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丰硕的季节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09-11 10:07:29

丰硕的季节

文/清风

立秋后,原野里便有了酝酿已久的丰硕景象。在村子里,原本炊烟袅袅、及至消散平静的日子彻底打乱了,那些爱站当街东邻西扯的娘们也扭转起身子,开始喊男人窝里打牌的自家男人回家收拾场院去。圈里的牛羊猪粪要倒腾到外面去,看看院外屋后墙脚旮旯有合适的地方没?秋收时不碍事就行。

其实也用不着女人多磨碎嘴皮子,拉家带口过日子的男人们都知道,秋收是累人的体力活儿,不像麦收时节那么短暂,几天的收割,打了场,将麦子装进囤里,等待一场透雨过后撒上种子就完事了。秋收可不这么简单,活儿散杂,象收玉米、割豆子、拾棉花、砍高粱、掐谷穗、拔花生、刨地瓜,活儿多又都集中在一块儿,顾此失彼,恨不得一人顶仨人用,也忙不过来,累极了的男人光想要睡个好觉,可还得被心强的老娘们指使着干这干那的。

在男人的眼里女人爱唠叨,除了做饭养活孩子外,没别的能耐了。这话让女人听了真不服气,会抬高嗓门一条一缕地对着男人算:在家里她们要做饭、洗衣、缝补洗浆、教育孩子外,下地劳动男人割一垄麦子、砍一行玉米,地头抹把汗抽支烟一歇的功夫,女人也赶上来了;男人拉车往地里运粪肥,少了女人在后面一把接一把地使劲推,车子会旱在田地里不走;男人拾棉花弯腰驼背,手笨拾不快,女人稍以探身,蜻蜓点水,棉花就大把大把地涌进还里的包囊内,一晌中怀里孕妇一样装满棉花的包囊要超过男人几回。光拾棉花的活儿让男人不得不服,两个男人也赶不了一个女人拾棉花的手勤快。所以秋收忙活是人人有责,不能光凭义气说话。既然不是一个人的活儿,就需要全家分工来做,连小孩子也会排上用场。每当这个季节,村里的男女老少就会沸腾,整个村庄宛若喝醉了酒的高粱地,沉甸甸的紫红色的穗子在秋风中东倒西歪,眼看着差点触到地上了,忽地又直起,看一眼遍野成熟庄稼散发着芬芳的大地,那醉意更浓。

和村里的所有人家一样,我们家的活儿也分了工。我管烧饭兼看三岁的小弟,父母去田里砍玉米、掰玉米。把玉米装满车后,捎带拔一些毛豆、花生、刨一些地瓜运回家。玉米棒要运好多好多趟,眼看着拾綴的空荡荡的场院堆成了玉米山。到了晚上,大银盘似得月亮一升起,再全家一起上阵再剥玉米。玉米皮需用手指用力地剥扯,指尖磨得生疼麻木。父母剥得快,手指上都拉出血口子,缠上胶布再剥。而对小孩子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活儿。其初是心性,尽管秋凉身上很冷也不叫喊冷,除了有咔嚓、刺啦、窸窣,不同剥玉米的声响外,还有隐身在柴草和墙脚的蟋蟀、小虫此起彼伏唱起的小曲儿让我们听着。可是,起雾后,雾气又潮又湿,打湿了玉米堆,也打湿了我的衣裤、鞋子和头发,头发贴在脸上,加上玉米上的脏物尘气布满了全身,身上刺挠奇痒。我厌倦了剥玉米,这时越来越浓的睡意开始让我依恋,剥的动作自然就慢下来,玉米里那肥硕的肉虫子爬进我的裤管取暖不觉得了,耳边也音绝了蟋蟀的歌唱,困倦的我差点一头栽倒在玉米堆里,身子一哆嗦又忽然惊醒,看着父母正剥得起劲,我才又重新剥起来,可是剥了没多久我又跌进了梦里。睡眠的滋味真好,温柔甜美,觉得再好吃的月饼(刚过了中秋节),甜脆的苹果和梨也产生不了再对我的诱惑。大概父母听不到我剥玉米的声响,先是父亲嘎嘎笑我瞌睡虫的样子,母亲这才发话说:睡去吧!正梦游的我把不得听到这可爱的一声喊,眯睁着眼睛摇晃地站起,来不及抖落粘满身的玉米胡须,脏物和爬虫,回屋倒在床上沉沉睡去,父母是什么时候回屋休息的,哪里还知!

