌溉。农民除用人力车水,就依赖牛拉水车。给牛的两个眼睛套上比手板大些的两块竹板,让它拉上一个平放在离地面半尺高的车盘,车盘套在地面中间固定的一个竖起半尺高的轴上,车盘就可以绕着轴转,车盘的木齿带动水车的叶片转动,把河水提上来,流到田里去。给牛套上眼套,是为了让牛不停地绕着车盘走,不敢停下来。有时牛走了一天,晚上还要拉水车,车盘一直发出依依呀呀的声音。每当听到这样的声音,农民们也不免感叹做牛的苦了。   晚上,牛不拉水车了,有时牵到河里让它洗澡解乏,或牵到牛圈所旁,喂青草。这是我下午在牛拉水车时割来预备好的。没有青草,就给它吃新割的早稻草。这时蚊子、牛虻一起都来袭击牛,叮它喝它的血。我会按主人的吩咐,附近去拔些新鲜的辣蓼草,再用些干草,点起一大堆蚊烟,把蚊子、牛虻熏走。   白天,牛不拉水车时,我和小伙伴仍会去放牛。牛是我的好朋友。有两件事,牛帮我大忙。一件是夏天放牛常要遇到蛇,大的乌扫蛇,看到人会站起来,蛇嘴里吐出分叉的舌头,非常吓人。阿金在我们小伙伴中年龄稍大两岁,他告诉我们,当蛇站起来时,你不要怕。你只要说,我比蛇高,我比蛇高,蛇就跌下去了。但他的办法其实并不灵验。我有次遇到一条大乌扫蛇,站起来头几乎比我高了。还是阿贵聪明。他教我说,快骑到牛上。快喊:牛比蛇大,牛比蛇大!我赶快跳到石椁上,再借石椁的高度骑到牛背上。果真安然无事。   另一件是我们要带牛到河对面的坆地附近草地去放牧。但我当时还不会游泳,河面至少有60米宽,怎么过去呢?阿金告诉我一个办法,先把牛赶下到河岸边,骑到牛的脖子上,两手分别握住两只牛角,同时拿住牛绳,让牛游过河去。其他小伙伴也一样骑在牛脖子上。因牛游泳时头肯定抬起在水面的,人骑在牛脖子上不会滑下水里,也不会喝水。如果骑牛背上,万一滑下牛背而不会游泳就危险了。其他小伙伴的牛游在我的前后,我骑在牛脖子上,胆子也大了,终于安全到达彼岸。回来时也如法过河。这样的渡河不但安全,还觉得很有趣。      私塾学校:   1945年前未庄还没有小学,只有两处私塾。一处在未庄西南叫庙前潘的自然村。另一间设在未庄东北的后庙,即土地庙。后庙里是七姓社稷的祭祀所在。因未庄有几个自然村组成,有七个大姓,人口多的有冯、许、徐、潘、陈等,全庄约1000余人口。   私塾里只一个先生,庄上人称呆子先生,年约30余,带10来个学生。他教小朋友读《百家姓》,描写红字。态度和蔼可亲,从不呵责学生。   每个学生每月交两升米做学费。先生生活费都不够,课余他念佛经卖给乡邻。夏天在庙门口小河里摸螺蛳当菜吃。先生的生活仍难维持,他把从老家带来的箱子、劈柴用的刀都卖了,换米吃。后来生活不下去,离开未庄回老家了。   未庄小学:   1945年秋,未庄来了一位外地当过小学校长的陶达德老师,是位40多岁男老师,穿布长衫。好象是绍兴东面陶堰人。他是未庄小学的创办人。他找了冯家溇自然村的冯家祠堂为校舍,把放在里面的棺材搬出去。请来两位年青的女教师,据说是未庄附近马山镇下面宋家溇人,他们是两姐妹,为了好称呼,一个叫宋老师,一个叫景老师(可能叫宋景清)。两人都很漂亮,穿时尚的旗袍。陶校长因在外地仍兼着校长,所以不常来上课,日常是由宋氏两姐妹在教的。后来老百姓为纪念陶校长,曾在小学门口立碑,上写“陶达德先生建校纪念”字样。   小学的老师生活仍然很清苦,但她们很热心教学,除了语文、算术,比私塾多了体育课、音乐课、故事课、手工劳作课等。