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柳岸·希望】初六过年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28:39
除夕,奶奶把饺子从热气腾腾的锅里舀到碗里的时候,外面的天早就该黑了。辞岁的挂鞭、轰天雷、还有带着哨儿的二踢脚此起彼伏地响,冲得老高的礼花“轰”的一声就会布满满天的星。妞妞取出一个干净的碗,挑出热腾腾圆鼓鼓的六个饺子放到碗里,碗上面放了一双崭新的筷子,端到家里的主桌儿前放好,把母亲的遗像擦拭了一番,插好香,跪下,深深地磕了四个头……   妞妞的父亲还是没有回来。   父亲每年总要干到三五天要过年了才回家。妞妞知道,父亲总想多干几天。多干一天就有一天的工钱呀!父亲是工程队的电工。父亲说过,学生要出成绩,农民要看产量,打工的要有责任心,也要干下天数。父亲还说过,春节里加班儿一天能赚三天的工钱,但父亲是不会加班的。从腊月里一进门,父亲粗壮的胳膊给妞妞紧紧的那一下拥抱,妞妞能感到父亲嘭嘭嘭跳动的心在想着自己。每一年父亲快要回来的时候,奶奶都会带着妞妞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的,但父亲回来还是要角角落落地拾掇一遍,仔仔细细地抹洗一番,从父亲忙前忙后身影里,妞妞能感到父亲的对这个家的眷恋……   外面的轰天雷还是可劲儿地响。妞妞没有如往年一样的在轰天雷响过后的火药味儿嗅出年味儿,妞妞却想到了雾霾的那难熬的几天。街头巷尾各家各户五颜六色的灯争相闪烁着、闪烁着。不断地停电。停电后,街上比往常都漆黑了好几分。妞妞记得奶奶说过:不管啥,没样了就不好了。过大年点炮好,没有样儿的点就不好了;过年了多亮几个灯也好,但是大伙齐刷刷的都这样亮就不好了。妞妞觉得奶奶说的真是名言!妞妞和奶奶吃过饺子后就这样在飘忽的烛光下守岁儿。   “你爸转正了,成了大城市供电局里正式的护线工。”妞妞早就知道父亲转正的事儿,那是供电局招工的看上了父亲的勤快和利索。妞妞更懂得奶奶这会儿在找着愉快的话题。   “你爸说,春节里用电用的多,容易出故事,要多查几回线路,就不回来了。”   “是事故,不是故事。”妞妞努着嘴纠正着奶奶。   “故事也好,事故也罢,不过说的就是容易停电吧。”   妞妞的脑子里便幻化出父亲的影子来:头上戴着一个安全帽儿,腰里系着一箍安全带,在高高的电线杆子上,定格在亮晶晶的电线拉成的五线谱上。脚下城市里的人们,正在角角落落街边门前布置着大大小小的红灯笼。城市的夜里更是五颜六色、色彩斑斓的,闪烁耀眼的街灯和流光溢彩的灯饰瀑布间,也许父亲还是戴着他的安全帽在巡查着,身上竟然没有一丝儿年的味儿……又停电了,奶奶燃上傍晚时早就准备好的蜡烛。飘飘忽忽的烛光中,妞妞心里酸酸的,便开始痛恨起那色彩的斑斓的街灯了。   前几天,父亲给妞妞打电话时说过:可能要迟几天回来。好像还说过,这叫做苦了我一个,温馨万千家。妞妞想不到,这迟几天就是迟到了过了新年后哪!当然,妞妞觉得父亲说的也有问题。什么叫做苦了“我”一个呀,分明是苦了妞妞,苦了奶奶,苦了一家子呀。知道这个消息后,妞妞看到奶奶偷偷儿地擦过泪呢。   “等爸爸回来,咱一家子到馆子里吃一顿,补一个年。”妞妞倒在宽慰着奶奶。   “初六就会回来了。”奶奶说着话,掩饰不住的是对儿子的思念。   “那咱家就初六过年吧,让爸爸骑着摩托,我坐在前头,奶奶你做摩托后头,爸爸他一脚油门儿,咱全家下馆子过年去!”妞妞极力助长着欢乐的、温馨的、新年的气氛。   “那就初六过年!”奶奶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重复了一句。   初六过年,这祖孙俩不是第一次提到了。妞妞幼儿园的时候,家里还没有冰箱,过年的肉是不敢买太早的;当然也不能太早的买,因为父亲回不来,买肉的钱就没有着落。可谁知道父亲年跟前才回来,那几天什么肉的价钱都“后超了”(方言:越往后价格越出奇的高)。奶奶知道妞妞是个馋猫,更知道妞妞的父亲、自己的儿子辛辛苦苦打工半年,老板说是工赔了,才结算了不到一半的工钱。   “那就少买一点吧,支应一下亲戚就是了。初几里头肉会便宜一点的,多多地买一些。让咱妞妞好好吃一顿。迟几天吃肉,省好几块钱哩。那咱就初六过年吧。”奶奶是这么说的。   “我听妞妞的。”自从妞妞的母亲车祸去世后,这个黄土坡的汉子既当爹又当娘,对妞妞是格外疼爱。   “我不要初六过年。”妞妞的确馋猫。妞妞记得父亲掏出钱往外走的时候,奶奶也掏出自己压在炕角席边底下、手绢儿裹着的钱包儿,硬往父亲手里塞了几元钱。长大一些后妞妞对这一次买肉的经历很是后悔。   妞妞小的时候,家里光景紧巴巴的。虽然奶奶已经说出了解决馋猫妞妞肉瘾的法子,但都没有初六过年。正点的春节里正点的年中,就是这紧巴巴的家里,妞妞过了一个像样儿的年——美美儿地过了一哈肉瘾!这几年光景缓过一些气了,想不到真要初六过年了……   还是不断地停电,屋子里烛光飘飘忽忽的摇摆。辞岁的挂鞭、轰天雷、还有带着哨儿的二踢脚还在可劲儿地响;冲得老高的礼花“轰”得一声还是布满满天的星。年,真的来了!飘飘忽忽摇摇摆摆的烛光中,这祖孙俩在守岁。   “这些人,有点儿意思就行了,为啥就要一直地放……总要把空气又弄成雾霾。”妞妞把心里的不快却撒在了点炮的放礼花的人身上。   “村里都这么停电,等到元宵节,城里说不准又要布置这样那样的明光晃晃灯展,你说你爸能回来么?”奶奶总算憋不住了。   “一定能回来的,我和爸爸说好了的,初六过年。”   “各样的灯都这么的多,电线总得有人照护呀。”   停电后,外面比平时要漆黑上一百倍,冲天的礼花“轰得一声响过后,外面如白天般亮晃晃的。昭示着“年”的火药味儿中,妞妞一点儿也没有嗅出年的气息来……   妞妞心里偷偷地想:初六,爸爸能回来么?因为父爸爸已经成了大城市供电局里正式的护线工,元宵节城市里是要灯展的…… 湖北哪家癫痫病医院好武汉癫痫小发作的原因武汉羊羔疯较好的医院郑州癫痫病的最新疗法有那些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