白天我的任务是烧饭,烧饭不用下地干活,系上灰布围裙,俨然一个火夫。在父母吃过早饭下地干活之后,我要先收拾洗刷摆了一灶台的碗筷、刷那糊了满锅底一层的粥锅巴,而后把刷锅的泔水倒进牛槽里,顺手再添上一些牛吃的草料,等下晌回来的牛吃喝。我还要洗净手发一盆的面,在父母回来之前蒸一锅的大白馒头端上饭桌。

其实烧饭也真有好处,可以趁机在灶火里烧燎豆子吃,锅灶灰里还可以埋上几块地瓜。尽管锅里蒸上了地瓜,花生、毛豆,可烧出来的多香啊,味道就是不一般。这会引得小弟乖乖地听我指挥。再说他也真是个好孩子,要他赶鸡他便赶鸡,要他给我拿烧锅的柴禾他便拿烧锅的柴禾,一次拿不多,可很勤快,还帮我拉风箱,省了我不少力气。待他长大后我问他小时候的事,他尽是傻笑,啥事也不知。

有时,田里归来的父亲会带来成串的绿蚂蚱。蚂蚱在田野里吃的喝的应有尽有,个个养的绿翼肥硕,我会放在锅底热灰里烧了和小弟分吃,那个香啊,真是没得说。也有过几次,就因为太贪嘴,忘了将饭烧中。吃着夹生饭,会免不了母亲的一顿唠叨或骂,累极了的父亲会用手往我头上弹几个爆栗子,顿时头皮麻酥酥的,但不是多疼,我知道是父亲喜欢我,手下留情了。

有时,父亲还会捉来几只蝈蝈给我们玩。蝈蝈和蚂蚱体形相仿,单比蚂蚱漂亮。将蝈蝈放在高粱秸篾扎成的笼子里,挂在院子里的矮枣树枝上。笼子上留有小孔,我和小弟就拿了青菜叶子喂养它。早晚的,蝈蝈的叫声清脆响亮,我们很喜欢听,还编了歌儿唱着:小蝈蝈/叫声声/吱溜吱溜喝露水。可惜它过不了冬,不久便死了。

这时的田野里开始出现一派萧条的景象,那些收获后的田地像一块块钉在大地上的补丁。没来得及收割的晚秋庄稼孤零零地立着,有的横倒竖直,有风吹、人踩、牲口啃吃过的痕迹。而村子里开始变得壅塞起来。看吧,家家院子里,屋里外,平房顶上,都摊了晒了堆了玉米、花生、棉花、大豆、谷子、高粱,就连墙脚旮旯,大门外口,都堆满了柴草、花生秧子、玉米杆儿,被遮掩盖好,一入冬,这可是上好的牛羊猪的饲料,毁不得。

到底是棉花的收获时间长,所以多数人家是这边收着玉米、大豆、花生,那边还得去拾开了一地的白花花棉花。大豆不能熟透了再收割,看着豆叶子黄样了得抓紧割,以免豆角炸裂,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棉花更得赶紧,开了就拾,碰到不好的天气或经雨淋的棉花乏黄,卖不出好价钱。我们家和多数人家一样,把平常拾到的棉花先堆放在一起,看着有三、四百斤了,父母抽出一点空闲拉到村口的场地上摊开来暴晒,他们一边再去忙地里的活,让我去看棉花。看棉花的同时,和其他小伙伴们一样学着大人的样子翻捡里面的草叶,学着堆棉花。太阳暴晒后的棉花真是暖和、柔软极了,只要往上一躺,很快就勾起了我的睡意。躺在棉花堆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做起那甜甜的梦,不知道这过了多久?朦胧中似听到喘息声,声音像极了邻家的猫所发出的暧昧的叫声,不觉心怦怦乱跳,好像偷窥了人家的隐私,脸赤耳热。这是隐身在棉花堆旁的男女所发出来的声音吗,也或是丰硕的季节所特有的气息景象?睡意中的我一直在想,在想,怎么也想不明白。