特别是傍晚放学时小朋友排好队,唱放学歌:“功课完毕,放学回家,先生同学,明早会。”学校里有了读书声、歌声、欢笑声。老师们平时吃的只是咸菜、难得买点豆腐吃。大概过了一年,两位女老师走了。   接着来执教的是道墟人章先生和吴融人马先生两位男老师。其中马先生书法很好,校门口的口号大字都是他写的。他还每天下午放学前讲一节课《水浒传》故事,这使得大家非常喜欢他。后来,他离开学校时,同学们送他走了很长的路。   到了1949年临解放时,学校里是吴融人姓王的三兄妹同时来教书。为了好分别,年龄大的校长叫大王先生,年龄第2的是女教师叫女王先生,最小的兄弟叫小王先生。大王先生学过中医,课余义务给老百姓开方子看病。小王先生大概是中学毕业,思想进步,教学生唱黄河大合唱。解放后,就参军走了。大王先生一直到土改后又继续工作了一年,才调离未庄。      包公庙殿:   未庄有个土地庙,但本庄或外村都叫包殿。土地庙坐落在庄的东首,前后两栋平房组成,大门朝南。前面一栋正中大堂供奉土地神,东面一间是东岳大帝,西面一间是包公殿。后面一栋正中大堂是玉皇大帝,西面一间是观音菩萨,东面一间是庙主人卧室。南北两栋房子之间有天井,东西有厢房,西厢是送子观音,东厢是庙主人的厨房。这庙的主神虽是土地,但配神包公的名声在当地却远远超过土地神。   包殿一年四季香火旺盛,善男信女,和尚道士,尼姑巫婆,小商小贩,从四面八方坐船赶来,庙门口的小河里停满了各种大小农船、脚划船,他们或求神治病,或盼包公保佑平安,或借机挣钱。这里成了多功能的殿堂。庙里住着外地来的病人,尤其是发疯的精神病人。解放前夕,时局大变,出现不少精神病人。他们恳求包公斩鬼除邪,驱除病魔,包殿就是个临时医院。各种病人向包公许愿,演戏酬谢。因此,庙前空地经常演戏。当时来演出的多是叫“的笃班”,或“秧歌班”,即后来叫越剧的戏班。演戏娱神,又娱人。所以这里常常又是不用买票的露天剧场。庄里不论大人小孩听到锣鼓响,都会赶来看戏。   解放后,包殿的功能经过多次变化。先是土改时,有位激进的小学老师乘酒性把包公搬下来砸碎,庙前空地是摆放从外村分来的地主家具杂物的场地。合作化到公社化时,庙里菩萨都砸烂了。这里是各生产队的队部所在。大跃进时这里是集体食堂。但到60年代,有农民又请外地塑匠塑了一些主要的菩萨,包括包公和土地神。   改革开放后,这里后面的房子成了织布厂,轧米厂。但前面的房子却做了修缮,同时把菩萨又逐渐恢复。当听说上面要来处理菩萨时,农民会把菩萨分散搬到各家藏起来。等风声过后,再把菩萨放到庙里。后来,这里又利用包殿建起了老年活动室,老人们在这里打朴克、喝茶聊天。   这里烧香求神的、休闲娱乐的,各行其事,互不干扰,相安无事。庄里从解放前就有个永宁茶会,农民自发组成茶会,是慈善性质,烧茶免费供应香客。解放后停止了。改革开放后,茶会又恢复,不仅每天供应茶水,有时外村演戏,茶会还到外村送茶。   有老人说,庙里有块石碑,是清道光年间老百姓为修庙立的。可见,此庙已有相当历史。庙里菩萨几经打碎重塑,但终不绝灭。      哈尔滨癫痫病十佳医院有哪些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出现癫痫症状时,你想好怎么做了吗?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