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ivsr.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流年·岸】苦菜苦,苦菜香(征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11:25

风儿渐渐不再似冬日那么料峭,山野那些枯黄的野草丛中,透出了星星点点的绿意。上班时走在盘山路上,看到路旁的果园枝头萌生着绿意,心想,苦菜该可以挖了吧,真有点想念妈妈在大铁锅做的苦菜的味道了。

家东边的早市,绵延数里路,那儿总是最先展示着春天五彩斑斓的姿态。郊区的农民总会很早就将各类野菜陈列于他们的摊位上。一袋袋的荠菜,鲜嫩翠绿,七元一斤;一棵棵苦菜,根儿肥硕、嫩白、粗长,惹人眼球,问价竟然十元一斤!然后随季而来的榆钱,山蚂蚱菜,刺槐花……接踵而至。当然,我是不会去买野菜吃的,因为在老家居住的老妈,春天一来总是拐着篮子走向田野,剜取那形形色色的野菜,像荠菜,苦菜,婆婆丁,泽蒜、白蒿……啥野菜都会装进老妈的篮子里,摘净老叶、根须,等我们回家时拿走。有时姐妹们工作忙不能及时回家,妈妈便将野菜一遍遍洗净,开水焯过,再凉水凉透,握成一个个菜蛋蛋,装塑料袋放进冰箱等我们回家时好拿。和野菜打了几十年交道的妈妈谙熟各类野菜的习性,从不会错过吃野菜的最佳时令。近几年,老人家即使在城里居住,也会在野菜上市时,让我们送她回老家,只为了去挖她念念不忘的各类野菜。

农历二月初回老家看妈妈,走时妈妈非要我们拿着些苦菜不可。这时节,天气还很是寒凉,苦菜叶片很小,躲在枯黄的草丛中,不细心还真的很难找到,所以,剜苦菜得需要很好的眼力,才可以在草丛中发现苦菜那小小的深绿褐色的叶片。若是在田地里挖到,那就很难得了,历经一个冬天的滋养,尽管叶片不大,但苦菜根特别白嫩肥硕,挖的时候就要多一些耐心,尽力扒开周围的泥土,铲子向更深处掘土,便于挖到更长的苦菜根。做苦菜渣时,这样的根绵软可口,吃到嘴中竟然还带有一点点的甜味儿。

看着妈妈拿出的苦菜,摘得干干净净的,由于早春这季节难找,仅仅一小袋,约摸斤许。我说,妈,这么点留着你和哥在家吃吧。妈说,我们昨天刚吃过,想吃就再去山里挖。妈妈又说,我用剪子把根剪去了一小段,苦菜根上的汤粘上泥土,干结了粘成硬块,怕洗不掉,吃着碜得慌。我内心慨叹:妈妈为儿女,总是竭尽所能,细心入微。

我们老家春天挖的苦菜分两种类型。一种是苦菜芽,它长得叶片繁复,而且每条叶片较为瘦弱细长,叶片有的呈锯齿状,瘦长条的叶片两侧对称伸出细细的叶芽,根很容易虬曲盘结,特别在草地长的苦菜芽,根里往往有草木化的黑结节,所以这种苦菜,它的根是很少可以吃的。当然了,若长在水土肥沃的地方,苦菜芽的根也可以变得肥嫩可食。另一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苦菜,有的地方叫它酱丁,它的叶片较苦菜芽的宽阔,每个叶片在叶脉处交错相对,并生出锯齿形的小叶,叶片顶部渐渐变为椭圆。它的叶子中间心部分颜色为紫红色,往外,色开始变为灰绿色。这类苦菜若长在熟土地里,根就会疯狂地往深处长,遇到这种情形,有时甚至可以挖出一两尺长的根。

记得小时候吃苦菜,妈妈洗净后放到盆里,放进盐用手搓揉,然后放进豆面搅拌,大锅底下燃着柴草,锅里放少许油,放进葱花姜丝炝一下,等香味飘起,再把揉好的苦菜倒进锅里,添上几瓢水,盖上锅盖,然后拉着风匣急火烧开,慢火炖煮。直到汤液变得浓稠起来,苦菜根轻轻一铲便断开,苦菜就可以出锅了。那时是贫穷的年代,粮食很金贵,野菜是主食,因为加了点有油气的豆面吧,加上妈妈揉搓得适宜,这样做出的苦菜吃起来不算多么苦。若家里有花生就更好了,可以把花生用小擀杖擀成碎末,加到苦菜中炖,花生的香味就浸润着苦菜,让苦菜也仿佛香了起来。当然了,苦菜还有另一种简单吃法,把它洗净,甩干净水后直接蘸面酱吃。面酱的渲染,让苦菜的苦味也淡了很多。老人们都说,苦菜好啊,吃了可以清毒撤火。你看那苦菜根,一挖断,就会流出白白的粘稠的液汁,凡是有这种白色液汁的野菜,都是药啊,能消去炎症。