暴晒后的棉花要在午后打好包,明天一早父亲会和其他村民一起去棉花收购站卖。回来时,他会用卖棉花的钱给我们买好多好吃的好玩的,这让我们像过节一样欢喜。可是这热烈的、甜蜜的、幸福的时刻,也尝不到几回,会伴随着秋收后的景象一样的失去了光彩。大地孤独了,我们只好寻找着另一种乐事。

所以,这个时候最喜欢和小伙伴们去收获后的田野里翻找地瓜、花生,都是收获的时候人家拉下的。每每用小抓钩翻找到一块地瓜和几个花生来,心里像着了蜜,就像捡起的是人家餐桌上的美食,眼下被占为己有,得了个大便宜了。

我们是一边翻找,一边捡拾,小脑瓜也不让闲着,爱想入非非。比如回想麦收时在田里拾麦子的情景,很有趣味。拾麦子的儿歌在蓝天下随口一起唱出来:知了叫、麦上场/大人忙着摊麦晒/小孩田里拾麦忙/拾麦忙、心欢畅/换来桃杏甜又香。越唱心里越欢喜,话儿也越多。那时就想拾了麦子归自己,能变成大白馒头,烧饼和卷了葱花的油饼供一家人吃,还可兑换好多好多甜美的桃和杏子吃,所以拾麦子时会更带劲,头顶着的烈日照晒也不嫌热,累得腰酸腿疼也不想多歇一会儿,怕小伙伴们超过自己。大人们也往往乐意看到我们勤快,不怎么管我们。再说拾的麦子在家里会单独放着,真是多了还想再多,最后打出来称称,看看能拾多少?就有个准确数字了,小伙伴们之间爱炫耀是谁拾得最多,气氛很热烈。

忽得又想起一起钻进青纱帐一样的玉米地里割草的情景。玉米地旁边有瓜园,渴了弯腰溜进瓜地里摘瓜吃,等看瓜的老头发现了,我们早跑得没影了。还摘过人家的毛豆,掰过人家的玉米,扒过人家的花生、地瓜,藏在草框底,背回家烧了煮了吃。碧青的玉米叶子劈了喂羊牛,吃不了就晒了当柴烧。新收获的玉米晒干后,总要缠着母亲先用手捻一些尝尝鲜。打成粥糁子熬了,粥黏糊好喝,一股清甜的味道。在我们家,母亲拿玉米面只会蒸中空的窝窝头,我不怎么喜欢吃,我那死去多年的奶奶会用玉米面做出更多的花样美食来。她用新玉米面、地瓜面、白面分别和成面饼叠在一起擀,擀出的面条又大又圆像花地图,坐在场院里我一口气呼噜呼噜喝一大碗;用玉米面掺上少许白面包成的菜团子,放在平底的油锅里煎,反正面煎得焦黄、酥脆,里面有馅,咬一口奇香。我母亲也学做过几回的,可是原不如我奶奶做的好吃。奶奶是把做饭看成艺术家在雕塑他的作品,精工在刀下。母亲是没有那样的心意和思绪的,那是时光的磨砺和多尝试的经验积累,一般人学不来的。这让我又一时很容易想起了村口的老枣树林子,里面有一座夏天爬满牵牛花的坟墓,那是我奶奶长眠的地方。

可是,麦收时节短暂,那欢乐的气息一过,不久就是漫长的秋季了。秋天一来,尤其是霜降过后,原本多姿多彩丰硕的季节,会变得一派萧条。大地空旷,看不到边际的远方,雾气蒙蒙。原本披红挂绿的树木俏容已尽,光秃秃乌青的枝干上,挂着几片没来得及被西风卷掉的干树叶,孤零零的,枯死的茅草被风连根拔起,团卷着跑。秋收后的玉米地里种上了麦子,长出了青绿的幼苗,眼看着时节在一天一天向冬季迈进着。

再说那剥完皮的玉米,摊在院子里反正的晾晒后,玉郑州癫痫医院好吗 明确病因,科学治疗是关键米发出红黄或紫的颜色,堆成了大堆,太阳下闪耀着光泽。自家土地上,通过辛勤劳动所得到的丰硕果实,那是挥洒过汗水在里面的,所以看着就特别亲切和喜欢,走在院子里,过来过去的经过大玉米堆,就想哼个小曲儿啥的。可是,可恨的是老鼠成群,白天不露头,一到晚上就一起来祸害玉米,连吃带偷的,一夜不消停。母亲看着好好的粮食被糟蹋,心疼不已,父亲才决定借一台打玉米穗机来打玉米。

于是全家齐上阵,加上邻家也要打,提前来帮忙。父母先把院子周遭用高粱集成的簙围上,怕玉米飞跑得到处都是不好扫。柴油机器开动起来突突得响。父母,邻家哥哥,我们一起拾起玉米穗子往那机器里投放,就听机器里面噼里啪啦,咕隆咕隆震天响。也奇了,在机器的另一端、被脱下的玉米粒合着打囫囵的玉米棒芯哗啦哗啦地流淌,别看小山似得玉米堆,也经不起这小机器的吞吃,半晌的功夫就打完了。接下来的活儿也并不轻松,要把那打囫囵的玉米芯儿都检出来,捡的光剩玉米粒才行。这时我会撑着口袋,父母用簸箕搉了玉米粒分别往口袋里装,眼看着装满口袋的玉米排北京癫痫病治疗比较好医院成一列越来越多,三十来袋吧。收玉米的是本村的阿四,父亲喊他来过称,装车运走。那么多的玉米就换成了父亲手中的一沓钱,他将钱交于母亲手中存放,这时就听母亲唠叨:这一季的玉米除了农药,化肥,净赚多少?一旁的父亲用狡黠的眼神瞟了母亲一眼。不用说我的麻烦就来了,那意思再明白不过,接下来这账要我算了。今年共打了多少斤玉米?我们家十多亩地,一亩地合多少斤?除去每亩地的化肥、农药,每亩地净赚多少?这一连窜的数字,搞得我是晕乎乎的,但强忍着心里的慌乱,一手托腮,做出思考的样子。俨然一个大数学家,在没有成为数学家之前,要经历一番这样的苦思冥想。可我到底不是数学家的料,母亲看穿了我的心事,说了一句:天生不是上学的料,再强求也没用!再看父亲的脸上看癫痫病的权威医院在哪里呢有些失望,他没像母亲那么唠叨,却叹了口气。别看这一声叹息,让我够心神不宁的了,还不如打我一下好受。打了我可以让父亲解气,可他这样是伤心,是恨铁不成钢的愁绪夹杂在里面。

我只愿这样的时刻快快过去,让我能回到小伙伴之间疯跑,在柴草垛间玩捉迷藏。而后坐下来,再一起说说老黑奶奶家的那棵缀满知了和星星的老槐树,想想她在老槐树下讲过多少故事了。可是我没有这样的好运气,母亲罚我背上柴筐去家后拾一筐的柴禾,否则就别回来。这时的我好孤独,像收获后的大地没了庄稼的相伴一样的孤独。我看蚂蚁上树,一骨碌又摔下来,把那干树叶弄得窸窣作响。或者盼望下一场大雪将我掩埋,好让家里人来找。更盼望我快快长大,长大了兴许就会算帐了,再不会被那些数字纠缠和难倒。而这些只是我的想入非非,现实是当我背着一筐的柴禾回家,父母让我放下柴筐洗手吃晚饭,他们宛若忘了午后让我算账的事情,他们怎那么健忘?

可是,真正的长大以后,我又十分怀想小时候的情景。在做着同样的梦:总是有拾不完的麦子、柴禾、棉花;割不完的草茂密顺手,一抓一把;梦到结满毛豆的豆地、结了大穗子的玉米地、望不到边的花生地……在梦里就爱馋嘴这些,永远也长不大。更让我不可思议的,儿时的记忆怎么这么绵长,只想找个人问问,你们也这样吗?真怀念啊,那丰硕的季节。

(此时最想说的是:一篇文字的结束,对我来讲是一次心绪的交代,下一篇会写什么,不由我再去想象。尤其在美文如云的今天,会有多少人看我的唠叨?没有自信,可我做事就爱一根筋,坚持己见,再说多年的习惯已成自然,改不了了。)

山东枣庄市市中区鑫昌路小学幼儿园

辛淑英

2015年12月12日

热点情感文章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