在吃不饱饭的岁月里,豆面啦,花生啦都比较稀罕,油当然更金贵,全家一年才可以吃上几斤油,所以做苦菜往往舍不得放油,而且做苦菜时一般会加上点玉米碴炖,玉米少油性,因而做出的苦菜仍然是很苦的。小时候的我是不爱吃苦菜的,但是为了果腹,每当妈妈做了也不得不皱着眉头吃。那时候,在集体,生产队的粮食大都卖了公粮,收获季节分粮食是按照一个家庭挣的工分来分。我家家口大,孩子多,干活的只有爸、妈和大姐,所以我们总是吃不上生产队里的平均粮。一年里常常大半年得瓜菜代,即便如此,粮食也吃不到新粮下来的时候。勤劳能干的妈妈常常在地脚地边种上爱长的方瓜,让自留地的地堰爬满了瓜蔓,长满了大大小小的瓜。绿莹莹的嫩方瓜当菜吃;老了面面甜甜的,可以煮了当作饭。集体分的菜园子,妈妈管理得很是精心,总是大清早就早早起来做好饭去浇园,然后再回家喂猪,喂鸡,还要不耽误上工。傍晚散了工又去菜园子,浇水,拔草,捉虫……忙得不亦乐乎。所以一个人口二厘地的菜园子在妈妈的精心管理下,产出往往是别人家的好多倍。每逢过啥节日时,或者拔一篮子红根菜,或者割一大抱韭菜,或者摘一篓子茄子或芸豆,让我们送给周围的乡邻。亲密了邻里关系,当然,我们家也有了很多的菜糊口了。为了让九口之家不挨饿,大白菜最外层的破菜帮,妈妈也摘净烂叶洗净后蒸成菜渣给我们吃了,没有油水,也没有豆面和着,真的寡淡无味,口感很差。但是,有聊胜无。为了让孩子们不挨饿,妈妈可是绞尽了脑汁,想尽了法子弄可以吃的东西。涩涩的山腊叶,吃过;苦苦的杨树虫,热水浸泡数日,不断换掉泡得黑乎乎的水,最后也变成了果腹的食物。更不用说荠菜、刺菜、灰菜、米溜菜、马珠菜(马齿苋)和苦菜了。

春天饥荒的日子里,吃苦菜是家常便饭,孩子们三五成群去野地里剜菜,从叶儿刚萌生还是皱巴巴时开始,一直挖到苦菜开出黄黄的花,把老的叶与花梗摘下给猪吃,其余的依然留着人吃,来添补粮食的不足。苦涩的滋味在那个季节常常萦绕着每个家庭的锅灶间,饭碗里,更有人的嘴巴里。那时候,要是能吃上一块金黄色的玉米饼子,该是一件多么美妙多么幸福多么惬意的事啊!

记得那时大姐因为家里成分问题没有资格去读高中,初中就下了学去生产队干活。每天早上,妈妈要早早起来烀一锅口玉米饼,锅底还要煮着地瓜或者地瓜干,玉米饼子给上外村读初中的哥和二姐拿干粮,再留两个给年迈的奶奶和活计重的爸爸吃。连干活的大姐妈妈也舍不得吃,除非是大姐中午散了活去山里刨药材,她回家方可拿块早上剩下的冷玉米饼做午饭,边走边吃。吃野菜吃得舌头发涩,吃地瓜吃得胃里泛酸,那时不知怎么,看到玉米饼,心里总是馋得不行。刚开饭时也不敢去掰玉米饼子吃,只是眼巴巴看着那金黄色的饼子流口水。等爸爸一放下筷子,仿佛得到了无声的许诺,忙偷偷掰下窄窄的一小溜饼子吃。眼神还得多次瞄一下奶奶,怕她斥责不留着给干活的大人吃,——其实年迈的奶奶自己大多时候也是只吃地瓜或地瓜干的。拿干粮上学的二姐身子骨弱,饭量也小,中午拿一个玉米饼总会剩下一半。傍晚在村小学放学的我拉着小自己两岁的妹妹,一起顺着土路去迎二姐回家,这成了我俩乐此不疲的“功课”,只为了吃姐姐剩下的那块饼子。寒冬腊月,饼子一咬一个白色的牙印,穿着旧棉衣在凛冽的寒风里瑟瑟发抖,但我俩总是不怕寒冷,牵着手去村外水库上面的路上等二姐。

苦菜和其它野菜慢慢淡出了我家的饭桌,应该是我读高二时吧。那一年土地分给了农民,我在距家五六十里的学校入伙,爸爸兴奋地告诉我,以后我可以多订几顿白馒头吃了。因为实行责任制,不再吃大锅饭,他和妈妈拼死拼活耕种,粮食大丰收,不用担心挨饿了,而且爸爸妈妈自己挖湾,把分的旱地变成了旱涝保收的水浇田,在那儿种的麦子也丰收了。所以爸爸去粮管所粜粮给我换饭票时,就多拿了几十斤麦子。我再也不用仅仅改善生活那顿饭不得不订白面的了。

感谢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施,让老百姓缸里多了粮食,脸上多了笑容。瓜菜代的岁月一去不复返了,但是,不知道是念旧还是咋的,苦菜还是经常会被端上饭桌,只是,陪伴苦菜的内容丰富了很多。做苦菜时,妈妈会切上些肉丁,抓上把海米,放点白色的粉丝,黑色的木耳,有时不仅仅放上豆面,甚至还会打上几个鸡蛋。苦菜端上了饭桌,那透着苦菜特有的带着苦味的香气,强烈地吸引着大家的食欲,往往是吃完一大碗,肚子明明饱了,还想着去舀下一碗。

党的富民政策让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富足,吃腻了大鱼大肉的人们,开始想念那些童年难以下咽的苦菜的香味了。于是,市场上叫卖的老农守着的一兜兜苦菜深受市民们的青睐。春季再次来临,咀嚼着那明明还是带着苦味的苦菜,心中荡起的却是难以言述的香甜。是啊,党的富民强国的好政策,让老百姓的苦日子靠了岸,让饭碗里苦涩的苦菜也浸染上了幸福香甜的好滋味。

小儿额叶癫痫怎么治疗?癫痫病手术怎么治效果好沈阳治疗癫痫去哪家医院好?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